<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19章 无限曙光
    我没时间多说话,心念联系她们,只是瞬间,经历的事就出现在她们的心海中。

    “诅咒吗?”金禾娜似乎在沉思。

    掏出灵笔和朱砂,才不管那许多,先在三只女鬼身上画上‘封阴符’,防止阴气现出去,同时,画了几道不伤害她们同时能开阳眼的符箓。

    这样一来,有莫名东西攻击我的时候,开了阳眼的都能看见,就能反应过来了。

    至于封住她们的阴气?是为了防止她们被另几位高人误伤。

    鬼知道会不会突然出现个‘大师’在我身边?要是他发觉了阴气,直接一张高品级的符箓扔出去,女鬼们不受伤才怪……!

    我可不想乌龙,所以,使用封阴符是必要的。

    有了三只女鬼护身,我感觉安稳了一些,但一想到那些无依无助却受了诅咒的人们,就不舒坦了。

    但此时我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真就没有心力琢磨太多,命运这种事谁能强行改变呢?荣家受到了致命诅咒,只能死扛到底!

    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

    我这样个被误中副车的阴阳师,能做的事真的有限,目前,只能独善其身了,但愿大家伙的运气好一些,能够遇难成祥吧。

    为何在数位大师面前,不露小仙她们的踪迹呢?这是有缘由的。

    在名门正派的眼中,不管是养鬼的还是炼尸的,都是邪门歪道。

    很久远之前,茅山鬼门也因此饱受诟病和指责。

    茅山鬼门的宗旨是好的,想要度化那些没谁关心的孤魂野鬼去地府,得到下一世新生的机会,这本是大功德的美事,但养鬼这种事给人的感觉总是很妖邪的。

    即便茅山鬼门功德无量,也抵不上邪道的养鬼修士害人的速度,所以,养鬼始终是道上的大忌讳之一。

    更不要说,茅山鬼门后来出现了变故,一尊养鬼炼尸的大魔头荼毒天下,为此事,鬼门被茅山除名了。

    从那时起,养鬼的方士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都会被正统的方士敌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但我始终认为师傅所言有理。

    术法这种东西,用在正途就是正义,反之,用以害人就是邪恶,善与恶在于人,不在于术,因此,我养鬼毫无压力,因为我心怀坦荡,没有不可对人言的恶毒心思。

    但这只是我自身的看法,代表不了同道们,所以,驱使鬼怪做事的时候,要避开同道们,免得被人安上邪门歪道的标签,那就太冤枉了。

    我养鬼不假,但从不驱使鬼怪害人……,呃,应该被重重惩罚的恶人,不在这个范围中。

    总之,养鬼之事不可昭告天下,会成为众矢之的,小仙她们出现后,我小心的画上封阴符就是因为这些缘由。

    这些事儿很不公平,但世界就是这样,从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也只能去适应规则,不然,就我这点本领,敢养鬼公开化,那就等着被人打着正义的旗号灭杀吧。

    话说回来,要是有师傅的本事,即便养鬼的事众所周知了,谁敢对我指手画脚呢?说一千道一万骇是一句话,实力至上啊!

    我现今只能小心翼翼的活着……求活,想尽办法从死局中活着走出去,要是能顺手帮助更多的人活命,那就更好了。

    有多大的碗吃多大的饭,眼下,我只能做此打算。

    已经过了零点,这是一天中阴气最盛的时间段,三只女鬼的状态都在最巅峰的范畴中,有她们跟在身边,我感觉自己能扛的过去,这是必须要有的自信。

    一直沉思什么的金禾娜忽然抬头看向我,飘了过来。

    小仙和萧宝儿不解的看向金禾娜。

    我觉着她有话要说,就抢着问:“禾娜,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嗯,我对血统诅咒这个词耳熟,想了半天,终于想起来,小时候某位长辈说过的话了,他是我们家族中比较离经叛道的。

    其实,也不算什么,这样讲吧,他出家成为了道士,和方哥哥不同,他是真的当了守戒律的道士,身穿道袍在山中的道观修炼,不娶妻生子,不管家族中的闲事。

    这在传统的大家族而言,就是大逆不道了,传宗接代才是正经事。”

    金禾娜缓缓说者,我认真的听着,对大家族的规矩当然明了,虽然觉着束缚多,但想想自己没有父母的事实,倒是愿意被束缚一下。

    城里的人腻了想要出来透口气,城外的人却挤破头的想要闯到里面去。这意境倒是符合我此时的心理状况,示意金禾娜继续说。

    “按照辈分算,我应该喊他小叔。

    小叔修行十几年,好像在道上有些名头了,他在我小时候经常回来,给我们讲故事听,我对他的印象很深。

    我想起来的是他和我爸的一次的谈话,好像,就是说到了恐怖的血统诅咒。

    我们家也是个大家族,要是某个子弟招惹上咒师,为家族带来祸患,那也并不是多么意外的事儿,大家族中良莠不齐,鬼知道会不会有人惹事呢?

    所以,小叔告诉了我父亲很多破解诅咒的方法,我当时就在旁边玩,正好听到了血统诅咒,很好奇,就竖着耳朵听了一些。”

    我的眼神一亮,金禾娜的小叔一定是高人,竟然知道血统诅咒其他的破解方式,真是了不得啊,我师父不擅长这个,我自然也不会,要是能从金禾娜这里听到新的破解方式,是不是能帮荣家逃过灭顶之灾呢?

    我不认为荣家所有的人都该死,这事的背后或许牵扯到荣家的某些人,但其他的人是无辜的,要是能救,自然不能坐视。

    金禾娜却抱歉的看着我说:“小叔当时确实说了破解血统诅咒的办法,但是,我年纪太小了,容易分心,根本就不记得了,只是听了前半段的话。

    我好不容易才回想起来,小叔前半段话说的是,诅咒降临不能一味的逃避,等待死亡降临,会增大死亡几率,反过来,要是主动出击直面诅咒,生机反而增强……。”

    她说到这里闭嘴不言了,还是有些抱歉的看着我,因为,她只能回忆起这些来。

    我一下子睁大了眼睛。

    虽然只是聊寥寥数语,但是,对我的触动无比巨大,直面咒诅……?难道,要想办法提前触动诅咒降临,那样子生机反而更大?

    我想起开车回家却冲回来被炸的粉身碎骨的那些人,缓缓摇头,好像不是这样,要是此时走出诅咒死地力场范围,提前引发的诅咒力量,会无比巨大,增到数十倍以上,即便有女鬼们守护,也逃不开死亡结局。

    但是,金禾娜的小叔说的好像就是这意思,好矛盾,到底哪里没想明白?

    我背着手,在黑暗中走来走去,走的不快,就是在踱步,思考着。

    须臾,我抬头看看金禾娜,真挚的说:“禾娜,谢谢你,你的这段话无比重要,虽然我们还不知道新的破解之法,但是,有了这话,或许,我们能想到些增加生机的手段。”

    金禾娜茫然的看着我,她和我一样不得其解,觉着小叔的话和此时的状况相矛盾,要是提前引发诅咒结果就是惨死的话,那不是自寻死路吗?小叔的这段话到底什么意思呢?

    金禾娜也迷糊了。

    我却有了一点朦胧的概念,似乎有什么东西就要冒出来,但还差一点,就是不能出现,只要知道了这个秘密,一定可以增加生机。

    所以,我要先对金禾娜道谢。

    萧宝儿和小仙都是喜欢思考的好孩子……好鬼,这时候,都歪着脑袋冥思苦想。

    小仙突然冒出一句:“诅咒,诅咒,好诡异的东东,不好玩。但好厉害啊,那么多道诅咒攻击呢,同时发作就能将人炸上天啊,真的好厉害啊……!”

    我、金禾娜以及萧宝儿同时身躯一震,接着,一脸狂喜的看向茫然看来的小仙。

    “小仙,你真是太聪明了。”

    我蹦起来,挥舞着手臂,在言语上给予小仙最大的奖励。

    “我聪明吗……?”

    小仙更茫然了,她还不知道随意嘀咕的一句话,给了我们多大的启示。

    小仙想的是那些车子炸死人的场景,有感而发,她话中有一个词提醒了我们,‘同时发作’。

    就是这个词,给我了很大的提示,堪称黑暗迷雾中出现的无限曙光。

    同时发作的诅咒力量特强大,我们抗衡不了,但反过来呢?将其分为单体攻击呢?

    比如说,我遭遇的诅咒一共七道,要是叠加在一起发作,即便有三头六臂也白搭,必然送命。

    已经发作过的那次,是迷魂式攻击,我失去了自主意识,莫名的从高楼天台跳了出去,要不是三只女鬼救命,就已经死翘翘了。

    单体攻击就如此厉害了,七次攻击汇合一处呢,我绝对躲不开的。

    小仙的话提醒了我们这一点,我的脑袋就变的灵光了,想到了关键之处。

    没错,做这事的关键,就是要有个‘度’,简单讲,就是要有个限制。

    就是说,若想直面诅咒,那么,一次只能面对其中的一道,而不能引发所有针对自身的诅咒大发作,那样的话,力量叠加,就是被直接弄死的下场。

    但要是只引发一道诅咒之力呢?力量岂不是降低许多?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