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11章 邪更邪
    凤祥先生的哭声响起。

    “小钟,你死的好惨啊……,这是怎么回事啊,为何使用符箓会诈尸……?白发鬼师,不,不,不,方大师,刚才你提醒说不要催动,你是不是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我痴长你几岁,本以为经验丰富,但这没有阴气没有鬼怪啊,为何接二连三的出事……,为何啊?”

    他一双通红的眼看向我。

    随着他的话,宏吉主持,常鹤道长和罗颖都看向我,甚至,荣家人都狐疑的看向我。

    “诸位,此事儿邪门,已经死人了,混乱和惊慌都没用,我不知道这是为何,但是,心惊肉跳的感觉不断,感觉强烈的时候,就是事发生之前,所以,我能提醒一声。这种第六感,或许,就是我师傅看重于我的地方吧。诸位,我能做到的只是提醒一声,但是……,唉……。”

    我看向凤祥先生怀中那不似人形的尸首,说不下去了。

    “灵异第六感……,你在拍电影吗?”

    凤祥先生手腕上有五道漆黑的指印,触目心惊,他却不在意这个,因为受刺激过度,听了我的解释后,很不满意,疾言吼着。

    “凤祥,你这是在做什么?要是没有方师傅,先时宏吉主持就得受伤,你这是在乱咬人吗?”一直不吭声的罗颖冷冷冷说着。

    “这……?”

    凤祥先生恢复了一些理智,看看我,就不再多言了。

    “阿弥陀佛,此事疑点颇多,诸位,不要争吵,方师傅有这样敏锐的第六感,这是身具慧根的表现。老衲也得向方师傅道谢一声,不然,先时……,只是可惜了荣家二姑娘,好好一个女孩,为何……?善哉,善哉。”

    常鹤道长没说话,一直在认真的打量我。

    我也没多说什么,只凭第六感,真就解释不清楚这里的事,无怪乎大家疑神疑鬼的,要知道,‘巧合’的种解释难以服众啊,这屋子中邪一般,接二连三的出事,不能待了。

    当下,我强自镇定,安抚了被吓的哭都哭不出来的荣家人后,提议大家先离开会客室。

    众人没有异议。

    外头的走廊挤满了人,得知这里出事了,荣家人和一些帮忙的朋友都急急赶来,有人悄悄接近会客室,就被里面的血腥味熏的几乎栽倒,一脸惊恐的向后退,显然,这房间变成了凶地。

    眼神无光的董成背着昏睡的老爷子,在一儿一女搀扶下出来,而凤祥先生抱着徒弟的尸首,眼泛泪光的跟出来,徒弟头上蒙着黑布,不会吓到众人。

    荣大昌等五个纨绔像是被吓到的小鸡仔,缩在我身后亦步亦趋的跟着,死活不离开我身边。

    我也没空搭理他们。

    罗颖牵着女徒弟的手,不停的安慰小姑娘不要怕。

    两个小沙弥紧跟主持行走,嘴中不停的念经,看到了这样悲惨的一幕,他们都吃不消了。

    常鹤道长身后的道童一脸木然的、死死捧着桃木剑,哆嗦的跟着师傅行走。

    一大群人从会客室出来,知道信儿的亲属们都忍不住的哭泣起来,主要是为小蝶的死哭泣。

    一众荣家的好友都面带震惊和惊恐的围上来嘘寒问暖,荣忠鼓足心力应付着、

    场面很混乱。

    今夜太邪门了,法事是做不成了,更不要提五位师傅辩论、斗法了,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也被搞不懂遇到了什么,为何这样邪门?

    行走途中,包括我在内的五位师傅都用各自的办法开了阴眼,走过的位置都要看上数遍,但是,什么也没有,没有怨鬼,没有孤魂,更没有妖怪,什么都没有,但为何就发生了这样离奇恐怖的事呢?

    我们都不解了。

    凤祥先生找了个担架,将徒儿尸首摆放在灵堂上,摆好香案,口中嘀咕着什么,显然,这徒弟他很看重,突然没了,真的伤心。

    传承这东西了不得。

    一个师傅,一辈子能教导出数名徒弟就算是牛的,都是当成儿子和女儿看待的,自家的亲生孩子都不见得比亲传弟子给力,老了的时候,需要徒弟撑着门面,死了的时候需要徒弟主持法事,家人老小也要徒弟照顾着。

    这么多的担子子和责任都在亲传弟子身上,更不要说,这个徒弟是为了救师傅而出了事儿的,凤祥先生的悲伤,让我们感同身受。

    灵堂中需要祭奠的变成了三个,荣家人哭泣着将小蝶的黑白照,摆放到她母亲的旁边。

    我看着这对母女的照片,感觉阴森至极。

    她们的眼睛似乎都带着说不出的古怪,正阴森的盯着灵堂中的所有人。

    “好邪门!“

    我听到身边的罗颖嘀咕一声,毕竟是茅山一脉的,我对她自然要亲近邪,转头看向罗颖,说:“罗师傅,这件事真的好古怪,我感觉这事才刚开始,你有什么建议吗?”

    罗颖深深打量我一眼,缓缓点头,认可我的判断。

    吃阴间饭的人第六感都灵敏,他们此时都注意到了此事,都能感觉到这灵堂中的氛围很古怪,还说不出来哪里古怪。

    罗颖示意我稍等,起身和宏吉主持及道长们说话,我看见宏吉和常鹤都转头看了我一眼,接着点点头。

    不一会,我和数位大师都走进了一房间中,随行的只有他们的学徒。

    五个纨绔想跟着我,都被留在门外了,知道我们有事要商量,恢复了一些的荣忠给我们安排了这个房间。

    房门关闭,随意找地方坐下,不约而同的都抬头看看顶棚。

    这里没有吊灯,只有个白炽灯,我们都放心的收回了眼神。

    凤祥先生不愧是老资格的,已经恢复不少,坐在那里,虽然面带悲容,但不像是先时那样的失魂落魄了。

    常鹤道长打量众人一眼,最终,眼神落到我身上,因为我接连的事前提醒,还有临危不惧处变不惊的稳重,这位大师对我正眼相看了。

    我不是虚荣的人,但能被前辈们认可,还是感觉舒坦,只不过,眼下死了不少人,不是展现这种感觉的时候,我的态度是极端凝重的。

    “方师傅,实不相瞒,贫道一生经历过不计其数的灵异事件,但今夜这事,现今都没有个头绪,大家聚在一起商量一下吧,要是有什么看法,不妨提出来,我们研究一下。

    方师傅,先时罗师傅说过,你感觉这只是开端,那么,接下来会不会事态愈发的严重呢?”

    说完这话,他目光炯炯看着我。

    另外几位师傅也是一样的反应。

    我感觉额头沁出冷汗了,同时意识到,他们都在防备着我,深恐是我搞的鬼。问题是,这事我真就摸不到头绪,如何搞鬼?不要冤枉人好不?

    我伸手擦汗,看向四大高人,凝声说:“知道你们怀疑我在搞鬼,姑且不说我这点道行能不能布置出如此可怖的杀局来,即便能,我和这里的人有什么恩怨纠葛呢,非要杀人不可?

    大家都是吃阴间饭的,随意害人,会受到五弊三缺惩罚的,谁不懂?我声明啊,这件事不是我做的,否则,天打雷劈永世不得超生。”

    听我发誓了,四位高人的眼神都缓和下来。

    阴阳师怎敢随意发誓,还是这样恶毒的誓言呢?这证明我真就不是幕后搞鬼的人,但这件事若说没有人搞鬼,在场的同行们真就不信。

    哪有这么巧的事?那样贵重的吊灯,动辄数十万啊,安装的怎会不牢固?为何就掉了,还正对着宏吉的光头砸下来?更诡异的是,玻璃碎裂,迸溅的玻璃,能杀死一个距离比较远的大活人吗?这是多大的力量,只是迸溅的力量能做到吗?

    还有,没有怨气、阴气和煞气,如何就诈尸了?要是没有人捣鬼,这些是如何发生的?

    “难道,外面的人中,隐藏了一个我们都赶不上的绝顶高手?他正在暗中施展法术催动这一切!”凤祥先生嘀咕着,疑神疑鬼的。

    “阿弥陀佛,不排除这种可能啊。”宏吉和尚光头上出汗了。

    室内陷入沉默,在场的都是这方面的行家,让我们一无所觉,这是多深的道行?

    我算了一下,即便柳婆婆都办不到,她能杀人,但是,不可能一点痕迹和阴气波动都没有,这不符合科学……常理!

    “不对,这样的绝世高手何必与我们过不去?没有道理。”

    我开口了,我相信保命符的提醒,先时没有这方面的共振,说明这话指出的方向不对。

    似乎都接受了我拥有灵异第六感的事实,我出口反对,竟然没有反驳我的。

    “不好了!……师傅们,又出事了……!”

    门被猛地推开,荣大昌满脸都是泪水和惊慌的冲了进来,吓的我和几位师傅一道从座位上弹起来。

    “别急,你慢慢说。”我急忙说话。

    “方师傅,门口……,那里,……出事了,你快去看看吧。”

    荣大昌话都说不利索了。

    我毫不犹豫的向着屋外跑,身后跟着四位师傅和他们的徒弟。

    灵堂中哭喊尖叫震天,看到我们冲出来,一众人自觉的向着两边让开。

    然后,我的眼皮死命跳动起来!

    我看见了昏迷在地上的董成,和缩在墙角抱着脑袋大声尖叫‘不要碰我’的小姑娘,但是,我的目光主要是落在了门口的那个人……死人的身上。

    是的,死人!

    董成的大儿子,小蝶的大哥死在了门口!死的极为诡异。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