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10章 死人凝视
    我听的是头昏脑涨,隔行如隔山,佛宗的超度法事我不懂,听到耳中就像是天书。

    就在此时,我忽然感到一股极度的惊悚感袭上心头,下意识的抬头,霎间,大吃一惊!

    只见那昂贵的吊灯忽然掉了下来!

    可能是固定用的螺丝松了,这才脱落,问题是,吊灯下方正对着的就是摇头晃脑讲解水陆道场的宏吉老和尚。

    “大师,危险……!”

    我只来得及喊出这么一句。

    老和尚的反应这个快啊,可能是练过的,闻言都不带多想的,一个前扑就翻了出去。

    哐啷!

    吊灯狠狠砸在他先时端坐的椅子上,碎裂开来。

    看到老和尚逃过一劫,我松了一口气。

    “小蝶,你这是怎么了……?不要啊,快打电话喊救护车……。”

    白事苦主儿的丈夫董成的声音骤然响起。

    我大惊,转头看去,眼睛睁大,身体剧烈战栗起来。

    站在董成身后的,是他的二女儿,而此时,这姑娘倒下了!

    她满脸都是血,一枚碎裂的、大概半尺长的玻璃,直直的穿在她的脖子中,已经对穿了,显然,那是吊灯迸溅的玻璃碎片。

    眼瞅着她痛苦的吐血,出气多进气少的翻白眼了,董成手足无措大喊大叫。

    荣忠、荣大昌和亲属们的哭喊声大起!

    荣家老爷子看到这一幕,嘴巴吐白沫,啊啊两声,眼睛一翻翻,就晕了过去,这里大乱……!

    一屋子的‘高人’都被这突发的状况搞懵了。

    我也在懵圈中。

    董成和两个孩子的哭声陡然增大!

    因为,那个不幸被碎玻璃伤到脖子的女孩已经咽了气。

    而这一幕,我们可是亲眼得见的。

    翻滚后站起的宏吉大师看到女孩死不瞑目、七窍流血的场景,不由的眉头一阵掀动,眼眶都红了,双掌合十连着念‘阿弥陀佛’。

    “二姐,你怎么了……?不能死,你说话啊……。”董成最小的女儿不过十五六岁,大眼睛中的泪水像是断线的珠子滚落,落到死亡的小蝶的面上。

    “二妹,你不能死啊……。”那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哭的这个伤心。

    “不可能……,怎么回事,为何会这样……?”董成跌坐地上,脸上沾着女儿的血,明显是很恍惚的样子。

    我和四位大师都毛骨悚然。

    因为,那死亡女孩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我们这个方向。

    她的瞳孔已经散开了,那死人的凝视,似乎在说着什么,我和四位大师的头发几乎立起来了。

    和尚没头发,但头皮一样发炸!

    “不对劲,绝对有问题!”

    这个念头在我和大师们的心头显现,但我们也搞不懂为何会这样。

    没有感知到阴气和怨气,也没有感知到任何异常,若说不对,只是事发之前我的心中涌起了莫名的惊悚感,我知道那是保命符传达的讯息,要不然,什么都感知不到。

    这一突发事件看起来就是巧合,顶棚的吊灯因某颗螺丝松动,正好掉了下来。

    宏吉主持坐在下方,要不是我提醒一声,老和尚不死也得脱层皮,那手工打造的高级吊灯极端沉重不说,还携带了超强的重力,落到和尚的脑袋上……?

    我激灵灵打个冷颤,浑身发寒。

    没有砸到老和尚,但是,碎玻璃却伤到了离此较远的小蝶,并急速致命,这用巧合能说得通吗?

    屋子内哭喊声震天!

    荣家人的注意力集中在小蝶身上,为这姑娘惨死当场而悲痛震撼,忘了老爷子了。

    荣家老爷子经受不住这等打击,已经昏过去了。

    我急忙上前,摁住老头的人中使劲。

    ‘哎呀’一声,老头睁开眼来,眼有些模糊的看着我,然后,慢慢扭头,看到躺在血泊中死不瞑目的小蝶。

    这可是姓荣的,算是孙女了,更是死亡大女儿的亲生骨肉,这老头悲痛的难以呼吸了,喘气都成了风箱。

    “不好,凤祥先生,金针……。”我急忙喊着。

    凤祥先生除了做法事很出名,更出名的是他的医术,一手金针玩的炉火纯青,救人无数。

    这时候他也从初始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了,急忙奔来。

    金光一闪,有一根金针隔着衣物落到老头的心口位置,更有连续的金光闪动,十根金针出现在老头身躯的各个要害位置。

    摇晃着的金针战在这喊声震天的房间中闪出瑰丽的光。

    老头‘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混合了血的物质,这算是通气了。

    只听老头嚎啕大哭起来,老泪纵横,悲痛到极点了。

    小蝶长的美丽又俏皮,一定是很会哄老爷子开心的人,突如其来的死于意外,换谁都承受不住。

    “不能让他悲痛下去,会出人命。”我急忙对着凤祥先生喊着,用意很明显。

    贼眉鼠眼的凤祥先生看我一眼,似乎惊讶于我这般年轻却处乱不惊的气度,这一眼带着探究的深意,毕竟,先时也是我提醒老和尚的,要不然,此时死于意外的不见得就是小蝶。

    但小蝶的死是因为我提醒了老和尚避祸吗?

    我想到这一点,眼前闪过小蝶死不瞑目阴森看来的眼,心脏一顿突突,那种惊悚感更浓了!

    凤祥先生看我一眼后,再度施针,只是一下,老头就昏睡过去。

    这昏迷的有好处,不然,这般悲痛之下,老头还有心脏上的毛病,不过去才怪。

    “先生,求你救救我女儿,救护老不及了,我给您磕头了!”

    董成正好看到这边,绝望的眼焕发生机,噗通一声,跪在女儿的血中,对着凤祥先生磕头。

    “董先生,你别这样……。”

    凤祥先生脸上的肌肉不断的跳动,有些慌乱,上前扶起董成,看眼被众人围着,被小姑娘和小伙子不停推着、打着的尸首,只能走过去,伸手搭上女孩的腕子。

    然后,缓缓摇头。

    “哇……。”最小的女孩大哭起来,她知道这代表着什么意思。

    啊……!

    众人忽然发出一声惊天的惊呼,并呼啦一下子退出老远。

    凤祥先生震惊的一跤摔倒在地。

    我扭头看过去,一下子就惊了。

    只见死亡女孩的手,不知何时已经紧紧的扣住了凤祥先生的腕子。

    猝不及防之下,凤祥先生惊了,拼命挥手要摆脱,奈何,就是摆脱不了。

    随着他的动作,小蝶的尸身在血泊中不停的动。

    这一幕的视觉冲击力太大了,加上小蝶阴森森、不肯闭上的眼,一股股寒气从大家伙的心头升起。后脊梁的毫毛一根根的竖起来,太吓人了,这场景太邪了。

    “师傅……!”

    凤祥先生的徒弟上前,一张符拍在尸体的手上。

    无疑,他认为这是冤魂作妖,听着他念动咒语,几位想要出手的大师都停下了动作,他们都觉着这是正确的处理方式。

    一股悚然,从我的心头流过。

    “不要催动……!”我大声喊,但是,迟了。

    呼啦!

    符纸燃烧起来,但是,那本该被震开的手,却反而抓的更紧了,疼的凤祥先生惨叫起来,更瘆人的是,小蝶那满身是血的尸首忽的一下子立了起来!

    没错,她违背物理法则的直立起来,膝盖都不打弯,清晰可见,她的手指甲‘蹭蹭’的长到三寸长,同时,黑发长到拖地长度,另一只手向着前方施法的年轻男子猛探出去!

    事件发作的太快了,而且,没有阴气、怨气和煞气,除了我先前感应到的那一股保命符送出的警告,什么异常都没有。

    在场的数位‘大师’根本就没有防备,眼睁睁看着小蝶诈尸,竟然没谁有机会掏出法盐之类的玩意攻击尸体。

    噗嗤。

    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打破的动静传来,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停止了。

    只见凤祥先生的徒弟被尸体的一爪子轰在面门之上,霎间,他的脑袋像是皮球一样炸碎,红白之物飞溅……!

    场面令人胆颤,太可怖了,这是多大的力气?比重锤一击都不差了。

    “小钟!”

    凤祥先生的痛呼传来,他空着的那只手火速的向着怀中掏,一包法盐掏出来,下一刻狠狠打在尸体之上。

    嗤,嗤……!

    尸体上燃烧起大量的阴火。

    尸首受不住的松开手腕,凤祥先生得出生天。

    乘着这功夫,我和几位大师已经反应过来,法盐不要钱的扔过去!

    尸首熊熊燃烧起来,阴火将这具行尸烧成了一地灰白粉末,因为是阴火,不会引发火灾。

    周边的尖叫和哭喊声不绝于耳。

    我回头一看,荣大昌和几个纨绔吓的缩在墙角尖叫呢。

    而荣家家主荣忠正满脸又是血又是泪、眼神发呆的看着这一切,他愣怔当场,不知如何反应了。

    那边,董成和一儿一女也被吓的哭声停止了,看着小蝶的尸首化为灰烬,悲痛之余,全是害怕。

    小蝶死了,死后却诈尸了,一爪子就打碎了凤祥先生徒弟的脑袋,这是真的,……这真的发生过!

    他们爷几个缓缓看向脑袋碎裂的男子尸首,心中都是‘这是真的’这句话。

    冲击力太大,大脑都短路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