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07章 兆头
    荣大昌磕磕巴巴的将话说明白,我几乎要控制不住的将茶杯砸在这人脸上!

    荣家是什么意思啊?好嘛,扔出来几百万,让阴阳师辩论?这是要看杂耍的节奏吗?

    “方师傅,你别生气啊,……我只是推荐了你,并不知道后面会整出这么多幺蛾子啊,要是知道,我绝不揽活啊,但势成骑虎了,因为,……我当时一生气,就当众喊,比试就比试,我大哥白发鬼师吓不死你们!所以……嘿嘿……。”

    荣大昌抱歉的看着我。

    我惊讶的张大了嘴巴,手指哆嗦着指着这厮,要不是有涵养,已经破口大骂了。

    这小子替我下战书吗?他谁啊?他喊着我大哥,又喊出了这话,估计,这已经传遍整个城市了,在这里吃饭的阴阳师们都关注此事了,我要是不出现,事后指不定被说成未战先怯,这要是传开了,棺材铺还有生意吗?‘白发鬼师’的名头岂不是一落千丈?

    怪不得这小子不敢单独来,还要拉上四个哥们,这是害怕我收拾他啊。这小子替我惹了好大的一个麻烦,阴阳师辩论大赛?去死吧,那是辩论吗?暗中一定斗法的。

    我很想打死他……!

    看着我阴晴不定的脸,这小子真就怕了,一个劲的给兄弟们打眼神,意思是帮着说好话,但那四个家伙也被我阴沉的脸吓的够呛,齐齐不敢吭声,装的比那啥都乖。

    “方师傅,我还有私人存款两百万,……不管怎样,只要你去了,圆了这个场,这两百万就当赔罪了。

    我当时吹牛来着,说是……你是我结拜的大哥,本领高强,……哎呀,你不要动怒啊……饶命啊!”

    我真的怒了,扣住茶盏就扔出去!

    要不是荣大昌早有防备躲得快,一定能砸死他!

    结义兄弟,和他……,我这个怒啊,不知道怎么才能出气了。

    哐啷!

    茶杯砸在墙上,吓的五个家伙缩在墙角齐齐哆嗦。

    “师哥,怎么了?”

    师妹听到动静不对,急冲进来,就看到五个小年轻吓的挤在墙角簌簌发抖的场景,不由狐疑的看向怒火满腔的我。

    “我被坑惨了,师妹……!”我看向小柔,感觉自己很大头,被坑的大头。

    “别急慢慢说。”师妹先劝着我坐下,然后,示意那五个混账先出外等着。

    荣大昌抱着脑袋,和四个混账一道冲了出去,离的老远等着信儿。

    我气的直想拍桌子,小师妹问了好几次,我才说明白缘由。

    “师哥,你不必生气,荣大昌也不是存心坏你,他就是好吹牛,所以,将你给吹嘘出去了,偏偏他家人多眼杂的,这些话一定是传出去了,你要是不敢去,那么,以后可就没有声望了。去了,即便输了也没什么,不丢脸的。他们的资格都比你老,你就当长经验了。”师妹劝导着。

    擦擦额头的汗,定定神,知道师妹所言有理,吃阴间饭的最看重招牌,要是不去,那就砸了招牌,以后可就惨了,没谁信了,哪还有生意?

    相反,只要去了,即便争不过别人,也不会失去什么,本领有高有低,这很正常,关键是这个态度不能少了,示弱就完了。

    这是被架在火上烤了,不容我拒绝。

    “人要是可以不要面子多好。”我叹息一声,只能示意师妹将五个家伙喊进来。

    荣大昌和四个难兄难弟如履薄冰的走进来,看那架势,是随时要逃的样子。

    “姓荣的,你听好了,这事我应下了。不过,不管事成与不成,你的两百万和你家的一百万,一个子不能少,还有,要是我得到主持白事的资格了,你家给多少啊?这事儿你还没说呢。”

    只能谈钱了,不坑荣家一把,我这火气撒不出去啊。

    “一千万,家里给负责主持的师傅一千万。”

    荣大昌急忙回应,看他的样子,那是心中一块大石头落地般的轻松啊,但是,我感觉自己扛上重担了。这不算什么,重要的是,莫名的,有些忐忑不安,好像,应下这事就会大祸临头。

    这感觉,让我悚然而惊。

    这件事傍晚就得进行,因为,死者不能多等。

    荣大昌和我约好了时间,领着四个帮手撤了,我却陷入沉思中。

    小师妹送他们出门的,我没有起身。

    她回来看见我坐在那里皱着眉,上前来关心的询问。

    我散开眉头,看向师妹说:“先时,我答应下来的一刻,有种很惊心的感觉,似乎,有什么巨大的祸事等在前方的样子,让我很是不安,这种感觉似乎是保命符传来的,我不得不高度重视啊。”

    小师妹眼睛倏然睁大,额头沁出密密的汗珠。

    因为,她和我一样,特别明白保命符的玄妙,这种突如其来的感觉,应该就是示警的意思。

    为何示警?不过是和几名道行不深的阴阳师‘辩论’一番,暗中试探的出手,比较一下高低,然后,决定由谁来主持白事罢了。

    即便白事的的苦主是个横死的中年女人,这也没什么,怨鬼孤魂超度起来远比厉鬼容易,这难不住我,这点小师妹很清楚。

    那么,问题就来了,什么事会让保命符给出这样严重的警告呢?

    深知其中恐怖的小师妹听我这么一说,就开始担心了,很后悔自己怂恿师哥应下这事,看样子,要出大问题了。

    最关键的是,不知道是什么。某些时刻,未知比什么都恐怖,因为,任何状况都可能发生。

    “师哥,你给荣大昌打电话,你不去了。”小师妹上前来,急切的说着。

    “不行,我亲口应下的时候,已经产生了某种因果,就是说,即便我反悔,该找到我的还会找来,具体是什么,一点头绪没有,但可以确认,极端恐怖。”

    我示意师妹坐下。“不要急,已经这样了,莫名其妙的被恐怖的东西锁定了,想脱身就不易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那怎么办啊?”师妹急的眼圈泛红。

    “没事,我带着小仙和宝儿她们一道去,还不信了,只是一个简单的白事,还能隐藏着伤到我的危险?小仙就不说了,金禾娜和萧宝儿的实力你应该清楚,即便是大妖怪要对付我,也不能轻易得手的,你放心就是。”

    我心中愈发不安,但只能先稳住小师妹的心绪。

    “这兆头不妙啊,不行,我要和你一道去……。”小师妹这样说。

    “万万不可,你一旦去了,就算是正式入行了,因为我而入行,你想让我一辈子活在愧疚之中吗?五弊三缺啊,师妹,我已经这样了,不想你步了后尘。”

    我厉声说着。

    小师妹倔强的扭过头去不看我,眼泪都要下来了。

    “你别这样,你这样我就更不放心了,听话,多少诡异的事都难不住我,你就对我这么没有信心?再有,我会带上师傅遗留的高等级符箓和桃木剑等宝贝,一旦有异,这些足以保命了。”

    我只能缓和声调劝着。

    “那好,你一要保护好自己,记住了,你要是出什么事,我也不活了!”

    小师妹留下这话,转身就冲出房间,冲回她的卧房去了。

    我一时间有些愣怔。“这话什么意思……?我出事你也不活了,这是表明真实想法……,还是话赶话说出来的?这不能确定啊。”

    我想着这个重要问题,一时竟痴了。

    按照道上的说法,人若是横死的,真就需要做一场白事来超度冤魂,不然,以后会妨碍到死者的亲人。

    说的简单一些,横死的人容易积累怨气变成怨鬼,那对人对己都是没好处的,所以,针对横死之人的超度方式,也是非常严格的。

    若是不管不顾,怨鬼有可能如同吹气球一样的吸收阴气,转化为猛鬼或更厉害的厉鬼,那时候可就遗祸无穷了。

    当然,这是古老规矩上所说的,现代人实行火葬,不信的大有人在,也不见他们后来遇到什么事。

    这是因为,火葬是最安全是最省事的,不管怎样的脏东西,火焰烧灼之后基本上就安静了,火葬其实是最简单的法事,可以阻挡怨鬼寄存在尸身上作怪。

    荣家显然是相信古老墓葬风水之术的,所以,他家不实行火葬,那么,超度这个横死女人的法事就要做到位了,反正有的是钱,请最好的阴阳师主持才是王道,这才有了这么一出。

    傍晚六点半,天下大雪。

    荣大昌亲自开车到了棺材铺门口。

    我背着那柄厉害的桃木剑和装着家伙事儿的皮包,在小师妹殷殷叮嘱和不放心的眼神中坐上车。

    怀中有三个纸人,小仙、金禾娜和萧宝儿与我同行。

    夜幕和寒风中,车子向着郊外行驶而去。

    半个小时后,车子在某山庄前停下,很明显,这里是属于荣家的地盘。

    门被打开,车子驶进。

    我看到一溜豪车停在空地处,荣大昌也将车子停在那里,我和他一道走下来。

    “爸,我将方师傅请来了。”荣大昌对着门内走出来的中年男子说话。

    我打量了这男人一眼。

    这是个典型的中年企业家,他穿着很昂贵的深灰西装,脸上都是世故的痕迹,一看就是个老油条,一举一动都很有派头。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