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06章 白事客
    舒坦的日子过得就是快,呼啦啦的,没觉着怎么的呢,就到了腊月十五,距离年三十只有半个月了。

    我和小师妹没事儿就去逛街,买了不少年货备着,当然,棺材铺的生意照样做,谁也没规定要过年的时候不能死人,相反,到了年关的时候,特别容易死人。

    年关,年关,为啥人们要过年呢?迎新是其一,还有就是在感叹,活一年太不易了,所以,要庆祝一下。

    能平安的渡过年关,才有下一年的好日子可过。每一个年关都是一个坎儿,很多人没有迈过去。

    腊月中,棺材铺的生意比往日要忙,这个月有六口预定的手工寿材,我和小师妹累的够呛才打造出来。

    金主们验过货后都很满意,付款很痛快。

    都是最好的寿材,每一口都得十万八万的,有钱的人都这样,先给老人备好寿材,万一哪天倒下了,不会临时捉瞎。

    现今流行火葬,只有一些大户人家,且比较相信风水墓葬的才预定寿材。

    老人要是驾鹤西游了,坚决不火葬,还是依循古老的规矩下葬,子孙们相信这样做会保佑家族富贵不衰。

    富裕过的人永远不想再度品尝贫穷的滋味了,自然要确保富贵绵长。

    其实,他们想多了,这个福分啊,是有定数的,祖辈享受的多了,后辈就剩不下多少了,世上就没有永远富贵这一说。

    世间万物总是在变化的,这是真理。但总有那么多贪心的人不明白这道理,妄图永远享受富贵和地位,那不是逆天而行吗?

    阴阳师对风水墓葬都很有研究,但不管对方出多少钱,基本上,没谁会真的寻找绝佳的落葬地点。

    这可是大忌,这种落葬位置,非天道认可的大富大贵命格不可安葬,一旦阴阳师逆天而行,帮助某一户落葬于这等位置,先不说这家人能不能承受的起这种福分,只说阴阳师,那就要面临天谴了,简单讲,五弊三缺会加重,会提前找来,小命容易不保。

    所以,做我们这行的有规矩,‘相阴宅’时,只找那种平和、不犯毛病的地点,坚决不找大富大贵的墓葬位,那是找死的行为。

    所以,人们找阴阳师主持白事儿,相阴宅,只能寻求个平安罢了,想靠着这个改变家族和自身的命运,那就是不自量力了。

    风水师们尽职尽责的找到一处安稳的、不会引发任灾祸的墓葬地点,那就对得起良心,也对得起高收费了。

    这是规矩,但不会摆在面上。

    阴阳师们总会告诉金主,这块墓地已经是极好的了,能保佑你家的子孙福泽绵长。

    这不算是骗人,而是安慰人。

    要知道,做法事,很多时候就是做给活人看的。

    死人,死人,一死百了,魂魄归于地府,还有什么可折腾的?这些法事,安活人心为主,安葬死人为辅。

    不看很多不孝子孙,老人活着的时候从不尽孝心,老人死了却大办特办,纸钱元宝烧却无数,大哭大恸的样子,钱如流水的消耗,好像多么孝敬似的。

    其实,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这都是做给活人看的,首先,大办丧事,就是表示自己都是孝子的意思。

    就像是拿着喇叭喊:你们都来看看,我是多么的孝顺啊!看,我对老人多好啊!

    其次,依循古老规矩下葬,一是让死人入土为安,再有,最重要的是要保佑自己平安幸福有钱。

    这才是某些大户人家大办丧事的本质。

    人啊,有时候真的不如鬼。

    真孝顺的人,老人活着的时候多尽孝心多陪陪他们,比什么都强,那才是大孝子。

    且说这一天,有五个不速之客拎着礼物拜访我来了。

    ‘白发鬼师’在本市也算是有些名气了,立足稳当了。

    经我手办理的白事也有几十场了,关键是,这些白事都是大户人家的,都是有鼻子有脸人物的白事,这对提高知名度很有好处。

    城里的阴阳师们都和我熟悉些了,得知我师傅是谁之后,他们的态度更是亲切了几分,看样子,师傅在这个圈子中混的还算是过得去。

    但很明显,城内的‘大师’们不知道师傅在整个道上的散修中有多高的地位,他们对待我只是更亲切一分,如此看来,师傅在这个城市中很隐忍,很低调。

    这才是王道啊,我要继承下来,保持低调,做人不能太出风头了,那会引来无妄之灾的。

    来拜访的几个人让我出乎预料,本以为和他们不再有纠葛了,不想,这寒冬腊月的会和这几个人坐在棺材铺会客室中说话,人生还真是瞬息万变啊,我和他们一点共同语言也没有好不好啊?

    这五个人在某些圈子中可是大名鼎鼎的,他们合称为‘艺校五公子’。

    木有错,就是我在解决女寝水鬼事件时召唤五鬼收拾过的那五个纨绔,当时,他们很识相的送钱解决了问题,了结了因果,不想,今天突然登门造访,我不意外才怪了。

    领头的还是那个荣大昌。

    前文说过,他父亲是市内很有名气的企业家,人家出身豪富,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他仗着有势力想要收拾我,反而被我收拾的哭爹喊娘,这一幕可是艺校同学们议论好久的事儿呢。

    来者是客,总不能挥舞笤帚,将五个满口喊大哥的纨绔打出去吧?只能让到会客室中,小师妹送上茶就退下去了。

    发现五个纨绔目不斜视的,看样子,学乖了不少,他们要是敢觊觎小师妹,我不介意再召唤来五鬼陪他们玩耍一番。

    看了眼他们送到我面前的人参、鹿茸等高级补品,眼睛眯起来,示意他们落座,然后端起茶盏用了一口,不阴不阳的问:“几位,不用喊我大哥了,这称呼的江湖味太重,不好,这样,以后喊我方师傅就成,毕竟,我是吃这碗饭的,一声师傅还担的起。

    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看你们这上门送礼的架势,难不成有啥事?好像,我和你们不太熟吧?要是有事,开门见山好了。”

    将茶盏放下,我看向五个小年轻。

    不知不觉的,感觉自己比他们年龄大许多呢,说话都老气横秋的,显然,这和我总是接触鬼怪有关系,自然而然的就带出威严来。

    五个纨绔闻言同时一愣,然后,其中四个人都看向荣大昌。

    这小子畏惧的看我一眼后,似乎下定决心了,轻声说:“方师傅,你自然当得起师傅这称呼,我们可是亲眼看见过……,呃,往事不堪回首啊,不提了。

    所谓不打不相识,被方师傅教训一顿之后,我们回家后都被长辈训斥了,还被禁足数月,这一番苦头下来,也真就有所觉悟。

    仗着点小势力胡作非为,真就有愧于费尽心力培养我们的家族,所以,我们哥几个商量过了,以后要有所长进,不能惹是生非了。”

    我有些意外的看向荣大昌,仔细回忆一下,别说,收拾过之后,这五个家伙确实老实了许多,好像真就没有什么恶行恶事的新闻传出来,这样看来,我还算是做了一件好事呢,再有,这说明几个小年轻不是坏到骨子中的,有挽救的价值。

    吾心甚慰啊。

    暗中点点点头,我示意荣大昌继续往下说。

    看我的样子,五个公子哥知道我不是很讨厌他们了,似乎,都松了一口气。

    荣大昌眼珠一转,继续说:“方师傅,冒昧前来,是因为,家中有一位对我极好的长辈过世了,家里想要给她大办法事,还要选一处好的阴宅,我就想到方师傅了。

    最近数月,白发鬼师的名头也是极端响亮的。所以,家里要我登门拜访,请方师傅出马主持白事。”

    “哦?”

    我有所了然,原来是办白事,这是老本行,手到擒来的,有什么好说的,自然要应下,下面就要谈一谈收费问题了,荣大昌家有钱,自然要按照高标准收费,我也一定尽心尽力就是。

    不过,看到荣大昌脸上犯难的样子,我心中一突突,好像,这件事不简单啊,不然,他不会是这样子。

    “荣同学,有话直说就是,你这样,是要做什么啊?”我皮笑肉不笑的看向公子哥,眼神锋锐。

    “方师傅,您别急啊,容我慢慢说,事儿是这样的,办白事是很正常的,但不正常的地方,我得先跟你说明。

    死者是我大姑,对我特别好,从小没少疼我,我很难受。

    但是,大姑死的太蹊跷了,属于横死的。

    她今年不过四十多岁,那一天,莫名的从十八楼掉了下去,然后……。

    唉,大姑死的真是好惨啊,我是听我爸说的,那场景,只是一想,就浑身战栗啊,所以,家中才要大办法事的,就怕大姑的魂儿回来闹啊。

    我推荐了方师傅主持法事,但是,亲戚们和我爸不对付,他们也推荐了好几位阴阳师来主持法事。

    因此,为了将白事办好,家里的老爷子决定,将师傅们都请去,然后……,请师傅们辩论一番,谁的本事更大就用谁,

    ……方师傅,你别这样看我啊,不白去的,即便落选,也有百万辛苦费奉上……。方师傅,你看这事儿……?”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