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91章 魍魉妆步步惊
    不说别的,只是我此时无力驱逐的阴气入体加上受伤流血,就能让‘躯壳’陷入昏迷中,到时候,我这早就受了重创的灵魂冒出来对上这家伙,岂不就是送菜的货?

    “真阴险!”

    我在心头咒骂起来。

    “原来,这家伙先时已经发现了我,故意装成没发觉,来麻痹我的神经,无声无息的绕到我后头来了这一下,差一点让我阴沟翻船!这个鬼宅中的恐怖果然是名不虚传。”

    阴森的鬼宅回廊中,我被猛鬼偷袭了一下,运气好的没被击中,在地上翻滚几圈卸掉力量。

    该死的,手肘擦破了,都流血了!

    这不是我的身体,连累的小王受伤,我心中非常的愧疚,一骨碌站起来,看向对面那只没有持续攻击的猛鬼,用小桃木剑指着他,并举起一瓶打开盖子的黑狗血,阴寒的威胁着:“你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不客气了。”

    可能是我手中的东西真的让其忌惮,黑暗中,脸庞深青的猛鬼忽然对着我发出‘嘶嘶’的声音。

    这声音落到耳中,我的毫毛不光是竖立起来,几乎要脱体飞出去了!

    灵魂状态太差了,只是这鬼动静,就让我的神情一通恍惚。

    我施展不了隔音符,心头大惊,急急咬破舌尖,也顾不上许多了,一口就喷了出去,同时,黑狗血瓶子被我撇出去!

    对方施展鬼音攻击了,我自然不能束手待毙,只能反击。

    一声凄厉到极点的惨叫,我看见自己的舌尖血混合黑狗血,喷在对方躲避不及的半边身躯上,一股股黑烟升腾起来,这只猛鬼的半拉身躯被腐蚀的千疮百孔。

    他被剧痛刺激到了,茫然的眼神回复一丝清明,接着就是无边的狠毒,对着我就扑过来。

    两只手爪对准我的脖子狠狠扣来!

    这要是被他扣住,我就别想逃了……,不是,是小王这具身体就死定了,这是我绝对不允许的。

    我杀罪有应得的人没有心理压力,但小王是无辜的,我不能连累他送命。我心一狠,就要催动剑尖上的黄符。

    “方哥哥,向着廊道外头逃!”

    萧宝儿的提醒声及时响起,我顾不上太多了,顺着这声音的意思,向着栏杆之外狠命一跃。

    ‘噗通’一声,我狠狠摔在草丛中,好在老宅院中野草疯长,不然,这一下不得将小王的胳膊腿弄骨折了?

    但也摔的我眼前金光乱冒了。

    顾不上疼痛,急急回头看去,那只猛鬼愤怒的扑到回廊栏杆边缘,就不敢继续上前了,而是对着我怒嚎,看意思,恨不将我撕裂。

    他的嘴巴忽然张大。

    我惊骇的几乎吓趴下!

    只见猛鬼的嘴巴一直咧到耳朵边,满口尖锐的黑牙露出来,像是一排利刃,在黑暗中闪着幽光。

    要是被这张变异般的大嘴巴咬上一口,我的天啊,那就不用活了!这只猛鬼果然狰狞啊。

    不过,他是有范围限制的,显然,他只能在回廊过道往返流连,不能冲出回廊来追杀我,谢天谢地谢谢宝儿,这姑娘关键时刻脑袋灵光啊!

    我在心中谢过宝儿提醒,姑娘不好意思的连连说着不谢。

    好在,这里一番折腾,却诡异的没有惊动宅子中别的凶灵,我估摸着,每一个范围中的鬼魂或者恶灵,都听不到看不到其他位置吧?嗯,除非是特大的动静。

    不然,我这边这闹出的动静,早就惊动了所有的凶灵,没有异常发生,说明我的判断基本上属实,这就好啊。

    我几步远离回廊,向前而去,直到看不见在回廊中暴怒的恶鬼,才松了一口气,这才感觉真的好疼,低头一看,手臂和膝盖都在流血。

    “真尼玛的惨啊,一只恶鬼就将我这当过厉鬼头头儿的人,打的像是被猎人追赶的兔子了?”我心中怨念不停,手也不停。

    掏出止血药粉和纱布,忍着疼痛,处理伤口后上药包扎,好在伤口不深,也没有骨折状况,这具躯壳的行动力受到的影响不大。

    冲洗伤口使用的矿泉水还剩下一小半,我仰脖喝掉,随手将瓶子扔在地上。

    向前走了几步,觉着不太对,忽然想到,鬼宅多出一点东西,都会被发觉吧?我不应该随地扔东西。

    一念及此,又是冷汗狂冒。

    我急忙转身,伸手去捡扔掉的塑料瓶,但是,手伸出去一半,动作定格了。

    我狐疑的眨巴眼睛,脑中回想先时的动作,错不了,我当时就是将瓶子扔在草丛中的,但是,我不过向前走了两步,转过身来,瓶子不见了!它哪里去了?

    我向着四周观察,瓶子还真就是不见了,凭空消失,跟变魔术一样。

    “莫不是又遇上鬼东西了,还是个喜欢恶作剧的?”

    我暗中直咬牙,不用说,一定是被什么玩意捡走了,速度太快了,我没有感觉,萧宝儿也没有感觉,这是很厉害的东西,不知是什么玩意,更不知是不是喜欢攻击人?

    越想越是惊惧,顶着刺猬般倔强竖立的毛寸头,我一步步后退,并握紧桃木剑,另一只手握住拧开盖子的童子水,真要是蹦出什么玩意儿来,先吃我一招!

    退出十几米远,没有异常,看样子,那东西捡走瓶子后就离开了,没搭理我,或者是没发现我?

    不管什么缘由,反正没跟着我,这就好啊,我这一惊一乍的,亏得小王这身体年轻,岁数大的,指不定会发病,那就完蛋了。

    “方哥哥,你在做什么,怎么草木皆兵的?”萧宝儿的话响起。

    我问着:“宝儿,你刚才注意到没有,我扔掉的瓶子被谁捡走了?”

    “没注意到啊,我一直看着四周,没发现异常啊。”萧宝儿显然有些懵圈。

    算了,这要真是一只凶灵,肯定是很厉害的,我俩此时太过虚弱,发现不了很正常,只要她没有盯上我们就好。

    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原则,我不再多想,转身向着更黑暗的位置移动。

    我的鬼眼中能分辨清楚阴气最重的位置,需要找到那里,然后,释放十六女鬼,快速吞噬阴气完成恢复过程。

    但这种行为就像是强盗闯进居民家中劫夺财务一般,那个位置的凶灵绝不会任由我们肆无忌惮吸收阴气的,它一定会蹦出来攻击。

    我就是要赌一把,在它攻击的时候,我们拥有一定的自保之力,只有这样,才能撑到女鬼们恢复战力,到时候,都是厉鬼了,谁怕谁呢?

    这是我的如意算盘,但能不能打响还要靠运气,要是到了位置就被攻击,那啥都不用说了,大家一道魂飞魄散吧,这种状态下绝不是厉鬼的对手。

    我没有选择,只能赌命。

    一步步的,我走的很小心。

    步步惊心这个词我此时理解的通透,有点风吹草动都能吓的我一哆嗦,实在是,此时的眼睛看出去一片朦胧,什么都不真切,黑暗中,似有喃喃低语声传来,伴着阴风,若有若无的,待到我仔细去听,却什么都听不见了。

    不知何时,我走到一株高大的杏树之下。

    砰,砰……!

    我的脑袋忽然被什么东西砸中了,倒不是太疼,但在这阴森的院落中实在是太吓人了。

    浑身的汗毛忽悠一下就竖立起来,没有多想,一个前翻,想要避开袭击。

    等我翻滚之后向后一看,差点没被气歪了鼻子!

    原来,这棵不知活了多久的老杏树仍旧枝繁叶茂,此时正是满树黄杏成熟的时刻,偏偏,我经过的时候,有好几枚杏子熟落下来,正巧砸中了我的脑袋!

    我看着滚落到一旁草地中的杏子,再看看自己绑着绑带的伤口处,因为极速运动而渗透出来的红血,只能暗中对小王筒子说声‘抱歉’了。

    我这一通折腾,小王半条命都快挂了,回头和金禾娜商量一下,留给小王的金额提升到两百万好了,这小伙子等同用命在赚钱,给两百万很正常吧?最关键是,不用我付账,我毫无心理压力。

    我刚放松了心情,忽然听到杏树的那一边‘咿咿呀呀’的声音。

    这声音我熟悉啊,正是昆曲名段《玉簪记》,一个女声幽幽的吟唱,我还听到小碎步走动的声音。

    霎间,我的额头布满了冷汗,鬼使神差的,我走近杏树,向着后边一看。

    我眼前的景象就变了。

    一个上着戏剧行头的美人,正在一座高台之上表演昆曲儿。

    她的脸上涂脂抹粉装扮的很是到位,充满邪魅蛊惑之力,身段曼妙多姿,看样子是个行家,在高台上一步一生莲,有着回首一笑百媚生的感觉,无疑,这女子绝对是名角。

    我看清楚此女长相的同时,那戏曲的声音就变的非常清楚了,丝丝入扣沁入心田。

    我像是丢魂一般的转过杏树,缓缓走到高台之前的椅子上坐下,沉醉的听着戏曲,浑然忘了自己是做什么来的了。

    看到有观众,台上的名角似乎亢奋了,咿咿呀呀的唱起来没完没了。

    我就感觉自己宛似到了天堂之中,这是最舒服的地方,不想回去了。

    “方哥哥,醒来。”

    一道尖锐刺耳充满极致惊惧的喊声,忽然传到我的心中。我骇然巨震,一下子就从椅子上弹起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