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70章 勾魂出窍
    这房间中没有阴气痕迹,这让我感觉匪夷所思。

    我沉吟一下,问大头:“你仔细想想,那天在停尸房遇到脏东西,你不是说先听见了奇异的声音吗?那么,或许是有什么非人类的东西,想要和你联系的。

    但是,你的阳气太旺,它无法传送明白,你回忆一下,当时听到的话语到底是什么?要真是阴魂传来的话,人类也是可以听懂的。”

    大头听我这样说,很是回忆了一下,然后抬头说:“就是一些散乱的音节,好像是咋、惊、勺、雕、归……,这样的音节,而且,似乎不止是女声,还有男声。

    ……我想想啊,嗯,那十几只白衣脏东西中,似乎有个男子的身影,模糊不清,好像伸手要抓我的样子……。”

    说到这里,大头再度打了个冷颤。

    我和老白面面相觑,这些话听到耳中,除了让我感觉更加迷茫之外,什么作用都没有。

    “要是今晚在这间屋子中发现不了异常,明天,我们就去医院停尸间看看吧。”我只能皱着眉头给出建议。

    “还要去那里啊?”大头闻言很是艰难的咽了下口水,明显是害怕了。

    这厮也知道害怕了?真是稀罕事儿啊。

    “瞧你那样儿,保安头头儿啊,你还想不想当了?”我不屑的翻着白眼。

    果然,大头立马庄重的表示,刀山火海也敢闯一闯。

    老白大笑,直喊大头有那啥就是娘。

    这两个孙子笑骂一通,关系倒是更为融洽了。

    我笑而不语的看着,他俩处得来,我很高兴。

    时间到了午夜零点。

    嗤啦啦……!

    开着的灯管忽然不稳定起来,忽闪着,有火光从灯管上迸出来。

    然后,我们眼前一黑,整个房间的灯全部灭了,黑暗笼罩了屋子。

    我开着阴阳眼,还能看的清楚,但视野就跟看黑白电视机一般。

    阴风骤然打着旋儿的出现,我浑身的毫毛一下子就竖立起来。

    我扭头就看见大头和老白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但是,他俩的腿都在颤抖,我顺着两人的眼神望过去,心头‘噗通’一下。

    只见从卧房中接二连三的飘出来一群白影,来不及细查,打眼看就是十好几只长发女鬼……,不对,这些白衣长发女鬼后还有个黑乎乎的影子随着飘动,看起来是个男鬼,但是,看不清楚。

    而这时候,白衣女鬼们围住了我们三人。

    距离足够近了,我看的清楚,她们的白衣上血迹斑斑,更恐怖的是,我看到了破衣衫下她们露出的部分躯体,其上有一个个淌着血的大洞,巨大的伤口大多在躯体部位出现,无比的吓人。

    白衣女鬼们脸上都是血,却没有攻击我们,而是绕着我们三个旋转起来!

    黑发,白衣,红血!环绕成一个诡异的圆环。

    我忽然发现大头和老白昏昏然的,我急了,一咬舌尖,振奋心神,猛然踢出两脚,踹在他俩的小腹上。

    剧痛让他俩清醒了一些。

    就在此时,我发现女鬼圈子之外的黑影伸手指着卧室,嘴巴一张一合的,似乎在喊着什么。

    “你说什么?”

    我意识到那个看不清的黑影有话要对我说,而且,这十几只女鬼更像是在守护我们三人,不像是要谋害我们。

    这让我更糊涂了。

    房间中还是没有阴气。我有点明白了,有人施法让女鬼们的阴气不外泄,至于她们藏在哪里?一定是卧室中的某物品中,先时我没有查探出来。

    “区……咋……虽……惊……,勺……雕……归……筷……。”

    我只能辨别出那个黑影传递给我的这几个音节,但是,我不理解这是什么意思。

    就在此时,从卧室中冲出了一股股的黑气,然后,铺天盖地的黑气笼盖了整个房间,我还是能听到那些奇怪的音节。

    那一霎间,我的心中似乎有什么东西碎裂了,好像是想到了一点苗头,但是,想捕捉却很难。

    就在此时,我感觉黑气笼盖了整个空间,根本就来不及催动符箓或念出咒语,一霎间天旋地转,直接昏厥过去!

    昏过去的前一秒,我看见那男子形态的黑影高速冲到了我的面前,然后,一只黑乎乎的手握成了拳头,对着我的心口处使劲儿的砸下来!

    “这是要打碎我的心脏还是咋的?这只看不清的男子阴魂,为何不怕我的保命符呢?我师傅在我身上布置的保命符全名为‘二十八星宿天罡护身保命符’,是等级最高的护身类符箓,简称‘保命符’或‘护身符’,随意的称呼为‘护体符’也无不可,但和我炼制的‘阴煞护体符’可不是一个等级的。

    别的作用不敢说,保护自身是能做到的,但为何这道黑影不惧怕护身符呢?看样子,即便它接触到我,都不会被护身符箓自动攻击,难道师傅绘制的最高等级护身符失效了?不可能吧……?”

    带着这道疑惑,我陷入到昏迷中。……

    …………

    “……咳咳。”

    我发出一阵疲惫的咳声,下一刻,我倏然睁眼,然后,被眼前所见的景象震惊了!

    “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在一辆大巴中?不对头啊,我不是在……?”

    我拼命的回想,但我就是想不起来自己坐上大巴之前在哪里,自己是谁也想不清楚了,越是着急,越是想不清楚。

    最恐怖的是,这车上的十几个人都看不见我。

    车上除了个中年司机,还有有三男十六女,都是年少又穿着校服的年轻人,他们谈笑风生的。

    我飘了过去,在他们面前晃荡,但是,没有一个人瞅向我。

    我大声的喊着,也没有人搭理我。

    更离奇的是,我伸手去拉扯一个女孩的胳膊,竟然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从姑娘的胳膊和身体中穿了过去!

    我惊了!

    想起一个词,摄魂!

    我此时的状态是魂魄离体,被强行摄取出身体并被塞到了这里,而这儿,是过去的时空还是当下的时空呢,我暂时是搞不清的。

    更可怕的是,我发现自己念动咒语却无法联系上本体,即是说,我无法回到躯体中。感知的清楚,有强大的力量阻断了我和身躯的联系,这种力量带着极致的杀意和阴森,让我不寒而栗。

    “而我,……是方钢,是茅山鬼门弟子,……是一个阴阳师啊……。”

    我终于想起了自己是谁,同时,大量的记忆从脑海深处涌来……。

    “我应该在大头家才对啊,我记的半夜的时候,出现了十几只浑身是血黑发拖地的白衣女鬼,还有一只看不太清楚的男鬼冲过来要砸死我,但我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了?”

    我忽然想起了那个半凶半吉转大凶的卦象,难道,这就应验了?

    哼,即便我真的中招,被邪术摄取出了魂魄,对方想要害我也是难上加难的事儿,师傅在我身上绘制的护身符,可是最顶级的,足以保我魂魄安全。

    没事,我只是暂时的魂魄离体,即便对方暗算我成功了,也不可能一下子就达成目标,还有,我为何会出现在这辆大巴中呢?这绝对是有联系的……。

    我想了半天,心渐渐稳当下来,决定以静制动。

    此时我想的更多了。

    我和大头都被人算计了!那些人是怎么办到的,我不得而知,但我可以肯定的是,这一定是个大阴谋。

    用大头做诱饵,诱使我去探查事件的来龙去脉,走进大头家的一刻,这场设计好的‘局’就锁定了我,完成了主客易位的过程,我变成了主要目标,大头只是附带的目标。

    而我,不知不觉的中了计,被人摄取出了魂魄,命在旦夕!

    我必须想办法找到回到躯体的途经,否则,即便有护身符,最终也会被困死在这里。

    但是,师傅在我身上绘制了最强的护身符,对方肯定想不到,所以,他们才无法在摄取出我魂魄的同时,彻底的消灭我,而这,就是我的生机所在。

    好恐怖的邪术,难道是降头术?但我没有发现痕迹。难道是咒诅术?也没有感觉到。亦或者是苗疆那边的巫蛊术?更不像,身体没有异样,而且,我没有接触过奇怪的人。

    到底是什么手段,为何这般厉害?

    我感觉头疼的要炸开了。

    设计这个局的人相当的阴狠,要知道,人的魂魄一旦被摄取出身躯,所有能力都将大打折扣,我可以确定,要是我没有师傅绘制的护身符,此时,我的魂魄已经粉碎了,那么,我就等于无疾身亡了。

    事件进展到现在,我已经想明白了许多。

    一定是某仇家费尽心力策划的局,目的就是致我于死地,还要一击必杀,不让我有反击之力。

    好阴狠的心思,好厉害的布局,是一个人,或是几个人联手呢?是谁?

    我飘到大巴车后座上,闭目沉思着,反正,在这里谁都看不见我。

    我入行以来树敌不少,但能有这等厉害报复的,屈指可数。

    漆朵水镇的风水大局我没有能力破坏,那位布局的风水大宗师不会盯上我。

    之后,就是莫文行的那件事了。

    这个邪恶的降头师想要谋害小师妹,被我杀死了,这家伙背后的师门是什么,这是个谜团。

    降头门派林立,遍布世界各地,保不齐是这件事泄露了,有和莫文行有来往的降头师盯上了我,做了这个陷阱,这是一种可能。

    再有,就是艺术女寝三楼的红衣水鬼的事件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