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68章 记忆拼
    大头接着说:“酒菜端了上来,都是从未品尝过的美味佳肴,我喝的五迷三道的。

    然后,这些仙女就开始随着乐声起舞,跳的都是古代仕女的舞蹈,反正,老优美了,我都看呆了。

    后来,我正要和她们谈理想、谈人生,就忽然醒了。”

    说到这里,大头这样厚脸皮的家伙都史无前例的红了脸,显然,对梦境中发生的事记忆犹新,看他那一脸那啥的样儿,显然还处于陶醉状态中,所谓的谈理想谈人生,我看是他想要那啥吧?这厮还真是厚脸皮!

    听到大头没在梦境中和那些仙女真的发生些什么,我感觉心头轻松不少,这样的话,他丢失的阳寿,或许能找回来也说不准呢。

    “这种梦这些天连续在做吗?有没有和那些仙女……?”我追问着,语气愈发凝重。

    “这些天我连续做了这样的梦,不过,到了关键时刻就醒了,还真就没有和仙女们好好相处一下。”大头有些遗憾的说着。

    我心里话了:算你小子运气好,不然,你的阳寿也就剩不下几天了。

    大头接着说:“每次做梦,环境和地点都不同,有时候在宫宇楼阁中,有时候却是在山坡上,还有时候在树林中。

    反正都是很美的地方,小钢,我就搞不懂了,不过是几个梦罢了,为何你说我阳寿少了十年呢?”大头很是怀疑的上下打量起自己来。

    我没有立马回答他,而是接着问:“你回忆一下,那十几个仙女的面容变过没?”

    咦?

    大头惊了一下,闭眼回忆片刻,睁开眼时,眼中都是震惊。

    “没变过,总是那十几位,怪事,在梦中,为何人的面容不变呢?只是所处的环境变了.”大头自言自语。

    我深吸一口气,心中忐忑不安,好久没有使用的占卜之术用了一次,然后,我的脸霎间变白。

    “小钢,你怎么了?”老白看出不对头了.

    我的额头布满冷汗,还有,我的脸一定是很难看的。

    “你心算占卜了是吧?结果是什么?”大头对我比较了解,看我的样子,就推测的差不离了,紧张的看向了我。

    “是半凶半吉转为大凶之卦,最古怪的是,卦象之后还有一定的变数,以我的道行,无法继续推演下去,大头,这次的问题大了,这个卦象好像不单纯是针对你的,我也被卷到了,这是怎么回事?”

    我浑身是汗的软在沙发之中,不敢相信这心算的结果。

    我们茅山鬼门的卜算之术是不太高明,我掌握的更是皮毛,但是,基本的吉凶是能搞懂的,比如,老白遭遇的女鬼报仇之事,就被我推演清楚,但眼下大头的这件事,我本以为就是一些厉鬼或者邪灵缠上大头汲取生气所致,但此时,这个半凶半吉转大凶,后头还有变化的诡异卦象一出现,直接把我搞懵圈了!

    大头、老白和马蓉婷震惊的张大嘴巴,在他们三位看来,我是有大本事的,但此时,我被自己推演的结果弄懵了,他们自然更是如坠迷雾之中,完全搞不懂发生了什么事。

    我闭目想了半天,找不到头绪,睁开眼看向大头说:“你给我好好想,最近十天之内,你见过什么奇怪的人,或者接触过什么奇怪的物品没?要想那些比较古老的物品,那些东西很邪。”

    我直直的看向大头,感觉此事扑朔迷离起来。

    原本只是大头的事儿,为何卦象上显示我反客为主的成了目标呢,这没有可能吧?我身上的保命符可是师傅绘制的,谁有能耐将大头的遭遇在我身上重演一番?太古怪了,没办法了,既然占卜不清楚,只能调查此事的来龙去脉了,不然,我的心始终是悬着的。

    “怪人怪事,奇怪物品?”

    大头嘀咕着,拼命的回忆着,我和老白都没有打扰他。

    突然,大头抬起头来,眼中闪过一丝惊恐。

    “想到什么了?”我急急追问。

    “要说怪事,一周前我真就经历了一件怪事,只是当时感觉怪扯淡的,就没有在意。”大头看向我说着。

    我和老白对视一眼,齐齐问:“在什么地方遇到的怪事。”

    “七九防疫医院的停尸间。”大头这样说。

    “你跑到医院停尸间中做什么去了?”我追问。

    “是这样,我的一个远房叔叔过世了,我帮忙去了,他就停在医院停尸间中,前几天,已经火化后送入墓地安葬了,他们家倒是没有异常,不过,我当时……。”

    大头陷入回忆中。

    他像是自言自语的缓缓说着:“我在停尸间中总是若有若无的听到女人的声音,不是哭声,也不是笑声,似乎只是说话声,我当时感觉特扯淡,我和小钢不一样,没有阴阳眼,再说,阳气特别足,小钢说我基本上不会招惹脏东西,为何我出现幻听了?我不理解,也没往心里去。

    后来,我就感觉自己一阵迷糊,好像是看到十几个身上都是伤口,到处都是血的白衣长发女人在面前晃动,这一下就吓到我了,打个冷颤就清醒过来,然后,我发现周围是自家的亲戚,他们正在问我哪里不舒服。

    我总不能说我看到幻像了吧?他们都是老实人,别被吓到。

    我就没多说,我这人小钢也知道,神经特大条,即便当时吓了一跳,过后还是忘了,要不是小钢提醒,我真就想不起来这件事了。”

    大头说完此事,看向我问:“难道,在我梦中跳舞的那十几个仙女,就是……?”联想到在停尸房看到的那些‘东西’,大头脸上的肌肉开始不受控的跳动了。

    老白和马蓉婷的嘴巴张的大大的,惊讶万分。

    他们和大头想的一样,一想到大头竟然和十几只脏东西饮宴欢歌……?

    马蓉婷呕了起来,看向大头的眼神都是怜悯。

    “不对,不对,你身上有些阴气,但不纯粹,你的推测有可能,但那些东西如何能到你的梦境之中呢?要知道,我在你家安置了保宅符的,你身上我也布置过一些等级比较低的守护符,没有告诉你就是。

    这些只是白衣级别的脏东西想这样害你,道行还不够。

    不对头,这个事儿不对头啊,你再想,仔细想,特别是六七天之前,你还遇到过什么?有没有买什么古老的物件,或者,有没有买什么东西?”

    我摇着头,感觉事儿愈发的脱轨了,即便医院的停尸房中真的有十几只白衣女鬼存在,但她们绝没有力量控制大头的梦境,更没有能力偷走大头的十年阳寿,此事必然另有蹊跷。

    听我这样一说,老白和马蓉婷目光灼灼的看向大头。

    “买东西,古老的东西,买东西……?”

    大头站了起来,来回踱步,回忆着六七天前的事。

    倏然,他猛然抬头,对我喊:“我从来不逛古玩市场的,你跟我说过,不少古代物件都是从坟墓中倒腾出来的,沾染了很多的晦气,所以,我不会购买古物。

    但是,六天前我确实买了一物件,就是一套木质的组合立柜,是在‘望湖家具城’里购买的,店主很客气的拉住了我,说是店铺的租赁到期了,所有物件打一折处理,绝对的物有所值,原价八千八的组合家具,现价只要八百八。

    我被说动了心,寻思反正东西很便宜,就买了下来,运回了我租住的小区。

    不过,那套实木组合家具可是新打造的,不是古物啊。”

    大头摸着后脑勺,显然是觉着,这件事不应该和这套新家具扯上关系。

    “有没有关系,我看过了再说。”我站起来,招呼大头就往外走。时间不等人,我必须调查清楚。

    “小钢,等等我。”老白穿上外衣就跟了出来。

    马蓉婷本也要跟来,我说了一句‘女人别跟着乱掺和’,马蓉婷只能乖乖的呆在老白家,看到她那副因为不能跟着而憋屈的样子,我就偷着乐。

    “小样的,就不让你参与,好奇死你!”

    老白有私家车,我就不骑电动车了,将车子扔在小区就是,到处都是监控,丢不了。

    坐上老白的车子,我就感觉出这车子和周静静家车子的差距了。

    笑话,周静静家的车随便一辆就是一百五六十万的,而老白的座驾,全新的也就十几万,现在八成新了,估计,都卖不上五万块了。

    所以说,这两者之间是有着巨大差异的,不说别的,只说舒适程度上,那就相当的不一样啊,这绝对是真话。

    “我说老白,你也有不少钱了,赶明儿换一辆好点的开不行啊?”我拍拍后座,看向前方驾驶座中的老白。

    “我说小钢,你是站着说话不头疼啊,你都坐拥一千多万了,也不见你购车!”老白很是不屑的翻白眼。

    刚进车子的大头闻言虎躯一震,一脸震惊看向我,然后,就要过来。

    “住手,停!”我抬腿要踹过去。

    张着大熊掌的大头定格了,满脸哀怨看着我:“小钢,你都有千万了?怎么不知道提携兄弟一把?我至今还是保安呢,一个月几千的工资还经常被扣奖金。你这家伙,真是不仗义啊!”

    大头竟然喊起来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