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65章 送葬过往
    我感觉头越来越大了,有些后悔揽这个事儿了,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这是老祖宗遗留下的铁训啊,我怎么给忘了?出力不讨好的感觉相当的不好受。

    不管怎样,这些好菜没有浪费,三女没有多余的话,就将力气放在用餐上,很快,桌子上一片狼藉。

    大家都用的差不多了,可能是因为心中有气的原因,三女没少喝酒,一个个的脸色通红,还不忘了狠瞪对方。

    周静静以一敌二,竟然不落下风,果然有周家大小姐的气场,不得了啊!

    我将筷子放下。

    三女同时停住了动作,将酒杯放下,下意识的坐正身体,侧脸看向我。

    “诸位,我摆这桌酒席,是有话要对你们说的。在我说完之前,请你们不要打断,好不?”我看向三女。

    周静静咬咬银牙,缓缓点头。

    马蓉婷和赵晓冉对视一眼,同时沉重的点头。

    三女都估计出我要做什么了,心中都很排斥,毕竟,她们的恩怨纠缠由来已久,哪是那么容易说清楚的?但我来做这个和事佬,她们不可能起身就走。

    我硬头皮说:“初次见面是在新生接待的时候,你们三个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静静装着平易近人,其实满心的高傲和自负,蓉婷嚣张跋扈目中无人,晓冉自命清高难以接近,这就是我最先对你们的印象。”

    听到我这些话,三女脸色齐齐一变,就要张口反驳,但被我一瞪,想起我说过不许她们插嘴,只能咬住嘴巴不吭声,但脸上都是不服气的神色。

    我故意哈哈一笑,接着说:“这也正常。你们三个年轻漂亮,身家贵重,都是大家闺秀,自然清高,和你们比起来,我这种平民自然不上数。看着你们,人们只会羡慕嫉妒恨,恨自己为何没有你们身上的光环?但有句话说的好,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三人组成的小团体中,也藏着恩怨情仇,看似风光无限,但背后有苦自知。

    静静游戏人间,戏弄他人感情,我想,这是因为你身为周家大小姐的压力。而蓉婷和晓冉也受制于家族使命,与静静虚与委蛇,过的也不舒心。

    你们三个外在的耀目光环之下,隐藏着三颗孤独寂寞受伤的心,这是我能看到的。”

    说到这里,我发现三女同时用惊讶眼神看向我,眼眶都红了,因为,我说到了她们的心底。

    我舔舔嘴巴,举起酒杯喝了一口当是润喉,接着说:“不管你们是因为什么缘由聚在一起的,按照我们道上的说法,这是源自于前世就有的缘分,不管是善缘和还是孽缘,都是缘分,注定你们会相聚一处,这个几率很小,很不易。

    ……你俩请碟仙欲要害死静静,我就不信你俩心中没有后悔过,毕竟,你们是一道长大的姐妹。

    而静静你呢?你做的那些事并不光彩,被人记恨也正常吧,难道你不能原谅她们,就要死磕到底吗?我不信,所以,才有了今天的聚会,我摆出和头酒,希望你们能放下心结,即便以后不再做好姐妹了也能一笑泯恩仇。

    因为,人生百年太匆匆,活在仇恨中就太不值当了,言尽如此,你们要是愿意放下恩怨,就干上一杯,要是不愿意,谁也不能强求,请你自行离开就是。”

    我只能说到这里了,我对三女之间的恩怨了解的不深,但我相信,人与人之间相处久了,就会有感情,所以,马蓉婷和赵晓冉对周静静不可能都是恨,这是两个良心未泯的姑娘,即便请来碟仙,那也是一时冲动,我相信,再来一次的话,她俩或许会做出别的选择。

    室内陷入难言的沉默中,压力很大,我坐在那儿都感觉如坐针毡一般,太不舒服了。

    半响后,马蓉婷忽然站起来,自己倒了一杯酒,双手捧起,看向坐在对面的周静静,眼神复杂多变,但还是坚定下来。

    “静静,这事我做错了,我向你赔罪,这一杯,我敬你,你要是愿意原谅我,就干一杯,不愿意我不强求,先干为敬。”马蓉婷果然足够狠辣,一扬脖干掉一杯酒,目光灼灼的看向周静静。

    周静静看着马蓉婷,阴晴不定的,没有亲身举杯。

    赵晓冉站了起来,同样倒上一杯酒,看向周静静,苦笑一声,说:“静静,我也向你赔罪了,说实话,我和蓉婷做完那事,立马就后悔了,一想到生活中没了你,心中就空荡荡的。

    但那时我俩被怨恨冲昏了脑子,所以,……才做下了错事,所谓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百年身,不求和你做回好姐妹,只求你能原谅我们,先干为敬。”

    赵晓冉眼角流出泪水,就着酒水一饮而尽。

    她和马蓉婷执着的站在那儿,都看向一言不发的周静静。

    我从小道消息得知,最近几天,马家和赵家上市的股票一落千丈,用膝盖寻思都知道是周家在报复,两女的赔罪中,也有这方面的因素。

    但不管如何,赔罪来的很及时,下面就要看周静静是否接受了。

    我咬紧嘴巴,一言不发。

    这是周静静的人生,只有她能做出决定,我不能影响分毫。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至少有十五分钟了,周静静才缓缓站起,自己倒了一杯,看向两女,轻声说:“我以往做的是不对,但你们害的我差点丧命,计算了一番,显然是你们错的多,所以,你们赔罪是应该的。

    而我,不想和你们计较下去了,我可以原谅你们,还有,你们背后的家族可以放心了,一会儿我就告诉家里,停止打击报复,你们两家不会垮,你俩还是富家千金。”

    说完此话,周静静一口干掉杯中酒。

    “静静,谢谢你……。”马蓉婷和赵晓冉忍着泪水,带着哭腔。

    当!

    酒杯被周静静重重放在桌子上,她忽然掏出一把水果刀来,扯过自己的衣袖,用力一划,‘刺啦’一声,一块碎布缓缓飘落在地。

    割袍断义!

    我震惊的看向周静静,没想到这姑娘的性情这样刚烈,做事如此干净利落,痛快的堪比男子汉大丈夫了,这样的女人很有魅力!

    要知道,有些事就应当痛快的解决掉,比娘娘们们的纠缠干脆了太多,所谓的理不清剪还乱,还不如一刀下去恩怨情义化为乌有的好,将过往种种皆都送葬了,从此闺蜜是路人,对己对人未尝不是好事,都能有一个全新的开始,心灵也都能得到解脱。

    周静静的行为,让我再度刷新了对她的印象。

    马蓉婷和赵晓冉面如死灰的看向地面的布头。

    “从此时起,我和你们绝交,就当我们从未认识过,老死不相往来!”

    周静静一挥手,‘叮’的一声,水果刀插到饭桌上。

    “我靠,那可是我的桃木桌子,你这是在搞破坏吗?”我没好意思于此时骂出这话,但还是愤怒的瞪了周静静一眼。

    “我赔,一万。”

    周静静有些尴尬,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很不妥当,亡羊补牢的说出此话。

    我的眼神放松了。

    马蓉婷和赵晓冉缓缓抬头,她俩那哀怨的眼神,我看着都有些不忍了。

    忽然,马蓉婷伸手拔出了水果刀,拉过自己的裙摆,同样划下一块布料扔在地上!

    赵晓冉抢过刀子,在衣袖上割下一块扔在地上,不小心碰破了手臂,鲜血滴落地面,分外刺目。

    我叹息一声,闭上眼睛不愿再看。

    其实,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我们恩断义绝,从此后,江湖不见,老死不相往来!”

    马蓉婷和赵晓冉同时对着周静静喊出这话,接着,拉着手,对着睁开眼的我鞠躬一礼,然后,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

    彭!

    周静静无力的坐回椅子上,不知何时,泪水已经布满了她的面颊。

    我怜惜的看看她,并递给她一块手帕。

    “学长……。”

    周静静忽然喊了一声,不接手帕,一头冲进了我的怀中,然后,‘呜呜’的痛哭失声,眼泪和鼻涕蹭了我一身。

    我举着手帕的手颤抖了几下,只能缓缓的收回来,抱住情绪激动的周静静。

    姑娘哭的这个伤心啊,像是玩具被抢走的五岁小女娃一样,足足哭了半个小时才止住汹涌澎湃的泪水。

    我只能轻轻拍着她的后背,表示理解、安慰和支持。

    低头看看胸口一片狼藉的位置,心中升起一句话:女人都是水做的,这话不假。

    周静静宣泄够了,这才不好意思的从我怀中出来,眼睛肿胀的像是被棍子打落在地的烂桃子。

    她忽然笑了,轻声说:“学长,谢谢你,谢你让我走出了阴影,不用活在仇恨中。……对了,欠你的一万块就先欠着吧,以后再还。”

    她指一指桌子,水果刀都不要了,风一样的跑了出去,脚步很轻快啊。

    “我去,这可是纯桃木手工打造的桌子,很贵的,你损坏了就该赔钱啊,怎么还带赖账的呢?”我对着姑娘背影大声喊着。

    “小气鬼!”

    周静静的笑骂声传回来,人已经出了门,坐上私家车就跑没影了。

    “明明是你在耍无赖好不?”

    我一边喊着,一边低头看了眼地上的布头、血迹和水果刀,下意识的,嘴角处挑起一弯弧度。

    这样解决,挺好。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