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42章 直面凶灵
    我从包中取出一副透明的塑料手套戴上,小心的将此物接过来,示意女生们不要靠的太近,将这东西捧出了寝室,在走廊中,借着灯光仔细打量,心头不由一沉。

    这是一只很有些年头的青花瓷盘,瓷盘底儿的图中,一个古装仕女在桥头行走,神态漠然,手中拎着一个花篮,显然是一副‘仕女夜行过桥图’,因为,上方有一弯月牙。

    远处是山水背景,小桥两旁柳树成荫,整幅图打眼一看似乎很有些美感,但是,我越看脸色越是阴沉。

    这座桥旁有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两个古文,很少有人认得出这是什么字,但我偏偏认得,因为,这是‘殄文’,是专门写给鬼神看的文字。

    这也是阴阳师口口相传才能掌握的特殊文字,一般而言,召唤四方鬼神以供驱使的时候,在敕令黄纸上写就的文字,就使用的殄文。

    这两个类似于古文的殄文念做‘奈何’。

    即是说,这座桥就是传说中的奈何桥!

    在奈何桥上行走的仕女,你大爷的,这能是人吗?这只不知产于什么年代的青花瓷盘,其实就是祭奠阴司时使用的器具,用此物做载体炼制成法器请来的碟仙凶灵,用膝盖想也能明白有多厉害了。

    怪不得最小儿科的请碟仙游戏,竟然能触发此地的布局提前起效,也幸亏它提前起效了,不然,我这点道行此时就可以打包回家了,因提前起效,效果自然就大打折扣,估计,布局的人此时也焦头烂额的不知如何是好了吧?

    要是时间足够,只要一催动,一夜之间就能让三楼的女生集体死亡,死亡方式多为自尽,如跳楼、上吊、割腕、服药……之类的,事后警察也调查不出个所以然来,那就大功告成了。

    可惜,因为这偶然发生的‘请碟仙’事件,将此地的布局提前激活了,也给这些女孩子留下了一线生机,看来,一切都是上天注定啊。

    抬起手腕,看看手表,距离午夜十一点还有十五分钟,足够我处理好这只古怪的碟子了。

    女生们离远远的看着这边,一个个都神经绷紧,因开了阴眼,她们和我一样,能看到这只盘子周边的空间不停的扭曲,同时,一股股黑色的雾气从盘子上泄露出来。

    无由的,女生们都感觉阴风阵阵的。

    她们相互搂抱一处,牙齿不争气的上下击打着,但就是不回到寝室去,一个个睁大眼睛看着,想要看看我能找出什么鬼东西来。

    女孩子的好奇心之大,远不是我能琢磨明白的,反正,我有把握不伤害到她们,既如此,就让她们看着好了。

    此时,我穿着八卦道袍,持着尖端挑着一沓子黄符的桃木剑,围着盘子步罡踏斗,随着我的步伐,一张张黄符燃烧起来,充作阵眼,伏魔秘阵布置成功,可以镇压凶灵,不5让其冲出去伤害女生们。

    完成布阵之后,我从包中掏出个小香炉,弄出三根香点燃,对着盘子拜三下,将香插在小香炉之内,然后,我的眼角跳动起来,因为,三根香瞬间烧出了两短一长的凶相来,可见,这碟仙对我干涉她的事情那是相当的恼火,这是要和我没完的意思!

    我随手掏出一沓子纸钱,在半空一晃,纸钱就燃烧起来。

    这一手让不少女生尖叫出来,她们的阴眼看的清楚,有火焰从我的手中出来,引燃了纸钱,其实,这是阴火,凡人肉眼不可见,但开了阴眼的自然能见到,说穿了也没什么特别的。

    但落到女生们眼中,这一手可是太神奇了。

    周静静她们三个紧张的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周静静和两个昔日的闺蜜相隔老远,彼此谁也不看谁,仇怨的浓烈度,即便我身在阵法中都能感觉到了,但我没有精力管这些,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青花瓷碟上。

    纸钱被我洒落,一股阴风骤然从碟子上生出来,直接将纸钱吹飞!

    这证明了一件事,人家不收钱。那么,只有你死我活一条路可走了。

    “孽障,你还真是执迷不悟!”

    我怒喝一声,桃木剑指着碟子念动了镇压咒,随着我吐出音节的跳动,那只碟子忽然‘滴溜溜’的竖着转动起来。

    这诡异的一幕吓的不少女生脸色惨白,用小手死死捂住嘴巴才没有继续尖叫。

    做法之前我说过,让她们尽量保持安静,不然,有可能干扰到我。

    妹纸们也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不收拾了碟仙凶灵,过后会更为危险,如是都相互抱着并捂住自己的嘴巴,但谁都不肯闭眼,一眨不眨看着我这边。

    好奇害死猫啊,女孩们,可惜,好奇心是女生最大的特点,越是害怕越是好奇,算是没救了!

    就在此时,女生们控制不住的尖叫起来,好几个女生一跤摔倒在地,看着我这边似乎要休克过去了,还有几个身下的衣裙湿了,显然,被吓的控制不住某种液体了,善哉,女孩子被吓成这样,可真是造孽啊!

    原因很简单,从碟子中冒出了一股股的青烟,然后,一道身穿白色古裙装的女性身影若隐若现的出现在青烟之后,这就是碟子中寄存的凶灵。

    我离的近看得比较清楚,这只凶灵是女性的形态,披着的黑发好长!

    她悬空一尺、脚尖向下的漂浮着,头发竟然耷拉到地面上了!

    额前分开的黑发中,一张脸惨白惨白的,一双眼是完全的黑色,不见瞳孔,缓缓抬起的两只手上弹出的黑色指甲足有两尺长,看样子像是十口细长弯曲的黑刀刃,太尼玛吓人了!

    无怪女生们看见了真的凶灵,一下子就变成了那副德行。

    “妈妈呀!”……

    女生们尖叫着,抱在一处屁滚尿流的向后退,其中也包括同样被吓的几乎失掉魂魄的周静静她们。

    这时候,她们没有彼此嫉恨的心思了,惊恐充满了心灵,活见鬼的经历让她们无法保持镇定。

    我也被吓的够呛,即便见过了很多的鬼物,但这只凶灵还是让我毛骨悚然。

    和单纯的鬼物不同,她就是碟子上过奈何桥的那个古装女人,不是人死后化成的鬼魂儿,而是碟子上刻画的人物享受阴司祭献仪式之后,慢慢的有了神智,变成了远比厉鬼可怖的凶灵!

    这等凶灵的可怖程度不是一般的鬼怪能比拟的,我也是第一次遇上。

    惨白的女人鬼脸上,那双没有瞳孔的黑眼充满仇恨的盯着我,我知道,要不是秘阵和桃木剑的威慑力太强,这只凶灵已经飞扑上来,那我就凶多吉少了。

    我持着桃木剑的手腕子都发酸了,但用尽浑身的力量保持手腕的稳定性。

    不管是凶灵还是鬼物,它们都有相同的特点,那就是欺软怕硬!越是凶恶的人,它们越是不敢招惹,这就是所谓的鬼怕恶人。但反过来讲,若是表现出害怕,就会让它们凭空增长信心,然后,会肆无忌惮的攻击人。

    这就是这种东西的特点,所以,即便我心中害怕的要死了,也不能显现出害怕的情绪来,若是和身后的那些女生一样吓的屁滚尿流,那么,这只凶灵将大开杀戒!

    虽然入了行,但说实话,我对这些东西还是很害怕的。

    笑话,这世上有正常人不怕阴魂和凶灵的吗?不过是,我无路可走。

    若是认怂,自己会死不说,身后的女生们谁来保护?

    人都是逼出来的!这话真是有理,比如我,此时就是被逼出的豪雄模样,落在女生们眼中,我和凶灵对峙的场面太塔玛的震撼了,给她们留下了‘年度最勇敢男人’的印象,其实呢,我还真就担不起这名号。

    我强忍着和女生们一样尖叫的冲动,告诉自己,对面的那个长发拖地、脚尖朝下悬浮着的东西,不过是另外一种存在罢了,和人类一样,都是大千世界的产物,自然而然的就有了这东西,所以,不必惧怕它。

    我的神情保持绝对的冷静,将心中的恐惧感紧紧锁住,不让其宣泄出来,因为,一旦崩溃,那我就失败了,后果是谁都承受不住的。

    我的心理暗示有了成效,本来欲要抖颤起来的双腿,坚如磐石的伫立在那,毫不动摇,我想,在失魂落魄的女生们眼中,我此时的背影一定无比的巍峨高大。

    “孽障,你还想如何?要是还不知悔改,我就让你魂飞魄散!”我用桃木剑指着凶灵,说出了震慑力十足的话来。

    “呵呵呵……。”类似于人类女性的轻笑声,从凶灵猛然张开却一片漆黑且没有牙齿的嘴巴中传出来,带着阴风,席卷而出,似能将人的灵魂冻僵。

    “小道士,……我奉劝你滚远些,不然,今天……就让你落到黄泉之中,永世不得超生……。”

    阴恻恻的、极为可怖、无比刺耳的尖细女声,传到我的耳中,带着无尽的怨毒和幽寒!

    我身上的所有汗毛都竖立起来,要不是咬紧牙撑着,怕不是恐惧的上下牙对撞起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