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27章 师妹别走
    比如,温柔、容易不好意思、特女人之类的,就是尸油提供者生前的特点,小师妹的改变,源自于此。

    我透过小仙的眼盯着莫文行,看着他一脸得意的离开此地,示意小仙跟过去,然后,我毛骨悚然的看着莫文行到那口棺材前,附身摸着睡美人的脸。

    接着,他将充满感情的眼神落到女人身上,然后,竟然一步迈了进去。

    这时候我才想起来,那具棺材很大,足以容纳两个人,难道……?我的头皮发炸了。

    果然,小仙向上升高,我看到莫文行搂住了那具活死人,竟然闭上了眼睛,看意思,他要和挚爱一道睡过去了。

    “真是个该下地狱啊!”

    我心中骂了好几句,这人太邪门了。

    我注意到那具棺材上篆刻的符文,心知,没有这具棺材,不可能维持‘睡美人’的生命,但莫文行天天和此女睡在棺材中,这心理……,那啥到极点了。

    如此爱到骨子中的男人,如此残酷对待九十多位女孩的男人,究竟是谁教导出来的怪胎徒弟啊?

    我心中都是震惊,示意小仙缓缓离开。

    小仙也被这里的古怪吓到了,早就想离开了,听我这样一说,如蒙大赦,忙不迭的退出去,好在铁门没有关严,小仙原路返回,顺着地板缝钻了出来。

    到了这里就安全了,小仙松了一口气,直接潜出了别墅。

    外面早就是瓢泼大雨了。

    我傻傻站在一棵树下,要不是小仙回来的及时,我又解除了连接符的效力,指不定何时被一道惊雷劈中。

    我倏然睁开眼睛,小仙化为一道红光钻进我的衣襟,回到纸人之中。

    我浑身都湿透了,但纸人不会有问题的,那是施过法的,水火不侵。

    我冒着大雨看向了别墅。

    双手握的太紧,时间也太长,骨节发白,姿态僵硬,缓和好久才将指头一根根松下来,掌心中多出好几道伤痕,都是指甲造成的。

    暴雨中,我的牙齿咬的‘咯咯’响,心中这个后怕啊。

    幸亏自己发现的早,不敢想,要是小师妹没有回家,一周后自己将会遇上什么事?……小师妹失血过多死亡的场景要是出现眼前,我能受得住吗,会不会崩溃……?

    只是想一下那种场面,我就有天塌了的感觉。

    “师傅保佑啊,这一定是师傅保佑我和师妹,这才让我有机会发现这件事,该死的莫文行,你给我等着!”

    我扭头,在暴雨中跑了出去。

    冒着雨,举着大钞,拦到一辆车。

    我浑身是水的钻进了后座,不等师傅埋怨什么,直接拍给他好几张大钞。

    他一下子就闭嘴了,还笑呵呵问我:“兄弟,这么大雨,怎么还在外头淋着,这是到哪去?”一边说话,一边毫不客气的将钞票装起来,他知道我的意思,自然不会客气。

    “去某街的极乐殡葬。”我冷着脸报了地址。

    一听是棺材铺,再看眼我生人勿进的模样,司机直觉感到我的心情很不爽。

    去那种地方的人心情当然不爽了。他这样自我解释着,一脚油门,冒着大雨上了路。

    十几分钟后,我在棺材铺门前下车,绕到后门掏钥匙开门进去。

    刚走进后院,就看见打扮的极为妖气的小师妹,打着一把伞要出门。

    我不由的眉头直跳。

    小师妹画着很浓的妆,脸上那一层厚厚的脂粉让我想吐。

    还有,她的嘴唇涂的要滴血了,还将头发盘了上去,穿的衣物更是让我难受,竟然是的旗袍,还是绣着金线的那种。

    脚下踩着的高跟鞋是不是超过十厘米了?手腕上是黄金手镯吗,从哪弄来的,我怎么从未见过?

    这哪是我的小师妹,这浓妆、旗袍和高跟鞋,打死方柔她都不会往自己身上整,此时却这个德行?

    不用问,她冒着大雨也要去见的人,一定是莫文行无疑。

    想起莫文行诡异的施法过程,我知道,小师妹对那个男人的迷恋更深一分了,这是尸油类情感降在发挥威力。

    幸亏我在师妹身边,不然,今天师妹就是羊入虎口,先不说小命,这十几年的清白就要被那家伙毁了。

    以师妹此时的状态,莫文行提出这要求,她一定会答应的。

    好厉害的降头术!

    我心中冷哼一声,迎过去,装成看不到她的打扮般关心的问:“妹妹,你这是要出门吗,看不见外头大雨倾盆电闪雷鸣吗,要出门也得等雨过去不是?”

    这个阶段,妹妹应该还能听进去我的话,再晚一天,一旦被那家伙得手了,我就再也没有回天之力了,到时候,小师妹对那个人言听计从,根本不会理会我说些什么了。

    “哥,你看你,怎么淋了一身水?会感冒的,赶快进屋。”

    果然,小师妹此时还能自主一些事情,也不出门了,收起雨伞,示意我进屋。

    我松了一口气,和走一步都要扭上一扭的师妹一道走进屋子。

    “师妹,你刚才要去做什么啊?”我试探的问。

    “哦,有个好闺蜜出了点儿事,我想去看看她。”小师妹脸一红,很是不自然的回应,接着就转移了话题,开始埋怨我不注意身体,要是因此着凉了可怎么办之类的。

    我的心不由一沉。

    小师妹开始对我说谎了!这在以往是不可想象的,我很清楚,一定是莫文行那混账打电话来约师妹出去,他想加快进度了,第一步就是得到女孩的身体,这才方便后面的控制。

    经过先前那一次的做法,控制力度加强,小师妹高速向着‘对恶魔言听计从’的路上狂奔。

    因此,小师妹开始听莫文行的话,不再对我这个哥哥说实话,会骗人了。

    “快去换衣服吧,别真的着凉了。”一边催促我,小师妹一边抬手腕看时间,又频频向外看,看样子,打发了我后,她还是要出门。

    “唉,没办法了。”

    我心中叹息一声,忽然指着小师妹背后喊:妹妹,你看,外星飞船!”

    小师妹平时对这一类很感兴趣,我指着的位置正是玻璃窗所在,她一脸惊讶的扭过头去,问:“在哪,在哪呢?”

    “对不住了。”

    我于心中喊了一声,猛然站起来,一个手刀就砍在小师妹的颈动脉附近。

    这个位置在适度的力的撞击下,会造成一个后果——昏厥。

    当然,这一招不是谁都会的,力量大小、位置稍差一分,都没有这种效果。

    我和小师妹都会,是师傅言传身教的,我没想到,有一天要将这一招用在方柔身上。

    正兴奋的找飞船踪迹的师妹挨了这一招,都没有出声,眼白一翻,软软的就要倒地。

    我急忙上前扶住她,然后,将她扔到被子上,亲手将她的高跟鞋脱下。

    不要误会,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想让她躺的更舒服些。

    这一下的昏迷时间有限,我必须做些什么限制师妹的自由,不能让她再次接触到莫文行。

    我找来了粗绳子,将师妹紧紧的绑起来,手脚都被限制住,不担心她挣脱。

    怕她着凉,我将被子抖搂开盖在她身上,想了一下,狠着心肠用手绢控制住了她的嘴巴,避免她醒来大喊大叫惊动了路过的人,那样的话,我浑身是嘴都说不清了。

    做完这一切,我放下心来。

    冒着雨去将后门锁紧,然后,钻进卫生间冲个凉水澡,换了一身洁净衣物,掏出一件师傅遗留的道袍穿上。

    接着,将那只古老的罗盘塞在小师妹的枕头下作镇邪宝物,再然后,掏出五张黄符,先自己去弄出一碗童子水,然后,找来师傅保存在某个坛子中的黑狗血混合一处,形成一大碗液体。

    五张黄符都扔进去打个滚,捞出后,湿乎乎的贴在小师妹的眉心和掌心、足心处。

    做完这些,小师妹正好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马上发现了不对头,急急挣扎,但她怎么也挣不开绳索,偏着头对着我‘呜呜’的喊着什么,嘴巴被堵上了,根本发不出话来。

    我看的无比心疼,急急上前,摸着师妹的头发安抚她说:“妹妹,别怕,哥哥不会害你,你中了情感降,是非常邪门的尸油类情感降,施术者正是莫文行,我已经调查清楚了,不会冤枉他。你不要乱动,师兄做法破了这降术,你就都明白了。”

    呜呜呜……!小师妹着急的摇动脑袋,大颗的眼泪从眼角滴落,脏了被子。

    显然,她根本听不进去我的解释,中了情感降,心中都是莫文行最好、最温柔善良之类的想法,别的话听不进去。

    降头术更像是专攻意识方面的巫咒术法,所以,我师傅在小师妹身上布置的保命符都不能将此术拦截在外,那东西主要是用来阻挡鬼怪近身的。

    不过,我估计,正是因为这道保命符,才促使小师妹莫名的请假回家,这才能让我及时的发现了异常,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如此看来,这道符箓还是很有效果的。

    我不管她如何的挣着,硬着心肠不去看她,集中心神,开始布置法坛。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www.yuehuatai.com,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