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22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
    “这就需要讲一讲各大门派的规矩了,有些门派很认钱,自然要贵。还有些大师没有门派传承,半路出家摸索的,价格由他自己开,他们还不明白这样做,对子孙后代有多大影响呢。

    我所在的门派就是我跟你说的这些规矩,我师傅遵守着,我也得遵守。”

    “那好吧,兄弟,这是一万,我直接付清总行吧?”他又塞给我一万。

    我苦笑着接下塞进皮包,有时候,做人不能太矫情了。

    白岩朗看我收下钱,开心不少,随手收拾好床铺,将剩下的七十五万塞进包中,明天还得存进银行去。

    疲惫至极,我俩没再多说什么,关灯、关电视,各上自家的大床,睡意涌来,沉沉睡过去。

    一夜无话。

    第二日,我和老白对着街上不停走过的水灵妹纸们留恋的看了好多眼,还用手机拍了不少高清图片私藏起来,然后,买了机票上了飞机,向着家乡飞回去。

    约一小时后,飞机落地。

    我俩在机场门口分道扬镳,我急着回棺材铺,老白也急着回家,都心急火燎的。

    我感觉小师妹肯定是有什么好事,因为,我下了飞机就收到她转发的笑话短信,后面还说她回家了,问我在哪?

    我就说我也要回家,一会儿就能见到她了。

    方柔竟然太阳从西边出来的发来个笑脸,讯息上还说,她在家做饭等我一道吃。

    这和她平时三天没话的高冷心性太不一样了!再有,做饭是小师妹最反感的事了,平时吃饭都是我做她吃的好不好?冷不丁的她下厨做饭了,我惊了!

    所以,我没和老白去他家看望小鑫,说是过两天去看望,让小鑫好好休息补充元气。

    老白看出我有事,没有坚持,我俩就在这里分开,各回各家。

    不同的是,我的包中比昨天多了二十五万的软妹币。

    出租车到家在半小时后,我走进后院就闻到浓浓的饭菜香味,不由的精神一震。

    说实话,小师妹做什么事,天分都极高,先不说画符之类的,只说做饭这方面,她要是认真起来,比我可要厉害的多,做出的饭菜都是美味佳肴。

    我记着上次吃她做的菜还是过节的时候呢,那么今天呢?不是过节,也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小师妹为何这样高兴?

    无由的我感觉心情很沉重。

    推开门,吱呀一声响,厨房那里的帘子一挑,小师妹美艳的小脸出现在那里,看向我就笑起来,甜甜的说:“哥你回来了,快坐,先喝点水,饭菜马上就好,等我一会哈。”

    我看向有些天不见的小师妹,看到她没有变瘦,心放下不少。

    小师妹长的就是水灵,明亮的大眼睛散发魅力,光滑的皮肤像是奶油般丝滑没有瑕疵,身材很有料,比同龄女孩高不说,发育的也超好,走在街上,回头率很高的。

    我笑着应了一声,小师妹笑呵呵的去忙活了。

    方柔进入厨房,我脸上的笑容就不见了。

    小师妹天性不爱笑,但我进门后看见的始终是她的笑容,这真是见鬼了!

    我都以为这位不是我妹妹了,难道是鬼上身了?

    那不是扯吗?我和师妹身上都有师傅布置的保命符,什么鬼怪能上我俩的身啊?

    但这笑的甜蜜蜜的小师妹,真的和以往的高冷女判若两人啊!

    我心中愈发的不安起来。

    下意识的,就想在心中起一卦,忽然感觉脑袋一阵剧痛,不由闷哼一声,一下子歪在椅子中。

    正好小师妹端着一盘爆炒腰花出来,一眼看到我痛苦的样子,疾步上前,将菜放在桌上,过来扶着我关心问:“哥,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我扶你去看医生?”

    我无力的摆摆手说:“没事,就是刚才脑袋有些疼,……此时好了。”

    “真的,你可别骗我,有些毛病要尽早治疗的……。”

    小师妹一边说,一边伸手摸摸我的额头,发现没有发烧的迹象,这才松口气,还可爱的吐舌头呢。

    这个表情出现在美貌小师妹脸上,无比的养眼,相信看到这样的女孩子,大多数的男人都会感觉心跳加快。

    我也心跳加快了,不是被吸引的,而是被震惊的。

    印象中,小师妹从未这样调皮过,别说吐舌头这种小女孩和亲近之人撒娇的表情了,连话都不多,但先时这一幕,活生生的颠覆了我的印象。

    小师妹话唠一般,喋喋不休的询问着病情不说,还很是小女儿姿态的做出这样的表情?天啊,我感觉自己心跳的速度太快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之所以脑袋剧痛,是因为我情急之下忘了件事。

    我们茅山鬼门的心算卜卦之术虽然不太高明,但是有很多限制的。

    比如,七天才能起一卦,这就是限制条件之一了。

    我在数日前占卜了小鑫家的命运,这时候远不到七天的缓冲期,就第二次卜算,不被反噬才怪呢。

    所以,我会头痛欲裂,所谓关心则乱,因为事关小师妹,我心里发急,就忘了这道限制,这给我疼的!先时感觉脑袋几乎崩裂,太恐怖了,以后定要记住教训啊。

    不能卜算,我就无法预测吉凶,看着小师妹表情丰富的脸,我心跳不加快才是扯淡呢。

    见我脸色正常一些了,小师妹放心不少,唠叨几句‘早就告诉你不要那么拼命干活’之类的话,又给我倒杯水喝,然后,转身去端菜。

    我端着杯子,眼睛却一眨不眨注视着师妹的背影,眉头跟着跳动起来。

    因为,小师妹竟然学会款摆腰肢释放风情的行走了,这和她如同男孩子般风风火火走路的姿态太不吻合了。

    出事了,一定是出事了!哪里不对头?她身上没有阴寒气息,即便不开阴眼,也可以断定,没有鬼物缠着小师妹,那么,她这种反常的状况是因何而来的?

    她都没注意到我放在门口的桃木剑和装着黄符、钞票的大包,这在往常是不可思议的,小师妹的观察力相当的恐怖,细致入微,往常见到我,一眼之后就能推测出我从何处回来,以及心情如何,赶上福尔摩斯厉害了。

    但今天呢,她除了关注一下我舒服与否,别的一概视而不见,这太不正常。

    小师妹八字全阳,即便名字中带着‘柔’这个字,骨子中也充满巾帼豪气,但我在此时的小师妹身上只发现了女性的柔美,那不让须眉的阳刚之气哪去了?

    我琢磨了一下,伸手入怀,掏出了个纸人,正是红裙小女鬼寄身的纸人。

    我找来一根针,刺破中指滴血到纸人之上,然后默念通冥咒,这样,我在不开阴阳眼的情况下,凭着血液和咒语的联系,也能看到小女鬼。

    我端坐的位置没有一丝阳光透进来,释放小女鬼出来没问题。

    有一点需要说明,稻花极乐殡葬中布置了阵法,正常状况下,妖邪之物很难进来。

    但这只小女鬼不同,她随着我进来,不受阵法阻碍,此时吸收了我的血,就可以随意的在棺材铺中行走了,这是我的血赋予她的权利。

    至于别的鬼怪,接近这里都会被攻击,要是敢硬闯,那就是很惨的下场。

    当然,要是有人做法驱动鬼邪,就能破阵而入了,不过,那样的情况也就惊动了我,自然会有对策的。

    我师父的道行之深,可不是我这种半瓶子都算不上的小菜鸟可比的,他亲手布置的阵法有多厉害,用膝盖都能想明白,想暂时破阵而入,那也是相当难的。

    “大哥哥,这是你住的地方啊?”

    随着一道甜甜糯糯的声音,红裙子小萝莉就站在我的面前,她左右打量着周边的环境,大眼睛中都是感兴趣的神色。

    “小丫头,这里是我师傅原来居住的地方,他老人家仙去后,就遗留给我和师妹两人了,我唤你出来,是想让你帮着我看一看,我师妹是不是正常的?我觉着她的行为和以往有了太多的不同,毕竟,你才是真正的鬼眼,能看出我看不到或遗漏了的东西。”

    我伸手拍拍小丫头的脑袋,这样说。

    “没问题,我一会好好观察……,咦,好香啊!”

    小丫头看向桌子上的菜,一副垂涎欲滴的模样。

    “你这孩子。”我笑了,伸筷子扒拉到碗中一些,递到小丫头面前,只听她欢呼一声,急急低头用鼻子使劲的闻着,随即,发出满足的叹息声。

    这就是鬼用餐的方式,闻走了食物的精华和味道,就算是用过了。

    我笑了,摸摸小丫头的脸,其实,感觉上就是触碰空气,毫无实物的接触感。

    不过,这动作能增进我们之间的亲密度,哄孩子和哄小猫小狗一样,时刻都要表现出自己的善意,小孩子最敏感了,谁对他们好,马上就能分辨清楚。

    果然,小丫头很是惬意的闭着眼,然后,还向我的方向靠一靠,都快依偎到我身上了,显然,我正逐步成为她心中重要的人。

    帘子一掀,师妹再度端菜出来,见我碗中的那些,师妹先白了我一眼,才说:“哥你这么心急啊?菜马上就齐了,乖啊,我这就都端出来,让你吃个饱。”

    说完,再度扭着小蛮腰,极女人的走去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