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21章 百万报酬
    这个大老爷们手指哆嗦着,颤声回答:“小鑫,你醒了,……太好了,你身子虚,别多说话。……让你妈给你炖老母鸡汤补一补啊。……你爸我好着呢。”

    老白眼泪顺着眼角滑落出来了,他急急用袖子擦干净。

    能听到女儿正常的声音,让他去死他都不会犹豫。

    我有些眼睛发酸的看向车窗外,忽然想起了师傅……。

    “小钢哥呢……?”

    小鑫虚弱的声音继续传来。

    “啊,他在我身边,我这就将电话给他。”

    老白将电话塞到我手中。

    我下意识的接过来,一想就明白了,一定是蓝姐嘴快的将前因后果告诉女儿了,这种事,小鑫是受害者,她被附身之后,虽不能控制身体了,但一定残留些记忆画面,所以,瞒肯定是瞒不住的,告诉她也好。

    我这样想着,低声说:“小鑫,你好了,这我就放心了。”

    那边忽然传来低低的抽泣声,小鑫哽咽的说:“钢哥,谢谢你……。”

    她只说了五个字就说不下去了。

    我明白她很害怕,很激动,如是安慰她说:“小鑫,你听我说,我一直将你当妹妹看的,你有事,我义不容辞,什么谢不谢的?你安好,我就心安。”

    小鑫抽泣的更大声了,蓝姐哄着小鑫的声音传来,同时电话也到了蓝姐手中。

    “小钢,大恩不言谢。蓝姐记着你了。”她充满感激的对我说。

    “蓝姐,不用这样,我都不好意思了。”我只能尴尬的笑笑,顺手将电话递给了白岩朗。

    白岩朗和蓝姐又小声说了两句,电话就挂了。

    “小钢,这一天,我们真是死里逃生啊,走,先去吃点东西,然后咱们去桑拿好好洗个澡,去去晦气。”老白提议。

    我沉默的点点头。

    老白启动车子,在灯火辉煌的街道上行驶,很快就到了最繁华的地段,找了个高级的酒楼,老白要了个包厢,点了一大堆好菜。

    我也没客气,和老白推杯换盏的大吃大喝,中途还去洗手间放了好几次水,脑袋喝的晕沉沉的。

    只有像我俩这样从鬼镇爬出来的命大之人才能感受到,可以痛快的吃吃喝喝是多么的幸福。

    人生啊,幸福的事不多,每一件都值得珍惜。

    结账的时候花了好几千,老白毫不在意的刷卡。

    吃过饭,老白领着我到了最高档的洗浴中心,洗澡按摩一套下来又没少花。

    这中间有个小插曲,有几位衣着很清凉的妹纸凑上来,问我要不要特殊服务?

    我都懵圈了,不知道什么意思。

    老白几句话就打发走了那些女人,我发现那些清凉装妹纸走前还对我抛媚眼呢,不由的很是尴尬。

    他低声给我解释了几句,我才明白过来,骂了一声万恶的世道,不再多想。

    从洗浴中心出来,我俩去买了新的衣物和鞋袜,从头到脚全部换新的,除了我的那件道袍,别的衣物都被我俩扔进了垃圾桶。

    我还在衣物上虚空画符念动咒语镇压邪气,免得哪位拾荒者弄回去穿,再招惹上不干净的东西,那可就是我俩的罪过了。

    折腾完这些事就到了深夜,我和老白找个高档酒店入住,我的意思是开两间房,但老白还处于阴眼开启的阶段,打死他也不离开我身边,无奈,只能开一间大些的、有好几张床铺的房间了。

    递给我们钥匙的小妞儿眼神很诡异,我感觉浑身都不自在,很想告诉她,老子只喜欢你这种娇滴滴的江南水乡小美人。

    到底是脸皮不够厚,没能说出口,只能带着满脸伤的老白上楼去了。

    我们住在二零八房间,将东西归置好之后,老白说要去买条烟,就出去了。

    我闲的没事打开电视机看了一会儿,上面都是些情情爱爱腻腻歪歪的肥皂剧。

    不一会儿,老白拎着个大包回来了。

    我看他拎着的包挺重,开玩笑说:“老白,你这是弄回了多少条烟啊?”

    老白锁好房门,没有多说,将包打开,对着床上一倒。

    哗啦!

    一捆捆儿绑好的软妹币堆在了床上。

    都是钱!

    我一下子睁大了眼睛,说实话,长这么大我还没见过这么多钱呢,这冲击力真是太大了。

    “老白,你……?”

    半响后我才回过味儿来,看向脸色郑重的老白。

    “小钢,这里是一百万,里面有我的十万,还有你蓝姐打到我卡上的九十万,她还留下十几万过活儿,这些是我们夫妻俩对你的谢意。

    你出生入死,救了我们一家的命,这可是三条人命啊,我和你蓝姐这些年的积蓄也就是一百一十多万,剩下的都投到快递公司中了,这点儿钱你别嫌少,是我们夫妻的心意,你一定要收下啊。”

    我愣了,一百万啊,这真是大手笔!

    其实,我往年听师傅讲过,干我们这一行,要是真想发财,去给那些大富豪改运、改风水,那多少钱都跟流水般送上来。

    问题是,富豪们更富了,就会有倒霉的穷人更穷。

    这是大因果啊,不敢随意接触的,所以,真敢这样做事的阴阳师并不多。

    世界是需要平衡的,敢于破坏大平衡点的,一定会被规则所严惩。

    想不受大因果的捞钱还是有办法的,比如,我帮老白一家摆脱了死亡命运,收钱天经地义。

    但收多少?在茅山鬼宗中是有规矩的,不能超过这一家财富总额的十分之一,否则,就过于贪心了,那会牵扯上更深的因果,殊为不智。

    老白的公司不大不小,市值一百多万吧,加上他夫妻俩的储蓄,他家的总资产不过是两百四十万左右,十分之一就是二十四万。

    按照宗门规矩,我最多拿二十四万,再多,就过了,有损阴德,不符合济世度人的核心宗旨。

    “老白啊,你们夫妇的心意我领了,但是,这些钱我不能收,原因是这样的……。”

    我拍拍老白的肩膀,将我这一门的规矩告诉他,末了说:“你要是大富翁,有个几亿的资产,我收你几千万都很正常,大富翁的命当然值钱了,但你的公司加上这些存款也就是二百多万,我这次就收你二十万好了,你出十万,蓝姐出十万,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按照我师傅的做事原则,我和师妹只能使用这种钱的十分之一,即是说,其中的两万是我俩可以花的,剩下的十八万,以后要赠给有需要的苦命人。只有这样,才能让我的五弊三缺不那么猛烈。”

    我非常耐心的和老白解释着。

    “你的意思是,你拼命完成了这件事,最终,不过是给自己挣了两万块?”

    老白一脸的震惊。

    我耸耸肩膀,只能叹气的说:“正是如此。”

    老白一脸愣怔的看着我,眼中有同情。

    “喂,喂,你不用怜悯我啊,我跟你讲,我已经入行了,以后就指着这行当吃饭了,你认识的狐朋狗友那么多,在外头的野路子也多,帮我宣传一下,介绍些生意过来。

    什么捉鬼驱邪、阴墓阳宅、风水规划,甚至买黄符保平安之类的都可以啊,我开着棺材铺呢,那些棺材可是纯手工打造的,谁家用的上,你就介绍些来,我和小师妹就饿不死了。”

    我很是认真的对老白说着这些。

    “唉,小钢,你这命……,没说的,以后,这种生意一定会源源不绝的,因为,你是真正有能耐的人啊。”

    老白这话说的我心中温暖。

    “十分之一?那二十四万好了,你和你师妹多吃几顿的钱就有了。”

    老白帮我装了一皮包的钱,正好二十四万,这样我就可以花两万四了,够维持我和小师妹生活一段时间的了。

    我没有推辞,这是应得的,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老白却没有将钱装起来,而是看向我说:“我要向小师傅你订购黄符,我想购买保家平安震慑邪祟和扩大生意的那些符,有什么种类,你这位棺材店的小老板,可要好好介绍一下啊,我都要。”

    我哭笑不得,不过,这是我入行后的第一笔符箓生意,为求吉利,也没有拒客的道理。

    我想了一下,对老白说:“符箓的种类繁多,我手中现成的,大多是我师傅遗留的,我不能将它们卖掉,所以,你只能先在我这里下订单,我在一定时日内制作好送到你那儿。

    以你家目前的状态计算,大概,采购十几张黄符就够用了。

    三张阴煞护体符,你们一人一张随身携带,放在包中或者兜儿中都可以。

    安宁符两张,放在屋内的吉位处就行,不用专门供奉,能让家宅平安。

    聚财符六张,放置在快递公司的六个方位上,有助财运,不过,这只是辅助手段,个人不努力的话,一切白搭。

    也就是这些了,别的你也用不上,这些黄符按照规矩,每张一千快,一共十一张,抹掉零头,你总共花一万就成。需预付定金三千,我会在一个月之内绘制好送过去……。”

    “才这么点,我多买些,买十万……,不,二十万的黄符备用。”老白想送钱的意图真明显啊。

    我叹气说:“卖符必须保证每一张有所用,否则就是欺骗客户,那是本门规矩不允许的。”

    “那为何很多大师,一张嘴就好几万一张符呢?”老白不解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