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9章 魂归尘土
    “啰嗦什么?她的阴魂还没回来,诈尸是因为我们的生气冲撞所致,你此时嘀咕没用。”我不耐烦的打断老白的絮叨声。

    “我在给自己壮胆……。”老白委屈的说。

    我不屑的瞥了老白好几眼。

    将尸块按照原来的摆放方式复位,我和老白一道迈出了棺材。

    我始终用桃木剑指着两颗死人头,然后,和老白顺着绳子先爬上去,接着,用绳子将棺材盖落下,然后,我俩再落下来。

    这上上下下爬来爬去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多有趣呢,只有我和老白知道,这绝不是做游戏,这是在玩命。

    关闭棺材盖之前,我手速极快的将两张黄符摘下来。

    两声闷响,骤然脱困的死人头冲着我飞来!

    “合上棺材盖,快啊!”我大吼。

    老白关键时就是靠得住,手脚利索的将棺材盖合拢。

    我一下子就扑了上去,用身体重量死死压住盖子。

    彭,彭!

    两道闷响传来,显然,两颗死人头狠狠撞在了棺材盖上。

    “快钉上棺材钉!”

    我喊着,屈膝沉气的死命压在棺材盖上,不让两颗死人头飞冲出来。

    老白掏出锤子等工具,‘砰砰砰’的一顿砸,将棺材钉复归原位,并没有破坏棺材盖上的符文。

    “埋上。”

    我一下子就从棺材盖上滚了下来,顾不上脸摔在湿泥中,急急喊着。

    老白奋勇的抡起膀子,运铲如飞,将不停晃动的棺材埋上。

    土积压到了一定的厚度,我和老白就将那只千金盘埋了下去,下方不停传上来的怨气暴窜声消失了,安静下来,果然,这东西就是好使。

    我和老白同时坐在泥土中,这个狼狈啊。

    终于做完了这一步,太惊险了,太刺激了,想着死人头冲着我飞来的狰狞模样,我感觉这个后怕啊!

    我俩‘呼呼’的喘了半响粗气。

    我俩一道顺着绳子爬了上去,老白递给我一把铲子。

    吃奶的力气使出来,拼命的将泥土翻倒回去,不一会,坟头就出现了。

    我们将这里回复原状,并未惊动风水局。

    “好了,小钢,是不是该将那只女鬼喊回来了?我跟她说道说道,实在不行,要了我这条命也成,只要放过她们娘俩,我就知足了。

    小钢,听我的话,不要管女鬼如何对我了,你要活着离开这里才行,知道不?”

    老白很是认真的对着我说。

    我不由的心头一震。

    老白这种天性薄凉的家伙能说出这话,让我有一丝小感动。

    “别说废话了,我这就招魂!”

    我看看越来越黑的天色,真的着急了。

    离傍晚越来越近了,周边都是鬼哭狼嚎的声音,太恐怖了,这死鬼冤魂聚集的地方活人可不能久留。

    黄符做阵眼,布置好召魂阵,我故技重施,用难看的步罡踏斗配合咒语呼唤那只女鬼。

    只几分钟,幽幽的鬼声响起,一只披头散发的白衣女鬼从远方飘来,直接飘进了招魂阵中。

    我退了出去,将这里留给浑身战栗、却摘下了观世音护体项链、掏出护体符扔到一旁的白岩朗。

    按我的吩咐,这老小子‘噗通’一声跪倒,然后,一边磕头一边对着白衣女鬼喊着‘对不起’,同时也对坟冢中的男鬼道歉,磕的头皮破了,血流了一地。

    “是我对不住你们母子,我当初被金钱迷住了心窍,是我错了,你放过她们娘俩吧,她们是无辜的。你的孩子我送回去了,就在下面。”

    老白磕头的数量已经够了,他血流满面的抬头看向脸面狰狞七窍流血的女鬼,等着人家的发落。

    我紧张的握紧了桃木剑,事情到这一步,我不打算让老白送命。

    真的够了!我们在鬼镇中几乎吓的失去魂魄,女鬼该满足了。要是她还不满足,说不得,我只能动用武力了。

    我握紧剑柄,另一只手握住黄符,紧张的盯着那里。

    “你该死……。”

    幽幽的女声响起,女鬼说话了。

    闻言,我的眼睛眯了起来。

    “是,我该死,你要是还不解恨,就将我的命取走,只求你放过小鑫她们。”

    白岩朗抬头看着女鬼,说的很坚决。

    女鬼飘到白岩朗身前,一只有着超长指甲的鬼爪举起来,作势要刺穿他的头颅!

    白岩朗直挺挺跪在那儿,闭上了眼睛等死。

    我要行动了!

    鬼爪忽然停在白岩朗脑袋上方一尺的位置,女鬼低头死死盯着白岩朗。慢慢的,怨气消散了,她的指甲缓缓的缩回去,头发变的顺滑光洁了,露出一张很美丽的面孔来。

    “冤冤相报何时了?也罢,看在你诚心赎罪,不怕死的将我的孩子送还回来的的份儿上,我就饶你这次。”

    说着这话,女鬼向后飘出数米远,静静的悬浮在那不动了。

    白岩朗惊讶的睁大眼睛,看着美丽的女人,霎间,泪流满面。

    “谢谢你……。”白岩朗真挚的道谢。

    女鬼没再看他,而是转头看向了我,幽幽的喊:“小师傅。”

    我上前一步,将桃木剑送回剑鞘,手中还捏着几张黄符,冷冷问:“此事已了,你还有什么事儿?”

    “小师傅,我知道你是有大本事的,求你大发慈悲,将我和孩子救出去吧,这里,太痛苦了!”白衣女鬼看向那座坟,满脸都是惊骇之色。

    “抱歉,我做不到。布局的那位道行太高了,我不够人家一指头摁的,你说,我怎么帮你?”我不为所动。

    “小师傅……!”女鬼忽然在半空对着我跪拜下去。

    我急急躲到一边去,不受这礼。

    “我们被囚禁在这,魂魄不宁还危害他人性命,这不是我想做的。小师傅,我知道你的难处,不求你现在就救出我,只求你道行足够高深的时候,回到漆朵水镇解救我们脱离苦海,求你了。”

    女鬼幽幽的说着,鬼魂没有眼泪,不然,她早就泪流满面了。

    我心软了。

    女鬼不吓人的时候,还是很美丽的,我真的受不住她这样的祈求。

    我想,师傅要是在这儿,一定会同意的,我不能给师傅丢脸吧?

    “好,我答应你,有生之年,我的道行足够破除此地的风水大局,我一定回来救出你们,并超度你们入地府进轮回,那也是天大的功德啊。”

    “谢谢小师傅。”女鬼在半空对着我磕头三次。

    这次,我没有避让,坦然受礼。

    一阵阴风忽起,女鬼飘进了坟中,归隐不见了,和她的孩子团圆去了。

    我感觉眼角有湿润的东西要流出来,急忙用袖子抹了一把。

    我没有问女鬼姓名和来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不管她是谁,我向她承诺了!

    男子汉大丈夫,一口唾沫一个钉儿,除非我达不到高深境界,只要达到了,我一定会再度来此,破局救人、超度亡灵。

    义不容辞!

    “赶快止血,我们要在夜色降临前冲出漆朵水镇,是死是活,就在这一搏了。”

    我低头看时间,已经十八点整了,傍晚将临,我们没有时间耽搁了。

    白岩朗还没从捡回一条命中的惊喜中醒过来,闻言才回过神来,急急包扎伤口。

    我俩吃了些食物。

    下山,离镇。

    有人说过,运气也是实力的组成部分,这话绝对很有道理。

    比如,我和老白抱着拼死的决心下山,经过小镇主干道火速向外跑的过程中,不知道为何,竟然没有遇到几只鬼物,只使用了几张镇鬼符就冲出了小镇。

    在夜色彻底降临之前,远离了小镇,踏上了出镇的公路,这顺利的让我和老白不敢置信啊。

    “小钢,你说,是不是女鬼不缠着我了之后,运气就和往常一样好了,你看我们出来都没有遇上几只脏东西。”

    老白心有余悸的回头看一眼被浓重的黑雾笼盖的漆朵水镇,抹着头上冷汗,看向我问着这话。

    “别扯了,就你还运气好?忘了我当日怎么说的吗?你的阳寿减掉了十八年啊,老白,你要有心理准备,指不定明儿你就嗝屁了!”

    我笑骂着,心情放松了不少,在夜色降临之前冲出了该死的镇子,只能说是命大啊,我都做好被数万厉鬼围攻而英勇就义的准备了,这是天不绝我啊!

    “嘿嘿,小钢,没准我的阳寿有九十九岁呢,减去十八年,还剩下八十一呢,我知足,这一趟不白来,捡回了一家三口的命啊,你说,让我如何感谢你呢?

    先不说别的,我手中的十万先得给你,我媳妇肯定也存了不少,她也会感谢你的,我们一家永远记着你的恩德啊。”

    老白很有感触的说着。

    我没有推拒,这本就是该得的,我付出这么大代价,有所回报是应该的,天经地义啊。

    唐三藏取经,最后还要花钱从佛祖那里购买经书呢,我乃区区凡人,收取报酬再正常不过了,这可是拼命得来的,想来,我和小师妹的学费有着落了。

    虽然师傅说过,不可乱花这种沾染了因果的钱,但我花一小部分,剩下的资助困难家庭,应该符合师傅的一贯作风吧?

    我胡思乱想中。

    “小钢,我们在浓雾和公路上走好久了,怎么还不见车子呢,这是不是……?”老白忽然小声说着,并左右狐疑的打量着。

    我一愣,掏出罗盘一测,不由叹气:“老白你说的对,这是鬼打墙,很厉害的那种。”

    “真的遇上了,怎么办?”老白比进镇子之前那可镇定了太多,虽然问的急促,但显然不太害怕,也是,经过那么多惊悚之事,这点小事吓不到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