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8章 死人头
    老白一听是镇压鬼魂的东西,浑身一震,小心翼翼的挖出来放在一边。

    我呼出口气,心中了然,缠上小鑫的女鬼就是从这道缝隙中逃走的,要是此物无损,女鬼即便怨气再大,也出不了小镇。

    这样算来,女鬼离开小镇的时间不会太长了,即是说,我先前判断女鬼这数十年来一直盯着老白一家是有误的……。算了,这些细节并不重要,解决这事儿才重要呢。

    千金盘被挪开,再向下挖掘半米深,终于接触到了棺材盖,发出了闷响声。

    “挖到了。”

    老白兴奋的喊。

    我探头看去,只能看见黝黑的棺材盖,其他都不清楚,只见老白将周边的湿土都挖开,棺材的上半部分就露了出来。

    水汽好重,棺材周边的土都黏糊糊的,再过几十年怕不是成为烂泥汤子,不远处有山溪,有这样的异变也在情理之中。

    这具东西比一般的棺材大了好多,两具尸体合葬自然要大一些的,形态和正常的没有太大区别,有区别的是,棺材盖上篆刻了不少符文。

    “老白,起棺材钉的时候,注意不要弄坏了那些符文,否则,我们会惊动风水煞,到时候就死定了。”我急急吩咐。

    “明白了。”

    老白在下面回应,手脚利索的用工具将好多根长长的棺材钉起出来,然后,用结实的绳索穿过棺盖下方。

    “好了,用绳子拉我上去。”老白在下面喊。

    我马上扔下绳子,将浑身是土的老白拉上来。

    他手中有两根绳子,都在下方绑在了棺材盖上,使用的是特殊的捆绳手法,不是我这外行能看懂的。

    反正,我和他使劲儿的向外拉着,不多久,就将棺材盖拉了上来。

    老白示意我不要靠近,要等空气流通之后才行,并扔给我一套防毒面具。

    我戴上后,和老白静静等了十分钟,然后,老白示意可以了,尸体的恶臭应该散发干净了。

    我和老白走到大坑之前,同时用照明灯向下探去。

    啊啊……!

    老白发出了震天的尖叫声,一个不稳,手中的灯一下子落到了坑中,身体一晃也要摔进去。

    要不是我手疾眼快一把拉住他并向外拉扯,指不定老白已经一头栽进去了。

    我浑身都在颤抖,虽然不像老白那样还在尖叫,但感觉心脏几乎跳出喉咙去。

    太瘆人了!

    我和老白在那一霎间看到的景象,实在是太恐怖、太诡异了。

    棺材中两具尸首,这不奇怪,奇怪的是它们的姿态,它们不是完整姿态,而是一堆碎尸。

    其中就是两堆碎尸,而两颗狰狞的头颅脸面朝上的摆在尸堆上,死不瞑目的看着上方。

    先时,我和老白看下去,正好和两双阴森森的死人眼对上,猝不及防之下,老白几乎被吓的精神失常。

    相隔这么久远了,尸块和头颅一点也没有腐烂,和当初没有不同。

    这就是风水局和超强煞气的力量,令特殊处理过的尸首不腐烂,至少,数百年之内不会腐烂。

    那两只头颅脸朝上的摆在两堆尸块上,太吓人了!虽然没有血,但这种惊悚感,让任何看到此物的人心头猛然打颤。

    啪!

    我毫不犹豫,再度给了老白一个大耳光,力量奇大,将他的防毒面具都打的脱落了。

    老白转着圈儿的趴在了地上。

    半响后,他才惊恐的抬头看向我,结巴的问:“他们……为何要这样虐待尸体?……作孽啊。”

    “你也知道作孽了?当初你还剖开了女尸肚子呢,……不过,和这人……丧尽天良的手段一比,还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我哆嗦着,点燃一根烟瞅抽了一口。接着说:“这样虐待尸体,怨气才会更重,明白附身小鑫的那位,为何那样难缠了吧?她的尸首被祸害成这样,孩子还丢了,你说,她得多恨你啊?”

    “她都那样了,我们……还能将纸人放回她肚子中吗?”

    “能的,这些尸块应该是有数量规制的,我要是没估计错,应该是每具尸体分成了八大块,头颅算是一块,四肢各为一块,躯干分成三块,我们要找到小腹那一块,将纸人塞进去就成了。

    不过,这样怨念重的尸体见了光,或许会诈尸,我得跟着你一块下去,要是两颗头诈尸了,你不用管,只将纸人放好就成,我会想办法镇住它们。

    然后,封住棺材盖,压下‘千金盘’,埋土造坟,我做法唤回来那只女鬼,你跟她赔罪,就成功了。能不能活下去,就看这一下了。老白,你还挺得住吗?”

    我关心的看向老白,他的面皮高高肿起。我打的嘴巴不轻啊,可怜的家伙,被我打了好几个大耳光了。

    我也没办法,谁让他动不动就要发疯呢?这是最管用的手法之一了,别的手法浪费黄符,不划算的,还是耳光方便一些,我都有些打上瘾了!

    “挺得住也得挺,挺不住也得挺,我没别的路可走。”

    老白抽上了一根烟定神,一边抽一边说。

    “好,果然是倒腾女尸的好汉!”我喊了一声。

    “你就损我吧。”老白哭笑不得。

    “事不宜迟,开工。”

    我戴好防毒面具,一手抽出桃木剑,一手捏住几张黄符。

    老白也戴上了防毒面具,并掏出寄存着死婴怨鬼的纸人,跟着我一步步接近坟坑。

    虽然这次有心理准备了,但我俩一探头还是感觉毛骨悚然。

    和两颗死人头对上,看着那两双死气沉沉却不能闭上的眼,我和老白都感觉呼吸困难。

    落下的探照灯就在两堆尸块旁,灯光斜着落到两颗死人头上,这个瘆人啊!

    “行动吧!”我凝声说。

    我和老白早就在不远处的的树上栓好了绳子,我在前,老白在后,顺着绳子一点点向下,不久后,我们就落到了棺材旁的实地上。

    我和老白对望一眼,都感觉头皮发麻。

    但为山九仞不能功亏一篑啊,我俩一咬牙,下一刻,齐齐抬腿迈进了棺材之中。

    在恐怖电影中看到这种场面都有毛骨悚然的感觉,那么,亲临其境呢?

    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各位,真的很恐怖!

    那是从心底发散上来的恐怖,每一个细胞都在喊着远离此地,但就是因为某些原因不能离开。

    这种矛盾的心理,加上身处如此恐怖的棺材之内,亏了还戴着防毒面具,闻不到什么异常味道,不然,我都不确定自己能撑住。

    老白已经到了精神崩溃的边缘,脚下就是两堆尸块,两颗头颅大张着眼睛看着我俩,那种感觉……,啧啧,都形容不出来了。

    老白先将掉落的探照灯收起来,然后就要动手去翻弄尸块儿,我却拦住了他。

    我感觉这里的煞气越来越重了,显然,这是活人生气冲到了尸首,这两具不完整的尸首马上就要诈尸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我用一张镇鬼符贴在女尸头颅的额头上,然后,将另一张贴在男尸额头上,手指掐出个指决,口中念动咒语:“天地鬼神,过路阴魂,符箓镇邪,不得妄动,急急如律令。”

    吟完咒语,我用桃木剑指着两颗死人头,转头对老白说:“快点,不知能震住它们多久。”

    老白早就哆嗦的像是方便面了,但此时只能鼓足勇气,戴着手套的手,向着女尸块伸过去。

    就在此时,异变发生了!

    只见两颗头颅忽然动了,齐齐扭头,阴森的看向老白。

    啊……!

    老白一声惨叫,吓的急忙抽回手去。

    我感觉到了一阵阵强大的力量,想要掀翻我贴在它们额头上的黄符。

    豆大汗珠从我的额头滚落,要不是心理素质过硬,此时的我一定被吓晕过去了。

    我很清楚,要不是我事先定住了两颗死人头,此时,这两颗头一定活动起来,张着大嘴咬我们都是很有可能的。

    咔咔咔……!

    死人头齐齐猛烈晃动,欲要摆脱禁锢。

    我不由大急,用桃木剑点了男人头一下。

    一声沉闷的惨叫后,这颗头颅安静下来。

    我转移方向,用剑尖对着女死人头,口中呵斥:“桃木灭煞,你应该知晓的,若敢再动,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似乎听明白了我的威胁,女人头转过来,死死的用黝黑、没有眼瞳的鬼眼盯着我,我很确定,要是没有桃木剑和黄符,这两颗死人头就能将我放倒!

    周边的怨气越来越浓,我扭头对着老白怒吼:“害怕个毛,还是不是爷们?我都在拼命了,你在搞什么呢?赶快动手,我快压制不住它们了。”

    其实,我完全可以催动黄符或使用桃木剑摧毁这两颗诈尸的头颅,问题是,不能那样做,一旦损毁两颗头颅,就会触动风水煞,那样一来,我,老白以及蓝姐和小鑫都得死。

    所以,我只能镇压死人头或者吓唬它们,而不能真的灭了这些东西。

    听到我的怒吼,老白终于定下神来,颤抖的爬过去。

    别说,这老小子关键时候确实够爷们,他要是断链子了,我就真的欲哭无泪了。

    不敢看那两颗再度转过去死盯着他的死人头,老白快速的在尸块中翻动着。

    黄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在我即将控制不住局面的时候,老白找到了女尸的小腹部位,忍着恶心,将纸人塞了进去,口中还嘀咕着:“还你的孩子,你以后别来找我了,咱们就此两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