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7章 百尸围城与挖坟
    时间不等人,我和老白穿过佛祖所在的位置,向着后方行去,不多久,我就看见了一所坟头,吓的我一下子顿住了脚,手指哆嗦的指着那里问老白:“你说,是不是那里?”

    我所指的方向是一道山溪附近的位置,那所坟头距离湍急的山溪只有十米距离。

    你妹啊!

    我心中震惊的感觉都无法形容了,‘葬经’上说的清楚,依山傍水的好风水是墓葬的根本,但有一点极为重要,一定要远离水势湍急和地势险要的所在。

    这个坟头,几乎犯了风水墓葬上一大半的禁忌,我敢肯定,配阴婚的这两家一定会遭大难的,估计,后人已经死绝了。

    这种布局,简直太恶毒了,这是要弄死这两家所有人的节奏,这是谁干的?

    ……不对,绝不是配阴婚的男方所为,谁会这样虐待自家?那么,只能有一种解释,男方的尸首也是来路不正的,是有人故意弄来两具尸首配阴婚,并摆出这样凶恶的墓葬风水,这人的心肠简直黑到了骨头里,太阴狠了!不怕缺大德吗?会遭报应的。

    “应该就是那里吧,……不太对啊,我记着羊仔儿说过,那个坟头旁边没有山溪,这里为何多出一道水流湍急的山溪?真是奇怪。”

    “不奇怪,有人布局,这里的地势被改动过,这道山溪是被人改变了位置,挪移到这里的。”

    我行到山溪旁,仔细打量一番,看到了些许人工开凿的痕迹,就确定了想法,这是有人布置的高明且极端歹毒的风水局。

    这样看来,漆朵水镇的人见鬼之事,和这里一定有关系。

    这时候,我脑中灵光一现,想起了师傅闲唠嗑时,曾和我说过的某些超级风水杀人大局。

    没管老白的惊讶,我找寻一开阔之处,登上一块巨大的山石,纵目向着四周看去。

    只是看上一眼,我竟然震惊的几乎一跟头栽倒下来。

    “百尸围城风水杀局?天啊,这不是失传许久的风水大局吗?早该没人会了,为何出现在这里?”

    我尖叫连连。

    老白跑过来,问我怎么了?

    我稳住身体,示意老白到石头上来,老白一头雾水的爬上巨石。

    “你看!”

    我指着远方山峦示意,老白仔细去看。

    “怎么了?”

    老白虽然开了阴眼,毕竟赶不上我这天生的阴阳眼灵光,在我的目力所及之下,围着漆朵水镇的四面山脉中,向上冒出笔直的黑色烟雾,有这种景象的位置足有五十处。

    当然,要算上我们身后的那个坟丘,还有,那白虎啸天的山脉中竟然有十处黑烟向上冒着,显然,那里是此局的核心。

    “你仔细看,你开了阴眼的,应该能看出点来。”我告诉老白。

    听我这样说,老白仔细看去,然后,慢慢的脸色变了,因为,他看出不一样来了。

    “好几十股黑雾,还是笔直向上的,小钢,这是什么?难道,和你刚才说的百尸围城风水杀局有关?”

    “没错,你看到了是吧?要是我所料不差,每一道黑烟之下,就是这样的一所坟头,这些坟头都是违背墓葬风水原理落葬的,触犯的大禁忌不计其数,一共有五十处。

    每一处都是配阴婚的男尸和女尸,凑足一百尸首之数。

    因为犯了墓葬的大忌讳,这些人的家属和亲眷会在随后的数年中全部横死,怨气就被抽取到这的风水局中来,围住了整个漆朵水镇。

    所以,十八年前,这里开始闹鬼,那是风水局真正发挥威力的一刻。

    这种邪恶恐怖的风水杀局,想要布置成功。不知需要多少条件,能摆出这等超级邪恶大风水局的,绝不是你我能对抗的,那是世上最顶级的高手,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利用这种风水局,将整个漆朵水镇灭了!”

    说到这,我的脸色已经极其难看。

    “要是我所料不差的话,这人和漆朵水镇有不共戴天之仇,大到不杀了漆朵水镇所有的人,他就不会罢手。

    那些逃出镇子的人,他们的死期也不远,会在三十年内死干净,甚至,他们在外头娶妻生子的话,会连累亲属一道丧命。

    风水局锁定了他们,即便逃出去,不过是多活一段时间罢了,具体活多久,就看他们的运气了,最长的活三十年,最短的,说不定逃出去数日就会暴毙身亡……。”

    一边给老白讲解这个风水大局的厉害之处,我一边擦着额头冷汗。

    我终于搞懂了,为何卦象显示老白自己来此会死无葬身之地,因为,这样的风水局,不能随便改,一旦老白将棺材从地底下起出来,就触动了‘风水煞’,无数怨气会缠住他,并祸及妻儿,

    所以,一旦老白自己来,他们一家三口就死定了。

    听我讲的这样邪乎,老白的脸色更白了。

    他结结巴巴说:“那我们……还能将死孩子还给女尸吗?”

    “能,但是,棺材底儿不能离开原来的位置。即是说,你我要下到棺中做完这些事,不可将棺材抬上地面,这样做,就不会惊动风水局,也就能完成这事了。”

    我苦笑着回答,一想到要下到坑中去做这件事,汗毛忽悠一下子就倒竖起来!

    “下到棺中……?“老白虽然干过偏门生意,但听我这样说,还是被吓到了。

    “没错。”

    我肯定的回答,心中却在祈祷三茅真君祖师爷们能保佑我们成功。

    有一点我没和老白说,布置这样的风水大局,一定是将两具死尸摆成古怪的模样,我们不但不能抬起棺材,最终时,更不能改变尸体的形态。

    具体是怎样的形态,不起开棺盖儿我是推断不出的,只是听师傅提过那么一次,要不是这里的布局过于符合,我都记不起来这茬儿了。

    这种风水局我和师傅都不会布置,我估计师傅道行高深,或有本事破了此局,保住那些逃走之人的性命,要是做成此事,就能救回成千上万的性命,功德无量啊!

    但我是绝对没有这种本事的,能不惊动风水煞的完成目标,那就是大运道了。

    还有一点很重要,不管是谁破了这个费尽心力和时间才布置出来的风水大局,势必得罪布局的邪道风水大师。

    这心性邪恶的家伙一定会展开大报复的,不要寻思他找不到破局之人,这样的高手一定有本事推演出来的。

    以我这微末的菜鸟能力对上这样的绝顶高手,只一个回合,就会死翘翘了。

    我很明白这一点,所以,我绝没有破局的想法,实在是,我都不够人家两根手指捏的。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

    反过来讲,我要是有师傅的本事,不惧那个邪道高手的报复,也能破开此局救人,那也不会犹豫。毕竟,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何况是这么多人的命?

    此时嘛,走一步看一步罢了,寻思多了纯属自找没趣。

    光线越来越暗了,我俩没有时间瞎捉摸,夜色降临之前,必须将事儿办完,并退出漆朵水镇,否则,阴气暴涨之后的厉鬼们围住我俩,八条命都不够玩儿的。

    我示意老白给我一把铲子,我俩一道挖掘,才能加快速度,不想,老白说:“术业有专攻,小钢你还是看着吧,不然会拖慢我的速度。”

    这是看不起我啊!

    我也乐得轻松,就看老白从背包中鼓动出了折叠铲,几下子就摆弄好,看起来,那真是一柄很好用的铲子。

    他转头问我,挖坟之前要不要嘀咕些咒语?

    我笑了,然后骂:“赶快挖,还嘀咕咒语呢,这些家伙会听吗?你赶快干活就是了。”

    老白讪讪的闭嘴了,掏出手套戴上,还弄出口罩和防毒面具戴脸上,太专业了,这一出儿不像是挖坟,倒像是盗墓的了。

    “老白,你真的没盗过墓,只挖过坟头?”我不由的问。

    “我倒是想去盗皇陵发横财呢,但人家不带我啊,说是我资格不够,推荐人的资格也不够,这玩意还要论资排辈呢,我一个半路出家的,没有师承来历,人家都不鸟我。”

    老白狠狠一铲子落在坟头上,一边卖力挖着,一边气哼哼的回答我。

    我听的目瞪口呆,忽然想起师傅说过,盗墓这一行也是很严谨的,好像也是有门派传承的,只能啧啧称叹了。

    老白虽是半路出家,但挖坟绝对是一把好手,我这才理解他为何不让我帮忙了,他自己一个,只十分钟就挖下去两米多深了,但问题是,不见棺材。

    “不会吧,这么深还没有棺材,怎么回事?”

    老白着急的声音从下方传来,他还戴着头盔呢,上面有探照灯,将下面照的很亮。

    我趴在洞口看着,急急说:“别废话,继续挖,一定在更深的地方。”

    “好吧,我接着挖就是。”

    老白回了一句,加大力气,又过了十分钟,已挖到三米多深了,突然,叮的一声响,碰到了实物。

    “这是什么?”

    老白吃惊的喊着。

    我探头看去,在灯光映照下,露出来的是一个圆圆的金属板,其上有奇怪的符文线条,但很有意思的一点是,这圆盘的边沿开裂了一处,那里的锈迹比较重,想来,就是因为锈迹才造成了破损。

    “那是镇压鬼魂的‘千金盘’,将其掀到一边去,不要破坏。”

    我急急喊,这东西是风水局中的一环,真就不可破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