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5章 招魂记
    “你知道厉害就好,自己注意些,别大大咧咧的,你挂了不要紧,但小鑫还等着我们救命呢,你得机灵些。”

    逮到训斥小老板的机会,我是真的不客气,一顿数落。

    “我知道了……。”老白垂头丧气的。

    “离河边远点,赶快找地方,错过这个时间段,就得午夜了,这鬼地方的夜晚,不是你我能待的,会死的。”

    我淡淡的说。

    听我说的这么可怖,老白赶忙站起来,捂住脑袋,距离河边足够远的寻找。

    我跟在他身后,这时候只能看他的记忆力了,我没有别的好办法。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半个小时后,前方传来老白惊喜的声音:“小钢,我找到地方了,就是这里。”

    闻言,我精神一震,急急跑过去,就见到一块平整草地,我狐疑的看向老白,不明白他是如何记住这里的,周围根本就没有标记物。

    “到我这里来看。”

    老白对我招手,我走过去,顺着他的手势向着西方看去,然后,眼神猛然一凝。

    只见在这个位置看向西方,远处的山岭像是一只对着高天昂首嘶吼的猛虎,而我退到别的位置,再向西方看去,却是不成形的山岭。

    只有白岩朗站着的位置能看到这种景象。

    我不由心头沉重。

    于风水上来讲,白虎昂首啸天,还是这样狂暴的、欲要择人而噬的形态,这真是太凶了!

    有这种异像的定位自然错不了,这里就是当年老白和羊仔儿剖开女尸取出鬼婴的地方。

    我左右观看一番,然后,按照奇门八卦的方位埋下数张黄符做阵眼,示意老白离远一些,我要布置‘招魂阵’,将死婴的怨魂招来。

    漆朵水镇河边,放置好黄纸做阵眼之后,我将桃木剑抽出来,剑尖挑上一张玄阴符箓。

    这种符箓通阴阳,柳叶开眼就是在其上绘制此符起作用,而剑尖上的黄符乃是成型的正品,威力更强。

    这是我师傅早年绘制流传下来的,我也会画,但时间不等人,只能先使用师傅留下的存货了,唉,为了老白这一家子,我这算不算是拼老底呢?

    驱赶心头的乱七八糟想法,我凝注精神头,手持桃木剑,脚下开始走方位,步罡踏斗!

    在道家,这也称之为‘禹步’。

    这种步伐踏行之下,可通鬼神、走阴阳,端的是妙用无穷玄妙异常。

    但外人看起来,我一步一晃里倒歪斜的不成样子,误会的还以为是跳大神的呢。

    岂不知,禹步踏好了,事半功倍。

    可惜,我的基础虽不差,但毕竟不能和我师父那样的高人相比,同是禹步,我师父步罡踏斗的时候,外人看着会感觉见到了当世活神仙。

    而我呢,不伦不类的像是个小丑,无怪乎在远处看着这边的老白一脸惊讶,眼底出现怀疑之色。

    要不是先时一连窜的见鬼事件中,他亲眼目睹我使用黄符驱鬼的能力,此时只凭我这毫无仙风的禹步,他就得怀疑我是个江湖大骗子了。

    我虽然集中了精力做事,但还是扫到了老白惊讶的神情,不由的心头来气。

    “这厮还挑我的禹步是否好看?不想一下,要是没我的保护,他此时早就被吊死鬼吊上枝头,挂在东南枝上笑对苍穹了,真是不知好歹啊,也罢,等有机会的,再让你享受一番‘好待遇’。”

    我是很记仇的人,既然老白屡教不改,还敢质疑我的本事,那好,就让他老小子多些见鬼的经历吧,只留他一命就得了。

    心头冷哼一声,我收回注意力,下面就要催动招魂阵了,不能分心。

    我手中挥舞着桃木剑,姿势很难看的步罡踏斗,虽然难看,但方位绝对精准,自会起效。

    只见周边的光线黯淡下来,明明是中午刚过,但却宛似傍晚降临了。

    幽幽的风声打着旋儿的刮动起来,河面在我这里看去,像是黑色的液体,被阴风吹拂后出现一圈圈的涟漪,似乎,下方所有的水鬼都要爬上岸来一般。

    那边,老白已经一跤摔倒在草地上。

    在他眼中,河面上突然伸出数以百计的阴森鬼爪,一个个的指甲老长,有的手干枯发黑,有的宛似活人。

    大片的鬼声从河水下传上来,老白看到下方有很多鬼影,白色和黑色的居多,虽然这些鬼物没有露出整体来,但这河面上鬼爪林立的恐怖情形,老白看的是浑身发毛!

    真就亏了先前见过那么多鬼,不然,老白一定翻着白眼晕过去,但此时他也好不了多少,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一颗颗的滴落,惊恐至极,感觉快要窒息了。

    我并不比老白好上多少,招魂阵还是我生平第一次实践性使用,以往只是照葫芦画瓢死记硬背下来,真实使用时才发现,这阵法太邪门了,会影响周边离的比较近的阴魂聚集过来,弄不好会引火烧身。

    深吸一口气,我开始念动咒语。

    “茅山鬼门弟子方钢,拜请茅山祖师爷三茅真君垂听,今弟子布阵招魂,所招者是一死婴怨魂,恭请茅山真君秉持大慈悲心,引领亡魂速速入阵而来,急急如律令。”

    随着我的咒语念出口,只见远方的水面上阴风大作,一个黑黝黝、很是矮小的身影从一堆鬼爪中脱离黑水,漂浮上来,离的比较远看不真切,但可以清楚感应到这只小鬼身上的怨气之重已经形成了实质。

    它周边有一层黑红色的煞气弥漫,所过之处,黑水分波,鬼物齐齐避让,可见其凶厉。

    我不自觉的咽下一口唾液,心想:这还是小鬼吗?这比一般的老鬼煞气还重,……也是,这婴孩未曾出生就和母亲一道身亡了,一尸两命啊,这本身就够惨了,怨气已经很重,加上老白他们不厚道的行为,这是怨气振幅了?

    这是什么事儿啊,偏偏叫我遇上了?

    心中不停的咒骂一番,我用桃木剑指着远处浮现出来的鬼影,使劲一抖,大喊:“还不入阵,更待何时?疾。”

    随着我的喊声,一直抗拒召唤的死婴怨鬼,不情不愿的向前移动,速度很缓慢,像是慢镜头一般,看的老白头发一根根竖起来。

    死婴怨鬼近了之后,猛然扭头,一双只有黑色、没有瞳孔的鬼眼,死死盯住了老白,其内翻涌的怨气和杀气,即便我身处阵法之内,都能感觉到,显然,鬼婴怨鬼认识老白,这仇恨刻骨铭心。

    随着鬼婴的注视,老白一声惨叫,一下子扑在地上打滚。

    我知道,他一定是被阴气冲击的头痛欲裂。

    这时候,鬼婴怨鬼似乎想要脱离阵法控制扑向老白。

    “孽障,你在找死!”

    我一声怒喝,桃木剑上的黄符马上就被我轻声念动的‘急急如律令’催动。

    呼啦一下子,黄符燃烧起来,将欲要摆脱控制的怨鬼死死困住,接着,绿色的鬼火烧灼的死婴怨鬼‘呜呜’惨叫起来。

    “还不入阵,想魂消魄散吗?”

    我大声威胁,催动黄符的力量,持续释放阴火灼烧鬼婴怨鬼。

    嗷……!

    恐怖的惨叫声中,只有一尺高的怨鬼冲进了招魂阵,我手诀一掐,阴火消失无踪,一张符箓消耗掉了。

    “这死孩子真是难缠!”

    我发现怨鬼阴毒的盯上了我,离我只有十步远。

    说不紧张那是骗人的,好在,这死东西吃过亏之后不敢轻举妄动了,就悬浮在那儿和我对视。

    远处,老白抱着脑袋翻坐起来,看向这边的眼中充满天大的恐惧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