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0章 偏向虎山行
    “处理了尸首后,武警们一刻不敢停留,在黑夜降临之前开车冲出来。

    但邪门的事儿发生了,无论他们怎么开车,始终在公路上行驶,其中一个有点见识的大喊不好,说是遇上了最厉害的鬼打墙了。

    他临危不惧,让数十名武警举起冲锋枪对着高天一顿开,这才走出困境冲了出来。

    直到这时候,他们才发现,在那条没有尽头的公路上行驶大半天了。

    这些事传出来,谁还敢去漆朵水镇呢?

    上头自然要将此事压下来,对外说漆朵水镇爆发疫情,特别厉害,就封闭了去往漆朵水镇的公路,一直到如今。

    据说,有很多不信邪的,都悄悄去过漆朵水镇探险,运气好的,疯了,运气不好的就永远失踪了,至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漆朵水镇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鬼镇,两位,我奉劝你们要不是有非去不可的事儿,最好离那里远一些,邪门着呢。

    闹鬼之事后统计,至少数千人死在那镇子中。

    邪门的事儿还没完,从漆朵水榛逃走的人好像都很不顺,接二连三的出意外,我估计,这么多年过去,那逃出来的人也只有小部分还活着,大家都说,漆朵水镇遭到了上天的诅咒。”

    说到这里,司机的手抖动的更厉害,他猛地抽了好几口烟,这才平复心情。

    我和老白都惊了。

    当时,我俩的脸色一定比鬼好看不了多少。

    我直觉感到,漆朵水镇超恐怖闹鬼事件,一定和白岩朗往年做的那件缺德事有关联,不然,为何只是一区区女鬼的小事,会推算出黑云遮月冤鬼追魂卦象来呢?

    “江南水乡,民间高人无数,难道,没有请高人去看看怎么回事?”我追问了一句。

    “怎么没有,据说此事惊动了省里,有专门的拨款下达,当地政府暗中请来不少高人进镇子看过,但邪门的是,那些高人进去看一圈之后,出来时一个个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一句话不说,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留下句‘这事我管不了’之后,就一溜烟的逃走了。

    这些年,不知有多少高人秘密去往漆朵水镇,想要解决这事儿,但都是落荒而逃的结局,还有几位失踪了,至今也没有找到呢……。”

    司机讲述完,心有余悸的直吸气,可想而知,漆朵水镇周边的城市和乡镇将那个小镇子传成了什么样。

    司机讲述的东西都是道听途说而来的,中间经过了无数人民群众的‘再加工’,已经严重失实,但可以确认,漆朵水镇绝对成了大凶之地。

    我和白岩朗心情沉重的下车。

    我看向白岩朗问:“你们当时配阴婚的时候,查明白男方的背景没?”

    白岩朗明白我在问什么,他表情僵硬的摇头,

    “当时只为了赚钱,我只知道女尸被葬在漆朵水镇东南方向山中的某一处,冥婚的男方背景,我和‘羊仔儿’没有多问,只要给钱就成了。

    现在想来,当年,出钱购买女尸的好像只是中间人,具体涉及到谁,我和羊仔儿根本不清楚。

    小钢,你说,漆朵水镇闹鬼死了这么多人,和我卖出的那具女尸有没有干系?要是有,是不是我间接害死了他们……?”

    白岩朗眼中都是恐惧。

    他这人确实比一般人冷血,但也没到什么都不在乎的境地,要知道,那可是数千名横死的冤魂,白岩朗只是想一想这事或许和自己有关,就感觉浑身透骨凉。

    羊仔儿这诨号,自然指的是那位已经死亡的偏门人士了。

    “老白,你先别自己吓唬自己,这件事,我直觉感到和你有点关系,但肯定关系不大,至于究竟牵扯到了什么,我是算不出来的。

    我们别在这瞎琢磨了,赶快想办法赶往漆朵水镇吧,我提醒你哈,这镇子一定充满了凶险,你此时打退堂鼓还来得及。”

    “小钢,你这是将我看扁了,没错,我白岩朗做过不少缺德事,但这事儿都连累到了我女儿身上,你说,我还有退回去的余地吗?倒是你,和我们非亲非故的却卷进来,真让我感到抱歉。”

    我在飞机上大略跟他说过我学过道法,但不敢入行的事,没告诉他茅山鬼门的情况,他只知道我因为此事不得不出手,此时自然感激在心。

    “老白,我之所以卷入此事,是因为我不能眼睁睁看着蓝姐和小鑫有事,至于你,其实,我不在乎你的死活,你做的事儿,委实不地道。”我很不客气的说道。

    “小钢……我。”白岩朗一下子被我顶住了,说不出话来。

    “行了,我们没时间多等了,看样子,漆朵水镇很凶险,我们必须白天进去,最好能在夜色降临之前做好一切事,不然……。

    算了,先不说这些,没有的士肯拉我们,这怎么办?总不能靠两条腿走过去吧?到地方天都黑了。”

    我耸耸肩膀,看向白岩朗。

    有我在,自然不用去请什么高人了,我就可以召回死婴的怨魂。

    “这好办。”

    白岩朗忽然自信的笑了,然后,他拨打了个电话,很快就有一辆越野车停在他身旁,其上下来个肥胖的中年人,一看其满面油光的大脸,就知道是个商人。

    老白上前和那人勾肩搭背笑呵呵的说话,不一会儿,那人就将钥匙扔给了老白,他自己打车离去了。

    我看的是目瞪口呆!

    “有朋友走遍天下。”他对着我摇着钥匙哈哈一笑,情绪变的高昂不少。

    我也笑了,坐到副驾驶位置上。

    老白插上钥匙,一脚油门,越野车开了出去,我们自驾去往漆朵水镇。

    白岩朗的驾驶技术很好,车子在街道上左右穿插,很快就脱离了城市,拐上了一条去往漆朵水镇的公路。

    这条路上一辆车都没有,我们是一骑绝尘啊!

    诡异的是,随着公路延伸,雾气不知不觉的笼盖了整条公路。

    放慢车速,行驶一个小时后,我们看到了隔离黄条,还有醒目的牌子立在路边。

    ‘前方危险,请绕行。’下面署名‘漆朵水镇政府’。

    吱呀!

    车子停在了隔离黄条之前。

    我和老白看着隔离条之后涌动的雾气,齐齐沉默下来。

    青天白日的,隔离条之后的公路却被厚重的、呈现出一丝丝黑气的雾气遮蔽住了,普通人的目力,只能看穿数米距离,往深里去,根本什么都看不见,这样的地段只能靠着双腿行走,不能驾车了。

    我心中宛似打鼓一般,虽然我会点小法门,但我此时只是个刚入门的小菜鸟,遇上的事儿却如此凶险难测,说不害怕那是骗人的。

    白岩朗脸色宛似死灰,不怕死是一回事,身临其境感受这种诡异氛围是另一回事。

    我们此时没得选,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有时可以解释为勇敢,有时也可以解释为愚蠢。

    我不知道我俩下车走进浓雾中,到底是勇敢还是愚蠢?我想到那‘黑云遮月冤鬼追魂’的大凶卦象,更是胆战心惊。

    理论结合实践才能出高手,我只会理论,第一次实践就跑到这恐怖绝伦吓跑无数大师的鬼镇来,按我师傅的话讲,这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通俗点讲,就是找死的节奏啊!

    白岩朗深呼吸许久,扭头和我对视一眼。

    我俩一道点点头。

    白岩朗忽然探手到后座,取来个比我背着的还要大一倍的皮包,无疑,是他找来的那个朋友给他准备好的。

    我不用问就知道,那里面必然都是些盗墓贼专用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