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9章 漆朵水镇
    只是,我不希望小师妹入行,我自己一个人命犯五弊三缺还不够吗?我只想让师妹幸福开心的活着。

    我分不清这是什么感情,更像是兄妹感情。

    师傅希望我俩成为夫妻,不过,我感觉小师妹对我也像是妹妹对哥哥,看样子,夫妻这种事遥遥无期啊,只能看运气了,不能强求,不管她是我的妹妹,还是未来的妻子,我守护她的心永远不变!

    这些东西足够我使用了,剩下的我都没动,将箱子锁好,搬回大坑中,覆盖泥土,恢复原样。

    炼制符箓我会,师傅留下的每一张都是念想儿,能不用就不用吧。

    这些都做完了,已是后半夜一点多了,我知道自己必须休息了,明日将踏上凶险莫测的征途,体力一定要保持在巅峰。

    随便吃喝些东西,盘膝静心十分钟,倒在床上合衣睡去。

    我不想将此事告知小师妹,免得她担心,她住在女生公寓中,一时半会儿不回来,安全方面没问题。

    我还是自己面对眼前的一切吧。

    翌日,天阴,诸事不宜。

    按黄历计算,这一天真就应该窝在家中比较合适,但是,白晓鑫的时间不多了,我和白岩朗没有时间等待,在蓝姐家汇合后,我和白岩朗直接赶赴机场。

    蓝姐无比担心,但为了女儿,她只能眼睁睁看着,祈祷我们能平安归来。

    严格来讲,孽是白岩朗造的,却让蓝姐母女遭殃,确实有失公允,不过,这世道何时真的公正过?难得糊涂,大家得过且过吧。

    言归正传,我和白岩朗赶上一班飞机,一个小时后就到了江南水乡。

    俗话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江南水乡果真是名不虚传,最主要是江南的妹纸真水灵啊,我和白岩朗一出机场,就被街上穿着单薄的妹纸们晃花了眼。

    我和白岩朗所在的城市属于华北地区,那里的姑娘大多性情豪爽,身高也不让须眉,但江南水乡的姑娘们不一样,一个个身材娇小玲珑的,偏偏比例匀称皮肤白皙又光滑,温柔的感觉扑面而来啊,这是彪悍的北方妹纸比不上的地方。

    我只看了一眼,就感觉心花怒放的,都忘了自己此行的目的了。

    不少姑娘都扭头打量我,毕竟,江南的男子中,娘娘腔、缺少男子气的比较多,一米七就算是高个头了,哪像我,阳光型男不说,还一米八的大个头,太爷们了,在江南城市的街道上一走,回头率那是超高啊,我有些飘飘然的。

    “那个,小钢兄弟,我们休息一阵再赶路,还是直接打车去目的地啊?”

    白岩朗看见我一副见稀奇的模样,有些着急的问我,但不敢催促,毕竟,我在飞机上适当的向他透露了参与进来的缘由,反正已经入行了,我就将卜算结果告诉了白岩朗,差点将他吓死!

    我和白岩朗混的比较熟了,他喊我小钢,我直接喊老白。

    呃……?

    我一下子回过神来,艰难的将目光从过往的水灵妹纸们身上收回来。

    我此时的形象真的挺特别,背着个大皮包,手中拎着黄布包裹的物件,给人的感觉那里面就是凶器,其实,只是一柄桃木剑。

    笑话,要是凶器,飞机能让我上吗?拎着这么长的凶器到处走,估计,警察筒子们早就请我去小号中喝茶了。

    “老白,事不宜迟,我们马上赶往目的地。”

    我急急说道。

    在飞机上老白跟我说了,飞机落地后,还要打车一个多小时才能到地方,那是个名为‘漆朵水’的小镇子,大概数万人口的样子,交通不是很便利,只有公路到那里,火车都不路过,至于飞机,就更别想了。

    我还是第一次听闻‘漆朵水镇’这么奇葩的名称,我总是听成‘七朵水镇’,还问过老白,是不是那里特干旱,只有七朵水花?

    当时,老白笑着回说不是了,只是随意命名的小镇子,但眼底划过了一丝鄙夷,这是笑话我在胡思乱想呢。

    好吧,本就看老白不顺眼,这厮有求于我的时候,还敢在心底鄙视我?我决定解决此事的过程中让这厮多吃点苦头,他早年挖坟掘墓倒卖女尸,受点惩罚是应当的!

    嘿嘿,我的报复心很重的说,但我从不告诉别人。

    在街上拦下辆车,我和老白上车。老白说:“去漆朵水镇,麻烦师傅你快一些呗。”

    本因为拉到客人脸色很好的司机师傅,闻听我们要去漆朵水镇,骤然脸色大变,扭头看向老白,脸色发白问:“你说,要去哪?”

    “漆朵水镇啊。”老白不明所以。

    司机猛然哆嗦一下,急急说:“抱歉,车子好像有点小故障,要是短途还没问题,这么长的时间,我怕车子抛锚在路上,那就耽搁你们的正事儿了,两位,对不住了,你们等下一辆车吧。”说着话,打开车门示意我们下去。

    我和老白对视一眼。

    我俩又不是傻子,看脸色还不会吗?司机明显是在说谎,他的手都在抖动。

    我对着老白打了个眼色。

    白岩朗这种生意场中打过滚儿的人,往年还干过偏门生意,自然是很聪明、很有眼力价儿的,他马上就看明白了我的意思,忙不迭的掏出几张百元大钞拍在司机手中,轻声说:“这位大哥,我们有急事要到漆朵水镇去,你不想拉我们可以,但你不要骗我们好不?这样,你说一说为何要拒载,这些钱就是你的了。”

    司机看看手中的钱,犹豫一下。

    只要不过去,说一说当什么紧的?

    如是,他点点头,启动车子到路边一安静区域停下,然后,看向我俩说:“一看你们就是远地方来的,不知道漆朵水镇的恐怖。

    实不相瞒,这个镇,已经在地图上除名了,而且,进入小镇的公路都被封了,竖立起了禁行牌子,那里早就成了方圆百里的禁区,谁敢上那儿去啊?”

    我和老白面面相觑,不明白一个好好的小镇为何被废弃了?

    老白又塞给司机一张大额软妹币,示意他不要吊胃口,直接说事儿就好。

    收好钱,司机师傅点上了一根烟,宛如月球表面的大脸上浮现出一丝恐惧,咽了口水后才说:“这事儿得从十八年前说起,那时,漆朵水镇上突然有消息传出来,说是有人见鬼了,这本是小事,哪个地方没有闹鬼的传说呢?

    但这小事儿忽然就发酵起来,越来越多漆水镇的人说自己见鬼了,见到的鬼还五花八门的不一样,吓疯了好几个呢。

    事情闹大了,这还了得?警察都出动了,去调查是不是有人在背后煽风点火搞事儿。

    那是城里派过去处理此事的警察小队,一共十六位警察。

    最终只有一个女警察回来,她的精神已经崩溃,连连喊着漆朵水镇到处都是怨鬼,不让任何人进去的话。其他的警察都莫名的失踪了。

    此事一出,人心惶惶,后来,漆朵水镇的居民都大包小包的逃出了镇子,只有一些在小镇拥有大量房产的人不信邪,没第一时间逃离。

    数日之后,有武警开进去,发现,剩下的那些人,不论男女老少,都在小镇中的‘红图纸箱厂’中上吊自杀了。

    上吊不可怕,每年都有这样自杀的人,但你们谁见过上吊像是赶集一样,集中在数棵歪脖子老树上的?

    纸箱厂后院有五棵老槐树,根深叶茂,但那一天,数十人就集体吊死在那些老槐树上,像是集体约定共赴黄泉一般,太尼玛的诡异了!

    那场景老恐怖了!据说武警们持着枪的手都哆嗦了。”

    说到这儿,司机也跟着剧烈的颤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