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8章 茅山鬼门
    “原来,师傅是茅山派的传人,这么说,我正式入门之后就是茅山弟子了。”

    我心中豁然开朗。

    然而,有些事并不是想当然尔。

    看着写有‘吾徒方钢亲启’字样儿的信,我调整激动的心情,双手取信,查看火漆封口无损,知道没有任何人看过,这才将信封撕开。

    打开信纸,师傅熟悉的毛笔字映入眼帘。

    ‘吾徒方钢,你要是看到此信,一定是选择正式入门了,这样一来,必命犯五弊三缺,具体是哪一种因人而异,这就看你的造化了。

    师傅曾很详细的为你讲解过五弊三缺道家劫数的恐怖,相信你要不是为事所迫,一定不会看到这封信的。

    既然看到了,师傅只能支持你的选择。

    想必你看到秘籍会感到开心吧?茅山派是正统大派,其内高手如云,多是济世度人积累功德的道士,给世人留下很多传说,给人的印象也是极好的,所以,成为茅山派弟子很开心吧?

    你想错了。

    茅山派传承至今,被正统道教所承认的只剩下了三门,分别是茅山符门、茅山阵门、和茅山法门,确实有厉害的道行,可以驱鬼捉妖降魔济世,但世人不知道的是,茅山还有一门流传于世,那就是‘茅山鬼门’。

    你师傅我就是茅山鬼门的传人,而你,翻开此书就算是正式入门了,也将继承茅山鬼门的衣钵。

    茅山鬼门集合符箓、阵法、道法和养鬼、御尸等秘术为一体,乃是茅山四门中攻击力最强的一门,但三百年前,茅山鬼门被驱逐出了山门,从此不再被茅山正统,也就是另外三门所承认。

    为何会有这样的下场?那是因为当时的茅山鬼门中出了个大魔头。

    此人倒行逆施,专门研究害人的养鬼御尸之术,掀起了无边杀劫,当时的道门正宗弟子死伤无数,茅山鬼门因此获罪,被驱逐出师门正统。

    之后,鬼门一分为二,那个魔头叛逃出去,自己成为开派祖师,成立了令人色变的‘阴阳养鬼宗’。

    另一个自然还是茅山鬼门,就是我们了。

    惊讶了吧?事实如此,如之奈何?

    小钢啊,你要记住,术法不分善恶,使用的人不同,才有了善恶的区分。

    茅山鬼门虽然养鬼御尸,但不敢做违背道德和人性的事儿,养鬼,养的都是孤魂野鬼,它们漂泊人世,不能去地府报到,本性意念丢失,漫无目的无限流浪,太过可怜。

    本门的养鬼就是养它们,让它们回复心智,就能找到去地府的路,这是功德美事,本门严禁养鬼害人,你要记住这些,若敢违背,天道不容。

    《茅山阴阳鬼尸秘术》中,主要记载的就是养鬼和御尸等方面。

    至于符箓、手诀、阵法、步法和阵法等诸多法门,平时师傅已经为你打好了基础,你只要参照秘籍中记载的特殊手法运用,就能发挥出无限威能。

    但需你本身的火候足够,你的能力还太低,遇到事要三思而后行。

    记住,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什么时候都要保住自身,这才是王道。

    师傅给你和小柔留了很多东西,埋在了……。’

    四五页的信纸将这些事详细的述说一遍,我不由的苦笑起来。

    原来,我虽然是茅山弟子了,但却是不被茅山正统承认的茅山鬼门传人。

    唉,我终于理解师傅为何时常叹息了,有宗门却不能归,这是多大的遗憾?认祖归宗对学道之人真的很重要。

    看来,我们师徒都是一样的命,明明有家,却不得回,想起来就觉着悲凉。

    认真收好书信,我翻开了秘籍,前面数页都是各种符箓、阵法和步法的配合方式,足有数千种之多。

    而不同的符箓叠加一处重新绘制,就会形成新的符箓,但这需要道行深的时候才成,否则无法绘制成功。

    至于那些玄妙的阵法和步法?不是此时的我能掌握的。

    我粗略的看一看,就翻到了后面。

    这本书的后面全部都是养鬼炼尸、度化驱动的法门,鬼气森森邪意凛然,和师傅说的一样,这东西用之正就是正道,反之就是害人的邪道。

    对于养鬼,我当然不陌生,我本身就是这种邪法的牺牲品,但师傅说的对,豢养那些可怜的孤魂野鬼,度化它们入地府轮回转世,这是莫大的功德。

    这些还不是目前的我有能力掌控的。

    我将此书翻看一遍,将其送回原处,启动了机关藏好,这东西需要日积月累学习才成,不是一蹴而就的。

    我拎着一柄铁锨,行到小院东北角的杨树之下,在师傅书信所写的位置开始了挖掘。

    挖了一个小时,终于接触到了东西,是一口大木箱子。

    我累的死狗一样,乘着夜色将箱子搬上来,并抱回屋内。

    其上有一只大锁,我想了一下,回忆起师傅让我保管的那些东西。

    匆匆回房取出一支造型古怪的钥匙,插入锁扣,我不由一喜,严丝合缝啊!

    咔吧!

    锁头打开,我掀开木箱盖子向内看去,借着昏暗的灯光看清楚其中的东西,不由眼眶发红,喊了一声‘师傅’。

    一摞子符箓摆在边角处,颜色不同,分别是黄、红、紫、金、黑。

    这我很懂,那四种颜色的符箓,比黄符的威力大了不知道多少,师傅竟然能绘制出黑符了?这令我震惊!这样算来,师傅的道行……?

    我没敢想下去,因为,按照师傅往年灌输给我的常识计算,符箓分为八品,用颜色区分,黑符已经是五品符箓,据说,目前的茅山掌教也就是这个水平吧?

    这样算来,师傅比茅山掌教分毫不差啊,可惜,不能认祖归宗,真是郁闷。

    符箓旁是五件道袍,颜色也不同,但我知道这些道袍都绘制了符箓在上面,是守护本身灵魂最好的东西。

    最让我惊喜的是,两柄桃木剑静静放在边角,一个略长,一米五左右,其上有很多符文,另一个略短,只有一米长,造型相同,大小不同罢了。

    我马上明白,这是师傅留给我和小师妹的,无疑,略长的那柄是我的。

    我双手取出此剑,感觉无比沉重,剑鞘也是桃木质的。

    缓缓握住剑柄,向着外头一拉,一点声响也没有,桃木剑就被拔出了剑鞘。

    “好沉啊。”

    感受到这柄剑数十斤的重量,我不由惊呼一声。

    小时候,师傅跟我提过这东西,说是他有一对宝贝桃木剑,是三千年桃木芯儿所打造,价值连城,天雷水火不能损毁,金属兵器不能留迹,是驱鬼除妖的给力宝物!

    我心念一动,走出门,一松手。

    只听‘咻’的一声,强度堪比金刚的桃木剑,竟然齐柄没入土地中。

    “斯……!”

    我倒抽一大口凉气,将剑拔出,爱不释手。

    这东西只是木剑,但比寻常的金属剑锋利恐怖了无数倍,一剑在手,我感觉无比的自信。

    桃木剑算是工艺品,背着到处逛,也不会有警察叔叔跑来查户口,真是太适合我了。

    拎着剑回到屋内,在箱子中又翻出两只黑褐色的罗盘,看样子很有些年头了,无疑,这是茅山鬼术师必备的物件,也是师傅留给我的好东西。

    我取出两件道袍塞进皮包,符纸我只能使用黄符,别的符箓催动不了,干脆不带其他颜色的。

    师傅留下的黄符有数千张之多,我取走了一百多张,包括很多种类的黄符,没准都能用上。

    罗盘我随意的取走一只,反正这两只一模一样,剩下的那只当然是给小师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