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6章 剖尸因
    挖坟掘墓惊扰入土为安的尸体,自古以来就是断子绝孙的大缺德事,白岩朗要不是被逼到无路可走的地步,断然不会做此事的。

    头前的两笔买卖很顺利,他俩乘着夜色挖开新坟盗走女尸,卖出了大价钱,而第三次做事的时候,出现了大问题。

    盗出女尸后一检查,他俩傻眼了。

    这是个一尸两命的孕妇尸体,她高高鼓起的肚子证明了这一点,这种女尸配阴婚不值钱。

    这和俗世一样,带着别人小孩的女子,自然不如未成婚的女子值钱,这是同一个道理。

    这怎么办?

    白岩朗只差这一票就赚够学费了,自然不愿半途而废,如是,他出了个损主意。

    动手剖开女尸肚子,将其中的死婴掏出来,然后,缝合上,穿上新娘衣物,自然可以当成最值钱的女尸卖出去!

    那个同伙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两人都好财如命自然一拍即合,借着惨白的月光,就在一荒野小河边做了这事儿。

    掏出来的死婴被白岩朗扔到了河中,然后,将女尸的肚皮缝合好,穿好衣物。

    尼玛,真是天衣无缝啊!

    再然后,女尸卖出了大价钱,他俩都发了一笔,此后,白岩朗就洗手不干了。

    这是数十年前的往事了,白岩朗也不明白,为何女鬼直到如今才找上门来?

    我和蓝姐静静听着,都傻眼了。

    做梦都想不到,这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家伙,竟然干过这么多听起来就让人浑身发麻的诡异事儿!

    蓝姐想到这人挖坟掘墓不说,还接触过女尸,却每天晚上和自己在一起……。

    哇,哇哇……!

    她再也忍不住了,胃部猛烈翻腾起来,一溜烟的冲进了卫生间,吐的是昏天黑地。

    “你那个同伙呢?”我问出了关键问题。

    “一年前就死了,死的很蹊跷、很恐怖。他当着公司同事们的面,用水果刀将自身活生生刺死了,场面无比血腥诡异。当时我就感觉到不对头了,后来,高价请高僧开光了这物事儿,才安心下来。”

    他掏出脖颈间的相连,链坠儿正是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

    想来,就是因为此物,他才能活到现在。

    我盯着他,缓缓道:“你做了缺大德的事儿,女尸鬼胎你都敢动,我不知该如何说你了?

    你知道为何直到去年女鬼才动手吗?那是因为她的力量不够,这数十年间,或许,她一直在关注你俩,日日琢磨着报仇,执念太深了,不去轮回转世,直到去年力量足够了,才出手弄死了那一位,现在,轮到你了!”

    白岩朗听着这话,脸色惨白如鬼。

    他闭上眼,痛苦说:“既如此,我就用自己这条烂命换回我女儿吧。”

    作为一个父亲,他是称职的。

    “此事积怨太深了,且你触犯了阴界的大忌讳,怪不得大师们都处理不了,这不是单纯的驱鬼捉妖了,这干系到因果报应和天道循环。

    吃这碗饭的大师们本就命犯五弊三缺,谁还敢沾染上这种致命的因果?一个弄不好,会祸延三代的,所以,他们都找借口跑了。老板,听说过那句话没,不作死就不会死,而你,这就是在作大死啊。”

    我站起来,下了结论。

    从卫生间出来的蓝姐闻听这话,身体一晃,就要晕过去。

    我赶忙上前扶住蓝姐,将其放在沙发上,狠狠摁着人中穴,蓝姐清醒了,不会晕了。

    “你个丧尽天良的东西,那么缺德的事情都敢做?……这不,报应来了,我的女儿啊,你的命好苦啊……!”

    蓝姐哭的不成声了。

    “我这就进去,任她处置,只要她能放过我的女儿,我的命让她拿走就是。”白岩朗站起来,就要揪断项链。

    只要没有了这玩意儿保护,他必死无疑。

    我心中涌起悲凉之意,这一刻,我不想有人死,。

    他做错了事,但那是被现实逼迫的,只要有一点办法,他也不会这样的。但他不死,女鬼的怨气不散,这事就绝对没完,怎么办?

    也不知那时候,我为何就冲动了。

    我一下子站了起来,一把拉住老板的衣袖,沉声道:“此事,单纯的驱鬼除魔根本解决不了问题,但我想,或许有一种办法,能化解这段恩怨。”

    蓝姐和白岩朗都直勾勾的看向我。

    只是出主意,不出手驱鬼,就不算入行。

    我很清楚这中间的界限,如是,我咬咬牙说:“事情的解决就在源头上,你亲手丢弃了她的孩子,那么,你去将她的孩子找回来,送还给她,就能解决此事。”

    “找那个死婴?我将他丢进河水中了……。”白岩朗闻言苦笑起来。

    “不是这样,那个孩子不见天就死了,是怨魂,不会轻易消散。

    你需要找一个高人,去那个河边招魂,然后,将孩子的魂魄寄存在某种物件中,如大师们亲手折叠的纸人之中。

    这就等同找回她的孩子了。

    这位大师只需要做到这一步就成了,剩下的就不是大师敢做的了。

    你还要再做一次盗贼,那个女尸落葬何处,你应该知晓。

    你一个人去,将其挖出来,然后,将纸人塞进女尸的肚子中,因为怨气的关系,女尸不会腐烂。

    接着,回复墓葬,求告合葬的那具男尸多多包涵此事,要将事情分说明白了,承认恶行。

    我想,那个男鬼要是心胸开阔,会接受这个孩子的。这就是一家三口了,你要叩拜九九八十一次,将额头磕破流血赎罪。

    这之后,你将这根项链摘下。

    只要女鬼没有在十分钟内当场杀了你,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还有,你的阳寿会因此缩减十八年,这是你需要知晓的。

    按正常来讲,你身体强壮,活个六七十岁都不成问题,但缩短十八年阳寿,很可能五十多岁就暴毙身亡,你想好再做。

    ……要快,你最多只有三天时间做完这些事,听明白没?要是三天中完不成,小鑫死,或者,你死!”

    我将自己能想到的解决方式说了一遍,这是我在不入行的情况下,能帮到他们的极致了。

    “还要去挖坟……?”蓝姐听到这么恐怖的事情,吓的双腿打摆子。

    “小钢,我谢谢你!”白岩朗深深望着我,似要下跪拜谢。

    我避到一旁,摇摇头。白岩朗会意,没有跪下。

    “小钢,不管结果如何,你都可以从我这里拿走十万,我媳妇管的严,我手头只有这些钱,这是我的谢意,你一定要收下。”

    蓝姐慌忙点头同意,就要开口,想来,她是觉着不太够,想要提那百万小金库。

    我对蓝姐摇头,转首看向白岩朗道:“三天后你若还活着的话,咱们再说这事儿吧……。”

    白岩朗沉重的点头,看向妻子道:“你看好小鑫,等我回来。”说着,快步走出去。

    蓝姐呆愣愣看着,半响无言。

    看着白岩朗消失的背影,我心中忽然空荡荡的。

    那感觉就像是行走在虚幻梦境中不靠谱,我激灵灵的打了个冷颤,才醒过神来,感觉身上一阵阵的寒意翻涌。

    “这感觉,不太对啊……。”

    我嘀咕一声,忐忑感觉压制不住的翻涌起来。

    “小钢,你没事吧,脸色这么差,吃饭没?姐给你做饭去。”

    蓝姐似乎恢复了不少,毕竟事关女儿的性命,她强打精神站稳,看向我,发现我的脸色无比难看,就关心的询问一下。

    “蓝姐,我还真就饿了,麻烦你给我下一碗面条吧。”

    我没有客气,这时候,我需要吃饱了好稳定住深受震动的心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