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5章 与鬼夜谈和捞偏门
    听到这声音,我就吓的浑身发麻。

    这不是小鑫的声音,这是个陌生女人的声音。

    我的冷汗不自觉的就从身上滑落了,从背包中掏出一张阴煞护体符握住。

    因为保护自身的缘由使用符箓,不算是正式入行,只有心存救人驱鬼的念头,去使用法术和符箓,才算是入行。

    所以,我使用护体府不算过界,我想看清楚小鑫发生了什么。

    我左手捏住护体符,缓缓靠近衣柜,伸出不停颤抖的右手,握住衣柜的把手。

    昏暗的灯光中,我能看见因为紧张,右手蹦起的青筋。

    害怕是一回事,小鑫的生死我不能不管。

    师傅说过,万事有因果。小鑫对我的好就是因,我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保护小鑫正就是果,受了因不还果,那不符合规矩,我也过不了良心这道坎。

    “我的孩子……还我的孩子……呜呜。”

    近在咫尺,鬼哭狼嚎啊!

    我感觉自己似乎被无形的大手掐住了喉咙,这种紧张感,不是身临其境,真的很难体会啊。

    我真的不想体会,但身不由主啊。

    “小鑫就在那,我必须帮她!”我心中一个劲儿的给自己打气,握紧把手,猛然向外一拽。

    ‘嘎吱!’

    柜门被我打开。

    一双凝聚无边怨气的眼睛,就在昏暗的灯光中狠狠瞪向我。

    我几乎尖叫出声了。

    只见柜子中蜷缩的女子衣衫上都是血,脸上一道道青筋像是蚯蚓在蠕动,双手的指甲老长了,看起来像是锋锐的刀。

    最恐怖的就是那双眼睛,阴气森森,带着无边的恨意和敌意,似乎,马上要扑上来掐住我的喉咙!

    我下意识的向后‘蹬蹬蹬’的退出好几步,一抬左手,一张黄符显露出来。

    我右手并指,随时可以喊出催动符纸的‘急急如律令’。

    可能是感受到了符纸的力量,小鑫停住扑出来的动作。

    她站起身来,两手分开着,呈手抓姿态,随时可以发动袭击。

    她也不哭了,只是阴森的盯着我。

    鬼上身!

    我已经可以肯定了,小鑫被那只女鬼上身了。

    但为何会这样?我一头雾水。

    因为,一天前这女鬼还没有这个意思。

    要知道,鬼上身对鬼物而言也是不容鬼的事,损耗的鬼气很多,并非说是随意就可以上身的。

    小鑫被上身真的出乎我的预料。

    被上过身的人,身体健康和精神方面会受到严重摧残,通俗的讲,被上过身的人阳寿必然缩短,至于缩短多少,这就看被上身的时间了,越长越凶猛。

    “你到底是谁,为何上身小鑫?说。”

    我壮着胆子,捏着黄符,鼓足勇气不让自己被吓趴下,大声询问。

    咻!

    小鑫像是悬浮一般,飘到了我的身前和我面对面!

    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和一双鬼眼近距离接触,差点被吓得的一跤坐倒。

    但我感觉她不会随意攻击,所以,我拼命睁大眼睛,保持旺盛的火气不灭。

    小鑫面容扭曲,歪着脑袋在我的脸上打量半响,幽幽的说:“还我的孩子,还我的孩子……!”

    我努力不让双腿打颤的太厉害,用有点颤抖的声音问:“你的孩子是谁,你为何找到这家身上?”

    “我的孩子,孩子!……白岩朗,……还我的孩子,你不还我的孩子,……我就带走你的孩子,哈哈哈!”

    被附身的小鑫又哭又笑,含混不清的说出这番话来。

    我心头咯噔一下,果然,这事儿不简单,不是随便缠上小鑫的。

    “你为何不直接去找白岩朗?”我小声追问。

    “他脖子上有菩萨护体,我不能近他身。”

    小鑫幽幽回应。

    咻!

    她再度钻进柜子中。

    啪嗒!

    柜门被紧紧关上,再度传出‘呜呜’的哭声。

    我的冷汗已经将不久前新换的衣物打透了,我很清楚先时多危险,人家说与狼共舞就是英雄了,那我这与鬼夜谈算是什么?

    我大口喘息着,听着幽幽哭声,毛骨悚然。

    一步步后退,扭开房门,我像是一条缺氧的鱼儿,一步脱离了卧室,随着房门关闭,我一跤向下坐倒。

    不等我坐下,一左一右被人扶住,正是蓝姐夫妇。

    他们都一脸焦急的看着我。

    我在里面事一点声响没有,这是因为鬼气隔绝了声音,他们不知道我怎么样了,自然惊恐。

    呼呼……!

    我大口喘着气,悄悄将护身符收好,被他俩搀扶着坐在沙发上。

    蓝姐急急递给我一杯茶,我大口饮下,然后,靠在沙发背上,浑身脱力了。

    看我这虚脱的样子,他俩也不敢催我,只能焦急的等待着。

    半响后,我运转呼吸,调整到正常状态,看向急的不行的扶夫妻俩,轻声说:“小鑫确实被鬼上身了。”

    “啊……?”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蓝姐还是惊叫一声。

    “有什么办法送走她?”白岩朗一跳,沉重的问道。

    我盯着这个男人,缓缓说道:“有。”

    “什么办法?”蓝姐一听精神头就振奋起来。

    我看看蓝姐,再看看白岩朗,缓缓说:“她要你的命。”

    我是对着白岩朗说的。

    蓝姐震惊的看向丈夫,眼中都是不解。

    而白岩朗闻言,一声长叹,缓缓闭上眼睛,眼角似乎挤出了一滴眼泪,这样一个薄情的人会流泪,算是稀罕事。

    “是你,是你造孽引来的冤鬼,是不是?”蓝姐发疯一般扑到丈夫身上,又抓又咬。

    我没阻止,只是静静的看向白岩朗。

    心中已经构建出白岩朗负心薄情,弄大了某位姑娘的肚子后,却不想负责的逃走了,最终导致姑娘流产,甚至,一尸两命的狗血桥段。

    鬼电影中向来都是这么演的,我也觉着白岩朗会做出这种禽兽之事。可能是先入为主的观念影响了我。

    白岩朗并没有阻拦妻子的发疯,很快就被抓挠的一脸伤。

    彭!

    蓝姐无力的趴到地上痛哭流涕,声音无比的凄惨。

    白岩朗不管脸上伤口,沉痛叹息:“报应,都是报应啊。”

    然后,他开口说出了一段惊到我和蓝姐的秘闻。

    白岩朗是典型的凤凰男,出生于乡下,却在城内娶妻生女安居乐业,生意虽然不大,估计也就几百万的资产,但考虑到他的出身,也勉强算得上是成功人士了。

    他那时候靠着勤奋读书考中了大学,然后,拿着农民父母的血汗钱,上完了一年大学,问题是,这点钱已经是家中的全部,还有好几年的学费和食宿费没有着落呢。

    众所周知,一个农村娃想要念完大学,会遭遇怎样的的困难,白岩朗也遇上了。

    不交钱,也成,直接滚出大学。

    这就是事实,没有人同情,没有人帮忙,更没有人资助。

    白岩朗那时候正赶上社会改革初期,还不能像如今一般的学生勤工俭学挣够学费,怎么办?

    一个长了见识开了眼界,知晓大城市灯红酒绿且怀揣梦想的男人,会放弃生命中唯一的机会吗?不会。

    他需要钱!

    这时候,他认识的三教九流狐朋狗友之内,有一个干‘偏门生意’的人找到了他。

    他俩合伙做起了偏门买卖,什么买卖呢?就是挖坟偷女尸,给需要的人家配阴婚!

    越是年轻越是新鲜的女尸就越值钱。

    这是很缺德、但非常赚钱的偏门买卖。

    一具新入殓的女尸,运气好的话,就能卖出上千块钱。

    那样的一个年代,上千块钱就能供他读完大学了,只要做上个几票,就能在凑够学费后还有部分结余,可供他毕业后做创业资金了。

    达到这个目的后,就可以金盆洗手不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