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3章 附骨之疽
    要不怎么说母爱伟大呢?胆小的板儿娘愣是壮着胆子,装出木有事的样子,指一指木柜旁的大箱子。

    我对她打个‘别怕’的眼色,故作轻松的哼着小曲走过去,将箱子拎了过来,还喊着‘这箱子好重’的话。

    这过程中,白衣女鬼抬头看了我们几眼,发现没有什么异常,就不理会我们了。

    我拉着颤抖的女人,貌似正常的离开了卧室,并缓缓的关上了房门。

    板儿娘双腿面条般打颤,脸色死人般的惨白,强行走到沙发前,再也控制不住,一下摔倒在上面,她还不忘了死死捂住嘴巴,避免尖叫出声。

    我当然明白,一个生平第一次见鬼的女人心中是多么的惊恐,但事情已经发生了,害怕没用,得想出解决办法。

    我走到对面的沙发中坐下,无言的看着女人。

    我不敢坐过去,女人一定会钻进我怀中哭泣的,我受不了那样的狗血情形。

    半响后,回过神来的板儿娘抱着熊猫靠垫坐起身来,然后,突然滑落到沙发下,对着我跪下,就要磕头。

    我慌了,忙上前一把扶起女人,轻声说:“你这是干什么啊?我可受不起。”

    “求求你,救救小鑫,她不能出事,……不然,我就活不了了……。钱?对了,钱,我有钱,私房一百多万呢,都给你,只求你救救小鑫……。”

    女人慌了。

    我闭上眼睛,半响后睁眼,说:“我只有办法看见,没有办法驱逐。不过,据我所知,这种情况有时候不用理会它,也许,明天那东西就走了,自然就恢复正常了,顶天小鑫会病一场,没大事的。”

    “要是她不肯走呢?”女人抬头看向我。

    “那……,半个月后,小鑫性命堪忧。”我只能实话实说。

    女人身体一软,委顿于地起不来了,我看的这个心疼啊。

    “板儿娘别急,你有钱啊,数日后她要是不走,你去请高人来驱逐不就行了。”我给她出主意。

    “对啊,小钢,你说的有理。”板儿娘眼中生出希望之光。

    我看她那样可怜,心生怜惜,毕竟,板儿娘很有风韵,看起来我见犹怜的。

    上前扶她起身,我挨着她坐下,轻声说:“板儿娘……。”

    “小钢,你别这样喊我了,要是不嫌弃,就喊我一声姐吧。”女人流着泪,都忘了擦,这是在寻求安慰呢。

    我心软了,不过,小鑫喊我哥,我却喊她妈妈为姐姐?这称呼真是不伦不类!

    但架不住女人坚持,我琢磨着那就各论各的吧,如是就改口喊她姐了。

    因她姓蓝,我就喊她‘蓝姐’。

    这家人的姓氏很有意思,想要开大染坊吗?又是白又是蓝的。

    “蓝姐,你别害怕,仔细听我说,这关系到小鑫的命。”我强调。

    果然,听闻关系到女儿性命,蓝姐身上就生出了勇气。

    我算是看明白了,蓝姐对快递小老板没多少感情了,但对女儿却是珍宝样的疼爱,命不要去救女儿她都不会犹豫的。

    “小钢,姐听你的。”蓝姐面无血色,但身子直溜了。

    蓝姐借着客厅灯光仔细打量我,看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我有些不适应,脸色发红,正要说什么,蓝姐突然问:“小钢,你不是一般人吧?不然,你怎么能让我看见那东西……。”她转头小心翼翼的看眼女儿所在的卧室方向。

    不得不说,女人,特别是成熟女人的第六感,真塔玛的准啊!

    我掩饰说:“蓝姐,你别乱想。我小时候遇到过游方的高人,在他那儿学到了一点皮毛,鬼怪之类的玩意能察觉到,但让我灭鬼或驱赶那是不成的。”

    我只能胡说八道了。

    “那你认识这方面的高人吗?”蓝姐咬着嘴唇,心思飞快运转。

    我无言以对了。

    因为,我只认识一个真正的高人,那就是师傅,但他已经仙去了。

    这一夜,我俩就在客厅的沙发上对付了一宿,两大排沙发呢,足够我们分开使用的了。

    我真的累了,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一夜无话。

    第二日,一睁眼没见到蓝姐,我急急起身,一扭头就看见蓝姐正站在卧室房门前凝神琢磨事儿呢。

    她闻听动静,回头见我醒了,急急走来,轻声说:“我刚才去看小鑫了,那东西不见了,你说,她是不是走了?”

    “我进去看看吧。”我沉吟一下回道。

    带着蓝姐再次走进了小鑫的卧房,就看到小鑫还在睡。

    这姑娘睡的真是沉,大清早的都不醒?

    我左右打量了一番,确认白衣女鬼不见了,但是,我感知到了很浓郁的怨气,心头不由一沉。

    急急上前,翻开小鑫的眼皮,发现她的瞳孔缩成针尖大小了,这是进入最深层睡眠的标志。

    “不好。”我失声说了一句。

    “怎么了?”蓝姐大惊。

    “女鬼没走,此时我们看不见,是因为白天阳气重,她不显现,你也可以理解成女鬼睡着了,晚上太阳下山,她就会重新出现了。这里的鬼气非常重,……我天生能感知到这些。

    蓝姐,赶快喊老板回来,请高人来驱鬼。

    我的判断有误,这只鬼的怨气很重,不用多了,小鑫沉睡个七天不醒的话,就将被抽光精气而亡。”

    我的神色非常凝重,同时心头疑惑,这情形不像是随意惹来的鬼,附骨之疽一般难缠,莫非是冤鬼索命?蓝姐他们一家是不是干过什么亏心事……?

    这话不好问,我没入行,提醒到这一步已是极限。

    “小鑫,你醒醒啊!”

    蓝姐听到这话,吓的花容失色,一下子扑在小鑫身上,但怎样摇晃,甚至用冷水泼面,小鑫仍旧睡的不省人事。

    蓝姐昨晚就给丈夫打电话了,此时疯了一样的拨打电话。

    电话接通,听闻丈夫在回家的路上,她破口大骂:“你个该杀千刀的混账,女儿都快要不行了,你还不见踪影?快点回来,女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塔玛的和你没完!”

    快递公司停工了,蓝姐哪还管那许多?女儿出事了,她没心情做别的。

    我安抚她一通,知道老板快回家了,我在这里实是不太好,怕那个小气男人误会不是?犹豫一下,就提出了告辞。

    蓝姐一把抓住我,塞给我好几千块钱,说是开的工资。

    这数额大大超越了工资,但我提点了她小鑫的事儿,也算是不白拿。

    想明白这点,我就不再客气,收下钱后,嘱咐她赶快寻访高人来做法驱鬼,就离开这里回家去了。

    回到‘稻花极乐殡葬’的我并没有安心下来,反而,心中始终有种凉飕飕的不安感觉。

    小师妹和往日一样不见踪影,一周多不见她,真是想念呢,不知她瘦了没有?

    一想到因为经济原因,一个十六七岁如花似玉的女孩子要去兼职打工,我就觉着辜负了师傅的教导,也有损男子汉的自尊心。

    我想让小师妹过上衣食无忧的好日子,不想让她这么早接触社会,小师妹长的那么水灵,不保准有坏人盯上,但我下定了保护她的决心,若真有那样的人,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左右铺子也没有生意,我就没开门,先去后院卫生间认真的洗漱一番,换了一套干净的衣衫,然后,按照师傅所教授的盘膝打坐稳定心神。

    随后摆上香案,其上放置三只碟子,上面摆满我亲手洗干净的苹果、鸭梨、葡萄等物。

    点燃三根香插在香炉中,跪在蒲团上磕头三次,诚心祷告一番,这才掏出早就准备好的黄裱纸,并端来一碗高浓度的好酒,朱砂也被我取出来备用。

    没错,我准备画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