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2章 见鬼
    老板娘从车窗中探头出来,看我傻愣着站在那,风韵犹存的脸上挤出笑意:“小钢,还不上车?我可没有力气将小鑫背上六楼去。”

    我干咳两声,急急上了副驾驶的位置,透过后视镜,我看到老板娘宠溺的将小鑫的脑袋放在膝盖上。

    母女情深啊,这一幕让我很有些受不住,因为我没有母亲,不知母爱是什么滋味。

    报了地址,的士司机向着回路开去。

    我感觉车中的温度变的越来越低,心头发凉了。

    是否出手救小鑫还得两说,但我需要搞清楚是什么玩意跟上了车。

    这时候,我就需要开阴眼了,并不是解开封印,只是使用简单的方式打开阴眼数天。

    这种方式对普通人也有效,不干净的东西只要不是特厉害的那种都能看见,当然,有道行的猛鬼不在此列。

    我伸手在裤兜中掏出个扁扁的木盒,掀开盒盖,取出一些风干的柳叶。

    柳叶最阴,用清水浸泡数日,然后,在其上绘制玄阴符箓,晾干后,用它擦眼睛,就能在过后的三天之内,看见平时看不见的东西,三日后功能消失。

    若没在上面绘制符箓,则无任何功效。

    这种小法门我会的很多。

    至从五岁见到黄衣阿姨之后,我从未开过阴眼,但今夜不成了,我不能眼看着白晓鑫出事。

    有时候做人就是这么简单,该行动时就得行动!

    我低头用捏碎的柳叶擦眼,闭眼数秒后,我先抬头,然后,猛然睁开双眼,向着倒视镜看去。

    彭!

    我感觉自己的心脏似乎被大锤子砸中了一般,一股窒息感涌上心头。

    倒视镜中,一披头散发的白衣女鬼,正趴在白晓鑫的身上,她张着嘴巴,隔着数寸距离,对着白晓鑫的小口猛烈的吸着什么,我知道,她在吸精气。

    这只女鬼的两只手枯瘦,宛似鸡爪子,长长黝黑的指甲有三寸长,看起来无比的狰狞可怖。

    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白衣女鬼猛然抬头,向着倒视镜中看去。

    一双不停流血的红色鬼眼,就那样近距离的和我在倒视镜中对上。

    我浑身的皮肤爆出了鸡皮疙瘩,冷汗不自觉的就从后背出来了,心脏‘砰砰砰’的高速跳动起来,感觉小腹有一股憋闷的感觉。

    要不是我事前做好了见鬼的心理准备,这一下就被吓尿了。

    别笑我胆小,小时候见鬼时那是不明白厉害,自然是不怕的。

    但这些年,天天听着师傅讲解鬼怪妖物、飞尸恶灵之类的东西,怎能不怕?

    虽然封了阴阳眼,但我命格太弱,是很容易招鬼的。

    要不是师傅耗费大精力在我身上布下了保命符箓,不知道会被鬼上身多少次了,能健康的活到现今,那都是天大的造化啊。

    我只学理论但从未实战过、连入门菜鸟都算不上,见到这样一只凶悍狰狞、七窍流血的白衣女鬼,不害怕才是扯淡呢。

    貌似,这只女鬼很厉害啊,我感觉浑身愈发的冰凉,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但我明白,女鬼不知晓我能看到她,所以,我表现的越正常,她越不会搭理我。

    毕竟,我身上有鬼最厌恶的保命符箓阳火气息,女鬼巴不得离我远一些。

    这种时候,我在心中直喊师傅高明!

    要不是早在身上布下了保命符,就我这等招惹鬼怪的体质,女鬼一定放弃白晓鑫转过来扑到我身上,甚至会上身。

    女鬼狐疑的打量我一眼,当然想不到我能看见她,摇摇头后,低下头,继续吸食白晓鑫的精气。

    我知道坏菜了。

    一般而言,女孩子精气不如男孩子多,很少会成为鬼怪的目标,但有一种女孩例外。

    即是保持处子身的女孩子,身体中还有一点极阳之气,汇合到精气中,却是鬼物最喜欢的东西,所以,白晓鑫这个纯洁的姑娘,被女鬼缠上就不出奇了。

    不管男女,被吸食一两日精气都不会有大碍,事后小病一场也就过去了。

    但若是被连吸半月以上,那就有性命之忧了。

    我无法肯定这只女鬼会缠着小鑫多久,要是时间长了,那可就相当滴不妙了。

    只能装成什么都不知道的低下头去,用手揉脸。

    后座的老板娘看到我这动作,误会我累了,就说:“小钢,今天真是麻烦你了,今夜你就别回去了,在我家好好休息一晚,明天晚点出工就是。”

    司机闻听这话,扭头用很是暧昧的眼神打量我一眼,随后,露出无比龌蹉的笑意。

    我很是羞恼的瞪了司机一眼,心想,你这人胡思乱想些什么呢?老子不出卖自尊和身体的,不是被富婆包了的大学生。

    司机却暗中对我竖了竖大拇指,意思是‘小伙子真有本事,我看好你’。然后,他回头专心的开车。

    要不是他正在开车,我一定扑上去打死他!

    士可杀不可辱,这司机真是太可恶了,我不是那样的人啊。

    很快就到了地方,我背着睡的死猪一样的小鑫,小鑫背上还压着那只女鬼,一口气爬上了六楼。

    即便我身体强壮,此时也累的要死了,坐在水泥地面上‘呼呼’的喘着粗气。

    老板娘急忙开门,我和她一道将小鑫送进卧室。

    老板娘帮小鑫脱掉鞋袜和外衣,掩好被子,一脸慈爱的样子。

    当然不会脱太多了,我还在旁边呢。

    看着那只女鬼跟着上了小鑫的床,我暗中咬紧了钢牙。

    “小钢,快歇一会吧,这一路累坏你了。”

    老板娘带我出卧房到客厅,示意我随便坐,打开冰箱掏出饮料递给我。

    我接过饮料狂饮一通。

    “我给你放好水了,去洗个热水澡吧,客房我收拾好了,你今晚就睡这吧。”

    老板娘热情的过分,莫不是想让我当她女婿?

    “这不太好吧……?”

    我有些犹豫,快递公司里的人都是住集体公寓的,哪有我这样的,老板不在家,就睡到老板娘家里去了?这好听不好说啊。

    “你这孩子,哪那么多讲究?就算我当家的在这儿,那也得留客人住一宿啊。”老板娘坚持。

    我推辞不过,谢过了人家,进入卫生间洗了个热水澡。

    洗过澡后,穿上女人给准备好的干净睡衣,从换下衣物中掏出手机一看,小师妹报平安的短信早就到了,我就放心了。

    小师妹住在女生公寓,是快餐店供应的食宿待遇,但我还是不放心,和小师妹约好了,她必须每晚发一条短信报平安,不然我不能安心睡觉。

    小师妹已经成了我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看我出来了,老板娘递给我一大盘子糕点,说是让我当成夜宵将就用用。

    我真饿了,狼吞虎咽起来。

    等我吃饱了,我看眼板儿娘,心想,还是得提点她一下,避免小鑫真的出事。

    “板儿娘,小鑫被女鬼缠上了。”

    我凑过去,靠近因为我这动作而身躯有些僵硬的老板娘,贴近她的耳朵就来了这么一句。

    她可能是误会我要对她怎样吧,这神情?我怎么感觉她在犹豫着要不要避开我的接近呢?难道,她对我……?我赶忙驱逐这种想法。

    听清楚我说的话,老板娘眼睛睁大到极致,一脸惊恐的看向我。

    “小钢,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女儿是老板娘的命根子,她的眼中充满了老母鸡保护小鸡仔的坚定神色。

    伟大的母爱,我为何没有?我在心中叹息。

    “你害怕见鬼不?”我低声询问。

    “你能让我看见?”老板娘惊讶的捂住小嘴。

    我点点头,只是帮别人开数天的阴眼,这不算入行。

    老板娘没犹豫,虽然害怕还是拼命的点头。

    “那好,你将这些擦在眼睛上,往后的三天,你都能看见那些东西。”我掏出捏碎的柳叶粉末。

    女人咬咬嘴唇,接过去,不再犹豫,快速擦眼。

    “见到什么都要表现的若无其事,要不然,那只东西或许会暴走。”我嘱咐她。

    “小钢……你和我一道进去吧。”

    老板娘牙齿打架‘咯咯咯’的响,害怕的握住我的手。

    我能感觉到她身躯的颤抖,看来,她比较信这些,不然,不会这么快就接受我的解释。

    我俩手牵着手相互壮胆的向着卧室走去,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这是一对呢。

    咳咳咳……,不要想歪了,我只是要给她壮胆。虽然她的手很小很柔软,但对灯发誓,那一刻我什么不好的想法都没有,我是一个纯洁的孩纸!

    何况,我也需要人来壮胆的,我也害怕啊,毕竟,我从未真的捉过鬼,嘴巴上喊的厉山响毛用木有。

    ‘咔!’

    扭开卧室门,床头昏暗的台灯下,一只脸上染血的白衣女鬼趴在小鑫身上,正在拼命的吸取姑娘的精气。

    她干枯的鬼爪扣紧两边的床褥,留下阴森鬼印,

    似有一股阴风吹来,我和板儿娘都连着打起了冷颤。

    我感觉老板娘身体一软就要摔倒,急急扶住她,笑着道:“板儿娘,你不是要我帮你把小鑫的大箱子拎出去吗,东西在哪啊?”

    一边说,一边暗中使劲儿握一握对方的手,示意她要镇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