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章 棺遗婴
    八字全阴是我的命格,按道家理论,此命格生平坎坷,波折不断。

    我叫做方钢,这名字是我师傅起的,说是可增加阳气,克制命格阴气重的影响。

    我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因为,我刚一出生就被降头师给偷走了,听师傅讲述了我那时的遭遇,我自己都不胜唏嘘。

    那是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

    刚出生的我被降头师带到了阴煞之气极重的山谷中,他将我装在事先准备好的小棺材中,盖上棺盖,埋入早就挖好的坟坑中。

    这是口特制的棺材,棺盖上镶嵌一面画满古怪符文的镜子,其实,这种东西就是降头师养鬼所用的‘鬼棺’。

    我一个刚出生还没睁眼的小孩子,就被这丧心病狂的家伙,活着埋到了地下。

    我听师傅讲,这是降头师制造‘索命鬼婴’的手段,因损害阴德,所以,降头师也不敢随意动用此术。

    索命鬼婴一旦成型,凡人不可见,杀人于无形,御使此物的降头师想要弄死个把人简直是易如反掌。

    可是,施展此术的降头师的寿命会缩减三十年。

    虽然我八字全阴,但好在上天有好生之德,也是我命不该绝,当夜忽天降大雨,霹雳将刚埋葬的坟头炸开。

    降头师大惊,正要施法,却被异象吸引到此地的老道士……呃,也就是我的师傅‘稻花真人’撞见。

    他只看上一眼,就知道降头师在做什么了,不由大怒。

    接下来,自然就是我师父吹牛所言了。

    什么他召唤了六甲六丁、金仙罗汉、八部天龙,将那个混蛋打的狼狈兔逃,然后,下到水中将新坟扒开,将鬼棺从污水中取出来,施法起开棺盖,救我脱离苦海……云云。

    总而言之,这一段被我师傅吹的是天花乱坠。

    师傅抱着睁开眼对他笑着的我,动了恻隐之心,所以,我没被送到孤儿院去,而是被师傅收养在了身边。

    那一年,师傅七十八岁,我刚出生,算是一虚岁吧。

    稻花真人的名头挺响亮,其实混的只算一般,在大城市中有个小门市房,很偏僻,开了家名为‘稻花极乐殡葬’的小铺子,也就是俗称的棺材铺。

    卖棺材、看风水阴宅、驱鬼捉妖、灭魔破邪……什么的,也能勉强度日。

    师傅仙风道骨鹤发童颜,再穿上绣着八卦图的道袍,别说,挺能忽悠人的。

    生意嘛,不好不坏的,养活我俩吃喝不成问题。

    我是靠着师傅请来的奶妈喂养大的。

    时光荏苒,我五岁了,会说话了,进幼儿园了。

    但我的眼皮和别的小朋友不一样,左眼单眼皮,右眼双眼皮,正是俗称的‘阴阳眼’。

    我真的能看见别人看不到的东西。那时,我认识了不少好朋友,它们都喜欢夜间来找我玩儿游戏。

    这事儿后来被师傅察觉了,他很是紧张,我只记着自己被师傅在身上画了数个符咒,且都自动隐形不见了,可好玩了。

    自此后,直到我上大四,我一直没再见过不干净的东西。

    当然,懂事后我就明白了,我的阴阳眼被师傅使用符咒术封了。

    有必要说的是,我八岁的时候多了个小师妹,是个两岁的小丫头,不知道稻花真人从何处骗来的……呃,可能和我一样,也是被他收养的吧?我不太确定啊。

    稻花真人俗家姓方,我就是随他的姓,小师妹也随了师傅的姓,名为‘方柔’。

    他跟我说:“你小师妹八字全阳,这对一个女孩子不好,所以,要起一个阴柔的名字中和一下。

    再有,你和小师妹在一起,正好能阴阳和合互补消灾,师傅希望以后你们培养出感情来,就做一辈子的夫妻,因为,你们俩在一起最合适不过了。”

    那时候的方柔咬着小手指,睁着大眼睛不懂的问:“老爷爷,什么是夫妻呢?”

    “不要喊老爷爷,要喊师傅!”

    稻花真人立刻破功,很是凶残……严厉的喊着。

    呜呜……!

    小女孩吓的大哭。

    我那时候也不懂夫妻是什么,不过,我要保护方柔,这是我心中的想法。

    我一把搂过方柔护住,对着师傅喊:“不要吓唬小柔。”

    稻花真人当时的表情很精彩,嗯,我想想……,确实很精彩,好像是很郁闷很委屈很蛋疼的表情,对,就是这样。

    小师妹抬起脑袋,泪眼朦胧的看着我,我想,就是那时候起,小师妹心里永远记着我了吧?

    从那天起,我身边多了个小师妹,她叫做方柔,加上师傅,我们像是最亲的一大家子,在一起生活。

    直到我上大四,方柔上高中的时候,生活发生了巨大改变。

    某日,我师父稻花真人忽然将我们师兄妹叫到小屋中,交给我们一个小匣子,说:“为师一生泄露天机过多,五弊三缺中犯‘鳏’这个字,早年娶过一位,却短命离去,从此后我懂了,就不再娶妻了。

    好在老了老了,却得到一对爱徒,有人养老送终,上天对我不薄啊。

    这里面装着此处的房产地契,还有本门不传外人的奇门秘籍。

    我这些年只教授你们画符和一些基本的东西,不让你们正式入门接触阴阳鬼怪之事,就是不想让你们命犯五弊三缺。

    ……这些东西留给你们,记住了,不到下定决心入门的那一日,不得翻看本门秘籍,不然,师傅定不饶你们。”

    “不要伤心,是人都有这一遭。……我去后,将我按照生前选好的位置埋葬,我……的亡妻就在那,你们要好自为之………。”

    声音渐不可闻,我和师妹抬头看去,只见师傅坐在那闭上了眼,含笑而逝了。

    “师傅……!”

    我俩泣不成声嚎啕大哭,在我们心中,他就是父亲啊。

    按照师傅安排的,我主持了下葬仪式,做了一场法事,好让师傅和师母在九泉之下相聚。

    我和师妹磕头拜祭,纸钱牛马元宝蜡烛等物烧了无数,但就是换不来师傅的复活,只能抱头而泣。

    我和师妹继承了‘稻花极乐殡葬’。

    这时我刚刚大四,却要独当一面了,要保护并照顾好师妹,还要供她上大学,这是我的责任。

    我上的是艺术学院,主攻表演,因为我长的还算是帅气,师傅说我从小表演欲望很强,他希望我以后能当一个影视明星,所以,将我送进了表演系。

    而师妹方柔虽然长的越来越美,师傅却不想让她以后报考表演系,说是这个圈子对女孩子而言太脏,比百鬼乱行的地方还脏,所以,不愿意方柔踏足。

    方柔很听师傅的话,她打算以后学绘画,这方面她很有才华,至少,她绘制的符箓比我的好了太多。

    我想供师妹上完大学并过的好一些,但这需要钱啊。

    师傅一生倒是赚了不少钱,但他说那些钱不能花在自己人身上,会有因果,所以,大都匿名捐给希望工程了。

    弄的我俩现在的银行卡上只剩下四五千软妹币了,这么点钱怎么可能供我俩都上完大学呢?所以,当务之急就是要想办法赚钱。

    什么……?靠棺材铺啊……?

    唉,不瞒大家伙说,师傅仙去后,铺子的生意一落千丈,虽然我俩手工扎花圈做棺材、扎牛马车船、叠元宝的本事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但是,我俩不去给人看风水批命相、驱邪保平安,这生意自然就越来越少了。

    说实话,这些门道我和师妹都会,但问题是,只要接触了,就等于‘入行’了,那就会命犯五弊三缺。

    五弊是鳏、寡、孤、独、残。

    三缺是钱、命、权。

    别的还要差些,要是犯了‘命’这一项,那就等着嗝屁吧,寿命能过半百都得烧高香。

    所以,我和师妹不想轻易入行。

    这样一来,只靠我们手工打棺材编花圈之类的,根本就不够生活的。

    钱啊,没它就玩不转了。

    这年的暑假,我和师妹都去勤工俭学了。

    师妹找了个快餐店打工,留住女生公寓。

    我一琢磨,干脆去送快递。

    快递公司的美貌老板娘承诺我工资一周一结算,绝不拖延或压工资。

    我觉着,是因为我帅气有型的外貌让老板娘喜欢,才这么照顾我……。

    盛夏烈日下,我开着三轮小车,飞驰在马路上,穿梭在城市中,挨家挨户送快递……。

    老板娘家有个上大一的姑娘,一来二去的就和我熟稔了。

    她名为白晓鑫,长的不算漂亮,至少,赶不上我家师妹好看,但心肠好,经常买冰棍和西瓜送我吃。

    这一天,白晓鑫她们一群女生聚在一处,给个好闺蜜过生日,白晓鑫喝了点果酒,醉的昏昏沉沉的,她同学打电话到这里,老板娘一听就急了。

    公司老板有事回老家去了,正好我放工了,老板娘就喊上我一块去接白晓鑫。

    事情倒是顺利,我帮着老板娘将醉了的姑娘送上的士。

    这时候,忽然感觉一股冰凉阴森的气息进了车子,然后,附着在白晓鑫的身上不动了。

    我心中‘咯噔’一下,虽然我的阴阳眼封着,但这种感觉错不了,一定有不干净的脏东西缠上白晓鑫了!

    这姑娘平时对我的好,我心中是明白的,这时候,我该怎么办?

    我的掌心中都是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