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086章 雁十六
    我的‘分离意识’控制着石帆南的躯壳,在边陲幻境中陷入死地,形式岌岌可危。

    而另一边,我‘本尊’的灵魂,和古代小男孩死亡后遗留的躯壳,融合到一处了,正在赶路之中。

    被月华能量击中之前,我看到了石帆南被当成活祭品的场景,不吃惊才怪。

    如此近距离的和我分离出去的那道意识对视,竟然还是没有取得心灵联系?这让我对那只咒诅大瓮的恐怖等级,有了新的认识。

    天知道被传送到古代,是不是就等同被诅咒了呢?

    此时是想不明白的,一系列事件搞得我晕头转向,明明只是缉捕万年老鬼的一个简单行动,说白了,打得过那厮,我自己就收拾、搞定了,要是打不过,就喊女相如来等一众高手过来支援。

    怎么看都是胜券在握的缉捕战,根本不该出现闪失才对。

    但这世上,往往发生不可思议的事儿。

    偏偏我这人天生阴阳眼,还是个阴时阴历出生的娃,招邪的体质也算是没辙了。

    看起来这样稳妥的一件事,还是出了纰漏。

    结果,分离出去的那道意识陷入到了危险之中,石帆南他们都快被当成活祭品献给月神了。

    我本身的遭遇更是光怪陆离!

    灵魂出窍,被大瓮虚影收入,然后,又被月华能量劈成一大一小两份灵魂,先不说转世投胎的那一小半儿灵魂是什么遭遇,只说我这大半拉灵魂,机遇之怪,笔墨都难以形容。

    莫名的,就成了古代的一个小男孩,借尸还魂的太成功了吧?

    我不说,血骨魔不喊,谁能分辨出这躯体中,是未来传至到此的灵魂呢?

    大能级的盖世高手,也难以分辨灵魂和躯壳百分百融合的我吧?

    这样一来嘛也有好处,最起码,不会因着这事儿引得人们将我当邪物给燃了!安全方面倒是提升了不少个百分点。

    只希望我那道分离意识不要被灭,不然,冥冥中传来影响力,我本尊的灵魂将再度遭遇重创。

    修补灵魂的乌勺宝物留在了本尊的躯体之上,我可没有替代品,灵魂要是再被重创一次,得,在这古代社会就更加寸步难行了,图枚裙也被重创了,此时放不出来……。

    “仙神保佑,祖师保佑……。”

    我不停的嘀咕着这些,祈祷茅山鬼门历代祖师保佑……。

    转过山脚,远方的农庄显现在视野之中。

    正值午后,阳光明媚,到处都是绚丽奇景,只说大自然景色,远比现代社会要好,这才是无污染无添加无转基因的环境啊,生活在这等所在,简直能让现代人羡慕死。

    一条平坦的官路从远方延伸而来。

    我看到了一匹快马‘咻咻’的穿行而去,马上的人身穿古代兵甲,背后带着一杆旗幡样的物件,满脸风霜,浑身尘土。

    那马吐着气,我估算着用不上多久就会毙命。

    在古代,一匹好马相当于现代的豪车,只有十万火急的时候,才会这样不顾惜的使用马匹,我脑中浮现出‘八百里加急’这么几个字。

    看着烟尘远处的影子,琢磨着应该是这么回事,这是有重大军情要向皇上老倌禀告才会出现的场景吧?

    天啊,难道这是个兵荒马乱的年代?

    不要啊我此时的身躯这般孱弱,灵魂还受损的厉害,需要时间恢复,要是遇到战争那可就麻烦大了。

    应该还是辫子朝,刚才骑马过去的军士可是留着辫子的,一身彪悍气息,很有那个民族厉害骑士的风采。

    若果还是辫子朝,那么,是哪一朝那一代呢?这个嘛,就得去不远处的村庄中打听一番了,才能确定自己到了哪个朝代。

    想着这些,我先翻找出肉干来吃了一些,然后,找到山边的小河喝了些水,这才拄着棍子,一步步的向着村庄所在行去。

    一边走一边琢磨,得给自己起个名字,因为,小男孩本身的记忆,我一点都没有接收到,根本不晓得他姓甚名谁家居何处?

    更不明白他和那个血骨魔占据了的小姑娘躯壳,是从何而来的,两者之间是什么关系也搞不懂。

    但两人眉宇间气质迥异、差别很大,我估计,不会是姐弟俩。这就好啊,可不想和血骨魔扯上血缘方面的关系。

    “到底叫什么名字呢?方钢这名字还是留给未来的自己使用吧,我还是另起一个名字吧,叫什么好呢?”

    我一边走着一边想着,突然听到高空有动静,一抬头,就见一行大雁排成‘人’字形的飞了过去,心头一动,数了数雁子数量,一共十六只。

    “得,这是天意啊,就叫做‘雁十六’吧。”我一笑,就此定下了自己的名字。

    我很确定,这名字在辫子朝历史上没出现过,那样说来,我很有可能不会在这古代停留多久,毕竟,我这等人只要不中途陨落,就没有理由不名传千古啊。

    我承认自己有点飘,但这也算是自信展现不是?

    一想到很可能会在短时间内回归现代,我,雁十六,就很是开心。

    正行走间,猛地停住脚步,然后,向后倒退三步,向着左侧的树林中打望过去,眼神渐渐抬高,就见一个女人挂在树干之上!

    引起我注意的不光是女人诡异的姿态,主要是,她正在失血,一滴滴的红血从树上流到草丛中,气息相当微弱,看样子,不过十几分钟就会彻底玩儿完。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是师傅教我的做人道理,茅山鬼门的规矩,不能见死不救。

    我忙跑过去,跑的太急了,脚下不稳,摔了两下,好在草地松软,只是碰破些皮,浑不在意。

    来到了树下,估算一下树枝到下方的距离,本可以用棍子将人挑落的,但地上虽松软,却毕竟不沙发,她流了不少血,这时候再重摔一下,我怕她直接过去了,那可就是我的罪过了。

    没办法了,我手忙脚乱的在周围划拉树枝和野草,最快速度的垒搭一大堆,然后,用长棍向上,顶着距离下方三四米高的女人,一挑!

    噗通一声,女人身上溅血的砸落到草堆之中。

    缓冲了不少重力,应该死不了,条件限制,我也只能做到这种程度了。

    忙冲过去,将女人翻转过来,细细一看,触目心惊。

    此女身上都是血,脸上一大半也都是红血,看不清面容,但从肌肤状态判断,应该是四十岁左右的妇女。

    她穿着古式旗袍,很适合行动的装束,披头散发的,奄奄一息。

    我一看她岁数,再想想自己此时十几岁的年龄,觉着没有问题,救活了也不会出现被女人纠缠着非君不嫁的戏码,那就好。

    古代女子对某方面的执着让人心惊,我可不想惹来麻烦。

    “岁数小还是有好处的。”

    我美滋滋的想着,随手将其外衣弄开,尽量不接触内中衣物,查看伤势,不由眉头蹙紧。

    其实,女人受伤最重的就是两处,一个在右腿上,一个在左肩处,应该是剑伤,血流不止是导致她昏迷的主因,要是止住血了,她就不会死。

    问题是,我手中没药,采摘草药止血也来不及了,等我备好材料,这四十余岁的妇女已一命归西了。

    救人乃十万火急大事,我顾不上灵魂受伤,盘膝坐下,琢磨着,将养七八天了,阴魂应该能调动出一丝力量了。

    只要一丝力量,我就能催动咒语。

    只能说此女的命大,我拼命运行魂力之下,愣是导引出一点点儿的魂力来。大喜,忙摒气静神,然后,掐动指诀,口中吟咏起咒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