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087章 武伯
    咒语声在林中响起。

    “三皇五帝,左右扈从,持刀带剑,阻断大红与小红,内脏血不出,外表皮愈合,万道护体,死亡远离。”

    “索魂使者不敢近,十殿阎罗别事急,太白金星当头照,血途回流藏神躯,不可外流,只易养身,天地齐鉴,原始共鸣。太上老君急如律令,临!”

    彭!

    我的一只手狠狠拍在女人左肩处血流不止的伤口上,那里红光一闪,血液不再涌现,我又用最快的速度,将手掌拍在其腿上伤口之上。

    红光连闪,腿上伤口愈合中,血不再流……!

    “呼呼!”

    我满头汗的趴在草丛中,只是这么简单的‘止血法咒’,平时使用如拎起一根灯草,此时倒好,几乎要了老子半条命,浑身肌肉突突的,虚脱的厉害。

    脑海中一阵眩晕,要不是老子韧性强悍,几乎昏厥过去。

    法力真是太低微了,一道止血咒,就耗尽了那一丝魂力,好嘛,灵魂伤势真是不轻,何时才能调理回来呢?我满心苦涩。

    缓和半响,我重新爬起来,于女子内中衣物上,撕下几条干净的布,将其伤口紧紧绑缚住,妇人还在昏迷,我一摸其额头,吓了一跳,这是发高烧了!

    好嘛,重伤之后高烧,此女命途堪忧啊,但幸好止住了血,多少都能延长生命,只要将其弄到前方不远的村庄中,善良的百姓应该会救助吧?

    我抱着这样的想法,站起来,一伸手就想将女人抱起来,然后,……又趴在那里了,内牛满面,这躯壳孱弱的不像话,一个女人都抱不起来,这可咋整呢?

    所谓天无绝人之路,就听到远处有动静传来。

    忙走到林边偷偷向外看,就见远方路上缓缓行来一辆牛车,赶车的老头满脸皱纹,车上有农耕用具,还有两个十几岁孩子,他们都留着辫子,一看就是安分守己的老百姓。

    “老爷爷,救命啊!”我跌跌撞撞的跑出去,不习惯跪拜,就站在路边大声的喊。

    “咦,谁家娃娃,咋了?”

    老头赶着牛车迅速接近,身形一展就蹦下了车来,别看都七老八十了,但身子骨还算是相当的硬朗呢!

    两个比我大些的娃跟着蹦下来,穿着粗布衣裳,一男一女,都好奇的看着我。

    男孩长相很是憨厚,女孩长的很漂亮,在山村中算是不可多得的美人胚子了。

    也知道他们为啥这样看我,因为,我此时披头散发的,看起来像是山里面跑出来的野人。

    “那里,那里……。”我顾不上其他,忙引着三人走进林子。

    一眼看到受伤的女人,老头的面上就是一紧,紧走几步过去,抬手试了试女人额头的温度,脸上缓和了一分,看看女人身上被包扎上的布条,转头疑惑的问我:“是你这娃处理的?”

    我茫然的点头。

    “学过医术?”老头眼睛一亮看向我。

    我只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处理的不错,要不是及时止住血了,她早就已经没命了。发烧不要紧,老朽有办法救回来,先将她抬到车上去。”

    老头转身吩咐了一声,比我大些的两个孩子一道应是,上前来将人抬起,毫不费劲儿的样子,我看的是眼前一亮,直觉感到两个乡村孩子是练家子。

    他们手脚麻利的将伤者送到牛车上,老爷爷示意我一道上车,一甩鞭子,就赶着牛车向村庄行去……。

    我算是放心了,听这老人的话头,应该是个山野老中医。

    这女人的运气还真是不错呢,先是遇到了我,接着遇到了老爷爷,这条命应该是保住了。

    忽然想起当年被地藏王一巴掌拍到黑凤村的事儿……。

    当时,苗老和苗谷小姑娘给我了家人般的关怀,还有大狗青山……。

    苗老就是个会医术的高人,深受黑凤村的村民尊敬,可惜,事到最后,我才晓得一切都是林铭汝事先布置好的局中局……。

    此时的山野老爷爷和当日的苗老很有几分相像之处,都会医术,估计,在村中都是德高望重的老人家。

    但我确认了一点,眼前赶着牛车、古道热肠的老爷爷,不是苗老那种虚假的存在,是真实的。

    只这点,就将两个老人完全的分离开来。

    还是喜欢和真实的老爷爷在一起,苗老事件,深深的伤害了我的心……。

    “小娃娃,你和这受伤的女人什么关系啊?莫非,她是你的母亲?”赶着牛车的老人随口问了一声。

    母亲这个字眼刺激到我了,可能是我寄身的男孩就是个多愁善感的,眼圈都红了。我想起马若暖和透明小棺材了,说白了,想娘了!

    我的情绪被躯壳本身的年龄影响了不少,也好,外人看着才更像是小孩子不是?不然,将我当成怪物点了咋整?

    “我没有娘了,是个到处流浪的孤儿,这人我不认识,在半道遇见,不能见死不救,但要不是老爷爷正好赶来,我也救不了她,我连扛起她的力气都没有。”

    说着说着,无限憋屈涌到心头,好悬掉下眼泪。

    但琢磨着自己其实是个大人了,不该如此表现,才忍着没掉眼泪,不然,过后一定被自己羞死。

    “孤儿?好一个孤儿,如今这世道,人命如同草芥,你个无父无母流浪的娃却还知道救人,而那些官老爷……,唉。”

    老人摇头叹息,顺势用长着老茧的手抚了我的头,温暖就从这动作中传递而来。

    “娃,你有名字吗?”老人慈和的问。

    “有啊,我叫做雁十六,估计,自己可能排行十六,家里孩子太多,父母养不起,就将我丢弃了。”用袖子擦擦眼睛,清晰的回答。

    “这孩子,命真苦……。”老人叹息起来。

    “十六,你就在我们村子住吧,我俩保护你,谁都不敢欺负你。”长相憨厚的大男孩凑过来,拍着心口表示,旁边的山村小姑娘也点着头。

    我扭头看向老人。

    “这事不好办,一个流浪儿,没有身份路引……,别急,我回去想想办法,村长那里,老朽还能说上话。十六,喊我‘武爷爷’就成,武功的武,要是你的落户问题能解决,以后,武爷爷传你医术和巫术,你愿意学不?”

    “愿意。”我当然要应下来了,人生地不熟的,有人愿意照顾我,还有啥不乐意的?

    “他俩也是我捡回来的,男的叫做赵大龙,女孩叫做林夜蓉。”

    “大龙哥,夜蓉姐。”我忙叫人。

    “好,十六弟,咱们从今往后就是一家人了。”

    或许是因为我和他们的命运相同,所以,这两人对我格外亲近。

    夜蓉姐过来,将我散乱的头发整理一番,编好辫子,帮我擦干净脸,仔细打量一眼,惊讶说:“原来十六弟长的这样俊秀,以后一定是个出众的人儿。”

    “是啊,十六弟,你这样貌真是一等一啊,谁家舍得将你扔了?真是不长眼。”大龙左右打量我一番,满眼羡慕,显然,很稀罕我的这幅容貌。

    我暗中撇撇嘴,附身男孩长的确实不赖,但相比蛇王路奢涛那样的,还有百八千里距离呢,和我本尊方钢也就是不相上下罢了,这两位少见多怪了。

    面上自然要装着不好意思的笑笑,引得两人一道笑起来,气氛很是融洽。

    “武大伯,这谁家的小孩啊?长的真俊。”

    “那个女人咋了……?”

    刚一进村,遇到几个中年村妇,就嚷嚷开了……。

    好一顿鸡飞狗跳,我们才进了一座院子,里面竟然是阔大明亮的砖瓦房。

    看的出来,这村里人大都住着茅草房,能住上砖瓦房的没几户,果然和我猜想的一样,武大伯在这村子中很有威望和地位。

    笑话,老中医在这样的村子中没地位才怪了,十里八村头疼脑热的,谁不得来请他啊?

    当然,前提是真得有本事,只靠嘴皮子忽悠可不成。

    看到村民们都热情的和武大伯打招呼,我就知道,这是有真材实料的村野高人,要不然,得不到村民真心的敬畏。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