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090章 大乱世兵祸绸缪
    药膳香气在院子中飘着,我在武伯的指导下配置着药膳。

    武伯有独门秘方,不藏私的教给了我。

    我感觉这养血健骨的药方玄妙非常,比自己掌握的那些更有效,可见,武伯是真有本事的人。

    武伯并未说要收我为徒的话,只是简单的传授了些草药和药膳知识,看来,他也看出了屋内那尊‘大神’对我的青睐。

    药膳准备好了,傍晚时分,大龙和夜蓉端到桂姨居住的房间,伺候着她享用。

    对这份活儿计,这两个家伙抢着干,意图很明显啊,这是眼馋桂姨的种种手段,想要讨好学一些的意思,对此,我只能暗中祝福他俩好运了。

    如桂姨这样神秘的女强人,那是很讲究眼缘的,他俩能不能得到这等大人物的指点,完全看造化。

    不客气讲,只要学得一鳞半爪,那都受益无穷!

    对此,武伯是相当支持的,他反倒不理解我躲避着桂姨不愿接近的行为,我当然也不会解释什么。

    如何解释?告诉武伯,我本是从未来‘穿’来的残缺灵魂吗?

    如此天方夜谭的怪事儿,别说武伯这种脑筋老旧的古人无法接受,即便我这等出生在现代社会,从小耳渲目染奇闻传传的人,至今也还在眩晕之中呢,完全搞不懂因何出现了这样离奇的事儿。

    特别是,被月华能量劈碎灵魂之前,看到了石帆南的事实,始终让我不解啊,疑惑深深。

    石帆南的身躯被我分离的那道意识牢牢控制着,这是可以确认的,他参与万年老鬼搞出的‘边陲蛮夷死亡竞赛’也是可以确定的。

    但为何,我的灵魂被大瓮虚影吸入内部后,好不容易找到中心控制区了,却发现黑楼六层,就是石帆南所参与的死亡竞赛环境呢?

    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这中间一定有着古怪的连接,是我到现在还没有搞懂的。

    但我相信,要是收回那道分离出去的意识,双方面经历和讯息相结合,瞬间就能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此时嘛,只能凭空猜测,可能发生的状况很多,我真的难以辨别真伪。

    暂时,只能将这些疑惑抛在脑后了。

    我此时只是一个身体孱弱,灵魂也虚弱不堪的十多岁小男孩,自己取了个名字‘雁十六’而已,在这古代环境中,先好好活下去再说其他吧。

    只要还活着,那不论遇到怎样离奇古怪的事儿,我都有信心去克服,并最终找寻到可行的‘生路’。

    武伯家的房间足够多,毕竟,他的这所院子算是村中一等一的大宅院了,除了村长和少数的几家富户,就数武伯的宅院够大、够好。

    我分到一间单独的房间,武伯对我足够照料,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儿,能遇到武伯这样古道热肠的老人,算是我的福气。

    安置好我,已经傍晚了,大龙和夜蓉勤快的做好晚餐,喊我和武伯出去吃饭。

    桂姨用过了药膳,不必和我们一道用饭。

    乡下村庄,没有什么像样的食物,无非是白菜片、土豆就着苞米面窝窝头之类的,但这顿饭,我感觉是有生以来吃的最香甜的一顿,突然多出了武伯和大龙、夜蓉他们,让我感觉到了家人般的温暖。

    用饭期间,我很是巧妙的提及,自己对朝代变迁方面见识的匮乏,说是流浪的时间太长,都不晓得现在谁在当皇上了。

    这让大龙有了炫耀的资本。

    他知道我会写字、会医术,哪有其他的方面值得炫耀呢?但此时,发觉我也有不懂的,憨憨的大龙就嘚瑟上了,叭叭叭的,将他所知道的那点事说了出来。

    我微笑着听,心头却掀起了滔天巨浪。

    我说怎么会看到八百里加急快马那样的场景呢,感情,此时是辫子朝最了不起的那位皇上正当年的时代。

    要是没有记错,按大龙所言的年号来计算,现在正是消除藩王的大型战争过程之中。

    只有我才知道三藩最终的下场,而这个连名字都没有的小山村,属于三藩管辖的边缘地界,战争随时可能影响到这里。一旦有残军败卒冲到这里来,不难想象会对此地造成怎样的破坏。

    无名小山村所处的地理位置太不妙了,我的心中直打鼓。

    面上还要维持茅塞顿开的模样,连连对大龙道谢,并赞扬他知道的多。

    大龙憨憨的挠着后脑勺直乐。

    夜蓉和武伯也跟着笑,但我的心情无比沉重。

    晚饭就在这种气氛中结束了,武伯吩咐大家伙好好休息,明儿得下地干活。

    我既然融入了这个大家庭,当然也要跟着干活了,这是责无旁贷的事儿,好在,有着林铭汝那一生丰富的阅历,农活儿也难不倒我。

    临睡之前,我不出声的来到武伯房间,推开门就看到武伯警醒的看来。

    我对他竖起手指在唇边,并对外一指。

    武伯就明白了,他尽量不出声的下地,随着我走到院子中。高空一轮满月,光线倒是没有问题。

    我走到一堆沙子旁,手持着一根干树枝。

    武伯一看就懂了,也学我的样子持着一根树枝,我们都是会写字的人,这样交流比较方便,也不用担心被桂姨听闻到。

    我用树枝子在沙堆处写着:“武爷爷,想办法多留桂姨居住一段时间,时间越长越好。”

    “为啥?”武伯不解,写字回应。“不瞒武爷爷,我跟着那位奇人学了很多小手段,其中就有占卜一项。先前,暗中占卜过,这个山村不久后或许会有一场天大的灾难,但只要有贵人相助,大家伙就能保住平安,否则,有可能被屠杀一

    空。”

    写完这段话,就看到武伯震惊的浑身一震。

    我上前将所有字迹抹平,认真的看向武伯。

    “你是说,桂圆就是本村的贵人?”武伯颤抖着写就这一行字,转头看来。

    我点点头,想了一下补充写着:“占卜结果是,未来数月间,本村有七成可能会面临兵祸。”

    “您也知道,朝廷因着三藩之事大动干戈,战争旷日长久,已经打了好一段时间,只不过,这里地处偏远,具体的消息不通,但我流浪时经过的州县很多,看到了很多惨况。”

    只能吓唬老头了,其实,我并不确定这个村庄会不会被战事所牵连。但想了半天,只要桂姨这等大人物在,即便真的被牵连了,或许,也能有一线生机。

    武伯好心的收留了我,这是大恩,我只能用这种办法来报答。

    “十六,我明白了。”

    武伯写了一句,随手抹掉,仰头对着高空圆月深深叹气。

    他活了这么大的岁数,估计,亲眼见过了不少惨事,兵祸之猛,不用我和他多说也能了解。

    武伯挥挥手,我点点头,随着他走回屋内,各自回去睡觉。

    将这件大事交代给了武伯,感觉心情放松了不少,很快就入了梦乡。

    一宿无话。

    第二天,我就随着武伯和大龙他们下地干活了,武伯家养了两头老牛,我负责喂养它们……。

    十天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一来二去的,我和这村子中所有的人都熟悉了。

    这村子不大,总共也就九十多户,目前的人口四百多,老弱妇孺占据了十分之九,原来,青壮年都被带走从军了。

    好像是藩王干的好事,留守的可不就大多是老弱妇孺了吗?不多的几个青壮年男人,还是花钱打通了关节,这才免除兵役之苦的……。

    战事一起,不管是为了什么缘由,受苦的最终只会是老实巴交的百姓,对此,我只能于心中怜悯,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如战争这等大事,不是我这么个自保都难的未来之人可以干涉的,我也没有改变历史的雄心壮志。只求好好的活着,顺道多救助些受难受苦的生灵,也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