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092章 巫毒忌讳
    “武爷爷,记着你说过,以后会教我医术和巫术,既然您会巫术,鬼怪之类的玩意儿应该不陌生吧?”

    我有些惊讶,看向老头。

    ’嘘,嘘!”

    武伯吓了一跳,忙竖起手指在唇前,警惕的左右扫摸,没发现谁靠近过来,这才松了一口气。

    我马上明白了,‘巫术’这种字眼在山村之中是犯忌的,一旦被村民知晓,弄不好会被当成妖人报官。

    相比之下,阴阳先生或捉妖道士什么的,反倒不会招引灾祸,人们更信任阴阳法师,对巫师却赶尽杀绝。

    想一想就明白缘由了,这是上行下效所造成的。

    历朝历代的皇上最害怕的就是巫蛊咒术之类的玩意,因为这个缘由犯事儿的人数之不尽,在宫廷中使用巫蛊之术害人的也络绎不绝,皇上老倌对此深恶痛绝。

    所以说,即便民间有会巫术的高人,也都深藏不露。

    “你这娃,好悬将老儿推进火坑,嘴上没有把门的吗?走,到僻静处。爷爷说于你知晓。”

    老头脸都变白了,一把扯住我,另一手拿着吃食,急急向着村外而去。

    我知他为何不回家说话,家里住着个耳力通幽的大神‘桂姨’,说啥都不方便,所以,想要安全说话,就得到更僻静、更远的所在才成。

    涉及到巫术这种可怕的词汇,武伯要无比的小心。

    也想明白了,武伯最初遇到我时所言,以后教给我医术和巫术的话,应该是说漏嘴了,可能是见猎心喜的缘由,毕竟,我展现出了不凡的医术底子,想要教人的冲动一上来,武伯才说漏嘴的。

    他没有想到我记得这样清晰,刚才,几乎将他吓的昏过去了。

    一直走出村子,在村边小河旁的青石条坐下,武伯才心有余悸的对我说:“十六啊,以后在外头,万万不要提及巫术之类的字眼,当今圣上和管辖各州府的大员,最忌讳的就是这种事儿。”

    “据闻,前几年大内中有妖人使用毒蛊之术害人,被牵连杀头的就有数千人之多,当今皇上对此等事绝对痛恨,十六啊,想要好好活着,一定要谨言慎行。”

    “武爷爷,是十六错了,以后不会了。”

    我赶忙认错,心里话了,这是现任皇上,等到了他后面的那位继承者可就不同了,那厮可是最大限度的使用邪术法师,毫不避讳,看样子,要是给其大量巫师,那老倌也敢用。

    那位当朝时,林铭汝都坐上钦天监监正职位了。

    好嘛,还真是一朝天子一朝臣呢,忌讳的东西也这般的不同。

    “十六,先不说巫术之事,你告诉我,为何你能看出理正他家在闹鬼?”

    武伯缓过这口气来,顺手将鸡蛋等物放置一旁,很是认真的看向我。

    “武爷爷,其实,我所言的那位奇人,本身就是一位阴阳法师,和巫术传承倒是不沾边。”

    “跟随了他多年,会些小手段,先前,我登树爬高望气之时,运行秘传的气功到双眼位置,就看到理正家被鬼气环绕了。”“观察那规模,真是不小,可以判断的是,这鬼气刚刚催动,目前,受影响的只是那个疯癫的大夫人,但若是不出预料,再过三天左右,理正一家上下数十人都会被牵扯到,届时,出现意外的可能将无

    限放大。”

    “换而言之,理正一家会死很多人,命大的才能逃过一劫。而这种邪术不会消失,有可能向着整个山村蔓延,到时候,这村子中谁都逃不了,都得面对厉鬼的侵袭。因而,我才将实情告知。”

    我有条不紊的解释一番,既然先前敢说闹鬼之事,当然想好了如何解释,这一番话九分真一分假,仙神听了他也辨别不出虚实来。

    武伯眨巴着眼睛,重新认识我般上下打量半响,忽然说:“十六,你可是寄希望于武爷爷掌握的巫术,来解决理正家闹鬼之事?”

    “正是此意,武爷爷,我虽然能看出端倪,但能力太小,驱邪灭鬼都得是强力咒语,我基本没有什么道行,胜任不了,所以,告知爷爷,想请您暗地里出手,化解这场天大的危机。”

    “不是为了理正家的那数十人,最主要是为了保护无辜的乡亲们不受祸害啊。”

    “哎,十六,真是惭愧,爷爷没有本事捉鬼啊,甚至,都不能如你般看出不对头的地方来。”

    武伯老脸发红的说着。

    我惊讶万分,没有记错啊,武伯亲口说过会巫术的,为何捉鬼都不能胜任呢?

    见我不懂的看向他,武伯抿了抿嘴,有些尴尬的说:“十六,既然你和那奇人学会一些小法术,可知那传说中的巫术细分为多少种类吗?”

    我闻言心头一动,但这方面的知识真的匮乏,毕竟,巫术和林铭汝学习的法术是两种类别,区别太大了。

    要知道,真正巫术的传承,基本上,在辫子朝之前就断绝了,所谓的辫子朝宫廷中的巫蛊之祸,其实,更大可能只是某种降术或蛊虫之术,和传统意义上真正的巫术根本不沾边儿。

    说实话,武伯说他会巫术,我都很是惊讶的。

    按理说,目前的道儿上,不该有人会巫术了。会的只是源从巫术而来的法术和邪术罢了,早就失去原汁原味的巫术味道了。

    林铭汝的见闻中也没有关于巫术的细致分类,此时武伯问我,我自然一头雾水,只能连连摇头,表示不懂。

    武伯看向我,认真的说:“其实,目前世上还有传承的巫术种类已相当稀少了,简单讲,笼统而言,巫术只分为两大类,那就是仙巫术和魔巫术,顾名思义,一种属正,一种属邪。”

    细分的话,仙巫术中还分为好几个分类,如,白头巫术、虫蛊巫术、护身巫术等,这些都属于仙巫术范畴的。”

    同理,魔巫术也包含多种,如,黑头巫术、驱鬼巫术、咒诅巫术、炼尸巫术、御妖巫术、杀阵巫术等,都属于魔巫术的范畴。”

    “简而言之,魔巫术更注重破坏和攻击,仙巫术更注重防守和养身。”

    “世人畏惧的大多都来自于魔巫术,这是能高速置人于死地的邪门巫术,当然恐怖。”

    “因年代太久远了,大多的巫术都断了传承,但有一种小类别的巫术传承还在,而我就是这个小类别巫术的传人,我所会的巫术,只是‘白头巫术’而已。”

    “说明白些,就是治病救人、替人祈福的巫术,让人祛除疾病益寿延年很有效,但白头巫术没什么攻击力,哪能驱鬼灭妖?所以说,我没有捉鬼驱魔的本事啊。”

    武伯苦着一张脸,说明状况。

    我这才恍然,感情,武伯掌控的巫术传承,只有治病救人的功效,怪不得他的药膳那样的灵验,估计,药材中被他念咒施加了‘白头巫术’之力,这才能药到病除,将桂姨轻松的拯救回来。

    这可能是武伯打算以后才教我的东西,但因理正家的事,他不得不此时就说个明白了。

    白头巫术根本没有驱鬼的功效,武伯自然无法完成这个任务了。

    我瞠目结舌,被这道讯息雷的不轻,本以为会巫术的武伯有办法捉鬼,此时才搞明白,这是自己在一厢情愿,武伯要有那样的实力,早就成阴阳大师了,不会单单的只是一位老药师。

    “这可如何是好?不用三天,理正家必出人命,难道我们就坐视不理?”

    我急的够呛,秉持茅山鬼门精神,如何能见死不救?奈何,我人小力薄,灵魂受损严重,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武伯忽然一笑,轻声说:“十六,你还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放着家里那尊大神不用,自己在这着急,让我说你什么才好?”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