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093章 鬼祸衣钵
    “这个嘛,您不知道,那女人我可不敢招惹啊,要是有求于她,她势必乘机提出收我为徒的要求,我还如何推脱?不到万不得已,我并不想求她。”

    我脸一颤,不得已之下,说明了缘由。

    “十六,不是爷爷说你,这种做梦都想不到的好事儿,大龙和夜蓉那俩娃拼命都想得到,为何你反要抗拒不从呢?真是怪哉!”

    “爷爷也看出来了,你是一块未经雕琢的上等璞玉,爷爷的这点儿本事给你做个启蒙还成,真要拜师学艺,还是要桂圆这样的高人,才能教导得了你啊,你可别因着一时糊涂而错过天降的大机缘。”

    武伯语重心长的劝我。

    “反正还有数天的时间呢,你好好想想吧。”武伯提出建议。

    “那就先搁置吧,我先琢磨几天,实在不行再说。”我有些闹心了。

    计议妥当,一道返家,面上看和先前去理正家的状态一样,但其实,我和武伯心头都沉重的不得了,感觉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这还没有发生兵祸呢,却先来了一场鬼祸,看来,无名小山村处于多事之秋啊。

    好在武伯是白头巫术的传人,对鬼怪自然相信,这要是遇到个不信鬼怪的,我的嘴皮子不得说的起泡?

    这样一想,还算是比较幸运的。

    “桂姨大好了?”

    走进了院子,就看到神秘女人‘桂圆’在院子中缓缓的打拳,一招一式刚柔并济,很有范儿。

    “桂圆,你这身子骨真是结实,这才几天啊,就恢复的这样好了?容光焕发的……。”武伯也跟着说了一声。

    “呼!”

    桂姨长出一口气,手回落到丹田处,闭眼调息一会儿,这才睁眼看来,面上挤出笑意,说:“武伯,十六,你们今儿回来的……,咦?等等。”

    桂姨一句话未曾说完,眼皮就是一跳,然后,几步窜来,我就发现她的眼中闪动红光,神态陡然变得极为严肃。

    “你们身上有鬼气!快说,从哪里回来的?”

    桂姨只是上下打量一番,立马看出端倪,这份眼力,震的我和武伯一道颤栗。强,太强了!

    “桂姨,你可真是厉害,那啥,咱们进屋说可好?”我笑着上前。

    桂姨点点头,神态还是很严肃,转身领头进屋。

    我和武伯乖乖的随着走进了房内,分别落座。

    我看眼武伯,他眼神一闪,对桂姨缓缓述说经过,没敢撒谎,包括我使用望气手段的事儿都一并说明白。

    当然,武伯会白头巫术的事儿并没有告知,毕竟,巫术师都绝迹了,冷不丁蹦出一个来,虽然只是白头巫术,但还是容易惹出事端来,还是保密着比较好。

    相比之下,我和山中奇人学过正宗法术的事,反倒不用刻意隐藏,在任何人面前说起都不会惹祸,还会被人羡慕,这就是当今世道对‘阴阳法师’和‘巫术师’截然不同的两种态度。

    桂姨听着武伯复述,眼中精光隐隐闪现。

    她眼神复杂的看我好几眼,估计在琢磨着我跟随哪一位‘奇人‘学的小手段?

    这个嘛,累死她也想不到的,本就是我在胡说八道。

    “十六,你打算如何办?眼看着灾难发生,还是想救人?”

    听完事情经过,桂姨看向我。

    我心头一凛,有些明白桂姨这样说的用意了,没别的,这是要借机提收徒之事了?

    我要是不愿拜入桂姨门下,得,她不会出手的,那我即便有救人的心,也没有那份力,只能眼看着灾祸愈演愈烈,这不符合我的心性。

    但若是想要救人,就得妥协拜师。

    问题是,老子什么不会?脑海中一大堆秘籍,还有新得到的半本‘大巫咒术’,加上林铭汝那一生的经历和阅历,老子真就不需要拜师了。

    进退两难之局啊。

    但刻在骨子中的就是人命关天的认知,如何能昧着良心不管不顾?看来,这是不给我选择余地了?得,那我就跟着心走好了。

    “我想救人,但我没有那么大的本事,理正家的厉鬼绝不止一只,只凭我这点小手段,吓唬个冤魂还成,和厉鬼或更厉害的鬼魂对峙,必死无疑啊,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有。”

    “要不,桂姨,你不是恢复了一些吗?看你状态真心不错啊,不若您老,大发慈悲的解救黎民百姓于倒悬吧,顺手灭了那些作妖的鬼怪,本村的人一定感恩戴德。”

    我眼巴巴瞅着桂姨。

    “你这孩子,说的忒轻松了,我刚才感知到了,这是用一件古老邪物为媒介施展的引鬼邪术,要是平时,对我而言真就不是问题,反手就能破了,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暗中施术之人心肠过于歹毒,这等邪术杀伤力太强,弄不好就会杀死大量无辜的人,这不是法师该做的事,应受到惩罚。”“话虽这样说,但今时不同往昔,我的道行虽恢复了一小点,但身体恢复进度没有跟得上,若果硬是施法,弄不好身体会有后遗症,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儿不能做啊,实不相瞒,我肩上的责任重着呢

    ,不能折损在这里。”

    桂姨详细的解说了一番,让我们了解她此时的身体状态。

    我不由傻眼,人家桂姨没说不想出手,只是因伤势不便出手,总不能强求吧?

    武伯叹息一声,显然,很是失望。

    “不过……。”桂姨忽话头一转。

    “不过怎样?”我和武伯同时精神一震,眼睛一亮。“我可将恢复的那些法力借给十六使用,但问题是,若使用我的法力,十六你就必须要使用本宗独门的运功方式,而这,是不传之秘,只有你正式拜入我的门下,我才能不违背祖师规矩的将气功运行之

    法教授给你。”

    “以你的底子,很快就能掌握住,然后,我再传你相对应的驱鬼法咒,你出马,就能摆平这件事了,这是唯一的办法,不知你愿不愿为了这一村的人命,拜到我的座下呢?”

    “我已经有三位亲传弟子了,打算收你做关门弟子,要是你争气,以后就是我的衣钵传人。”

    桂姨眼角闪耀诡谲之光的看向我。

    我的嘴角不受控的跳动起来,心头大骂不休。

    敢确定,桂姨所言的她不能动手,只能将法力借给我使用的这套言语,完全是在信口开河,和我事先琢磨的一样,桂姨果然要借着驱鬼这件事做文章。

    只不过,不是借机提条件,而是弄出了个‘全村的人命’做为砝码,不软不硬的让我自己去选择。

    这手段太过高明,我也只能叹为观止。

    明明是这厮借机达成自家目的,我偏偏说不出半个不是来,因为,桂姨完全站在大义的立场说话,让我根本无法辩驳。

    只说这个,桂姨就足够厉害。

    “十六……?”武伯有些着急,催促我一声。

    “桂姨,感谢你的好意,不过,我想考虑一宿,明天给您答复可好?”

    我想了一下,还是决定使用‘拖’字诀,在我心头,只有稻花真人才是师尊,真就不想又弄出个师傅来,即便是借尸还魂状态。

    最最紧要的一点是,我还不晓得桂姨是正是邪,这要是一下子拜入邪道大佬的门下,以后可就惨了,想半途退出是没门的,我岂能不慎重?

    “十六,你是不是怀疑桂姨是邪道中人,所以,不敢轻易拜师?”

    桂姨真不愧是老妖怪级别的大人物,只是一眼,就看明白我最大的顾虑是什么。

    闻言,武伯眉头一蹙,没多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我。

    我沉吟一会儿,轻轻点头。

    “既如此,武伯,请您回避一下……。”桂姨突然这样说。

    武伯立马会意,转身离去,并将房门关闭。

    “十六,你这孩子年纪轻轻的,做事却这样的谨慎,不错。既然这是你最大的顾虑,桂姨可以让你明白几分,你看看这是什么?流浪江湖时,可曾听人说起过?”

    桂姨的手一翻,从內襟口袋中,掏出一件小巧的物事儿,将篆刻复杂符箓的一面对着我。我只是看了一眼,就感觉心头‘轰隆’一声,宛似滚过了亿万雷霆,脑海中天崩地裂一般,霎间,身躯直晃,大惊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