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094章 太金赐号
    桂姨本就是随口一问,估计,并不认为我能一眼认出她手中的东西。

    但看我的神态产生了这样大的变化,桂姨的眼神变了,她手持着小巧的物件,凝重的问:“十六,看你的意思,莫不是,你真的认识此物……?”

    问着这话,桂姨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我。

    我哪有心神回应她的话,只是直直的看着女人手中的物件,心头像是经历宇宙大爆炸一样的震惊!

    要说是其他的东西,我未必就能认识,但桂姨此时拿出来的东西,即便变成灰儿我也认识啊,根本就没有不认识的道理,不但认识,还知道如何使用呢。

    桂姨手中持着的物件是一枚印章。

    茅山鬼门世代相传的门主印章!

    这东西,在现代社会的时候,是左妆师姐亲手交授给我的,因为我在别墅区地下墓葬的历练合格了,通过了门主继承的历练,可以拥有门主名头。门主印章传承到我手中,其内封印历代门主的大招,如,师尊稻花真人的八部天龙之类的招数,都可以从门主印章中引导出来,而道行低微的时候,除了需要咒语,还需要祭血和祭献寿元引导印章中

    的攻击法术。

    当年,鳄首山灵异事件的时候,我使用印章最为频繁,因着此物,多次化险为夷……。

    所以说,其他的东西还有可能认错,但这物件岂会认错?

    “别急,让我想一下,现在的年代是……?按照这年份计算,茅山鬼门还是茅山正统的一份子,这个时间段执掌鬼门的人是……?”

    一个以往只在鬼门秘籍上看到过的名号浮现在心中,我霎间就明白对面这一身风华的中年女人是谁了。确切的讲,她是一名道姑,道号‘太金真人’!法力高超、神通广大,是茅山鬼门历史上罕见的女门主之一,按照数量算,女主门只占据鬼门历史的十分之一,但不论哪一个,拿出来都是跺跺脚天下震三

    颤的大人物。

    太金真人俗家名姓没记载,更不要说小名了,但我此时明白了,眼前这位满身风华的女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太金真人,也是我茅山鬼门的祖师之一!

    娘咧,这是怎么一回事?

    “小子雁十六拜见太金真人,不知真人当面,失礼之处,还望真人海涵。”

    我惶恐的不得了,一下子遇到本派祖师了,能不震惊吗?忙躬身施礼。

    “咦,你真是很有眼力啊,到底谁教导你的,竟真的认识这其貌不扬的鬼门门主印章?连带着知晓了本座的身份?有点意思。”

    “你不要多礼,硬要说起来,你还是本座的救命恩人呢,哪有恩人对被救之人如此多礼的道理呢?”

    女人面上惊讶之色掩饰不住,认真的收好门主印章,示意我站直了说话。

    “禀太金门主得知,养我长大的那位奇人平时教导时,曾手绘过各大宗门掌教的印信之物,其中,茅山鬼门门主印章自然是重中之重、需要了解的东西。”“其再三叮咛,这枚印章代表的可是太金真人,一名真正的巾帼巨头,不想,能和真人这样见面?说实话,小子几乎被吓死。与其说是我救了真人,不若说真人气运鸿达,哪是宵小之辈阴谋毒手可以算

    计到的?”

    我毕恭毕敬的回话。

    “得了,不过是些虚名罢了,现在你明白本座的身份了吧?还有疑虑吗,还担心拜入邪道吗?”

    女真人笑着看看我。

    “这个……?”

    我抬头看看女人,琢磨着这就是茅山鬼门祖师之一啊,先不说跟不跟她学艺,只说早就注定的关系,我拜入她的门下也是天经地义的。

    不过,这其中有不妥之处!

    太金真人的辈分太高了,都是我师尊稻花真人的祖师了,我要是拜入她的座下,和师尊那边如何论?难道,我水涨船高的成了师尊他老人家的祖师爷?

    但我若是不听祖师太金真人的话,似有欺师灭祖的嫌疑……?哎呀呀,到底如何做才对?

    我心乱如麻。

    嗨,琢磨这许多做啥?我此时并不是方钢的躯壳,而是附身在雁十六的身上,严格来讲,是雁十六拜师吧,与我何干?

    不对,不对……,话不能这样说,雁十六本尊灵魂早消亡了,起主导作用的是方钢灵魂,这等同是方钢在拜师。

    好乱,好纠结,如何是好?……满村子的人命救不救?祖师要收我入门,答应不……?

    我心头乱的无法形容了,一生中都没有这样的纠结过。

    “十六,你怎么不说话呢?看你眼神好像还有顾虑,不要急,一道说出来可好,本座阅历足够丰富,未尝不可以为你指点一二。”

    太金真人并不急,观察着我的神态变化,缓缓的说话。

    我大口的呼气,闪电间打定了主意,所谓两害相衡取其轻,事急从权到何时都有理。

    看样子,祖师太金真人收我入门的心思很真切,按茅山历代规矩而言,哪有不敬祖师的道理?违逆祖师的意愿,是不是比违逆师尊心意更加的罪过呢?

    更不要说,这还涉及到救助数百条人命呢。

    人命比天大,在这种时刻,其他的东西都可以放置一边,既如此,我不如顺势拜入太金真人座下就是,反正,不定何时就‘穿’回现代了,权宜之计罢了。

    这种事就别和师尊稻花真人说明了,免得师尊阴魂心头忐忑……。

    打定主意,我就不再纠结了。

    其实,最主要的决定因素还是太金真人的身份,我跟着她还是鬼门的人,这完全符合做人的底线。若果她是其他大宗门的领袖,我反倒不能归从了,茅山鬼门才是我的家!

    “禀告真人得知,顾虑吗,还有一点儿,您说过,得到传授后可以借用您的法力去驱鬼捉妖,但问题是,小子这身体素质不咋地啊。”

    “虽然是您所言的超品资质,但我心知肚明,身躯相当孱弱,不说别的,那天想要将真人背到村子中都做不到。”

    “这样弱的身体,如何承受法力灌注?弄不好,法力入体,小子先身躯崩溃了,那岂不是辜负了真人您的厚望?”

    找出了一番说辞,总不能告诉她我正在琢磨辈分之间的关系吧?

    所以,就找了一个我自己明知答案的问题来搪塞,表面看,却是天衣无缝的。

    “哈哈哈,你这孩子还真是思虑周全,生就一副玲珑心肝,好,是做大事儿的料!能在这种情况下考虑这么多、这么远,天性豪侠还带着谨慎小心,不错,这才能活的久远……。”

    “这样和你说吧,既然你知我鬼门威名,当知道本座会很多神奇法术,其中一种就是利用本身的法力为弟子伐毛洗髓,乃本门不传外人之秘,一天之内就可以让你力大无穷,激发潜力提升身体强度。”

    “以你超品资质,完成这步之后,体格之强当世同龄人中不做第二人想,这样一来,你就能承受住法力灌注了。”

    太金真人说出了我毫不意外的方法,因为,老子我也会!

    当然不敢表现出什么来,装着大喜过望且如释重负的样子松口气,‘噗通’一声跪地,恭敬的对着盘坐那里的太金真人三叩首,每一下都磕的很响,额头都青了。

    抬起头来,朗声说:“太金真人在上,受弟子雁十六三拜,请师尊喝茶。”

    我知道规矩,上前斟茶一盏,双手端过去。

    欣慰的看了我一眼,太金真人脸上闪现和煦的笑,伸手接过茶盏,象征性的饮用一口,放置一边,脸色猛地严肃起来。

    “亲传弟子雁十六,再跪!”

    我忙再度跪下。

    “茅山鬼门当代门主太金,今收亲传弟子雁十六,本门的门规如下……。”

    我相当熟悉的茅山鬼门规矩,一条条的出现,最后,太金问我:“汝能持否?”

    “能持!”

    我跪在那儿恭谨的回应。

    “好,既是本座亲传弟子,吾当赐你一道号,尔以后艺成且红尘历练合格后当使用。”

    “谢师尊。”我凝声回应。

    “雁十六,本座赐尔道号,苍龙!”

    太金真人严肃的说着。

    彭!我一头撞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