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他总是在撩我 > 第 1 章
    五月的天,南方湿热而闷燥。

    渝春大学的体育馆里面正在进行一场激烈的拳击比赛。人声鼎沸,人挤人的几乎都没有了位置。

    拉长的横幅和女生的惊叫声此起彼伏,吵得似乎下一刻就能把体育馆给掀翻了。

    四方的拳击台上,红蓝两方对峙而立,这是一场友谊赛,但因为有渝春大学的种子选手竖强参加,所以变成了现在不可控制的局面。

    苏啭作为一家传媒公司新晋的实习员工,被派遣过来对种子选手进行访谈。她拿着手机,艰难的穿梭在人群里,最后终于是挤进了后面的休息室。

    五月的天还有点冷,苏啭套着一件粉白色的外套,探头探脑的站在休息室门口不敢进去。

    其实今天苏啭是被临时拉出来替补的,她因为声音甜腻带着童音的关系一直做一些儿童节目,从来没有接触过体育赛事,所以对于今天的参赛选手,除了手机屏幕上的种子选手竖强外,她一无所知。

    休息室里面还有人在换衣服,肌肉绷起,动作豪放。苏啭红着一张脸转身,站在门口磨磨蹭蹭的磨着脚底。

    苏啭的声音不适合做正经播报员,接的最多的就是少儿播音。

    “强哥,门口有个小美女,是不是又来找你表白的啊?”咋咋呼呼的声音从休息室里面传出来,引起一阵哄笑,红着一张脸的苏啭赶紧转身躲进了旁边的空房间。

    这间空房间是放置体育器材的房间,原本应该是没有人的,但是苏啭一抬头却是看到了那靠在窗户边的男人。

    身形挺拔的男人穿着一件灰白色的衬衫,露出喉结锁骨,修长白皙的手指夹着手里半燃的香烟,一双眼微眯,细长的眼尾上挑,缓慢朝着她的方向看过来,似乎是被打扰了。

    “对,对不起……”苏啭细弱蚊蝇的声音勾着软糯的尾音在寂静的房间内响起,她转身刚刚想开门,却是被人猛地往后一拉。

    纤细的身子撞在男人的胸膛上,苏啭浑身一僵。

    与第一眼给人的感觉不一样,男人身上的肌肉非常紧实,揽着她肩膀的手微微绷紧,从衬衫长袖里鼓出,显出不明显的肌肉弧度。

    “砰”的一声响,门口戴着拳击手套的男人和苏啭身后的男人隔着一只拳套,拳对拳的对上了。

    苏啭看着那近在咫尺的砂锅大的拳头,圆溜溜的猫眼一瞬瞪大,喉咙里面发出一阵憋气的旎侬声,软绵绵的就像是受惊的小奶猫的叫声。

    如果没有他身后的这个男人,那她面前的拳头肯定已经砸在她身上了。

    被拳风带起的细发轻轻软软的飘下来,苏啭看到对面的男人笑眯眯的一缩手道:“正青,这么不留情面啊。”

    宣正青放开揽着苏啭的手,声音微哑,有一种烟嗓般的金属质感,“有个小朋友。”

    小朋友苏啭仰头看向对面正在摆弄着拳套的男人,白腻的小脸上残留着一抹惊惶神色。

    剃着板寸头的竖强身高一米九,穿着背心,脖子上挂着一条毛巾,胳膊上的肌肉绷起,是典型的拳击运动员体型。

    “我的妈。”竖强低头看了一眼苏啭,然后伸手比了比她的身高道:“这么矮都没看到人,差点就犯错了,好险好险。”

    苏啭认出竖强,下意识的就开了口,“那个,你好,请问你是竖强吗?”

    竖强一挑眉,“我找女朋友起码要一米六八以上的,你这才一米五吧?”

    苏啭掂了掂脚,声音闷闷道:“我一米五八。”身高也是苏啭的一个痛,因为这身高,苏啭不知道错过了多少宝贵的播音机会。

    “那真是可惜了宝贝,回去多喝点牛奶吧,你还能长高的。”竖强遗憾俯身,声音嗡嗡响。

    苏啭憋着一口气,刚刚想说话就被打断了。

    “你好,竖强学长,我能采访你一下吗?”清晰明媚的声音从旁边传过来,是传媒系的系花,闵香香。

    穿着修身连衣裙的闵香香身高一米七,再加上一双高跟鞋,站在竖强的对面自信十足。

    竖强吹了一声口哨,神色轻挑的上下打量了一番闵香香,然后点头道:“行啊美女。”

    闵香香和竖强去隔壁休息室里面进行采访,苏啭半张着小嘴,眼睁睁的看着到嘴的鸭子被人抢走。

    完了,梨乐一定会疯的。

    “叮叮咚,叮叮咚……”苏啭口袋里的手机响起来,她手忙脚乱的接通,就被梨乐震耳的声音吼的一愣一愣的。

    闷着脑袋小小声的应了几句,苏啭堵在门口一副委屈的小媳妇模样。

    “竖强被闵香香抢走了。”

    “什么?又是闵香香那个贱人!唉,算了,就知道指望不上你,随便找个人采访吧,问完就赶紧回来,好像要下雨了,带伞了吗?”

    “带了。”苏啭说完,挂断电话,用力的用脚底磨着地,发出“唰唰”的声音。

    “抱歉,让一下。”身后传来男人沙哑的嗓音,苏啭转头,愣愣的看向男人。

    刚才还没发现,男人的身高跟刚才的竖强有的一拼,接近一米九的挺拔身形裹在衬衫里显得有些纤瘦,浑身干干净净的跟隔壁咋呼的休息室格格不入。

    应该不是运动员吧。

    苏啭红着脸让开身子,男人缓步走进隔壁的休息室。

    *

    拳击台上新一轮的比赛即将开始,苏啭拿着录像机急急忙忙的又去录像。

    体育馆里面人很多,苏啭掂着脚使劲的想冒头,但是无奈人矮力小的被挤得毫无反抗之力。

    “哟,小朋友也在呢。”一只粗糙大手拎住苏啭的帽子,把她给一路拎到了前排。

    苏啭愣愣转头,看到龇出一口白牙的竖强。

    “VIP特供位置,好好拍。”竖强伸手拍了拍苏啭的肩膀,力道之大,差点把她压垮。

    一只手托住苏啭的腰把她往上提了提,苏啭伸着脖子望,就看到了站在自己身后的男人。

    男人脱掉了刚才的衬衫,露出一身紧实肌肉,八块明晃晃的腹肌和两条人鱼线清晰分明。

    苏啭暗咽了咽口水,看着男人戴上拳击手套,动作优雅的跳上拳击台。

    拳,拳击手?

    苏啭的眼瞪得极大,她盯着男人比平常运动员更为白皙好看的背脊,手里的录像机晃晃悠悠的几乎拿不稳。

    “很惊讶吧?”竖强一手搭在座位上,翘着二郎腿偏头看向苏啭,“别看他人模狗样的穿着衣服弱的跟个菜逼一样,脱了衣服他可是头不留情的恶狼。”

    事实证明,竖强说男人是恶狼还真是捡了好听的说。拳击台上的男人出拳迅猛,如出匣的猛兽般只用了几拳就把对手给ko了,让刚才嚣张至极根本就不把男人放在眼里的对手难堪至极。

    看轻对手,就是在看轻自己。

    体育馆里面爆发出惊天的吼叫声,获胜者的名字明晃晃的出现在电子屏幕上。

    苏啭仰着脑袋,软绵绵的吐出三个字,“宣正青。”

    宣正青拿掉嘴里的护齿,动作灵敏的跳下拳击台。他的身上浸着一层薄薄的细汗,覆在肌理分明的上半身,紧实却不夸张的肌肉蕴含着无限的力量。

    竖强看着苏啭那副呆愣愣的样子,咧嘴笑道:“小朋友,拍好了吗?”

    “啊,哦。”苏啭手忙脚乱的拿起手机抓拍了一张宣正青的照片。

    脱掉了拳击手套的宣正青正在撩头发,修长白皙的手掌上缠着绷带,汗湿的黑发被他往后一拨,露出光洁的额头和一张俊挺的面容,比长相粗狂的竖强更为精致,根本不像是什么拳击运动员,反而更像是杂志封面的成功人士。

    “叮叮咚,叮叮咚……”苏啭的手机又响了,她慌忙接过来。

    “喂,啭啭,去采访宣正青,宣正青!快点去!别又被闵香香那个贱人给抢了!”梨乐的声音从手机里面传出来,苏啭觉得甚至都盖过了身边震天响的呼号声。

    “我们没抢到竖强,一定要抢到宣正青这匹黑马!”

    梨乐的消息一向是最灵通的,苏啭挂断电话,一抬头却是没看到人,她抱着手里的东西,急匆匆的往休息室的方向跑。

    休息室里面散发出一股明显的汗味,苏啭小心翼翼的探头看了看,没有看到人。

    “哟,小朋友找我呢?”竖强靠在座位上架着腿跟苏啭挑眉。

    苏啭红着脸摇头,鼓起勇气道:“我找宣正青。”

    竖强“啧啧”两声,“小朋友动作挺快啊,人在上厕所呢。”

    苏啭道谢后抱着东西往厕所的方向跑过去,正巧看到那从厕所里面出来的熟悉背影。

    “哎……”苏啭刚刚开口,就看到宣正青朝楼梯口拐了过去。

    苏啭赶紧跟上去,但只一眨眼却就不见了人。

    探头探脑的站在原地看了看,苏啭突然闻到一股熟悉的香烟味,她轻嗅了嗅,然后小心翼翼的朝着楼梯间走过去。

    楼梯间的门虚掩着,有细薄的香烟味从里面传出来,苏啭伸手,刚刚触到门就被人给一把拉了进去。

    “唔……”

    三角形状的楼梯间里面摆放着各种体育器材,苏啭闷头撞上一个坚硬的胸膛,一抬头就被喷了一脸的烟。

    忽明忽暗的一点香烟光色在窄小的楼梯间里面闪动,楼梯间很小,香烟味很浓,苏啭喘着气,大口吸进去呛人的香烟味。

    “咳咳咳……”

    一只带着香烟味的手一把捂住苏啭的嘴,然后抬脚把楼梯间的门给踢上了。

    楼梯间外传来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那个臭小子肯定是去抽烟了。被我逮到他就死定了!”

    “教练,你一把老骨头了就歇歇吧,谁打的过他呀。”竖强吊儿郎当的声音一瞬扬高。

    “闭嘴,别给他通风报信,当心我连你一起揍!”

    说话声渐远,苏啭贴着男人,脸色憋得通红,感觉头顶处的细薄香烟从男人的嘴里吐出来,温热氤氲一片,把她熏得七荤八素的。

    “唔唔……”苏啭使劲挣扎了一下。

    男人终于放开手,苏啭轻咳一声,红着一双被熏的几乎睁不开的眼睛道:“那个,宣,宣正青?”软软柔柔的声音带着旎侬尾音,勾颤颤的飘荡在窄小的楼梯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