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他总是在撩我 > 第 2 章
    楼梯间很暗,苏啭看不清楚男人的脸,只能眨着一双被香烟熏得尤其酸涩的眼睛看到那一点香烟光色。

    良久后,男人叼着嘴里的香烟,发出一个沙哑的单音,“嗯?”

    “那个,刚才谢谢你了。”苏啭说的是宣正青帮她接住竖强拳头的事。

    也是她太蠢了一点,就竖强的拳头,普通人怎么可能接得住。但怪就怪在这个宣正青的样子哪里有一点拳击运动员的样子,说是正准备出道的演员大概还有人信点。

    “我,我想请你吃个饭表达一下感谢,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苏啭想的很好,趁着吃饭的时候采访一下,既答谢了人,又完成了采访,一举两得。

    男人吸着香烟的动作一顿,然后突然轻笑了笑。那笑掩在暗色里肆意张扬,却透着一股明显的清冷淡薄,“想表达感谢的话,就现在吧。”

    低哑的烟嗓贴在苏啭的耳朵边上说话,似有若无的擦过她的耳垂。

    苏啭还没反应过来,下颚就被两根手指掐住,嘴里被迫塞进了半截湿漉漉的烟头,然后身后的门猛地一下被打开,她被男人推了出去。

    楼梯间外,叼着香烟的苏啭跟一个人高马大的中年男人面对面的站在了一起。

    中年男人穿着训练服,面容严肃的一皱眉,“小朋友,未成年怎么能抽烟呢?”

    苏啭长了一张娃娃脸,明明已经二十出头,但却总是被误认为未成年。

    “不,我……”苏啭一开口,嘴里的香烟就掉了下去,砸在她的小白鞋上,点出一个圆滚滚的黑点。

    苏啭觉得她被那个叫宣正青的男人给阴了。

    *

    渝春大学,女生宿舍楼。

    “苏啭啊苏啭,你是猪脑子吗?这到嘴的鸭子都能给他飞了?”梨乐用力的抓着自己的头发,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苏啭声音闷闷的道:“我不喜欢吃鸭子。”动了动自己穿着小白鞋的脚,苏啭低头的时候看到自己小白鞋上面的黑点,不自禁的就是一阵气闷。

    梨乐看到苏啭那张鼓起的小脸,再大的火气都给压了下去。

    不能欺负小朋友,不能欺负小朋友。

    默念两遍,梨乐深深的吐出一口气,“明天是宣正青的职业处子秀,你跟我一起去,一定要逮到人,知道了吗?”

    “哦。”苏啭舔了舔唇,那半截烟头的湿润触感仿佛依旧粘在她的嘴唇上挥之不去。

    “啭啊,等我们拿到了宣正青的独家,你的实习期也就不愁了,还有大好的前程在等着我们!我告诉你,你那个破烂晚间节目马上就要被取消了,如果你不能拿出什么成绩给上面的人看,迟早要卷铺盖滚蛋的!”

    梨乐伸手搭住苏啭的肩膀使劲一阵摇晃,神情激动的跟传销头目一样。

    “嗯嗯。”苏啭被晃得七晕八素的点头。

    梨乐拿过苏啭的手机翻出那张宣正青的照片,突然捧着脸惊叫一声,“啊!穿上衣服是男神,脱下衣服是男人,看看这张脸,简直完美。快点快点,我要尽快写稿子,独家密照,嘿嘿嘿。”

    梨乐咋咋呼呼的去了,苏啭捂着脸坐在位置上发愣,片刻后打开电脑开始查宣正青的资料。

    毕业于一个无名高中,十五岁时赢得全国青年奥林匹克拳击冠军,后又曾获两次全国金手套奖。光辉的履历,怪不得能被特招进渝春大学,只是金手套奖后面却没有消息了。

    奇怪……苏啭滑了滑页面,再没有找到宣正青的资料,索性作罢。

    第二天,天空不作美,当苏啭和梨乐急急忙忙的跑到市中心的文名体育馆时,比赛场地里面早就已经被挤得水泄不通。

    “气死我了。”梨乐跺着小高跟,用力的挤压着自己被雨水打湿的长发,一身精致妆容毁于一旦。

    苏啭用餐巾纸擦了擦脸,踮脚朝着体育馆里面看了看。

    “乐乐,人太多进不去。”

    “要不是这破天气,我们怎么会被堵了一个小时!”梨乐咬牙切齿的说完,瞪眼看到从她身边走过的闵香香,双眸睁得更大。

    闵香香斜睨了一眼浑身湿漉的梨乐,轻拨了拨自己胸前的工作证道:“真是可惜,没有工作证好像进不去呢。”

    梨乐和苏啭是大四的毕业实习生,闵香香是大三的,三人同属一家传媒公司,被一个大三的学妹压了一头,处处抢走资源,怪不得梨乐每次看到闵香香都被气得吐血。

    看着闵香香消失在走廊尽头的背影,梨乐伸手从背包里面掏出两张工作证。

    “乐乐,你哪里来的工作证啊?”苏啭低头看了一眼挂在脖子上的工作证,发现这哪里是什么工作证啊,其实就是一张包了塑料皮的卡片。

    梨乐大手一挥,在“工作证”上写下苏啭的名字,然后拉着苏啭就往体育馆里面跑。

    “我们一定要赶在闵香香的前面采访到宣正青和竖强拿到独家。”说完话,梨乐一眼看到那正准备进电梯的闵香香,赶紧把苏啭往安全通道那里推了一把,“你去找人,我去拦住她。”

    苏啭眼睁睁的看着梨乐跟着闵香香挤进了电梯,她摆弄了一下胸前的“工作证”,无奈偷摸着爬上了楼。

    文名体育馆的休息室在二楼,苏啭猫着身子左藏右躲的进到里面,看到站在楼梯口的安保人员,用力的低着脑袋快步走了过去。

    体育馆很大,苏啭捂着“砰砰”直跳的心穿过安保人员,走了五分钟终于找到了休息室。

    今天休息室里的气氛不同于上次在渝春大学那么轻松。毕竟是正规比赛,赛前气氛有些凝滞,而里面虽然有很多职业拳击手,但最有价值的还是竖强和宣正青。

    苏啭猛吸一口气,偷摸往里面看了看,就跟正站在门口的竖强对上了眼。

    “哟,小朋友这么痴情来找我呀?”竖强显然还记得苏啭,双手环胸的靠在门上调侃她。

    苏啭这次没有错过机会,赶紧打开录音笔,使劲的伸高胳膊道:“请问你对这次拳击比赛有什么准备吗?”

    竖强一挑眉,“这么重要的比赛当然要好好准备了。”

    “那,那请问你……”

    苏啭的话还没说完,脚边突然滚过来一个纸团。

    “喂,帮忙捡一下啊,小美女。”坐在里面的一个光膀子拳击手朝着苏啭呲牙,光着头一身腱子肉,浑身乌漆墨黑的就像涂了一层光亮橄榄油的烤鸭。

    苏啭认识他,就是今天要跟宣正青对打的那个职业拳击手,叫吕开。

    听说曾经也获得过全国青年奥林匹克拳击冠军和金手套奖,媒体分析其与宣正青实力相当,但因为宣正青多年未出现在公众视野内,所以大多数人压吕开胜。

    苏啭弯腰低头,把那个纸团捡起来递给吕开。

    吕开伸手接过,但在苏啭转身没走出几步后,那个纸团又被他扔在了她的脚边。

    “小美女,再帮忙捡一下呀。”吕开的声音又传了过来,苏啭皱眉,觉得有点不对劲,但却又想不出来哪里不对劲。

    弯腰正准备捡纸团,苏啭突然感觉脖子一紧,她后脖子那里戴着的工作牌绳被人用两根手指捏了起来,挂在前面的细薄工作牌吊起来勒在苏啭的脖子上,让她被迫直起了身。

    似乎是刚刚赶到的宣正青穿着一件干净的月白色衬衫,站在苏啭的身边缓慢转头看向吕开笑道:“都是成年人了,不要欺负小朋友。”

    吕开活动着下颚骨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光头,一双眼狠戾的看向宣正青。

    吕开看过宣正青友谊赛的视频,但他不认为这个看上去跟弱鸡一样的人够资格成为他的对手。

    苏啭被宣正青勒的狠了,她使劲的踮起脚尖攀住宣正青的胳膊,憋着一张小红脸道:“我,我有点疼……”

    低头看了一眼苏啭,宣正青先是用脚把那个纸团踢给了吕开,然后才放开手里的绳子。

    苏啭捂着自己的脖子,神色莫名的看向宣正青。

    竖强面色恍然的走过来,朝着吕开冷笑一声,“吕开,不道德啊,小朋友还这么小。”

    吕开从座位上直起身子,巨大的身高体型压下来,恍如一座小山。

    紧张的气氛一触即发,依旧一脸懵懂的苏啭站在宣正青身边,白腻的小脸上还带着两抹红晕,眼尾轻翘,纤长的睫毛鸦羽似得抖了抖。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就是帮忙捡个纸团吗?

    “干什么呢?马上要比赛了,宣正青,你这个臭小子怎么还没换比赛服?”中年男人气急败坏的声音从门口传过来,苏啭愣了愣神,被宣正青侧身挡在身后。

    “马上。”懒洋洋的吐出这两个字,宣正青一边解开衬衫扣子一边道:“我忘记带拳套了。”

    “妈的,吃饭的家伙都能给忘,你这个臭小子……”

    “拿红色的。”打断教练的话,宣正青漫不经心的道。

    拳击手套一般有红色和黑色两种颜色,红色容易让对手兴奋,双方产生激烈对抗。黑色是在防守时使用的,易给对手造成心理压抑。

    吕开本身就是个毛躁的人,本来教练都确定要选黑色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宣正青临时改成了红色。

    教练皱了皱眉,却没有多说什么,只骂骂咧咧的去了。

    宣正青脱下身上的衬衫,转身看向站在自己身后的苏啭,微微鼓起的胸膛距离她只有几厘米。

    “对,对不起。”苏啭面色一瞬涨红,赶紧急匆匆的出了休息室。

    赛前运动员一般不接受采访以免影响心情,所以宣正青才会把苏啭挡在身后,避免这个薄脸皮的小朋友被教练冲头的怒气惊吓到。

    休息室外,苏啭偷偷摸摸的找了一个角落给梨乐打电话。

    “喂,采访到了吗?”梨乐的大嗓门透过手机传过来,苏啭赶紧调低了手机音量。

    “他们要去比赛了。”苏啭压着声音,童音更加明显,软绵绵的就像是裹着草莓馅的棉花糖。

    “没采访到?没事没事,你先过来录比赛,反正那闵香香也没得什么好处。”

    听着梨乐的心情似乎不错,苏啭点了点头,赶紧下楼去找她。

    梨乐正站在楼梯口等苏啭,苏啭从台阶上下去的时候梨乐弯腰擦了擦自己小高跟上的污东西。

    苏啭盯着梨乐那大大拢拉下来的领口,突然一瞬明白了什么事。

    她捂着自己的心口,使劲的抓紧了领口。原来那吕开一直让她捡纸团是存了这么龌龊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