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他总是在撩我 > 第 3 章
    体育馆内,比赛即将开始,文名体育馆里热火朝天的满是激动的呼号声。刺耳的灯光,潮水般的噪音充斥在耳旁,每个人面红耳赤的迸发出心底的热血。

    苏啭和梨乐挤在人堆里,连个头都冒不出来。

    “不行,这样根本就拍不到,啭啭,你上次是怎么拍到那张独家照的?”梨乐扯着嗓子,在震天嚎的体育馆里面跟苏啭说话。

    苏啭抿了抿唇,“就是,运气比较好。”无意间开了一个后门。

    “什么?”梨乐没有听清楚苏啭说的话。

    苏啭摇了摇头,然后使劲的扬起脖子道:“没什么!”喊完,苏啭轻咳一声,觉得自己的嗓子都要哑了,但梨乐还是没听清楚她说的话。

    “啭啭,我去上个厕所!”梨乐突然把手里的录像机递给苏啭,然后捂着肚子往旁边跑。

    苏啭在人堆里被左挤右挤的什么都看不到,还差点把手里的录像机给摔了,她赶紧找了一个空荡角落。

    “哟,小朋友,找你半天了。”竖强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笑眯眯的压了压苏啭的小脑袋,“走,带你报仇去。”

    “哎?”苏啭睁着一双懵懂眼眸,又被竖强给拎到了前排。

    比赛刚刚开始,穿着比赛服的宣正青靠在围绳上背对着苏啭,苏啭看不到他的脸,只能看到那异于平常运动员白皙而紧实的后背,随着宣正青握拳的动作微微鼓起,显出不明显的肌肉弧度。

    苏啭暗咽了咽口水,想起梨乐这几天常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

    穿上衣服是男神,脱下衣服是男人。

    其实苏啭一直不是很能欣赏运动员那奋起的肌肉线条,但是宣正青和别人不一样,他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穿着衣服完全看不出来是个运动员,脱下衣服后的肌肉线条也不是那么明显,反而恰到好处的让人垂涎。

    捂着自己泛红的脸,苏啭觉得有点热。

    比赛开始,吕开先发制人,朝着宣正青直冲过去。宣正青出拳抬脚,吕开蜷缩起身子蹲在地上,裁判上前制止宣正青,抓着吕开的手举高。

    苏啭乖巧坐在竖强身边,神情认真的就像是在上课的小学生。

    “呵,下三流的疯子。”竖强突然嗤笑一声。不过下三流的人嘛,就要用下三流的手段来对付他。

    苏啭愣愣道:“怎么了?”她不清楚比赛规则,也没看清宣正青和吕开两个人的动作,回过神的时候就看到吕开已经趴在了拳击台上。

    “虽然有护裆,但宣正青那疯子的一脚可不是吃素的。”

    拳击比赛,耳朵以后,腰带以下的部位是不能击打的,但是宣正青这一脚看上去极其像是意外,所以裁判没有判,接下来是第二回合。

    吕开被激怒,像第一回合一样直接就冲了过来,宣正青轻松的避开吕开的拳头,顺势压低身形打出一记右勾拳,正中吕开下颚,吕开倒地不起,裁判在经过五秒的读秒后确定吕开失去意识,直接宣布宣正青获胜。

    苏啭瞪着一双眼,嗓音绵绵道:“开,开始了吗?”

    “已经结束了。”竖强伸了个懒腰,“啧啧,这个疯子,真没意思。”

    宣正青拿下嘴里的护齿跳下拳击台,一边解开手套一边拿了一瓶漱口水。

    苏啭坐在竖强身边,看着教练指着宣正青骂骂咧咧的说了一大段话。

    这是在为她……报仇?

    “叮叮咚,叮叮咚。”苏啭的手机响了,她赶紧涨红着一张脸接起来。

    “啭啭,你在哪里啊?比赛结束了快点去找宣正青采访!我还在厕所呢!这次是我们扬眉吐气的最后一把了,啭啊,你一定要成功啊。”梨乐痛苦的声音从手机里面传过来,显然拉的不轻。

    “哦。”苏啭急急忙忙应了一声,拿着录音笔就准备上去,被竖强给拦住了。“教练不喜欢记者采访,你等一下去更衣室找人。”

    苏啭抬头看向竖强,一双大眼睛黑亮亮湿漉漉的就像只小奶狗。

    竖强伸手抹了一把自己的板寸头,“小朋友,就算你这样看我,我也不会答应你的,乖乖回去喝牛奶吧。”

    “那个,更衣室在哪里啊?”

    正在装逼的竖强:……

    *

    当苏啭在竖强小没良心的抱怨声中得知更衣室的位置后,她赶紧猫着身子又溜进了二楼。

    更衣室和公共浴室连在一起,苏啭猛地一下冲进去,就看到正准备去冲澡的宣正青。

    想起竖强那句,“一定要快狠准的冲进去”,苏啭突然明白了其中深深的恶意。

    宣正青□□的站在浴室门口,看到苏啭,那双微敛的眼眸轻眯,眼尾上挑显出一抹戏谑神色,然后缓慢朝着她张开了手臂,神色坦然,毫无窘迫,一副任君参观的样子。

    修长有力的臂膀上挂着汗珠,随着宣正青的动作打开滴落在地面上,苏啭瞪着一双眼,一阵噼里啪啦之后连滚带爬的出了更衣室。

    完了完了,她要长针眼了。

    这个时候的苏啭突然开始埋怨起她引以为傲的视力。

    蹲在更衣室门口,苏啭捂着脸一副窘迫模样,小脑袋瓜里面乱哄哄的就像是有一群鸟叽叽喳喳的叫着。

    更衣室里面的宣正青慢吞吞的冲完澡换完衣服,套上刚才的那件灰白色衬衫,然后拎着背包出了更衣室。

    苏啭还蹲在门口,小小软软的缩成一团,喉咙里面无意识的发出一阵软绵绵的窘迫声音,就像只无家可归的小奶猫。

    “吃亏的是我。”清冷淡薄的声音突兀出现在苏啭耳边,苏啭猛地一下抬头,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宣正青。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雨,太阳从云层间冒出头,细碎的阳光洒在宣正青修长挺拔的身形上,刚刚洗完还没吹干的头发垂下来遮挡住他的双眸,让人有点看不真切他的表情。

    苏啭眯了眯眼,窗外的阳光突然一暗,刚才的恍然一瞥仿佛就像是散开的朦胧月色,现在站在她面前的男人眉目清冷,容貌俊朗,静水流光般的好看,让苏啭想起了一个酸词,霁月清风。

    哪里还有刚才在拳击台上时那股让人心神不安的野气。

    高大的身影弯下来,把苏啭纤细的身子笼罩在暗影里,一只带着水汽的手伸出,拿起苏啭挂在脖子上的“工作牌”。

    “苏口转?”宣正青敛眉,似乎是对这个奇怪的名字有些不解。

    苏啭面红耳赤的夺过那张“工作牌”看了一眼,就看到梨乐的狗爬字,把她的“啭”完全分离开写成了“口转”,怪不得会认错。

    “是一个字,口转,啭,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的那个啭。”苏啭尤其的喜欢这句带着她名字的诗,所以介绍的时候总是会带出来。

    苏啭的声音软绵绵的像含着蜜糖,跟她的人一样,软乎乎的似乎一按就是一个窝,说话的时候百啭千声的真的就像只小画眉鸟。

    “宣正青。”男人的嗓子透着一股烟嗓的金属质感,听在耳中有种历经沧桑的磨砺,但说话时却无端的透出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伸手叩了叩苏啭的小脑袋,男人笑道:“我叫宣正青。”

    苏啭闷着脑袋不说话,盯着男人穿着运动鞋的脚看,心里却默默回了一句,我知道。

    运动鞋往后退了一步,然后转身往旁边走去,苏啭下意识的伸手扯住了宣正青的衬衫袖子,因为太急,直接就把衬衫袖扣给扯了下来。

    宣正青垂眸看了一眼那白嫩掌心里的袖扣,“送给你吧。”

    “不,我……”

    “不要?”宣正青突然单手撑住苏啭身后的墙壁,把人给虚圈在了怀里。

    苏啭靠着身后的墙壁,小心翼翼的捧着那颗袖扣,“能不能用它,换一次你的采访?”

    宣正青低笑一声,身上带着一股不知名的沐浴露的味道,沁凉醒神。“小朋友,算盘打得真好,用我的东西来换我的采访?”

    “那,那我……”苏啭低头在自己的背包里面一阵乱翻,最后犹犹豫豫的找出自己的便当盒递给宣正青,“梨乐说我做饭很好吃的。”

    宣正青勾了勾唇,觉得这只小画眉说话更好听。

    *

    体育馆的保安室里,苏啭正在给宣正青热饭。

    便当盒是早上做的,到现在已经凉了。苏啭盯着面前的微波炉,身后是正在跟保安队长说话的宣正青。

    宣正青掀开眼帘,不经意的看了一眼苏啭。

    背对着他的苏啭穿着一身简单的中袖连衣裙,露出一截白细胳膊,收腰的裙长到小腿肚,掐出极细的腰身,水蓝的颜色有一种水手服的味道。纤细的脖颈上压着一撮黑发,贴在瓷白的肌肤上,尤其显眼。

    虽然是个小朋友,但该有的地方还是不差的。

    宣正青的视线落到苏啭的细腰上,然后半垂下眼帘,看不清脸上神色。

    “好了。”苏啭捧着便当盒过来,小心翼翼的递给宣正青,一双眼亮晶晶的。

    便当盒散发出饭菜的香味,勾起了宣正青的食欲。

    “怎么样?”苏啭一眨不眨的盯着宣正青捧在手里的饭盒,眼神湿漉漉的透着水渍。

    “不错。”确实不错,没想到这只小画眉的手艺这么好。就是饭盒太小了一点,宣正青只吃了几口就吃完了。

    接过空饭盒放回背包,苏啭拿出录音笔,“现在可以采访你了吗?”

    宣正青微微颔首,就听到苏啭肚子里面传出一阵明显的低鸣声。

    面红耳赤的捂住自己不断“咕咕”叫的肚子,苏啭羞得一张脸臊红,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刚才是你的午饭?”宣正青伸手扯了扯苏啭挂在脖子上的工作牌。

    苏啭把工作牌抢回来,咬着唇瓣道:“我都把午饭给你了,你就让我采访一次嘛。”软软绵绵的声音刻意放缓了之后更显得甜糯,就像是宣正青刚才吃的糯米团子一样。

    听着苏啭撒娇一样的小嗓音,宣正青的视线落到她的眉眼处,那纤长的睫毛轻颤,勾出圆翘的眼型,不知道为什么,宣正青的心口颤颤的也跟着抖了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