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他总是在撩我 > 第 5 章
    晚上十点,月朗星稀,暖风轻拂,苏啭背着双肩包出门去公司准备晚间的电台节目。

    这是一档午夜十二点的节目,虽然收听率惨淡,但其实苏啭还是很喜欢这个节目的,安安静静的一个人,睡前的童话故事也十分治愈人心。

    坐在播音室里,苏啭翻开今天要讲的睡前童话,《猜猜我有多爱你》。

    “小栗色兔子该上床睡觉了,可是他紧紧的抓住大栗色兔子的长耳朵不放。”

    甜腻乖巧的童音在安静的播音室内响起,苏啭神色认真的翻过一页面前的童话书,纤长睫毛轻眨,带起一阵细浅的水雾。

    “他要大兔子好好听他说。‘猜猜我有多爱你’……然后他躺在小兔子的身边,微笑着轻声地说:‘我爱你一直到月亮那里,再从月亮上回到这里来。’”

    慢吞吞的念完一本书,苏啭的节目正好结束,她伸了一个懒腰走出播音室。

    “苏啭学姐,这么巧啊?”闵香香踩着高跟鞋朝苏啭走过来,脸上笑意不减。

    “唔。”苏啭含糊应了她一声,转身走进电梯。

    闵香香挺胸抬头的站在苏啭身边,按下一楼。

    “我有点工作没有完成才拖到这么晚,苏啭学姐是有电台节目吧?”闵香香伸手拨了拨自己的长发,浓郁的香水味混杂着厚实的香烟味熏在苏啭的鼻息间,让人有点喘不过气。

    “嗯。”苏啭又应了一声。她本来就不是话多的人,再加上和闵香香也不熟,所以话更加的少了。

    电梯里的气氛有点尴尬,苏啭刚刚抬头看了一眼电梯层数,突然就感觉电梯一震。

    “啊……”

    闵香香扯着嗓子尖叫一声,电梯急速下滑,最后卡住不动。

    苏啭的尖叫声被压在喉咙里,她抱头蹲在地上,耳朵被闵香香的声音震的生疼,心口急速跳动着,脑子里面嗡嗡响的厉害。

    闵香香的尖叫声戛然而止,黑暗里,她大口喘着气,就像是一个濒临死亡的人。

    “闵香香?”苏啭试探性的叫了她一声。

    “我,我没事。”闵香香沙哑的嗓音从旁边传过来。

    电梯里面一阵漆黑,苏啭摸黑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却发现手机一点信号都没有。

    “闵香香,你看看你的手机有没有信号。”苏啭的耳朵还有点嗡嗡响,可见刚才闵香香的声音有多尖利。

    “没,没有。”旁边传来闵香香哆哆嗦嗦的说话声,苏啭捏着手里的手机,抱紧了自己。“那我们只能等人来了。”

    “现在是凌晨一点,怎么可能会有人来?”闵香香似乎有点崩溃。

    苏啭皱眉,“明天早上有人上班就会发现我们了。”

    “可是电梯如果再掉下去,我们会死的!”

    “不会……”

    “啊……”

    苏啭的话还没说完,电梯又震动了一下,吓得闵香香连手里的手机都摔了出去。

    这次,连苏啭都被吓了一跳,她清晰的知道,如果电梯真的砸下去,那她和闵香香不死也残。

    “苏啭,你别动。”闵香香哑着嗓子,声音带上了哭腔。

    “嗯。”苏啭僵硬着身子环抱住自己,小小软软一团缩在那里。

    突然,电梯门亮出一条光线,苏啭和闵香香同时抬头看过去,就看到一个人背着光站在那里,正弯腰把卡在楼层间的电梯用手掰开。

    男人的力气很大,电梯门开的很快,闵香香脚下一蹬,不管不顾的直接就钻了出去。

    因为闵香香大幅度的动作,电梯一阵震动似乎要往下坠,苏啭愣神的时候被人拽住胳膊一把拉了出来。

    “轰隆”一声,电梯砸到负一层,苏啭后怕的抱住身边男人的胳膊,觉得浑身发冷。

    闵香香坐在地上大口喘气,脸上糊着泪水,精致妆容尽毁。

    走廊尽头有安保人员疾奔过来,大亮的手电筒晃得人眼晕。

    苏啭蜷缩在男人怀里,还在一个劲的发抖。如果刚才这个男人没有拉她,那现在她就跟那个电梯一起被砸的稀巴烂了。

    闵香香被安保人员搀扶起来,她拐着脚上的高跟鞋转头,一双眼迅速瞪大,“宣,宣正青?”

    苏啭哆嗦着身子看向身旁的男人,这才发现原来一直抱着自己的人竟然是宣正青。

    “你怎么会在这里?”闵香香一瘸一拐的走到宣正青身边,神色惊讶。

    宣正青一把横抱起苏啭,侧身避开闵香香往外面去。

    苏啭猛地一下被人抱起身,她下意识的伸手攥住宣正青的衣领,一双眼定定的盯着面前的男人看。

    穿着衬衫的男人黑发轻垂,半遮住一双眼,炙热的掌心贴在她的手臂上箍紧,苏啭垂眸的时候都能清晰的看到他手背处绷起的青筋。

    出了大楼,晚间闷热的空气夹杂着人声一瞬蜂拥而来,苏啭回神,她红着脸挣了挣身体,“那个,谢谢你,放我下来吧,我没事。”

    “你在发抖。”宣正青低头,巨大的黑影笼罩下来,将苏啭纤细的身子划入自己的领域。

    “我,我已经好了。”苏啭压着舌头,努力抑制住自己不受控制的身体。刚才她确实是被吓得不轻,到现在身体还在发抖。

    宣正青依旧抱着苏啭没有放,只是往旁边较隐蔽的角落走过去。

    角落处有一盏孤零零的路灯竖在那里,晕黄的光色倾泻下来,细小的飞虫绕着灯泡打转,草丛里传来清晰的蝉鸣蛙叫声。

    宣正青把苏啭放到花坛上,然后挽起袖子坐到她的身边。

    周围很安静,苏啭垂着小脑袋,有些不安的蹭了蹭自己的脚道:“你怎么会在这里的呀?”

    现在是凌晨一点,苏啭真是想不到有什么理由会让宣正青突然出现在这里。

    “我开车来的。”宣正青的声音有些哑,沙沙的磁性十足,但透着一股淡淡的冷漠,让人产生一种不好接近的感觉。

    对于宣正青的答非所问,苏啭张了张嘴,却还是没问出什么其它的话来。

    宣正青仰头看了一眼头顶皎色的月光,突然伸手在苏啭面前一抓。

    苏啭眨了眨眼,感觉到身边人凑近的动作,随之而来的是一股清淡的薄荷味,就像那个时候她在更衣室门口闻到的一样。

    “送给你。”极其耐心的把苏啭紧紧绞在一起的手掰开,宣正青把手里的东西塞到苏啭的手里。

    宣正青的手很烫,跟他的人很不一样,修长的指尖贴在苏啭白细的肌肤上转瞬即逝。

    苏啭小心翼翼的摊开手掌,一只萤火虫歪歪斜斜的飞出来,直钻到了一旁的草丛里。

    “哎呀,飞走了。”苏啭盯着那萤火虫,语气轻漾,带着一抹遗憾。

    “我爱你……”突然,沙哑的声音就像是贴在耳畔处说话的情郎,苏啭心里头“咯噔”一下。

    “一直到月亮那里,再从月亮上回到这里来。”宣正青说完剩下的话,转头看向苏啭,那双眼里盛着月色,似乎蕴满了星辰大海。“这句话很美,不是吗?”

    苏啭呆愣愣的盯着面前的宣正青,心口急速跳动起来,就像是有只迷途小鹿般的闹腾。

    “走吧,我送你回家。”宣正青拍了拍衣服从花坛上起身。

    苏啭红着一张脸站起来,呐呐的跟在宣正青身后。

    两人穿过一条街就到了苏啭的出租屋,这是一个有些陈旧的小区,是苏啭和梨乐在公司旁边的暂住处。

    “那个,谢谢你。”苏啭攥着手里的背包,声音细细的有些羞赧。

    宣正青高大挺拔的身体挡在苏啭面前,他淡淡应了一声,然后转身离开。

    苏啭盯着宣正青走远,突然张了张嘴,但却没有说出什么话来,只默默的又合上了。她是不是应该把人请进去喝杯水?

    闷闷的转身打开房间门,苏啭看了一眼梨乐的房间,她还没有回来。

    房间的灯亮起来,照在细薄的窗帘上,隐有人影在窗后晃动。

    宣正青靠在路灯下点燃一根香烟,然后转身往苏啭公司的方向走过去,片刻后从停车场开出一辆车。

    车窗缓缓打开,车内响起清晰的电台声。

    *

    第二天,天气晴朗,苏啭一大早的就去菜市场买了新鲜的蔬菜水果和肉类,准备给宣正青做一份便当作为昨天晚上救命之恩的谢礼。

    宣正青作为职业拳击手,和竖强等人一起归属于一家职业俱乐部。而当苏啭带着便当兜转到俱乐部的时候就看到了那身穿运动服跨坐在体育器材上的闵香香。

    身高腿长,长相明媚的闵香香身边围着一圈人,嬉笑的聊天声在俱乐部里此起彼伏的响起。并且苏啭还明显的发现闵香香身上穿着的运动服是红色的,看来是已经精心研究过她交给主编的那份宣正青的采访稿了。

    “哟,小朋友。”竖强从苏啭身后绕进来,伸手按了按她的小脑袋,“是来找我的吗?”

    苏啭抱着怀里的双肩背包转身,仰头看向面前浑身湿汗的竖强。“我来找宣正青。”

    竖强挑眉,啧啧出声道:“小朋友,这么没眼光啊,小青到底哪点比我好了,嗯?”说完,竖强显摆的凹了个造型,苏啭呼吸的时候迎面扑来一股汗臭味。

    不过小青是什么鬼?她还白娘子呢!

    “强哥强哥,教练来了,宣哥呢?”竖强身后跑来一个人,比竖强矮上一点,但看肌肉程度应该也是打拳击的。

    竖强面色一变,赶紧把苏啭往俱乐部里面推,“快点快点,去二楼第三间房把人叫起来,我们去拦住教练。”

    苏啭跌跌撞撞的被竖强推着往前踉跄了几步,反应过来后赶紧抱着双肩包往俱乐部二楼跑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