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他总是在撩我 > 第 6 章
    气喘吁吁地停在二楼房间门口,苏啭小心翼翼的伸手打开门。

    房间里很暗,苏啭用力的瞪大了一双眼,模模糊糊的看到一个拱在床上的人影。

    “那个……”磨蹭着往里面走了两步,苏啭声音细细道:“宣正青?”

    床上的人影没动,苏啭又往里面走了两步,“宣正青?”

    房间不大,但从模糊的黑影来看里面很乱,苏啭用脚拨开地上的东西,艰难的走到床边。

    空调的气开的很足,穿着长袖的苏啭感觉有些冷,她上手碰了碰那坨拱起的东西,触到指尖的却是结实的肌肉。

    下意识的缩回手,苏啭的脸在暗色之中看不清楚,但是她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从脖子处往上蔓延开的绯红。

    “宣……啊……”苏啭低头的时候披散的长发落在床边,被人一扯压进被子里。

    “唔唔……”绵软的枕头垫在苏啭的面颊处,苏啭仓促之间能闻到熟悉的薄荷香,浸在鼻息里横冲直撞的带着一股野性。

    “苏啭?”沙哑的嗓音贴在苏啭的耳朵边上响起,苏啭使劲的哼唧出声,纤细的胳膊被宣正青攥在手里掰的生疼。

    房间里传出一道长长的叹息,宣正青松开苏啭的手,然后伸手拉开窗帘。

    阳光一瞬倾洒进来,将整间房间照亮,房间里拉拉杂杂的丢弃着很多垃圾,跟平时宣正青给人的干净感觉大相径庭。

    宣正青似乎是刚刚清醒,头发蓬乱的散着,上身没有穿衣服,腹肌和马甲线随着他呼吸的动作上下起伏。

    苏啭偷偷往下面看了看。幸好幸好,穿着裤子呢。

    “你们这些臭小子,一天到晚的就知道不学好……”外面传来教练洪亮的大嗓门,苏啭赶紧朝着宣正青摆手,“竖强让我跟你说教练来了。”

    苏啭的话刚刚说完,教练大刺刺的一把推开了虚掩着的门,看到那一起坐在床上的苏啭和宣正青。

    房间内陷入一阵诡异的寂静。

    “哈哈哈……最新研究说比赛前ML,可以提高第二天的激素水平,拥有更强的力量呢……”跟在教练身后的矮个子男生嘻嘻哈哈的说话打破这尴尬的气氛。

    苏啭愣愣的眨了眨眼。ML是什么意思?

    宣正青面无表情的套上一件T恤衫,然后慢吞吞的走到教练面前。

    教练回神,伸手对着宣正青的脑袋就是一顿暴揍,“你他妈的臭小子,连未成年都不放过……”

    “教练教练,人家成年了,天生婴儿脸。而且这是小青的隐私,您就别凑什么热闹了。”竖强挡住教练,朝着宣正青使眼色。

    宣正青扒了扒自己的头发,晃晃悠悠的进了隔壁的洗手间。

    苏啭抱着怀里的饭盒走到教练面前,面色臊红,“我,我……”

    “哎呀,教练你还不认识吧,这是我妹妹啊。”竖强一巴掌拍上苏啭的肩膀,声音“砰砰”响。

    苏啭纤细的身子随着竖强那两只蒲扇大掌震了两震,身形纤瘦的她站在竖强身边,就像是站在大象旁边的小鸟。

    “你妹妹?”教练上下打量了一番竖强和苏啭,冷笑一声道:“行了,别给老子扯什么幺蛾子,赶紧下来训练,上拳击台。”

    “是是是。”竖强一叠声应着,推教练往楼下去,嘴里哼唧着歌,“这里是山路十八弯,这里的套路九连环……”

    啧啧,可怜的小鸟儿,这就栽进去了。

    苏啭站在原处磨蹭了一会,正准备也跟着下去的时候突然就看到了那刚从洗手间里面出来的宣正青。

    宣正青似乎是洗了一个冷水澡,浑身的睡意瞬时褪去,半眯着一双眼的样子就像只蛰伏的野兽,但因为这只野兽披了一副好皮囊,所以像苏啭这样的小飞蛾即便知道那是火,也会义无反顾的扑上去。

    “脸这么小,怎么还有婴儿肥?”湿漉漉的修长手指点上苏啭的面颊,宣正青哑着嗓子说话时,声音透着一股闲适的慵懒感。

    苏啭稍褪下一些红晕的面颊瞬时涨红,她抚了抚自己沾着水珠的脸,紧张的心口“砰砰”直跳。

    “臭小子!快点给老子下来。”楼下传来教练的狮吼功。

    宣正青捻了捻苏啭的脸,慢悠悠的晃了下去,脚上的拖鞋带着水渍,踩得“啪嗒”作响。

    苏啭搂紧怀里的饭盒,一边面颊火辣辣的涨红,她看着眼前宣正青的背影,声音细细的突兀道:“那个,ML是什么意思呀?”

    宣正青的步子一顿,他扭身看向苏啭,脸上显出一抹不怀好意的表情。

    猛地一下大跨步走到苏啭面前,宣正青俯身,身上熟悉的薄荷香气瞬时弥散开来,带着一股暖意,将苏啭笼罩其中。

    “呵。”低笑一声,宣正青贴在苏啭的耳畔处轻吐息。

    苏啭颤了颤身子,听到那人沙哑的嗓音,似乎带着一股暗隐的情.欲。“做.爱……的意思。”

    *

    俱乐部很大,设施设备一应俱全。训练了一上午的拳击运动员们开始吃午餐。

    作为一项尤其消耗体力的运动,拳击运动员们的餐食是有专门营养师准备制定的,但是这些大小伙嘴里禁不住寂寞,在教练的眼皮子底下还在偷摸加餐。

    “宣哥,这是我给你准备的午餐。”

    闵香香显然是有备而来,她提着手里的饭盒袅袅走到宣正青面前,一身艳红色的运动服衬得整个人凹.凸有致,旁边血气方刚的运动员们看的连眼珠子都不动一下,颇有看一眼赚一眼的感觉。

    让苏啭不禁感叹,这大概就是美女的待遇吧。

    宣正青咬着嘴里的绷带掀了掀眼皮,抬手的时候脸上的血沫子都甩到了闵香香的脸上。

    闵香香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宣正青侧身走出去,顺手拿过苏啭手里攥着的饭盒。

    苏啭愣愣的眨了眨眼,在竖强揶揄的催促声中赶紧跟了上去。

    闵香香咬牙切齿的看着苏啭,一张脸几乎扭曲。

    拿着饭盒的宣正青去了隔壁小厨房热饭,他站在微波炉前面拨了拨额头的湿发,说话的时候下意识的扯着嘴角,动作有点痞气。“这个饭盒可以放微波炉里面吗?”

    “可以的。”苏啭声音细细的应了一句,她涨红着一张脸,小脑袋里面嗡嗡的还在想着刚才那人跟自己说的话。

    ML是……做.爱的意思吗?那么现在不是整个俱乐部都误会了他们的关系……苏啭不知所措的站在旁边,脸上羞耻异常,但还在努力的给自己打气。

    现在都是二十一世纪了,这种事情很正常,等一下过去解释清楚就好了,她可不能平白的毁了宣正青的名誉。

    做了几个深呼吸,苏啭捂着脸终于平静下来。

    饭菜的香气随着微波炉的转动散发出来,苏啭咬唇搓手,声音结巴道:“那个,昨天晚上谢谢你了……”

    “宣正青。”

    “嗯?”苏啭仰头看向面前的宣正青,宣正青的左脸颊上还带着血痕,但一脸沉静的他看上去却淡漠而无害。

    在苏啭的感觉里,像宣正青这样的人,应该是那种弹着钢琴的文艺人,即便是运动员,也不会是令人咋舌的拳击运动员。

    而宣正青是拳击运动员的这件事情,直到现在都还颠覆着苏啭的三观,每次苏啭正视宣正青那张极具欺骗性的脸时,总是一阵恍惚。

    “叫我名字。”端着手里的饭盒,宣正青漫不经心的看向苏啭,眼底却流转着暗色。

    苏啭咽了咽口水,试探性的道:“宣正青?”

    “嗯,明天我要吃酱牛肉。”宣正青点头,伸手摸了摸苏啭毛茸茸的小脑袋,就像是在撸一只小奶猫。

    苏啭红着一张脸低头,心跳又开始急促起来,“砰砰砰”的声音炸裂在脑海里,就像是无数朵嘣开的礼花。

    英雄救美虽然是一个老套的桥段,但是却对苏啭十分受用,苏啭这颗纯洁的小幼苗开始对宣正青滋生起异样的情愫。

    作为一个母胎单身,苏啭也许还不是很清楚这种感觉意味着什么,但人性的本能却驱使着她。

    “我的酱牛肉做的不是很好吃。”掰着手指,苏啭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指尖上的小月牙看,声音藕断丝连的黏腻,又像熬化了的糖浆水。

    “没关系,只要是你做的就行了。”宣正青状似不经意的说完,留下一脸臊红的苏啭就走了出去。

    苏啭捂着脸,觉得自己大概是要误会什么了。

    迈着小短腿追出去,苏啭站在宣正青身边,磨着脚底。“那个,昨天晚上你为什么会在我们台里啊?”

    宣正青几口吃完手里的饭盒递给苏啭,“下次多带点。”

    “哦。”苏啭乖巧点头,睁着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等宣正青的回答。

    宣正青伸手,捏了捏苏啭后背处塌拉着的两只兔耳朵。那兔耳朵软绵绵毛绒绒的就像是一副软和模样的苏啭。

    把那只兔耳帽子戴到苏啭的脑袋上,宣正青单手扣住她的脑袋晃了晃,然后敛眉道:“听到什么声音了吗?”

    苏啭眨了眨眼,神色懵懂。

    宣正青收手,唇角轻扯,缓慢吐出两个字道:“水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