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他总是在撩我 > 第 7 章
    “苏啭,你的脑子里面装的都是水吗!”公司大楼前,梨乐气势汹汹的上前一把扯住苏啭的耳朵,气得面色涨红,“这么好的采访机会你竟然要回去做酱牛肉!酱牛肉!”

    “做酱牛肉很费功夫的……”

    “宣正青啊,那是宣正青呀!连打三十五场没有败绩,拳击界的黑马泰森啊!竟然还比不过你的那盘酱牛肉!”梨乐拉高的声音完全淹没了苏啭那温温吞吞的软糯声。

    苏啭有些心虚的缩了缩脖子。

    “算了。”缓慢吐出一口气,梨乐朝着苏啭摆手,“回去吧回去吧,反正你肯定采访不到人,这次就让那闵香香占个便宜吧。对了,你的房子找好了吗?”

    梨乐成为海天传媒的正式员工,已经入住公司准备的公寓房,而苏啭作为苦逼的实习生攥着那么一点小工资根本就负担不起整个出租屋的全部费用,只能开始寻找小窝的艰难旅途。

    “今天联系了一家准备去看看。”苏啭揉着自己被梨乐掐红的耳朵,“地方离公司有点远,所以要早点过去。”

    “你怎么不早说?我送你。”梨乐亮出自己身后的小电驴。

    “不用了,你不是还要去做报告。”苏啭赶紧摆手。大公司的竞争非常大,苏啭经常看到梨乐忙的焦头烂额,只可惜她有心无力,只能尽量的不给梨乐添麻烦。

    “那好吧,你自己当心一点,有事给我打电话。”梨乐操心的样子就跟苏啭她妈一样。

    “嗯。”苏啭乖巧点头,背着双肩包往公司旁边的公交站台方向走过去。

    先去菜市场买好了新鲜的牛肉,苏啭回到出租屋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房东。

    房东是个中年妇人,身形有些微胖,但脾性却十分好,也非常有教养,即便有出租屋的钥匙也不随便开门,只站在门口等苏啭。

    “阿姨。”苏啭走上楼梯,软绵绵的喊了一声。

    “哎。”房东阿姨笑眯眯的应了,显然是对这个乖巧的小姑娘十分喜欢。“小姑娘啊,上个月的房租你是不是还没给我?”

    苏啭一瞬面色涨红,赶紧从包里掏出钱包。“对不起啊阿姨,我给忘记了。”这小半月以来苏啭一直在忙活着拳击采访,压根就把这件事给忘了。

    “没事没事。”房东摆手,面容温和。“小姑娘你做什么工作呀?”

    苏啭犹豫半响,吐出两个字,“记者。”

    “哎呦,那可辛苦了。”

    “还行的。”苏啭笑着应了一声,然后不好意思的道:“阿姨,我没有多少现金了。”

    “没事没事,我知道你们年轻人现在都用什么手机支付。我儿子刚刚从国外回来,给我下了一个什么软件,说你们年轻人都会用,只要用这手机一扫就好了。”

    阿姨小心翼翼的从口袋里掏出那被她装在布袋子里面的智能手机。

    苏啭探头看了看,然后了然的用手机给阿姨转了账。

    “哎呦,你们年轻人的东西我都不懂。对了小姑娘啊,有没有男朋友呀?”

    被房东阿姨突然的问话羞红了脸,苏啭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想起了宣正青。她使劲的摇了摇头,声音含在喉咙里面模糊不清的道:“没有。”

    “那正好,我儿子呀长的可帅了,人又高……”

    “那个阿姨,我先接个电话。”苏啭打断房东的话,赶紧拿着手机躲到旁边接电话。

    房东阿姨每次来都会给苏啭推销她的儿子,苏啭甚至怀疑每个住在出租屋里面的女孩都被推销过。

    打电话来的是今天约好看房的房东,苏啭看了一下时间,直接就跟房东阿姨打了声招呼拎着牛肉小跑着走远了。

    站在楼下轻吐出一口气,苏啭仰头。

    她真是十分的不擅长应付像房东这样热情又好客又喜欢推销自家儿子的阿姨啊。

    约好的地方有点远,苏啭先坐了公交车,然后忍痛打了一个出租车起步价才堪堪准时到地方。

    这是一个处于商场旁边的小区,虽然有些破旧,但是交通还算便利。

    苏啭拎着手里滴滴答答滴着水的牛肉,神色懊恼。她应该把牛肉放到冰箱里面再出来的,也不知道这样再拎回去会不会坏。

    “咻咻……”突然,不远处传来一阵清脆的口哨声,曲曲绕绕的就像是打了一首短小的曲子,十分悦耳。

    苏啭寻声看去,就看到不远处那浩浩荡荡走来的一群人。

    这群人身高腿长,肌肉发达的样子在宽阔的街道上十分惹眼,再加上那走在正中间的闵香香和宣正青,俊男美女的组合总是让人侧目。

    “哟,小盆友,不乖乖呆在家里喝奶怎么来这种地方了?”竖强眼尖的看到苏啭,大跨步上前就一把勾住了她的肩膀。

    苏啭晃了晃身子,一双眼下意识的往宣正青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才恍然的注意到自己身后竟然是一间低调的酒吧。

    “我,我在等人。”

    “等人?男朋友?”竖强轻瞟了一眼缓步而来的宣正青,将“男朋友”三字扬高,果然看到那人面无表情的脸上显出一抹明显褶皱。

    “不,不是……”

    “啧啧,真是没想到啊,我们的小盆友竟然都谈恋爱了。”竖强伸手想要掐苏啭那张看着就软乎的小脸。

    宣正青夹在指尖的烟不经意的弹了弹,那火星子就点在了竖强的手背上,惊得那人小山似得身体一震,赶紧甩手,“烫死老子了!”

    拨了拨自己额角处散落的碎发,宣正青敛眉,细长的眼尾上挑,转头看向苏啭时的目光透着一股深意。

    “苏啭学姐,这么巧。”闵香香站在宣正青身边,依旧是一身艳丽的红色。

    “哦,你好。”苏啭捏紧了手里的牛肉。

    “苏啭学姐应该不是来酒吧玩的吧?”闵香香上下打量了一番苏啭的穿着,脸上笑意明显,透着讥色。

    苏啭抿唇,刚想答话时却是冷不丁的对上了宣正青的眼。

    今天的宣正青依旧穿着一件银灰色的衬衫,领口处解了两个扣子,姿态淡薄的样子却透出几分痞意。

    一张俊美面容在浓白色的香烟蒙色之中若隐若现,更添雅意。

    想起闵香香的目的,苏啭到嘴边的话立时就转了个弯,“我就是来酒吧玩的。”

    “哟,不会吧小盆友,这酒吧可不让未成年进去。”竖强笑眯眯的调侃苏啭。

    苏啭从包里掏出身份证,“我有身份证,今年是二十三了。”

    竖强朝着苏啭吹了一声口哨,“不错,我们的小盆友都可以嫁人了。”说完,竖强吸取教训,也不搭着苏啭了,只推着她的背包往酒吧里面去,“走走走,哥哥请你喝酒。”

    闵香香踩着一双恨天高轻皱眉,显然是没有想到这苏啭竟然真的厚脸皮的留了下来。看来真是想跟她一争长短了。

    挺起胸膛,闵香香冷笑一声。就凭苏啭想跟她斗,还嫩了点。

    *

    酒吧里人很多,热火朝天的夹杂着酒香和烟味,震耳的音乐声和闪眼的灯光惹得苏啭几乎都睁不开眼。

    其实这是苏啭第一次进酒吧,她除了新奇外,更多的是紧张。

    众人叫了酒,服务员提着一个冰桶上来,宣正青随手拿过苏啭手里的牛肉就扔进了冰桶里。

    苏啭挨着宣正青坐在沙发角落,纤细的身子挤在一起,看上去就像是误入狼群的小鸡仔。

    “苏啭学姐,你喝什么酒?”作为一堆男人里面唯二的女生,闵香香热情的招呼苏啭,而且看样子似乎经常来酒吧,点的都是些隐藏菜单。

    苏啭抠着手指,声音细细道:“跟你一样吧。”

    闵香香脸上笑意更甚,她扬眉道:“好啊。”

    酒水上桌,大家都喝嗨了,苏啭盯着面前那杯一看就不简单的酒,暗暗咽了咽口水。

    闵香香经常喝酒,酒量极好,她面无表情的喝完手里的酒,然后朝着苏啭挑衅道:“苏啭学姐怎么不喝酒呀?大家都是出来玩的,不要扫兴嘛。”

    众人喝高了,一起起哄,宣正青半阖着一双眼靠在沙发上,目光所及之处是苏啭那双白嫩嫩的小手,纠结的绞在一起,指尖粉嫩,看上去尤其美味。

    颤巍巍的端起那杯酒,苏啭仰头一脖子往里面灌,但让人意外的是,入口的酒水醇香甘甜,甚至毫无酒意,就像是……果汁一样?

    “咕噜噜”的灌完一杯“酒”,苏啭眨了眨眼,下意识的打了一个饱嗝。

    “好!厉害!”竖强起哄鼓掌,朝着苏啭竖大拇指,“小盆友这是真人不露相啊,哈哈哈。”

    宣正青弹了弹手里的烟灰,端起面前的酒杯轻抿一口。

    苏啭傻乎乎的笑了笑,转头的时候正巧看到宣正青那张掩在灯光暗色里的脸,当时就把话给咽了回去。

    这个人刚刚才嘲笑过她脑子里面都是水呢……想到这里,苏啭噘了噘嘴,湿漉漉的唇瓣沾着果汁的香甜气,看上去粉嫩润泽。

    把玩着手里的酒杯,宣正青微侧身,露出一截白皙脖颈,偏头的时候正巧凑在苏啭的耳蜗处。

    热乎乎的酒香带着清淡的烟味飘过来,苏啭能清晰的听到宣正青那带着沙哑金属质感的嗓音。

    “正常人的脑子重量一般都是一千四到一千五百克。而人的脑袋里面百分之七十八是水。”

    苏啭微睁大了一双眼。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在解释那句她脑子里面都是水的话其实是在表扬她是正常人?

    “不过据说爱因斯坦的脑子是一千两百四十克。”宣正青慢吞吞的又吐出一句话。

    苏啭侧身偏头,被宣正青吐了一脸烟。

    勾起唇角,宣正青笑道:“所以聪明人省掉了那些没用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