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吃蜜 [穿书] > 第三十九章
    周海荣收拾打扮,光鲜亮丽地出门去。王姨见他这么晚了还要出门, 便问说:“又出去啊?”

    “出去跟朋友聚聚, ”周海荣小声说,“你别让肖遥知道, 我过一会就回来了,出去放个风。”

    他这几天天天晚出早归, 也实在憋坏了。王姨懂得这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改得了的, 便点头说:“那你少喝点酒。”

    周海荣笑着出门去了。

    周海荣玩的最好的几个朋友, 家世和他都不能比, 出来玩也喜欢让周海荣来请客。周海荣爱玩, 会玩, 这几天少了他, 朋友们都觉得不尽兴。

    “怎么,还没结婚就被困到家里头了?”

    “你不是说找了个善解人意的, 怎么家里多了个母老虎?”

    “周少, 你这样可不行啊,哥几个可都天天想着你呢。”

    周海荣好不容易出来一趟, 心情愉悦:“你们说吧,要去哪?今天我请客。”

    “当然是去酒吧玩啊。”

    他们去的酒吧是红色妖姬旁边的小酒吧,酒吧小一点,但生意却好,里头的舞者尤其带劲, 热舞跳的特别棒。周海荣盯着舞台上的某个舞者看了好一会,然后“我擦”一声, 说:“你们故意的吧?”

    他认出舞台上跳舞的,有苏林。

    苏林化了浓妆,不过他还是认出来了,跳的很辣,但不娘,抖胯的时候,反倒有很多女人在下头尖叫。他哥们看了一眼,说:“他谁呀?”

    “上次你们弄我床上那个啊,”周海荣说,“你们是不是故意的,带我来这?”

    “是么?”朋友们都很惊奇,“我们还真不知道他在这里上班。”

    不过苏林是真好看,妖孽又帅气,可攻可受,长相是艳丽派的长相,动作却很野。其中一个人朋友就对周海荣说:“这跟你家里那个截然不一样啊,小野猫。”

    周海荣说:“走走走,赶紧走,我可不想看见他。”

    一伙人笑嘻嘻往包间去,周海荣在混乱的灯光底下回头又看了一眼,心想这个小妖精,还真是野猫一个,跳的怪好看的。

    食色性也,他只是单纯对美色的欣赏。居家过日子,适合结婚的,还是他们家肖遥那种小白花。

    他们这些玩咖,基本上不玩到半夜是不会回去的。喝到一半周海荣从里头出来上厕所,快走到洗手间门口的时候,他忽然看见了苏林,正往洗手间里进。周海荣就停在了原地,想着等苏林出来之后自己再进去,结果就看见有个胖乎乎的男人醉醺醺地追进去了。

    说是“追进去”,是因为那男人嘴里还叫着苏林的名字。

    哎呀,好戏来了。

    周海荣立即走了过去,走到洗手间门口,就听见那男人醉醺醺地喊道:“宝贝,你别躲我呀。”

    随即便传出苏林的声音,十分不悦:“胡先生,你喝多了。”

    “我不是喝多了,我是看见你啊,就醉了。你刚才跳的可真好,都把我给跳石更了,小宝贝啊……”那男人说着便朝苏林身上搂了过去,苏林被他按到单间的门上,怀着怒气说:“你再这样,我可不客气了。”

    “别客气别客气,千万别对我客气。”

    结果这话音刚落,就听见那男人哀嚎一声,周海荣好奇往里看了一眼,就那男人捂着肚子蹲了下来:“我草,尼玛的,给脸不要脸是不是?”

    苏林不说话,伸脚又给了那男人一下,直接把那男人踢到了地上,地上有些水,散着骚气,那男人脸色通红地指着苏林,苏林眉头皱着,脚往那男人身上一踩:“你操谁?嗯?”他说着便又往那男人脸上踩,那男人的脸都被踩变了形,嘴里还在骂着,看来也是个狠角色,只是喝多了酒,使不上劲。周海荣见情形不对,便进去说:“给他点教训就行了,闹大了,对你也没好处。”

    苏林看到他愣了一下:“你怎么在这?”

    “我来这消费,不行?”周海荣看了地上那男人一眼,那男人从地上爬起来,骂着就朝苏林扑,周海荣一把抓住那男人的衣领:“哎,哥哥诶,你喝多了吧,我带你去外头醒醒酒?”

    “你,少管闲事!”那男人脸上沾着脏水,骂道:“我今天非把这骚货干的服服帖帖的。”

    苏林直接一脚,又把那男人踹趴下来了。他腿抬得高,力气大,把周海荣都吓了一跳。外头有人进来上厕所,吓得赶紧又跑出去了。周海荣看了看那男人,又看了看苏林,见苏林解开裤子,慢悠悠地撒了尿。

    倒是他有点不好意思了,这个小妖精,是在勾引自己么,居然当着自己的面尿尿!

    周海荣咳了一声,见苏林提上裤子,洗了一下手,慢悠悠地走出去了。

    牛逼的很。

    那男人在地上好大一会才爬起来,周海荣见他出去,自己去撒了尿,然后回到包间继续玩,大概有十来分钟,就听见外头闹哄哄的,是很不正常的闹,有朋友出去看了一眼,立马回来说:“我擦,这是碰见黑社会了还是怎么,外头干起来了。”

    周海荣到外头一看,就见七八个壮汉,手里拎着东西,围在酒吧后台门口,酒吧老板正在那里递烟,刚才在厕所里被苏林揍的那个男人嚷着说:“你把苏林交出来,不然我把你这店给砸了。”

    周海荣有个朋友走到他身后说:“没事,这酒吧老板身后要是没个靠山,他酒吧也开不起来,砸不了。”

    事实也正如他朋友说的一样,老板不交人,那些人虽然凶神恶煞,但也没动手,只是酒吧今天的生意是做不下去了。周海荣他们决定换个地,从里头往外走,酒吧里的灯变的暗了一些,周海荣和朋友穿过人群往外头走,他忽然看见苏林出现在人群里头,低着头,显然要趁着这一会看不清人混出去。

    不过来人那么多,哪可能让他轻易就蒙混过去,不知道是他得罪了人,还是有人在看笑话,人群里忽然有人喊道:“胡老板,苏林在这呢!”

    人群立马朝苏林看了过去,苏林无所遁形,站在原地,眼看着那个胡老板已经快要走到他面前,他忽然被人搂住了肩膀,他扭头看了一眼,就看见周海荣那张帅气不羁的脸,带着笑看他,挑了挑眉毛。

    周海权一只手插在裤兜里,一只手揽着苏林,朝胡老板看了一眼。

    “胡老板,我家宝贝怎么惹你了?”

    胡老板皱着眉头:“你又是谁?”

    “我是苏林的男朋友。”

    “我劝你识相点,赶紧滚一边去,不然我连你一块揍。”

    胡老板说着就上手来扯苏林的胳膊,周海荣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说:“你当着我的面动我的人,合适么?”

    胡老板酒劲上来,哪管三七二十一,对着周海荣就是一拳头,只可惜他哪里是周海荣的对手,周海荣直接抓着他的胳膊就拧了个麻花,疼的胡老板惨叫一声,对后面的人说:“你们还愣着干什么?!”

    酒吧里顿时乱成了一团,周海荣的那些哥们别看平时不着调,坏事也没少干,但兄弟义气不是盖的,很无奈地捋着袖子上来了,再加上酒吧老板的人,还有些凑热闹的客人,顿时乱成了一团。

    肖遥躺在床上,脑补了一下这个英雄救美的桥段。

    虽然他是周肖党,但是当初看这个英雄救美的桥段的时候,他还是很激动的,因为里头把周海荣描写的十分帅气,群架描写的十分精彩。

    炮灰胡老板虽然带了很多人,可也不是正牌攻的对手,在这个专门给周海荣刷好感的桥段里,周海荣叫上他那群哥们一人抵仨,连打带恐吓,最后成功把英雄救美。

    人是救了,可是周海荣却英勇负伤,脸上留下一道不浅不深的伤口,手背也破了皮。

    这是□□。

    肖遥躺在床上,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十二点多了。

    最近他总是失眠,睡也睡不好,白天又忙,身体日渐消瘦,连带着精神都有些恍惚了。给他的感觉,就好像他这个人已经日薄西山,快要咽气。

    这种状态成功给了他一种在做梦的不真实感,整个人对于肖遥这个角色更加抽离,反倒在跟着剧情走的时候没有负担。所以在周海荣和苏林的消息传到他这里的时候,他像肖遥附身一般,拿了外套就出了门。

    王姨都已经睡着了,周家没人知道他出来。他趿拉着拖鞋,下半身穿的还是大裤衩,上半身套了个很大的格子衫,一直跑到主干道上,才拦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往酒吧而去。

    坐在出租车上,他又看了看手机里发的信息:“怎么回事啊,周少他自称是苏林的男朋友,为了苏林争风吃醋,跟一个大老板打起来啦。”

    附带的还有酒吧里拍摄的一段短视频,视频里周海荣搂着苏林,在妖娆的灯光底下,简直天生一对。

    这一次和上次不同,如果说上次还是朋友无意间撞到,兜兜转转从何明明那里传到他这里,这一次,则是肖遥的线人提供的情报。

    没错,肖遥已经成功“黑化”,在他笃定周海荣和苏林还有可能还在暗中苟且的时候,他在苏林工作的酒吧里找了一个服务员,给了对方一笔钱,让他来监视着苏林。

    “如果看到周海荣去找他,或者有任何蛛丝马迹,一定要及时向我汇报。”

    这真的犯了恋爱的大忌,其实这么做有什么用呢,他又舍不得分手,看的太真切,万一事实不是自己能接受的,徒让自己伤悲痛苦。可是怀疑的种子已经在他心里生根发芽,肖遥在“黑化”的道路上一去不返。

    到了酒吧门口,肖遥直接就奔了过去,酒吧里一片狼藉,可他还是一眼就看见了周海荣,苏林坐在他旁边,正帮他清理伤口。

    啧啧啧,多么经典的英雄救美的桥段!只可惜这么美好的时刻,要被他这个炮灰受给打断啦。

    “周海荣!”他大叫一声,周海荣抬头看过来,看见是他,立马站了起来。

    苏林也放下手里的东西站了起来,似乎略有些惊惧。他的惊惧是对的,因为肖遥上前去,二话不说就给了他一巴掌。

    这一巴掌,当初简直把周肖党打出了高潮好嘛。还有什么戏份比“正宫大战小三”的巴掌戏更狗血和带感的。

    苏林简直被打傻了,他捂着自己的脸,不可置信地看着肖遥。周海荣也傻眼了,问:“你这是干什么?”

    “我干什么,你这是在干什么?”肖遥怒目看着他们两个,“你不是答应过我,发誓再也不跟他来往了么?!”

    “你误会我们了。”苏林说,“我们俩……”

    “我们俩。”肖遥冷笑,“你跟谁我们俩,你要不要脸,一而再再而三地勾引别人的男人,你就这么缺几把干你么?!”

    “肖遥!”周海荣立即拉住了他的胳膊:“你跟我到一边说。”

    酒吧里有人在围观,尤其是周海荣那些朋友,这让周海荣非常不自在。肖遥不肯走,他就用力扯了一下,肖遥被他扯的踉跄了几步,哭着说:“我不走,我不走,我要你在他面前跟我说清楚!”

    周海荣变了脸色:“我们俩到外头好好说,行么?!”

    肖遥问:“为什么你说你是他男朋友,你是他男朋友么?那我又是什么?”

    周海荣一愣,随即就问说:“你一直在跟踪我?还是你找人在跟踪我?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正牌攻你终于问到重点了,快来揭穿我如今“恐怖情人“的面目!

    肖遥说:“我监视你,是我不对,可是你怎么不想我为什么这样,还不是因为你,因为你和这个小三不清不楚!”

    “肖遥,你误会了,我没有要插足你们的意思,今天……”

    “你闭嘴!”肖遥冲苏林怒吼。

    他表现的越疯狂,苏林便被对比的越无辜,这是炮灰受的必备技能!

    被小三的苏林,想要解释,又有些窘迫,只好看向周海荣。周海荣冷着脸,对肖遥说:“你跟我回家。”

    他说完就直接朝外头走,肖遥哭着瞪向苏林:“你等着,我跟你没完!”

    苏林犹豫了一下,叫道:“肖遥,你等一下。”

    肖遥回过头来,周海荣也在门口停下,扭头看向苏林。苏林深吸了口气,说:“其实自从那件事以后,这个疙瘩就一直没解开,今天咱们三个都在这里,讲开了也好。肖遥,周少生日那天真的是意外,也怪我自己没把住,喝多了,对此我也向你道歉了,这段时间,你在学校里三番四次传我在外头一些不好的事,我其实都知道是你传的,想报复我……”

    周海荣简直不可思议,他看向肖遥,肖遥眼里都是怒火:“我说错了么?能喝醉酒跟陌生男人上床的,你还能有多正经?!你现在是想干什么,当着海荣的面,让他知道你有多委屈,我有多恶毒么?!”

    苏林摇头:“我是想当着周少的面告诉你,我和周少,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也从来没想过要和周少怎么样,我不喜欢他,他也不喜欢我,你的位置,没人抢你的。”

    “我代肖遥替你说声对不起,是我们俩的问题,不该牵扯到你身上。”周海荣说。

    肖遥不可置信地看着周海荣,问说:“我为什么要向他道歉,我才是受害者!”

    周海荣一把拉住他的手:“跟我回家。”

    肖遥一声不响地被周海荣拉到街边,他突然甩开周海荣的手,然后失声笑了出来,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周海荣吃惊地看着他,他擦了一下眼泪,说:“我现在,是不是很丑陋?”

    是很丑陋,本就瘦削的脸有些狰狞,眼神也失去了他以往的柔和光辉,整个人都变了。

    “肖遥,”周海荣站在路灯底下,说,“你到底怎么了?你怎么变得……”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只叹了一口气,说:“回家吧,等你冷静下来,我们再好好谈。”

    “在医院的时候,你发过誓,说不再背叛我,说你要戒酒,再也不会喝醉误事,甚至今天晚上,你都跟我说你要睡觉了,结果却出现在这里,搂着苏林,说你是他男朋友……”肖遥看着周海荣,说,“我该相信你哪句话呢?”

    周海荣沉默了一会,双手插进裤兜里,迎着风站了一会,良久才说:“肖遥,我可能成不了你希望我成为的那种人。”

    肖遥希望他不喝酒,少应酬,眼里只有他一个,再看不到别人,每天除了上下班便是回家陪着他,外出去哪都能报备,像一个最传统的好男人。可他不是啊。

    这句话说出来以后,他转过头,认真地看着肖遥:“你呢,你爱的不是这样的我么?为什么现在开始要求我,让我做一个不像我的人?”

    肖遥有些畏惧且着急地说:“你……你什么意思,你是怀疑我不爱你么?”

    “我只是在想,可能我们俩爱的,都不是真实的对方。”

    温热的风徐徐地吹着,吹乱了肖遥的头发,他的衬衫松松垮垮,显得人瘦的像是麻杆一样,脚下的拖鞋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一只,赤着脚,周海荣都没有发现。

    “肖遥很伤心,又很害怕,不敢再说一句话。像是捂住自己的耳朵,便能当做自己什么都没有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