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美人倾城(快穿) > 颠倒众生(二)
    第2章

    黎琰煜是娱乐圈一个十分传奇的导演。

    他执导多年,获得的国际大奖无数,绝对是站在娱乐圈导演界金字塔顶端的人物,每一部剧,都是叫好又叫座,

    但是他所有的作品中,都没有任何一个女性,女主、女配、女炮灰、女路人甲这些统统没有,没有任何一个女性,

    只有男性。

    而他的家世背景,同样十分神秘,有人说他背后的势力十分庞大,所以才能支撑起他在娱乐圈里为所欲为,什么都不怕。

    作为娱乐圈榜上有名的黄金钻石单身汉之一,想要追他嫁入豪门的、爬上他的床以换取资源的人不再少数,但是从来没有人成功过,甚至连真正付出行动的人都是少数,

    因为有一次,圈内有名的美貌小花,通过一些手段弄到了他的房间门卡,脱光了缩到被子里等待他,然后被黎琰煜唤保镖直接给扔了出去,连条被子都没有给她,

    那美貌小花浑/身/赤/裸地被扔了出去,当场就在走廊上哭了出来,还是那几个保镖于心不忍,脱了件外衣给她,方方保住了她一点颜面,

    但是那美貌小花还是很快沦为笑料,由于这小花一直艹的都是精纯女神人设,粉丝们不能接受自己心中的清纯女神实际上是这样的人,纷纷转黑,而黑子们更是拿着这一点拼命地黑她,没多久,这个小花就在娱乐圈销声匿迹了;

    据说是被封杀了。

    圈内上下震惊的同时,也都为黎琰煜的狠辣绝情而感到深深的忌惮,从此再也没有人敢付出什么行动,那美貌小花就是她们的前车之鉴。

    前车之鉴,后事之师,资源再好,能加入黎琰煜的剧组成为他导演的作品中唯一的一个女性角色的诱/惑再怎么诱/人,也是有一个前提的啊——她们也得有命去享受啊。

    黎琰煜不出手则已,一出手惊人,震慑了大半个娱乐圈。

    他的产出量不大,每年最多也就出三部作品,但是这三部作品,无疑不是叫好又叫座的作品,甚至有的时候还会大爆,华国的娱乐圈票房,已经有五次是黎琰煜自己打破了自己的票房记录了,

    在娱乐圈中,黎琰煜绝对可以算得上是一个传奇。

    周子琢看着眼前的女子,她依然穿着那天晚上穿的大红色的小礼服,但是已经有些衣衫不整,黑亮的发丝有些散乱地飘在她的脖颈旁,更衬得她肌肤莹白柔嫩,

    她微微仰着头,明明处于弱势,眸子却晶亮无比,倒映着他的身影,

    那大红的颜色,格外衬她,

    周子琢想。

    “你想,演他的戏?”

    周子琢又问了一遍。

    这已是难得,周子琢向来讨厌浪费口舌,一句话从不重复第二遍,

    这一次,倒是难得。

    周子琢无声地笑。

    他一步一步上前,那步子极慢,却又有着难言的压迫感,

    周子琢伸手摁住了叶流卿的下颚,沉下声音,一字一顿地重复道:“你想,演他的戏?”

    第三遍了。

    周子琢脑海中无意识地飘过这句话,

    他竟然有朝一日,会重复一句话三遍,

    真是不可思议。

    周子琢低低地笑出声,

    胸膛一震一震的,

    叶流卿依然没有回答,只是定定地看着周子琢,

    那一双清澈的桃花眼中,突然升腾起朦胧的雾气,眼波流转间,便是动人的妖娆,

    她伸出手,虚虚地搂住周子琢的肩膀,柔弱无骨一般挂在他的脖颈上,

    不顾他摁住她的下颚,一点一点凑上前,在他的耳旁轻笑道:“想呢。”

    那呼吸所带出来的热气,尽数扑在周子琢的耳根上,甚至叶流卿红/唇微张,柔嫩的舌尖轻轻吐出,就给他带来若有若无的触感,

    仿佛那舌尖已然舔在他的耳根上,又仿佛没有,

    若有若无,欲拒还迎,

    ——真是高明的手段。

    果然是一朵怒放的玫瑰,带着鲜嫩的刺,骄傲、乖张、不屈,

    可以激起人心底最深处的征服欲,

    极为诱/人。

    周子琢撩起她的发丝,漫不经心道:“那就得看你的表现了。”

    说着,他直直地吻下,不含一丝柔情,满是粗/暴与征/服的意味,

    像一头野兽,终于吃到他心仪已久的猎物,

    没有半分柔情可言。

    浪翻红帐,巫山云/雨,情到深处,周子琢撑起身子,居高临下地看着身下的女人,

    她的眼角挂着泪珠,娇/躯软糯无力,只能挂在他的身上,任他为所欲为,

    “你为什么要演他的戏?”

    “仰慕他,嗯?”

    那声音中带着说不出的危/险意味,叶流卿无力支撑,倔强道:“……是……”

    “是又……又怎么样?”

    她的眼尾上挑,一片潋滟水色,美的让周子琢恨不得一口一口将她吞下去,

    他笑,不含好意地含/她的唇,低低道:“……你会知道的。”

    “你会知道……你会怎么样的。”

    “唔——!”

    叶流卿猝不及防地叫了出来。

    那一天,整整一个晚上,都这么渡过,

    叶流卿试图解释,但是没有成功。

    周子琢只是笑,

    “我知道。”

    说着,他的动作又猛/烈起来,

    叶流卿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他拉入深渊。

    她说,她只是想要一个机会,让她重返娱乐圈,

    她说,她想要演最好的角色,站在最高的领奖台上,

    她说,她想要圆她自己的一个梦想,

    她说……

    她说了什么,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个机会,肯不肯给她,给她多久,都在他的一念之间;

    他可以给她,也可以收回;

    所以,她再怎么翻腾,也翻不出他的手心。

    又有什么关系呢?

    周子琢漫不经心地想道。

    黎琰煜在这一天的清晨,收到了一个电话,

    他本来不想接,但是看到来电提示上“周子琢”那三个字,微微皱起了眉,

    他上次与周子琢打赌输了,还欠周子琢一件事;

    “啧。”

    黎琰煜有些不耐地皱眉,却还是摁了接听键,满是烦躁地应道:“喂。”

    “是我,周子琢。”周子琢淡淡道。

    “我当然知道是你,”黎琰煜冷笑一声,“你以为我的时间,是谁都可以浪费的吗?”

    “有话快说,我没有多余的时间浪费在你身上。”

    黎琰煜说的毫不客气,半点都没有把周子琢放在心上。

    周子琢也并不恼怒,不同于外界对黎琰煜家室的一知半解,作为同一阶级,他对于黎琰煜的底细十分清楚,这位帝都黎家唯一的继承人,即使再任性叛逆,也备受黎家宠爱保护,

    毕竟是帝都黎家唯一的继承人啊。

    周子琢心中嗤笑,面上却不显半分,只是淡淡道:“你还欠我一个赌约没有兑现,记得吗?”

    “当然。”

    黎琰煜扬眉冷笑,如果不是这个赌约,他怎么会接周子琢的电话?

    “那好。”周子琢淡淡道,“既然如此,那就拜托你在你这部新剧中加一个女性角色,戏份多一点就再好不过了。”

    ……

    ……

    沉默在蔓延,

    好一会儿,黎琰煜才开口,声音冷的几乎要掉冰渣子,“你、说、什、么?”

    “女性角色?”黎琰煜冷笑数声,一字一顿道,“我的剧中,从来没有女性角色。”

    周子琢淡淡道:“那就破一次例。”

    “你赌输了,琰煜。”

    又是一阵沉默,

    只有粗重的喘息声,

    半晌,黎琰煜冷笑道:“是谁?”

    “为了你的哪个小情/人?”

    “叶流卿。”周子琢淡淡道。

    “听都没听过的十八线,也有胆上我的剧?”黎琰煜扬起声音,满是危/险,“行,你让她来。”

    “我给她多加点戏份。”

    “演技达不到我的标准,自己哭哭啼啼地要滚蛋,就不光我的事了吧?”

    最后一句话,黎琰煜说得满是不怀好意。

    “那是自然。”

    周子琢自然不会逼黎琰煜太紧,黎琰煜得到满意答案,扭头就挂了电话。

    黎琰煜深深吸了一口气,眼眸中满是风暴,半晌,他嗤笑一声,拿出电脑,输入“叶流卿”三个字,开始观看她的风格,

    行,她既然想来,那他就给她安排一个她最不适合、最不讨好、最挨骂的角色,

    看她敢不敢演!

    几个小时之后,一个刁蛮、任性、妖娆、胸大无脑、自私自利的人设诞生了,这叶流卿又一张古典仙气的脸,平时也多演演绎这样的角色,现在这么一个既不讨喜又不适合她的角色,他看她演不演!

    黎琰煜冷笑连连。

    等到黎琰煜的助理小王进来的时候,就面对着一个十分可怕的boss,

    差点没把小王吓趴下。

    然后,一个本子就砸到了小王身上,

    小王只听得黎琰煜一声冷笑,“在新剧本中加上这么一个女性角色。”

    那一瞬间,助理小王都觉得自己幻听了,

    ——黎导竟然要在新剧中加女性角色了?

    然后,便是黎琰煜意味深长又满怀凛冽狠戾的声音,

    ——“戏份多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