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美人倾城(快穿) > 颠倒众生(一)
    第1章

    一片寂静,

    没有任何人说话,

    只有徐徐的风声,和不时响起的……粗重的喘息声,

    半晌,一个沙哑的男声在寂静的地下室响起,带着几分捉摸不透的危/险,“呵。”

    他一点一点地向叶流卿靠近,皮鞋与地板接触的声音响起,一下一下,在这安静的地下室间,发出十分规律的声音,

    仿佛一下又一下,不轻不重地击打在人的心尖。

    这是一种心理暗示。

    叶流卿眼眸微微一缩,随即抿下了唇,她闭上了眼睛,却将下巴高高抬起,黑色的发丝垂了下来,那弧度仿佛像一只献/祭的绵羊,

    胆战心惊、茫然无措、又不得不逼着自己前行。

    明明是害怕的,明明是仓皇的,却又不得不逼着自己面对,逼着自己不去害怕,仿佛可以伪装成一副强大的模样,

    但是,那细微的动作,轻颤的指尖,早已经出卖了她。

    啧。

    真有趣。

    他无声地笑了起来,眉宇间满是兴味,他站在她的身前,一只手制住了她的下巴,沉声道:“睁开你的眼睛。”

    她的睫毛轻颤,然后在他的注视之下,缓缓睁开,

    一双桃花眼,含着水光,勾魂摄魄,

    他的呼吸猛地一窒,

    他的手指摩/擦着她的下巴,那肌肤柔嫩而光滑,手感十分不错,让他微微眯起了眼睛,

    “周子琢,”他缓缓地吐出一口浊气,一字一顿道,“记住这个名字,嗯?”

    她的眼睛微微闪烁了一下,半晌,她轻轻道:“你是要包/养我,对吗?”

    周子琢眯起眼睛,笑了,

    “对。”

    他说。

    叶流卿轻轻动了一下,定定地凝视着他,

    然后,骤然一笑,

    她向他伸出手,仿佛在等待他将她抱起来,

    “我冷,”

    她低低道,像是在撒娇,又像是在诉说,

    “我想要见见光。”

    “好吗?”

    声音很轻,有一丝哑,却带着难言的性/感,每一个音节,都像小虫子一般,勾的他心痒难耐,

    周子琢定定地看着她,然后轻笑出声,一个用力,就将她抱了起来,

    她发出微小的惊呼声,他轻笑,然后凑上去,狠狠地吻上那一张苍白的唇,

    唇齿相接,他心里突然升起一种巨大的满足感,

    ——真甜。

    她的反应十分青涩,让他更升起几分逗弄的心思,这费劲心思才弄到手的人果然不是那些莺莺燕燕可以相媲美的,那种征服感和从内心深处的满足感就不是别人可以比拟的,

    惊鸿一瞥,他就看上了这么一个人,足足耗了三天,才品尝到这胜利的果实,怎么能不甜?

    叶流卿伸手揽住他的脖颈,剧烈的喘息,

    那喘息声有着说不出的味道,让周子琢眯起眼睛,回味刚刚所品尝的味道,

    她那双泛着水雾的桃花眼更是泛着光彩,勾魂摄魄一般,让周子琢有些蠢蠢欲动,

    他们走出了地下室,

    阳光照/射/在叶流卿的眼睑之上,让她条件反射/一般闭上了眼睛,

    连呼吸都重了几分。

    而周子琢,依然稳稳当当地抱着她。

    地下室外的保镖看着周子琢抱着叶流卿出来,眼眸之中都有几分错愕,周子琢什么性格他们可是清清楚楚地知道的,这般动作,他们还从没有见过,

    难不成,这是周少的真爱不成?

    叶流卿闭着眼睛,快速地将剩下的记忆翻完。

    这种暗无天日断水断粮的状态中,原主没有被活活逼成一个疯子,就已经相当不错了,

    她是在这个时候,认识到这个男人的疯狂与可怕的,也因此,在之后的日子里,更不敢与男人起什么争执,只得委曲求全,曲意逢迎,

    内心中对这个男人的恐惧则日益加深,每每想起他的名字,都是一阵颤栗。

    她怕周子琢怕的要死。

    在周子琢眼里,她只是一个摆件,一个玩物,不能有自己的思想,不能有自己的打算,这一切都是对他的亵/渎,她必须乖巧、乖巧、再乖巧,

    就像一个布偶一般,任他摆弄操作,不管是在什么时候,

    床上也好,日常生活中也好,甚至吃的、喝的、用的、站姿、坐姿、走路的姿势、平时看的书等等一切,都必须严格按照周子琢的指令来行事,要不然等待她的,就是地下室小黑屋,

    好几次,她都觉得自己要疯了,

    但是还没有。

    她是真的喜欢演戏,所以高中时成绩优秀的她才不管不顾地当了艺术生,她又是孤儿,艺术生的开销可不小,但是她无怨无悔,

    吃再多苦,受再多难,她都觉得无所谓,

    有演戏撑着,她就觉得自己还能熬下去,

    只要还能演戏,她就可以熬,熬到周子琢愿意放她走。

    但是周子琢一直没有放她走,

    哪怕周子琢结婚了,也没有放她走,

    他精心打造出来的最完美的、最符合他口味的玩/偶,好吃好喝地供养着,怎么可以在还没完成她使命的时候,就这么离开?

    不可能的。

    但是他的妻子,可容不下她。

    各种各样的照片视频出现在网上,她黑料不断,基于他妻子的施压,她被遭到全线抵制,

    她的演艺事业完全毁了,手头的工作全部暂停,也再也没有人会来找她演戏,她哭着去求周子琢,跪在他的面前,哭着求他;

    但是那个高高在上又冷漠可怕的男人,只是漫不经心的“啧”了一声,然后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待在家里吧。”

    “多学点你该学的东西,别为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折腾来折腾去。”

    她的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她恨啊,真的好恨啊,恨天恨地,更恨她自己,

    她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走到这一步,她更不明白,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让自己的人生这么惨烈?

    她自杀了。

    浴室里满是鲜血,但是她却觉得心安。

    她终于解脱了。

    “卧槽!”系统1314的声音在叶流卿脑海中响起,满是震惊,“我本来以为蛮王已经够渣了,没想到这个人更渣!”

    “简直渣破天际!”

    “这样的人宿主你应付的来吗?”系统1314忧心忡忡道,“不行我们就换一个任务,没关系的,反正刚刚进来,跑路还来得及。”

    叶流卿:“……”

    “小系统,”叶流卿微笑,一字一顿道,“你想挨打吗?”

    系统1314:“???”

    “不想就给我把嘴闭上,”叶流卿十分优雅地说道,“谢谢。”

    系统1314:“……”

    好委屈啊。

    系统1314委屈地抱住了胖胖的自己,

    宝宝心里苦,宝宝不说,嘤嘤嘤。

    “有多少人试图完成过这个任务?”

    就在系统1314自哀自怨的时候,叶流卿的声音突然响起,系统1314就像被打了鸡血一般,刹那间原地复活,十分积极主动道:“这是一个难度很高的s级任务,曾经排行榜第一的前辈试图做过这个任务,但是她失败了,所以就很少有人挑战这个任务了,但是只要挑战这个任务的,都是实力很高的前辈和它们的宿主。”

    系统1314认真地强调这个任务的难度,叶流卿却只是淡淡地笑,她微微扬头,语气中竟然带了几分骄矜,“十五个月。”

    “什么?”系统1314有些懵逼地问道。

    “我说,给我十五个月,”叶流卿难得耐心地解释道,“我就能完成这个任务。”

    “……”系统1314着实懵了几分钟,然后大叫道,“宿主!宿主!你别冲动啊!宿主!”

    但是叶流卿已经不理它了。

    周子琢走的很慢,但是很稳,面上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仿佛没有抱着一个人一般,

    有温热的液体流在他的肩头,

    周子琢的步子一顿,却还是稳稳地走,

    仿佛什么都没有感受过一般。

    怀中的女子依然牢牢地搂着他的脖子,仿佛他是她此生唯一的依靠一般,

    周子琢微微有些恍惚,

    这是他这一生,第一次这般屈尊降贵地抱着一个女人前行,感觉却并不坏,

    她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让他有一种难言的感觉,

    胸口仿佛微微发烫一般。

    房门被打开,

    多余的人都留在了外面,

    周子琢将怀中的女子放在床上,那女子却依然搂着他的脖子,

    她在下,躺在床上,姿势有些别扭;他在上,压/在她的身上,目光冷淡地看着她;

    她似乎是怕的,周子琢看到她畏缩了一下,但似乎又是不怕的,因为她更凑近了他;

    她在他耳边轻轻开口,热气几乎洒在他的耳垂,那声音有些沙哑,又带着极致的柔/媚和性/感;

    “我想要……出演黎导的新剧。”

    他缓缓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一语不发。

    她突然笑了起来,散乱的黑发在白色的床单上更加扎眼,衬着那张小脸更加莹白剔透,

    她缓缓坐了起来,黑亮的发丝随着她的动作而舞动,极为诱/人,

    如同那传说中的海妖一般,

    “黎琰煜导演。”

    她一字一顿地说道,

    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娇艳,像一朵怒放的玫瑰,

    如烈火一般,带着熊熊的生命力,

    和那燃尽一切的侵蚀感。

    她的眼睛注视着她,那双桃花眼仿佛会说话一般,带着笑,含着眉,又带着说不出的不屈和挑/衅,

    那一瞬间,周子琢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咚、咚、咚。”

    极为剧烈。

    “你想,演他的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