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美人倾城(快穿) > 公主国色(二十)
    第20章

    暗一在刹那间抢过叶流卿,向外面跑去,他还有那么一丝幻想,如果,如果可以救呢……?

    “砰——!”

    他竟然就这么倒在了地上,

    四肢都在发抖。

    北风呼啸,凛冽地刮在暗一的心头,暗一的手指颤/抖地抚上叶流卿的唇角,眼中难得出现了仓皇和恐惧的神色,

    “不——”

    他颤/抖着,近乎绝望地喊道:“——不!”

    他拼命地想要将叶流卿唇角的鲜血擦去,但是却只是徒劳,那鲜红的液体渗透了他的手指,一滴一滴地滴落在地上,

    暗一第一次觉得,那种鲜红的颜色,是如此让人心颤。

    “暗一,”叶流卿的唇角缓缓勾起一丝笑意,她的脸颊苍白,唇角却格外鲜红艳丽,她缓缓动了动自己的手,似乎是想要抓住暗一一般,

    暗一急忙将自己的手递过去,他怀中的女子仰起头,黑亮的发丝随风舞动,她显得那般脆弱苍白,眼眸却极亮,

    ——她依然美的那般惊心动魄。

    “我要走了,”她轻轻开口,暗一的眼神瞬间被惊恐塞满,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反驳道,“——不!”

    “不会的,不会的!”

    “你不会有事的!”

    暗一接连不断地开口,仿佛在说服叶流卿,又仿佛在欺骗自己,

    他的眼眸中都带上了恳求,那般惊慌无措,又绝望恐惧,

    “你不会有事的,”

    “一定不会。”

    叶流卿笑了,她没有反驳暗一的话,只是费力地扬起手,轻轻抚摸上暗一的脸颊,虚弱道:“我来这里并没有多长时间,”

    “却度日如年。”

    “这里对我来说是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不管是习俗、文化、地位、口味、风格,都与我从小到大所接触的不同。”

    “我其实……是非常害怕的。”

    叶流卿似乎是笑了,那笑容十分短暂,也十分悲伤。

    “我其实……是不想的,不想过来的。”

    “但是不行……我是西成唯一的嫡公主,我要担负起自己的责任。”

    “……我其实,是没有拒绝的权利的。”

    “我知道……我知道……”暗一喃喃道,他的声音中几乎带了几分泣音,“你不要说话了,你不要说话了……”

    “你不会有事的,公主,你不会有事的。”

    “我不会让你有事的,我不会——!”

    “我在这里,遇到了很多人,却鲜少有人对我抱有善意,哪怕是母后给我安排的随嫁侍女,也随时可以因为各种原因而对付我,”

    “我可以相信的人很少,我可以依赖的人更没有,我只有我自己,然后在这里,艰难求生。”

    暗一忍不住开始抖,他的大脑中似乎发出警报,他心底已经有非常不好的预感,他想要阻止叶流卿继续说下去,但是却没有办法。

    她虚弱的、又满怀温柔地看着他,

    只一眼,就可以让他放弃一切。

    他根本无法阻止她,

    更没有办法拒绝她。

    “如果……如果草原与西成亲如一家……哦不……是真的成为一体……就好了。”

    “这样……就不会再有像我一样的人了。”

    叶流卿的声音越来越低,她的手从暗一的脸上无力地往下坠,她温柔地看着暗一,费力又虚弱地说道:“……你要……好好的啊,”

    “别为我……做什么傻事……”

    “我这样的人,不值得的。”

    “你要……好好的……长命百岁……”

    “别为了我……不值得……”

    “暗一的好感度,上升到一百。”系统1314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叶流卿在心底微微一笑,结束了。

    那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细弱,直到最后,彻底消音,

    “——公主!!”

    暗一近乎崩溃地喊叫,泪水在他的脸上疯狂肆虐,他那绝望又仓皇的叫声在这草原之上横行,像一匹失去伴侣的孤狼,

    极绝望,又痛苦万分。

    系统1314在叶流卿的意识海中哭个不行,叶流卿简直不想要理它,系统1314哭哭啼啼地跟叶流卿说道:“……任务完成,评分为s……咦……”

    系统1314骤然不哭了,它惊叫道:“……ss级!双s级!怎么可能会得到双s的评分?!!”

    “宿主你做了什么?!!”

    这个任务不是没有人做过,只不过没有人成功过。

    在各式各样的任务完成者中,有人攻略过蛮王,有人攻略过大将军,有人成为蛮王宠后,有人与大将军私奔,还有想要同时攻略大将军和蛮王的,虽然不约而同地翻车了,

    做这个任务的任务者海了去了,却从来没有人得到c级以上的评分,

    b级才是及格,也就是说,这么多高阶完美的任务者,愣是没有人及格,

    而他家宿主……竟然拿到了双s!

    “我能做什么?”叶流卿轻描淡写道,“不过是看见了她心中的残念,帮她扫除一把而已。”

    “你以为,我吊着一口气和暗一说那些话,是为了什么?”

    叶流卿尾音上挑,透出一股子傲慢。

    系统1314迷茫道:“是为了什么啊?”

    叶流卿:“……”

    “孺子不可教也。”叶流卿摇头叹息,恨铁不成钢。

    她说那些话,自然是因为西成,

    和/平/政/变,暗一肯定能做到的吧。

    叶流卿微微闭上了眼睛,她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人影,她穿着复杂的彩色长衫,娉娉婷婷地走来,盈盈一拜,

    “谢谢你。”

    然后,她消失在这天地间。

    叶流卿微微颔首,轻声道:“走好。”

    怎么会不恨呢?

    当她被那些人一遍又一遍的凌/辱,她凝视着对面她曾经的爱人和誓死想要保护的地方,看到他们或怜悯或鄙夷或冷漠的眼神,

    她知道他们不会救她,她也没有期待过他们救她,那是她誓死保卫的家乡与战士,她并不需要他们为了她而放弃抵抗,

    但是,

    当饿狼的獠牙咬上她的尸首,当她那遍体鳞伤的身体被饿狼一口一口的吞噬,当她的断骨化为尘灰,当她在这世间流连不前,

    依然没有一个人,肯为她收尸。

    她为了西成披起嫁衣,背井离乡,来到这遥远的蛮荒草原,忍受着所有的不适,尽力去讨好那粗鲁的蛮王,只为了她的西成,

    她的西成,她的人民,是她心中永痕不灭的光。

    为了西成,她义无反顾地去偷/盗/蛮王的军/事/图、计划图、甚至其他一切他们让她去偷/盗的东西,她本不过是一个弱女子,曾经也肩不能扛手不能提,也胆小怯懦,见了老鼠都能吓到,

    但是为了西成,她无惧,也无悔。

    她为了西成,放弃了许多,付出了很多,牺牲了很多,但是她被那么多人凌/辱,惨叫声响彻云霄,没有人肯救她,他们沉默地看着她,她不怪他们,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没有人愿意为她收尸呢?

    他们曾经不也说过,她是西成的英雄吗?

    为什么没有人愿意为英雄收尸呢?

    她的灵魂执拗不前,前往西成,却看到了这一幕——

    她心心念念的将军,手中牵着她人,目光柔和,充满爱意;她满怀信任的母后,对她破口大骂,骂她拴不住蛮王的心;

    她尊敬的父皇,直言没有她这么一个丢人的女儿;偶尔有那么两个公子哥,淫/笑着说真后悔没有尝过她的味道。

    为什么会这样?

    她不是西成的英雄吗?

    为什么?!

    她愤怒滔滔,恨意连绵——

    然后,她看到有学子为她上书,请求将她的尸骨接回,但是被拒绝,撞柱而死;

    她看到有人从都城千里迢迢前往边疆,想要为她收尸,但是他却没有走到那里;

    她看到有学子为她立书,称她为“花神”,而被她的父皇处死,罪连家人;

    她看到有人为她刺杀蛮王,最后被蛮王凌迟;

    她看到……

    她该恨吗?

    她不清楚。

    这里,曾经是她最爱的西成,

    现在,却是另一番模样了。

    有许许多多的任务者想要完成她的心愿,让她消散在这人世,

    但是她们都没有成功,

    其实,她也不想从这里这般磋磨了,

    她累了,

    但是她也不知道,她究竟在等什么。

    直到……

    她等来了这个姑娘。

    她看着柯晔翰与蛮王先后死去,心中的郁结稍稍平息,然后,她看到了这一幕——

    西成王朝,改朝换代了,

    不费一兵一卒,暗一控制了西城皇室,然后一点一点,改朝换代,

    温水煮青蛙,

    她的父皇、母后、以及西成皇室的那么多人,都死在暗一的暗箱操作之中。

    柯晔翰早死,蛮王在帐子中,拒绝了治疗,一点一点看着自己步入死亡,

    暗一一生郁郁,只守着一个承诺,

    西城改朝换代之时,就是暗一躺在床上,抱住公主的骨灰,安静死去的时间。

    她缓缓闭上了眼睛。

    果然,她终究还是恨的吧,恨她的父皇、恨她的母后、恨那些对她口出污言秽语的人,

    但是她依然是爱这里了,为那些跋山涉水去找她的尸首却死在半途的人、为那些日日上奏想要为她争得名声的人,为那些因为给她立书却被抄家而大义凛然的人;

    她对这里,又爱又恨,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办,

    没有人发现这一点,她们总是以为,她的恨为了情为了爱,

    是,她恨蛮王,也恨柯晔翰,但是这些并不足以让她执念不前,生生在这里耗了那么久,

    久到她都开始累了。

    但是终究,还是有人发现了这一点,

    即使她没有给过她任何一点多余的记忆,

    那个姑娘,依然是懂她的。

    此生,足矣。

    她该走了。

    哪怕灵魂消散,再也不复存在,她依然深深地记的,

    谢谢你,叶流卿。

    “宿主宿主,”系统1314喜滋滋地想评分看了又看亲了又亲,数着自己得到手的点数,心情好到爆,对着叶流卿是夸了又夸,夸到叶流卿都想要屏蔽它。

    好一会儿,系统1314高兴完了,才在叶流卿耳边喊道,“要不要去下一个世界?”

    “去。”叶流卿果断道。

    只要能够摆脱系统1314的声音摧残,什么都可以。

    系统1314要是再念下去,她就怕她自己要忍不住手/刃/系统了!

    叶流卿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只感觉眼前一片黑暗,手腕上似乎还有什么挺重的东西在拷着她,让她一阵不适。

    她微微蹙眉,原主的记忆在她的脑海中流转。

    原主是娱乐圈一个十三线小明星,出门都不会被人认出来的那种,去年拍了一部网剧大爆,知名度猛地蹿上去一截,但是之后却没有什么作品,曝光率也不足,渐渐在娱乐圈销声匿迹,

    原主没有办法,毕竟她还是要吃饭的啊,不工作那什么养活自己?只能硬着头皮去接一些偶像剧的女配,饰演各种刁蛮大小姐,除了一点收入别的什么都没拿到,还把路人缘败坏的差不多了。

    然后,经纪人带她参加了一个宴会,那个宴会没什么,但是她却被一个神/经/病给看上了,

    看上也就看上了,奈何那神/经/病有权有势有钱,黑/白两道又都沾一点,势力极大,脾气还十分差,在原主拒绝他之后,直接把人绑家里地下室拿铐子铐了,这一铐,就是好几天。

    叶流卿还没有翻看完原主的记忆,只听一阵噼里啪啦的动静传来,不由微微凝眉,

    ——有人来了。

    叶流卿迅速进入备/战/状/态。

    微微有一点光亮照进来,叶流卿有些不适地皱眉,那光亮紧接着消失,室内又沦为一片黑暗,

    她可以听得见另一个人的呼吸声,

    她知道,那个人必然是在紧紧地凝视着她,

    空气中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

    半晌,叶流卿骤然一笑,“听说,你想要包/养我?”

    那声音极哑,带着几分砂砾般的摩/擦感,却又性/感得让人头皮发麻,

    然后,他便看见了她的笑,

    烈焰如火,盛放如玫,在转瞬间,点亮了这黑暗的地下室,

    美的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