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美人倾城(快穿) > 公主国色(十八)
    第18章

    帐篷近在眼前,蛮王眼眸中闪过一分笑意,

    美人身边的侍女有十之八/九都被自己送走了,这帐篷中竟然没几个人守着,美人身边的胡嬷嬷和那几个贴身侍女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蛮王微微蹙起眉,看样子,是应该多给美人送点侍女了,

    美人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自己伺候的人不多了吗?

    蛮王含笑摇了摇头,模样竟然有几分宠溺,

    真是没有警戒心啊,

    不妨……

    吓她一吓。

    蛮王罕见地升起几分玩闹的心思,他武功不弱,暗一柯晔翰能做到的,他自然也能做到,

    他潜藏在一个隐蔽的角落,正想要吓美人一次,就听到一个掷地有声的声音,

    ——“我是西成公主不错,但是我已经嫁入草原。”

    ——“我是蛮王夫人。”

    ——“将军这等大逆不道之语,不要在我耳边响起。”

    ——“将军,你是自己走,还是我喊人送你走呢?”

    ——“这是最后一次。”

    ——“若有下一次,我必定向大王禀明!”

    ——“我是蛮王夫人,绝不会去坑自家夫君!”

    那一字一句,掷地有声,在蛮王的耳边炸裂般响起,

    柯、晔、翰

    蛮王一字一顿地在心中想到,

    ……柯晔翰竟然在这里,暗一又做的什么?!

    他已经不让暗一守着这帐子了,而是让暗一全力追查柯晔翰的下落,暗一作为暗卫之首,他的实力蛮王最是清楚不过了,怎么可能让柯晔翰都摸到卿卿帐子中来?

    就算暗一没有抓到柯晔翰,也断不可能让柯晔翰摸到他蛮王后宫之中啊!

    暗一。

    蛮王在心中一字一顿地念道,

    外面电闪雷鸣,雷声轰隆,

    他的心,一点一点地沉了下去,

    这个时候,蛮王心中,甚至有了一个非常可怕的念头。

    如果暗一……

    如果暗一背叛了他……

    蛮王眼睛阴郁的可怕,几乎与那外面的阴云相媲美,

    他深深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暗一、柯晔翰,

    他的脑海之中,似乎隐隐有一条暗线成型。

    “砰——!”

    一道惊雷横空劈下,雨,下得更大了。

    蛮王来了。

    叶流卿眼眸微微闪了闪,却没有露出半分异样,

    那一张如花似玉的娇美脸庞上,更是充满了严肃与浩气,她高高地昂起头,凛然而不可侵犯,

    美的那般夺目,又那般庄严而神圣,

    柯晔翰看着叶流卿,眼眸中满是悲伤与怀念,

    曾经,梅花树下,那女子高傲地昂起头,凛然而不可侵犯,

    下一刻,却因为看见他,凛然便转化为万千柔情,那狭长的凤眸弯了起来,笑得眉眼弯弯,仿佛一个天真稚嫩不谙世事的小公主,

    任谁的心,都软成了一汪水。

    而现在,她却再也不会对他这般笑了,

    她只会高高地昂起头,凛然而不可侵犯,庄严而神圣,甚至带着冷漠,她将所有的柔情统统掩藏起来,然后给了另一个男人,

    她的柔、她的爱、她的期盼与喜悦,统统不再属于他,

    再也不会属于他。

    在这一刻,失去的滋味就那般明显,

    他所有不想面对的事实、他所有安慰自己的话语、甚至是编造出来欺骗自己的谎言,都在这一刻,统统被面前的女子以一种决绝而凛冽的态度撕开,

    柯晔翰甚至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那步伐都带着几分仓皇,仿佛承受不了一般,连看向眼神都带出了几分恳求和仓皇,

    仿佛在恳求她不要再说了一般。

    但是眼前的女子却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他退一步,她就进一步,

    唇角泛着冷笑,眼眸带着嘲讽,

    明明比他矮,却仿佛居高临下一般,硬是让柯晔翰有一种羞耻感,

    他猛地扭过头,不敢对上她的视线,十分狼狈。

    叶流卿冷笑出声,那声音刺的柯晔翰竟然手指一抖,险些夺命而逃,

    “古语有云,女子未嫁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她的声音冷淡的出奇,让柯晔翰心中顿时升起一阵凉意,“我既出嫁,自然应事事遵从夫君,你却让我暗害我夫君,你把我置于何处呢?”

    “暗害出手,是为不义;害草原战火飞起,是为不仁;女子出嫁以夫为天,我背弃夫君,是为不忠;让父皇母后的期盼落空,是为不孝;”

    “将军一席话,便想害我于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之地。”

    叶流卿停了下来,一双狭长的凤眸定定地看着柯晔翰,仿佛要把柯晔翰深深地印入脑海之中,她的眼眸中渐渐的浮现出失望,那失望仿佛像刀子一般凌迟着柯晔翰的心,他想要说什么,想要辩解什么,却发现此时此刻,他一个字都说不出,

    都说不出。

    她轻轻一叹,无声道:“翰哥哥,你究竟把我,置于何处呢?”

    “你把我当什么呢?”

    “你有为我想过吗?”

    她定定地看着他,那三句话明明没有任何声音,却比任何声音都让柯晔翰振聋发聩,

    一时间,柯晔翰大脑嗡嗡作响,整个人甚至都忍不住地颤/抖起来。

    他想要反驳,想要辩解,想说他有多么思念她,想说他有多么爱她,想说他愿意放弃一切带她走,

    他想说的太多太多,却在她那失望的眼眸之下,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说不出口。

    “你走吧。”

    良久,她轻轻道,

    “自今往后,你我两别,恩怨相忘,不要再见面了。”

    柯晔翰的眼眸中终于染上了惊恐的颜色,他几乎是脱口而出,“不——!”

    那言语之中的痛苦之色,是个人就能发现。

    “这种事情,柯将军还有拒绝的权力?”

    低沉的男声在帐中响起,柯晔翰和叶流卿都震惊地向声源处望去,

    “今日,你必死于我剑下!”

    风声赫赫,利刃出鞘,刹那间,柯晔翰瞳孔一缩,猛地连退好几步,长剑裹着呼啸的风声,杀气腾腾,

    蛮王与柯晔翰就在这帐中打了起来!

    招招狠戾,步步夺命,

    叶流卿下意识地唤道:“——大王!”

    她的眼眸之中,满是担忧,静静地凝视着蛮王,连一丝一毫都没有留给他,

    柯晔翰一个恍惚,心脏仿佛被凌迟,痛的他什么都不在乎了,

    这世间,还有什么会比这更痛?

    他的剑一歪,没有刺道蛮王,而蛮王的剑却结结实实地刺穿了他!

    柯晔翰向帐外飞去,

    蛮王自然不会放他走,

    空气中充满了火/药/味,

    在他们两个之后,叶流卿也跑了出去,叫道:“——有刺客!”

    “来人,有刺客——!”

    这一声凄清、尖利,让不远处的蛮王微微勾起唇角,又让柯晔翰一个踉跄,

    她真的不在乎他了,

    她想要让他死吗?

    “……柯晔翰的好感度上升……八十七……八十九!九十!九十三!九十五!”系统1314不敢置信地在叶流卿脑海中嚎叫,“蛮王的好感度上升……九十!九十三!九十五!”

    “我的天啊宿主你做了什么?!”系统1314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渣男啊,大多都是贱骨头,”叶流卿漫不经心地笑,“你喜欢他、百般对他好的时候,他不在乎,反而可以把你毫不犹豫地牺牲掉,但是你不在乎他了,他反而浑身不自在,当你身边有了别的追求者,有人和他争抢你了,他反而发现你的好了,发现他是多么爱你了。”

    “俗话说得好,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偷不着,就得时时刻刻惦记着,惦记着深了,也就放不下了。”

    “说白了,还是贱的。”

    系统1314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然后道:“……那蛮王呢?”

    “从没有见过光明的人,自然对光明十分渴望,从来没有感受过爱的人,自然对爱十分渴求。”

    “我们的蛮王殿下,可是一个十足的小可怜呢,”叶流卿轻轻地笑,声音中却更显漠然,“所以啊,一份不含任何杂质的、纯粹而光明的爱,他怎么会拒绝呢?”

    “更何况,西成帝后的打算他不是知道了吗?”

    “都是弃子,自然惺惺相惜。”

    这位蛮王殿下呢,幼时可连个低等的下人都不如,过得凄惨极了,

    叶流卿微微闭上了眼睛,泪珠在睫毛处缔结,仿佛下一秒,就会流下来。

    “——大王!”

    突然,她仿佛感应到什么一样,猛地向帐口扑去,鲜血就这么闯入她的眼底,她身形一晃,仿佛就要晕过去一般,

    “我没事,”蛮王伸出手,将叶流卿搂入他的怀中,轻声叹息道,“我没事的。”

    怀中的人没有说话,

    但是有温热的液体滴在他的伤处,

    烫的他一颤,整颗心都升起一种酥麻的感觉,

    “我没事。”

    他温柔地看着眼前的女子,这是一个可以让他毫无保留去信任的姑娘,

    他们有着相似的命运,他们都是弃子,注定漂泊无依,无人去爱,

    但是现在,他们有了彼此,

    他是她的唯一,

    她必然,也是他的唯一。

    他会对她好的,很好很好,

    他会让全世界的人都羡慕她,

    她想要的,他统统都会送到她的面前,

    她会是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再也没有敢算计她、轻视她、对付她,

    她是他的。

    蛮王弯下身,软舌轻轻地覆盖在她的眼睑之上,将她的泪珠一点一点地舔尽,轻声道:“我没事的,卿卿。”

    他似乎笑了一下,很轻,也很柔,像一个翩翩公子面对心爱的女子一般,带着宠溺与疼爱,

    都不像蛮王了,

    她似乎是愣愣得看着他,“……大、大王。”

    “叫我夫君。”

    他拥她入怀,衣服上的水珠都蹭到她的身上,让她的衣服都湿了,甚至透过衣服,感觉到肌肤相贴的热度,

    她的脸红透了,轻轻推他,“……夫、夫君。”

    他静静地凝视着她,突然将她打横抱抱起,她发出一声惊呼,男人轻笑着吻上她的唇,含笑道:“夫人。”

    “伤……伤!”

    “不需要在意,我的夫人。”

    “正好这里有蜡烛,我们重新来一次洞房花烛,怎么样?”

    “我会好好的……”他顿了顿,舔了舔叶流卿的耳垂,“……爱你的。”

    最后三个字,透露出无限暧/昧的气息。

    暗一看着身上带血的柯晔翰就知道,他的计划已经暴露,

    幸好,他已经笼络了不少家族,手下也藏了私兵,蛮王最为信任的大将,曾经被他救过一命,现在自然站在他这边,

    或许比之蛮王,他还差了那么一点,但是并不多,

    风雨交加,雷声阵阵,

    暗一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眼眸中,又闪现那一张轻笑着的侧脸,带着浓厚的自嘲和悲伤,却依然美的心惊动魄,

    为了公主,

    暗一在心中一字一顿地念道,

    ——为了公主!

    蛮王,不能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