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美人倾城(快穿) > 公主国色(十七)
    第17章

    地牢中,暗无天日。

    鲜血终会被那暗色所侵染,一点一点地暗下去,就仿佛被黑暗吞/噬了一般,

    连同那满怀绝望与痛苦的叫声,都一起被吞/噬;

    阴森,恐/怖,暗无天日,

    “我说……我说——!”

    那五花八门的刑具一一被加诸在身上,让她在痛苦绝望不堪之际不停地挣扎徘徊,每当她说一句谎话,就会有人给她灌下药汤,让她的身体瞬间敏/感十倍不止,

    那痛苦,仿佛让她的灵魂都在颤栗,

    ——她再也、再也忍受不了了!

    ——她宁愿死!

    ——她宁愿死!

    那带着倒刺的铁鞭终于停了下来,被倒掉起来的女人也被缓缓放了下来,她狼狈不堪地喘息,舌尖微微动了一些,她整个神智都十分涣散,满目绝望道:“……我说……我说……”

    “皇后……皇后曾经给我们下达过一个指令……”

    这个皇后,自然是指的西成皇后。

    蛮王的眼眸更暗,仿佛酝酿着什么风暴。

    果然,

    蛮王在心中冷笑,

    卿卿啊卿卿,你果然是……

    ……让本王失望啊。

    “公主殿下……是……是西成的弃子……要……要……”那女子有气无力地说道,但是那字眼却像惊雷一般打在蛮王的脑海中,

    ——弃子?!

    “一定要让公主殿下早一点怀上蛮王的孩子……”那女子虚弱又无力地说道,声音断断续续的,仿佛下一秒就会断气一般,“将秘药下在公主的饮食之中……让公主吃下去……只要吃够了日子……公主一定可以怀孕……也一定会是男婴……”

    “那会是蛮王唯一一个孩子……”

    “那个药会对公主有什么伤害?”蛮王突然问道。

    那女人已经被折磨得崩溃了,对蛮王的问题没有任何回避,只是道:“……公主的身体本来就弱,用了药,会更弱,生了孩子,也就还能再活几个月吧……”

    蛮王的眼眸更暗了,一个又一个的小型风暴在他眼眸中成型,他的心中骤然涌上无穷的愤怒,让他想要将面前这女人挫骨扬灰。

    曦月公主请求他将这些侍女送走,蛮王怕这其中有诈,把他们一部分人送往温泉山庄的同时,便秘密从中挑选了七八个地位很高的侍女送往这地牢之中,开始审问,

    这几个侍女分开审问,一旦供词中有什么冲突的地方,就用各种大刑伺候,直到她们的供词一致。

    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

    严刑拷打之下,终于还是有人撑不住了。

    “皇后娘娘有命,让公主殿下死的有价值一些……”

    “在公主殿下的口脂上加入西成秘药,无色无味,但只要公主殿下与蛮王口舌交缠,药效就会传给蛮王……”

    “自然也有极大的概率影响孩子……”

    “公主与蛮王身死之后,孩子也不会是个长寿的,这草原必乱,我们西成,坐收渔翁之利……”

    “只是牺牲一个公主而已,她受我们西成王朝养育之恩,自然也该为我西成付出……”

    “是她回报西成的时候了。”

    空气中死一般的寂静。

    蛮王轻笑一声,那笑声很轻,也听不出半分愤怒的意思,

    但是,却让周围的人忍不住发抖,

    哪怕他们是这地牢的“拥有者”,终日与各种酷刑打交道,此时也忍不住发抖,

    “咚、咚、咚——”

    蛮王一步一步走到那个女人面前,步伐格外缓慢,每一步,都仿佛响在人的心尖,

    那女人抖得十分厉害,

    那一刻,她感觉到一种极为危/险的气氛。

    蛮王站在她的面前,一字一句道:“公主知道吗?”

    她瑟瑟发抖,只能摇头,连话都说不出来,

    “你们已经给公主下了那个生子秘药,是不是?”

    所以她的身体,才那般虚弱。

    那女人连点头都不敢,只惊恐地看着蛮王,

    蛮王却早已经找到了答案,

    “西成。”

    蛮王轻笑一声,目光却格外冷冽。

    “砰——!”

    那女人狠狠地砸在墙上,唇角一阵鲜血,已然断了气,

    蛮王收回了脚,

    冷冷一笑,

    “西成。”

    满是危险的语气,让周遭所有人都低下了头。

    一旦有人招供,剩下的,就简单多了,

    剩下的人一一招供,与那个女子所言只有些许细节上的差异,大方向是没有问题的,

    蛮王看着这些供纸,冷笑连连。

    “今天是第三天了,蛮王还没有来……”系统1314忧郁地叹了口气,自从上一次自家宿主对蛮王提了那要求之后,蛮王就再也没有来过。

    真是让人担心。

    “第三天了啊,”叶流卿懒懒散散地往嘴里塞了一颗草莓,酸甜可口,让她又多拿了几颗,“那应该差不多了,”

    “蛮王殿下忙着审讯,自然没工夫过来。”

    “不过三天了,自然该来了,”叶流卿眯起了眼睛,漫不经心道,“正好,我们大将军,似乎也要过来闯一闯运气了。”

    系统1314:“……????”

    系统1314满脸茫然,不知道为什么,它总感觉,自家宿主好像知道的比它这个做系统的都多……

    “雨还没下呢,”叶流卿打了一个哈欠,“倒计时了吧。”

    系统1314:“……喵喵喵???”

    为什么每一个字它都认识,连在一起它就不认识了?

    审讯?审什么啊?

    但是叶流卿,却没有给它解惑的意思。

    那下在膳食中的药,早就已经被她吞进肚子,那些侍女的动作,她多少看在眼里,

    那些侍女啊,曾经可是被原主冒死送出去的,可以说,原主救了她们一命,要不然,最后原主下场如此,她们还能活?

    不过啊,很可惜,直到最后的最后,这些被原主救了一命的侍女们啊,也都没有为原主收尸的意思,

    而原主不知道的是,她以为忠心耿耿的侍女啊,早在很久之前,就开始为她下药,

    只不过蛮王同时也给她下了绝育散,虽然有那么多侍女嬷嬷们盯着,但不是有暗一呢吗?

    在原主喝茶的那一瞬间,将药粉无声无息地打在茶水里,对于一个暗卫来说,很难吗?

    一点也不。

    可怜的原主啊,孤身一个人,身边群狼环绕,人人都想压榨她一二,

    而原主,却太过纯善。

    不过没关系,她会为原主讨回来的,

    一点一点,一寸一寸,都会完完整整地,讨回来。

    叶流卿微微弯了弯唇角,漫不经心道:“蛮王的好感度,是不是升了?”

    系统1314还摸不到头脑,但是在刹那间,它就收到了蛮王好感度的提示,震惊道:“……我的天啊!八十六了!大幅度提升啊!”

    叶流卿眯起了眼睛,轻轻一笑,

    “不不不——!”系统1314在叶流卿识海内尖叫,“还没完!还没完!八十七了!八十八了!八十九……八十九了!”

    “离九十,就差一个点了!”

    系统1314只感觉自己的嗓子都要喊哑了!

    但是它的宿主,却岿然不动,仿佛一点也不在意一般。

    “下雨了。”

    叶流卿眯起眼睛,轻声笑了。

    帐外,惊雷阵阵,雨点铺天盖地般砸了下来,

    真是一场好雨啊,

    叶流卿微微笑了起来,

    原主她……可是最怕雨的呢。

    叶流卿缩在被子,将被子一把蒙在头上,身子不时微微发抖,眼眸中含了些雾水,极为惊恐的样子,

    她安静地等着她想要等待的人,

    蛮王,柯晔翰,暗一,

    该见个面了啊。

    被子底下,叶流卿微微弯了弯唇角,笑了起来。

    雷声四起。

    柯晔翰握着自己手中的长刀,心中尽显担忧,

    曦月她……她最怕打雷了。

    柯晔翰看着天空中那忽地闪过的蓝紫色玄雷,心中一沉再沉,这些日子他与暗一合作,虽然彼此并不信任,但是关于曦月的事情,暗一无疑是极为上心的,

    也因此,他也知道了一点暗一的动作,

    那个男人,倒是个狠角色。

    柯晔翰心中对暗一的忌惮更深。

    如果再和暗一合作下去,说不定会……

    柯晔翰心脏深深地沉了下去,这草原之上,他先天就处于劣势,再给暗一发展势力的时间,那么他最后一定会赔了夫人又折兵!

    还不如……

    快刀斩乱麻!

    现在暗一的实力虽然说不如蛮王,但也可以跟蛮王周旋,如果他们两个先斗起来,那么这草原之上必定大乱,到时候西成更容易坐收渔翁之利,

    而且,柯晔翰眼眸中飞速地闪过一分笑意,

    西成在这草原上也是有探子的,自己的消息八成已经传回去了,交界处必定有他西成大军,只等着草原一乱,蛮王与暗一内乱之时,他们西成就可以用最少的兵力最快的速度收复这草原!

    ——只想想,就感觉无比痛快。

    不过,在此之前,他需要跟曦月商量好。

    一阵“轰隆”巨响,帐外电闪雷鸣,

    柯晔翰深深地吐出一口气,不可以再等了,这么多日未曾见曦月,他实在是太想见一见曦月了,

    更想跟曦月一起,商讨大事。

    蛮王三日未去曦月帐中,又将曦月从西成带来的人运走大半,曦月本就多愁善感,现在肯定十分害怕,再加上这电闪雷鸣……

    ……曦月必然十分需要他!

    他不可以再等了!

    柯晔翰拿起长刀,毅然决然地冲了出去,

    如果……如果计划顺利,

    那么他们必然会是西成的功臣,毕竟美名传天下,情史留芳名,

    曦月一定……一定不会拒绝的!

    打雷了。

    蛮王挑了挑眉,

    电闪雷鸣的时间,最适合休息了,

    他已经三日未见美人,自然也是想念的了。

    周边的人诚惶诚恐地伺候着,

    蛮王清清淡淡道:“去夫人那里。”

    这一个夫人,就足以让人揣测了。

    草原一夫多妻多妾制,为了区分,所以夫人前面会加一个字,大多是名,现在蛮王只说“夫人”,其中的寓意,不得不让他们心惊。

    “算了,”蛮王挥了挥手,“我自己去。”

    不理会那些欲言又止的表情,蛮王速度极快地前进,

    大雨倾盆,电闪雷鸣,极容易让他想起一些不好的事情,

    卿卿,你看,我们俩就是天生一对,

    都是弃子,

    我们都没有别人,只有彼此,

    所以……

    你是我的。

    “轰隆——!”

    一阵巨响从半空中升腾,雨,越下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