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美人倾城(快穿) > 公主国色(十五)
    第15章

    ——又是他!

    利刃相接的那一瞬间,柯晔翰很是看清了来人,登时眼皮子就是一跳,心中气血翻涌,恨不得活活将眼前之人掐死!

    这拦路虎出来一次坏他好事也就算了,竟然还第二次过来坏他的好事!

    ——该死!

    柯晔翰在心中怒骂,手中更是用力,心里却渐渐沉了下来,

    他知道,眼前这个人,绝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刹那间,长剑在手中回旋,一圈冷光乍现,然后在瞬间又以雷霆万钧之力刺出,那角度十分刁钻,避无可避,杀机四溢!

    那一招角度太过刁钻,暗一索性不避,他猛地蹿上前几个,匕首在昏暗的烛光中闪出几分冷冽的寒光,目标直指柯晔翰的脖颈!

    他竟想以攻为守,逼得柯晔翰主动撤剑!

    柯晔翰的瞳孔猛烈收缩,如果他不撤剑,面前的男人会被重伤,但是他很可能性命不保,

    ——该死!

    手中长剑荡然一凛,柯晔翰咬牙收剑,然后跃起避开暗一,半空中猛地转身,长剑再一次以雷霆之势像暗一刺去!

    暗一身形一转,避开柯晔翰的长剑,然后在刹那间近身,手中的匕首闪烁着凌冽寒光。

    “——大王。”

    帐外的声音让暗一和柯晔翰瞳孔猛地一缩,暗一的眼眸瞬间暗了下去,绝对不能让蛮王发现柯晔翰在这里,不仅他会有个办事不利的处罚,要是再被蛮王怀疑,那可就……

    “走!”眨眼间,暗一揪起了柯晔翰的衣领,冷冽道。

    他再想杀了柯晔翰,也不能再这个时候,

    他现在还不能失去蛮王的信任,

    比起柯晔翰,蛮王才是最大的敌人,以及……

    ——公主身边最大的隐患!

    两人在帐中虽然动了手,并且刀刀致命步步杀机,但是皆十分克制,没有弄出一点多余的动静,

    一是不能惊扰曦月公主,二是不想惊动外边,

    柯晔翰是腹背受敌,所以他不得不这么做,而暗一……明明只要发出一点动静,外面就会蹿出来无数侍卫将他斩下!

    但是暗一没有那么做,

    并不是什么手下留情,暗一眼眸中那凛冽的杀气半分也不掺/假,

    那只可能,暗一有别的什么企图。

    但是现在,顾不上了。

    柯晔翰眼眸一沉,更是凛冽,他怎么着,都要活着看到曦月睁眼的那一刻!

    然后,他想要跟她说,他一定会带她走的,一定。

    柯晔翰顺着暗一的力度,被暗一弄到平时隐蔽的小角落里,那地方格外隐蔽,却又将床上的每一个点都看的清清楚楚,

    曾经,暗一就在这里,看着蛮王一遍又一遍地欺/辱着他心爱的人,心痛如割。

    那角落中躲了两个人,自然就不如平时宽敞,柯晔翰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一把冰凉的匕首就已经抵在他的脖颈间,

    而他的长剑,却因为位置所限,根本拿不出来,

    柯晔翰心中骂了无数句,眸子里仿佛有烈火在烧,如果不是情况特殊,他现在就想要不顾一切活生生撕了暗一!

    ——该死!

    而这个时候,帘子被掀开了,

    一个人走了进来,身形高大,五官粗狂,眉目中满是阴郁,一双鹰目中密布几分血丝,更添几分凶/煞之气,在昏暗的烛光之下,整个人都显得格外危/险,

    来人正是蛮王。

    柯晔翰和暗一在刹那间就屏住呼吸,唯恐被蛮王发现。

    第三日都要过去了,她还没有醒来。

    蛮王看着烛光下更显苍白的女子,百般滋味涌上心头,竟破天荒地想要叹气。

    怎么还不醒来啊?

    曦月,快快醒来吧。

    我已经等你很久了。

    蛮王低下头,轻轻吻上她的唇,不再柔嫩,却依然美味无比,

    躲在角落处的暗一和柯晔翰只感觉呼吸一窒,心口巨疼,心中都涌上万千愤怒,蛮王竟然……竟然!

    她昏迷不醒三日有余,他竟然还是只想着这禽/兽/事!

    禽/兽!畜/生!

    暗一和柯晔翰难得思维同步,在心中对着蛮王破口大骂,恨不得直接上手把蛮王踹出帐子!

    但是他们不能这么做,

    只能忍,

    只能从这角落中看着,

    心里的愤怒与痛恨几乎要化为实体,

    却依然什么都不能做。

    暗一和柯晔翰,无比痛恨这样无能为力的自己。

    心中气血翻涌,甚至连深呼吸都不敢,他们必须小心翼翼地缩在这里,凝视着这一切,任由怒火吞噬一切,也不敢显露半分,

    暗一仰头,甚至都不敢继续看下去,

    不能再这样了,不能继续再等了,不能一步一步慢慢来了,

    不能,

    他必须要快一点,再快一点,

    否则,他能继续等下去,但是公主又能吗?

    不能的。

    他必须要快一点,更快一点,

    现在这个速度不行,他必须要计划一下,不能只是跟着蛮王的行动而行动,要主动一点,把一切都掌握在手心里,

    他需要一个帮手。

    鬼使神差的,暗一看向柯晔翰,

    柯晔翰的眼眸中,涌动着是与他如出一辙的愤怒和痛恨、自责与心疼,

    这个西成将军绝对不会伤害公主,

    暗一这般想道,

    那么,要不要与他合作?

    不需要担心养虎为患,

    在那一天来临之前,这个男人早就死了,连尸骨都找不到。

    暗一近乎冷酷地想道。

    他可以在实力与蛮王相差不远的时候,先反杀柯晔翰,再对付蛮王,或者直接将柯晔翰推到蛮王面前,让他们两个互杀,坐收渔翁之利,

    柯晔翰一个人独自返回这草原之上,就已经没有后援,没有选择了,

    只能任他玩弄在鼓掌之间。

    确实是一个好的合作对象。

    “我想……”蛮王的唇角略略离开叶流卿的唇角,却没有离的太远,他与叶流卿靠的极近,呼吸都可以打在叶流卿的脸上,他轻轻地说道,“我应该是……”

    “想你了。”

    那一瞬间,蛮王似乎感觉到神经一松,

    承认这一点,似乎比他想象的要轻松一些。

    “大王,”帘子被掀开,一位侍女将药送了过来,蛮王伸出手,淡淡道,“给我。”

    那侍女楞了一下,眼眸里飞速地闪过一丝慌乱,她似乎想要拒绝,只见蛮王一双血丝乍现的鹰目充满戾气地看着她,再也不敢迟疑,抱着侥幸心理,将那一碗汤药递给了蛮王。

    蛮王拿着汤匙搅动着那汤药,这还是他第一次做出给人喂药的事情,心中不由生出几分柔情,看着烛光下更显出几分温暖的美人,轻笑道:“听说你最为讨厌喝这苦药渣子?”

    “那你就快快好起来吧,”蛮王轻叹一声,语气难得柔和几分,“你好起来,就不需要喝这苦药渣子了,好不好?”

    那侍女立在一边,只感觉心脏都在颤。

    蛮王盛起一汤匙的汤药,轻声笑道:“我先替你尝尝,这味道是不是很苦。”

    “嗯,确实苦。”蛮王将一汤匙汤药送入自己口中,淡淡一笑,却在刹那间扭头,猛地将那碗汤药砸在那侍女的身上!

    “你们倒是,很有胆子啊。”

    蛮王一字一顿、仿佛咏叹一般说道,他唇角的笑容慢慢变得阴/森起来,烛光照在他脸上,或明或暗,让那笑容登时显出几分恐/怖出来。

    “王上……王上饶命!”

    大半夜的,又是一场血/雨/腥/风,

    数不出的侍女丫鬟下人被牵扯在其中,乱棍打死了数十人,惨叫声让最东边的帐子里的夫人都能听清,一时间人人自危,

    又有几个高位夫人被牵扯出来,还有几个受宠的侧夫人,此时具是花容失色,没有半分平时的模样,

    那一/夜,让这蛮王后宫的所有人,都有几分闻风丧胆。

    “这蛮王可真是……”系统1314在叶流卿脑海中打了个哆嗦,“说好听点在果断干脆,说难听点……心狠手辣都不可以形容他啊。”

    “怎么也一/夜夫妻百夜恩呢,怎么这么狠啊。”

    “当初原主不过想死的简单一点,蛮王都不愿意,”叶流卿轻笑道,“不要用正常人的眼光去看他,小可爱。”

    “站在你面前的这位,可是世间少有的渣男。”

    系统1314:“……”

    “啊宿主!”系统1314突然道,“蛮王也开始处置你的人了!”

    “不是我的人,”叶流卿漫不经心地开口,“是西成的人,她们属于西成帝后,可不属于我这位远嫁的公主。”

    “她们打什么主意,当别人不知道呢?”

    叶流卿嗤笑一声,目光不屑。

    曾经,原主等啊等,盼啊盼,一直到尸首被野狼野狗吃掉,只剩下残余的几根被咬的乱七八糟的骨头,也没有人过来为她收尸,

    柯晔翰没有,西成帝后没有,那些所谓的忠于她的、由她从西成带来的陪嫁也没有,

    她为西成偷/取情报,一心念着自己的家乡,最后也不过沦为一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怎么不恨?

    “好了,我也该醒来了,火候都差不多了。”叶流卿微微一笑,“修罗场的人都集齐了,我不睁开眼睛,怎么对得起他们呢?”

    系统1314:……瑟瑟发抖jpg

    蛮王握着叶流卿的手,外边的惨叫声仿佛都不会进入他的耳朵,他轻轻地捂住叶流卿的耳朵,满怀柔情道:“曦月,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是什么呢。”

    “我想知道。”

    “你起来,告诉我,好不好?”

    那温柔的如同诱哄般的声音,都不像是蛮王的了。

    蛮王没指望能听到答案,

    但是他却听到一个细弱的声音,

    “西成王室姓叶。”

    “我名为流卿。”

    “流水的流,卿卿的卿。”

    她轻轻的、细弱又吃力地说着,眼睛却没有对上蛮王的眼睛,而是盯到一个角落,一笑,

    那一笑,尽管带着几分苍白,却依然美的动人,

    在角落里缩着的暗一和柯晔翰,在恍惚之间,竟然觉得那一笑是给自己的,

    公主仿佛知道他们在那里一样,

    才对着他们一笑,

    “在西成,卿卿是一种爱称。”

    “有吾爱的意思。”

    她轻轻地张口,脸颊上涌现出一抹薄红,略略有些犹豫地唤道:“……大王。”

    “卿卿,”蛮王突然开口,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含笑道,“你终于醒来了。”

    “吾爱的意思呢?”

    “那以后,你就是我的卿卿。”

    “卿卿。”

    “卿卿。”

    蛮王一遍又一遍地唤着,他搂着叶流卿,叶流卿缩在他的怀中,

    宛若一对璧人。

    “蛮王的好感度涨到八十了!”系统1314在叶流卿脑海中喊道,“宿主你真棒!”

    叶流卿目光微闪,却没有理会系统1314。

    “外边……”叶流卿有些吃力地张口,蛮王将她搂紧,轻声道,“睡吧。”

    “我会去处理的,好不好?”

    “嗯。”

    叶流卿点了点头,有些困倦地闭上眼睛,

    蛮王吻在她的额角,美人那般依赖他信任他的模样,让他格外受用。

    确实有些吵了。

    吵到卿卿休息,可不好。

    蛮王为叶流卿掖了掖背角,轻声道:“我去处理。”

    “嗯。”

    叶流卿乖乖地点头,一双眸子注视着蛮王的背影,然后,轻轻道:“大王……”

    “嗯?”蛮王扭头,望了过去。

    “没……没……”她脸颊上的绯红更加明显,她将自己完全缩进被子,像一只小白兔一般。

    蛮王轻笑,心底多了几分柔/软,

    这是他好不容易唤醒的卿卿,

    这是被他的声音唤醒的卿卿啊。

    蛮王出了帐子。

    暗一的匕首紧紧地抵在柯晔翰的脖颈,寒光凛冽,仿佛下一秒就能割断柯晔翰的脖子,

    暗一居高临下地看着柯晔翰,半晌嗤笑一声,带着几分轻蔑,然后微微张口,一字一顿,近乎无声地道:“你也想要保护公主吧。”

    “要不要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