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美人倾城(快穿) > 公主国色(十四)
    第14章

    “我似乎有些……”

    “后悔了。”

    是夜,蛮王位于曦月公主床前,用指尖轻轻抚/摸曦月公主的脸颊,床上的人依然苍白脆弱,仿佛没有一点生机,

    她已经昏睡了足足两日。

    到底是因为身体太弱了,所以才会昏睡这般久。

    蛮王垂下眼,烛火的光洒在他的脸上,照的他的半边脸或明或暗,更加了几分难以捉摸的冷冽。

    帐中安静极了,只有蛮王自己近乎压抑的呼吸声,以及床上女子那微弱的呼吸声。

    “我似乎有些后悔了。”

    蛮王凝视着床上的娇颜,手指顺着她的脸颊一一划过,抚弄上她柔滑的发丝,

    他垂下眼睑,又一次重复道,

    声音低沉、压抑、暗含着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如果早知道她这般脆弱,当初就应该好好让她养养身子,而不是那般胡闹折腾她,他仗着自己身体好,不怕被过了病气,所以越加胡作非为,

    只是苦了她,

    蛮王的指尖抵在叶流卿的唇角之上,那曾经娇艳欲滴的红/唇苍白干裂,摸上去再也没有曾经的触感,竟然让他心中泛起丝丝缕缕的酸涩,

    那时她尚在病中,甚至一度晕过去,病榻缠绵三日,没有大夫照看,最后还被自己那般对待,能醒过来,怕也是上天庇护,

    而自己对她怕是没有丝毫的体恤,在那之后,也不曾怜惜过她。

    蛮王心尖忽地一痛,他垂下眼睑,凑近叶流卿,将那一双苍白干裂的唇含进自己唇齿之中,不含一丝欲/望,仿佛想用自己的唇温暖她一般,

    他对自己的决定从不后悔,这是第一次,他竟然对自己的决定心生悔意,

    如果……如果当初多多体恤怜惜她,就好了。

    起码现在,不会看到她虚弱苍白地躺在床上,安安静静,仿佛没有了生机。

    如果当初让她好好休养身体,如果当初怜惜她背井离乡、远上草原的忐忑不安,那该有多好啊,

    她当初面对与西成截然不同的风俗和习惯,面对这与她十几年思想完全不同的地方,想必也是惶恐不安的吧,

    蛮王抬起头来,缓缓吐出了一口气,心尖泛起一阵阵针扎般的疼,虽然不痛,却实实在在的存在着,让他难以入眠。

    “快快好起来吧……”

    蛮王轻叹一口气,幽幽道。

    “下一次,我会好好保护你,可好?”

    “蛮王的好感度已经涨到七十八了,离八十只有一步之遥!”系统1314高兴地在识海中跟叶流卿叫道,“原来装昏迷可以涨这么多好感度啊,那上一次宿主就不应该装病,应该装昏迷才对!”

    叶流卿沉默了一下,摇头叹息,“傻系统啊。”

    系统1314百脸懵逼,它怎么又傻了?

    “都说好感度到后边才难涨,其实不对,你觉得从不爱到爱的鸿沟大,还是从爱到深爱的鸿沟大,还是从深爱到至死不渝更难?”

    “从不爱到爱,是一个天堑,有的可以跨过去,有的一辈子都不能,同理,从深爱到至死不渝也一样。”

    “唯有从爱到深爱,才是最容易,早已有感情基础,只需要慢慢深化感情而已。”

    “蛮王的好感度达不到的时候,我就是死在他面前,他也不过是可惜他未完的计划罢了,”叶流卿轻描淡写道,“现在他这般,是因为早已经有七十的好感度撑着,再加上我一直布局,放在心上的人被自己一次次伤害打击,直至现在这般昏迷不醒,怕总得升起两分愧疚吧。”

    “我的小系统啊,你还是太嫩了一点,”叶流卿轻笑,懒洋洋地开口。

    系统1314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有些好奇地问道:“那宿主,你觉得他下一次会好好保护你,让你不受伤害吗?”

    “不会。”叶流卿干脆利落地回答。

    系统1314:???

    “为什么?!”系统1314几乎是惊叫着开口,“他说的这般信誓旦旦啊!”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渣男的话要是可以信,母猪都可以爬上树,”叶流卿轻笑一声,“而且,你没有注意到吗?”

    “蛮王殿下说的是,会好好保护我,但是他说过保护我不让我受到伤害了吗?”

    “没有。”

    叶流卿冷冷淡淡道:“语言的艺术,就是这么奇妙。”

    “可别把蛮王殿下没说过的话加在蛮王殿下身上啊,小可爱。”叶流卿轻笑着开口,惯例调/戏自家系统。

    系统1314目瞪口呆,竟然还有……还有这般操作?

    “渣,”半晌,系统1314吐出一个字来,顿了顿,又失声叫道,“这也太渣了吧?!”

    叶流卿笑摸系统1314的狗头,温柔道:“我似乎也该醒了。”

    “不过,这醒也是要讲究学问的,醒的时机好了,效果可堪比原/子/弹啊……”

    系统1314肃然,它家宿主这是打算搞事啊!

    不过,它喜欢,嘻嘻嘻。

    从早前开始的布局,喝了那么多苦药汤子,不就是为了在这一刻深化蛮王的感情吗?

    叶流卿看着在烛光之下略显出几分难过的男人,忍不住轻笑出声,

    别急啊,我亲爱的大王,我很快就会醒了,

    就是不知道,到时候,你还会不会希望我醒呢?

    暗一作为蛮王身边的暗卫统领,早年替蛮王处理过许多阴/私,而草原上各个大族的阴/私他多多少少都了解几分,也了解蛮王的计划,

    当蛮王对欣夫人和乔夫人出手的时候,他就知道,蛮王忍耐了多年的屠/刀,终于指向草原的各个世家大族,欣家和乔家,就是他的开胃菜,

    没有人想死,更没有哪个世家大族想要覆灭,祖祖辈辈为家族付出了那么多,一朝覆灭,死无全尸,谁又能接受?

    在蛮王第一次出手的时候,暗一就找上了这两个家族,“预言”了蛮王接下来的行动,

    而蛮王也确实这般做了,虽然算不上步步紧逼,但却是步步杀/机,

    乔家率先投靠暗一,按照暗一提供的计划行动,欣家家主找上乔家家主,谈了一个多时辰,最后,乔家家主意味深长道:“难道欣兄,就想要看到偌大的欣家覆灭?”

    “如果我没记错,欣兄的小儿子还不到三岁,若是欣家覆灭,沦为奴/隶,怕不是……”

    欣家家主脸色骤然一变,乔家家主点到为止,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出了乔家的帐子,欣家家主才长舒了一口气,心中暗暗有了决定,

    乔家家主说得对,他们曾经权大势大,仇敌不少,一旦他们衰败,子孙必然会被踩到泥潭之中,被生生折/辱至死。

    他不会让自己的子孙沦落到这种地步的,

    绝不!

    曾经他们草原上的世家大族联合,能够把蛮王推上草原之主的位置,现在也可以将他拉下来!

    欣家家主眼眸里闪过一丝狠戾,他已经下定决心。

    欣家家主和乔家家主密谈,蛮王怎么会不留心?

    他自然是派了人去的,为求稳妥,他还派了他手中最锋利的那把刀,暗卫统领暗一。

    真假掺半,三分真七分假,是最高明的撒谎手段,

    暗一早就掌握这手段,加上他太熟悉蛮王,知道怎么逃脱他的怀疑,最后蛮王并没有起疑。

    蛮王又问道:“那柯晔翰有消息了吗?”

    蛮王向来看不起西成王朝的将军战士,觉得那群人小心谨慎,只会纸上谈兵,完全没有战士应有的勇,但唯有柯晔翰,让他有几分忌惮。

    “属下无能。”暗一深深埋头,“柯将军的战马找到,已经被分/尸了,有些部位已化为白骨,那战马据说是西成皇帝所赐,柯将军从小养到大,感情深厚,”

    “属下怀疑柯将军怕不是……”

    “呵。”蛮王冷笑一声,“这西成人,最是狡猾和心狠,一匹战马算得了什么?”

    曦月公主可是那将军心悦之人,不也送到他身前了吗?

    想到这,蛮王眼眸更暗了几分,浓浓杀气在其中酝酿,“给我盯着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暗一沉声应道。

    第三日了,西成公主依然未醒。

    柯晔翰做了一系列的准备,制定了一系列的计划,甚至还准备了尸首,力求让自己死亡的圆满,没有任何人怀疑,

    他一路马不停蹄地赶回来,心中焦躁难安,他不断向上苍祈祷,祈求上苍能够让曦月醒过来,

    但是……

    他还是只得到了西成公主昏迷不醒的消息!

    ——该死!

    ——草原上这般用意!

    ——曦月、曦月,你可千万、千万不要出事啊。

    柯晔翰焦急地等待着夜晚的到来,只有夜晚到来,他才可以暗探营帐,

    大白天,太显眼了。

    暗一也在焦急地等待着夜晚的到来,只有夜晚到来,他才敢出现在曦月公主的帐前,凝视着那张让他心悸的容颜,

    在蛮王来临之前,床上的那个人,是他的。

    这一晚,暗一和柯晔翰,狭路相逢。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帐子中的气温陡然降了几度,

    那一瞬间,利刃齐齐出鞘,分分钟想要置对方于死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