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美人倾城(快穿) > 公主国色(十二)
    第12章

    一/夜春/宵,抵/死/缠/绵之间,蛮王看着那被水雾浸染的黑眸,心里陡然生出一点柔/软出来,

    他轻轻用舌舔去了她眼角的泪珠,低低叫道:“……夫人。”

    那声音嘶哑、低沉、又带着一种铁血男儿般的性/感,仿佛夹杂着一丝丝宠爱一般,

    然后,蛮王看到,他的这位小夫人,似乎轻轻有些颤/抖。

    那白皙的脸颊上染上几抹薄红,红/唇轻咬,乌发散乱,看起来既妩媚又可怜,好像在他身下楚楚可怜、无依无靠又只能攀附自己的小动物一般,

    蛮王心中陡然生出几抹怜爱,他撩起身下美人的发丝,凑上前轻轻一嗅,入鼻间满是香气,带着淡淡的甜,让他心中突然升起几分快活,

    这西成王朝娇生惯养的第一美人,到底是他帐子里的了。

    蛮王心中大悦,在叶流安的唇下轻轻一吻。

    身下美人的身子骤然一颤。

    她那白皙的身子以肉眼可见微微泛起了粉,她甚至睁开了眼睛,眼眸含着几分春水,漂亮极了,却不肯看她,带着几分天然的娇羞,

    她轻轻推他,喃喃道:“……别。”

    那声音,仿佛要哭出来了一般,却又格外的惑人。

    蛮王心情更好了几分,他想起刚刚那个明目张胆勾/引自己的女人,突然低哑的笑了几声,让身下的美人眼角的泪珠又一次滑过,

    蛮王将那泪珠一点一点舔舐到自己唇中,有些不怀好意地凑到叶流卿的耳边,低笑道:“怎么,夫人不是要一身喂狼吗?”

    “嗯?”

    那低低的、不怀好意的声音微微勾起,带出十足的危/险,

    将叶流卿所有的话都堵在唇中,

    她身上泛着的粉,仿佛是对他最大的嘉奖,

    蛮王从未像今晚这般酣/畅/淋/漓过,

    他只感觉身下的美人仿佛为他而生一般,一举一动都无比契合,那泛着粉色的肌肤与带着春水般的眼眸,是对他最猛烈的引/诱,

    他享受极了,

    明明身下的美人还是那一个,却只有今晚,让他爱如珍宝,每一寸肌肤每一个声音,都恨不得让他生生吃到肚子里去,

    这美人实在是让他……欲/罢/不/能。

    身下的美人仿佛已经昏睡过去,蛮王撩起了她的发丝,乌黑秀丽,手指穿进去,丝绒爽滑,舒服极了,

    这般秀发,又得用什么样的首饰才配得上?

    前不久刚从塔迩季部落收缴上来的东西中,好像有几个十分名贵的东西,

    想起那几个夫人侧夫人变着法子想从自己手中讨要过去的几样东西,蛮王暗暗沉了沉眼眸,

    ……怕是配得上这秀发了吧?

    “夫人,”蛮王将叶流卿压在身下,呼吸都喷洒在那张如花的娇颜之上,果然见美人缩了缩身子,不由轻笑着舔舐着美人的耳根,“怎么,勾/引我的时候,不是很大胆的吗,嗯?”

    美人半梦半醒,伸出手推拒一二,但是蛮王又是她能推动的?蛮王甚至故意将重量压了一部分在这美人身上,仿佛诚心想要欺负她。

    “不这样……你又怎会看我一眼?”

    美人的声音都带来几分哽咽,蛮王楞了一下,下意识地从叶流卿身上下去,一扭头,发现美人早已经缩成一团,沉沉睡去,

    那一句话,不知在梦里压抑了多久。

    蛮王微微愣了愣,抬起手来,摸了摸叶流卿的秀发,

    想要再来一次的心情却没有了,

    他的美人啊,出生在西成王朝皇宫中,是西成王朝唯一的嫡出公主,受过西成王朝最为正统的教育,最在乎什么诗书礼仪,

    他曾经从西成王朝的国都中待过小半个月,大家闺秀具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哪怕是未婚夫,都要注意规矩礼节,

    那玩意让他烦得要死,对于西成王朝那些女子,却仿佛是命一般的东西,

    但是她自从来到这草原,就再也没有提起西成王朝的一切,入乡随俗一般,

    ——你做这一切,是为了我吗?

    ——西成王朝的女子以夫为天,你是否把我当成你的夫呢?

    他缓缓闭上了眼睛,然后抬手将叶流卿抱在怀里,轻轻吻上她的发丝,

    ——睡吧。

    第二天一早,蛮王的赏赐就赐了下来,各种珍惜物价,其中据说还有一件“海神的赐福”,分外珍贵,蛮王的夫人侧夫人们盯了小半年,谁都没有得到,最后竟然被蛮王送给了这西成公主!

    那贴身总管随着蛮王的意思将这些东西送往西成公主帐子中的时候,心中更是对这西成公主更有了几分忌惮,不管蛮王对这西成公主的宠爱中有什么别的含义,但是这宠爱,却是实打实的!

    如若不然,又怎么会把那“海神的赐福”送下来?

    想要让人知道他宠她,只需要做做样子赠上几件,次数频繁一些,再挑几个侧夫人为她“立威”,哪需拿出自己珍贵之物呢?

    这草原之上是信神灵的,“海神的赐福”不仅仅只是一个有着美好传说的饰物,更是一种象征。

    这西成公主,以后可真得小心地敬着,

    这位的枕边风一吹,说不定就是龙卷风级别的了。

    胡嬷嬷等人感觉蛮王身边的这位贴身总管比之上次更是客气几分,连带着其他人都对这边客气极了,一点也没有曾经那种爱答不理的架势,心中的气很是顺了一些,在公主的示意之下,也客客气气的把人给送走了。

    那“海神的赐福”被胡嬷嬷伺候着给叶流卿戴在身上,直言道:“这种稀世珍宝,也就只有我们夫人才能戴出十分成色。”

    叶流卿轻笑了一声,打赏了胡嬷嬷并一些贴身丫鬟,便让她们下去了,自己一个人懒懒散散地窝在床头,仿佛睡过去一般。

    “蛮王的好感度有多少了?”叶流卿有些含糊不清地问着系统1314,系统1314一边查看好感度,一边忍不住吐槽,“宿主你这是要睡着了吗?身上那个视线那么扎人你还要快睡着了吗?我都要感觉被扎穿了你都没有感觉得吗?”

    “这不过是小意思,洒点水毛毛雨咯,算得了什么?”叶流卿把被子往身上多盖了一些,随意道,“我们大王太猛了,即使我的精神叫嚣着亢奋,但是我的肉/体需要休息,你快点好吗?”

    “哦哦哦查到了,不多不少刚刚七十点,宿主你真棒!”系统1314忽略掉叶流卿某些带有颜色的话语,按例夸奖,“一晚上涨了足足七点呢!”

    “也过七十了吗?”叶流卿含糊地说了一声,系统对于人的好感度设定之中,六十就已经可以说的上是爱,八十就可以算得上是深爱,七十位于爱与深爱之间,已经差不多了。

    “这个数值刚刚好啊,”叶流卿懒洋洋地应了一声,“西成军队也差不多该回去了吧?也差不多是时候了。”

    系统1314瞬间有了些不好的预感,下意识问道:“宿主你想要做什么?”

    “做什么?”叶流安轻笑着反问,懒洋洋道,“当然是做任务咯。”

    说着,她不再理会系统1314,只是伸手死死地握住脖颈间那号称为“海神的赐婚”的东西,唇角略略勾起几个弧度,既嘲讽又哀伤,

    然后,她将它从脖颈间摘下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似乎是极为悲伤的样子,

    “……你想要我怎么样?”

    她喃喃道,声音很轻,却十分无力与疲惫,仿佛走到末路一般。

    “自从来到这里,我这身子就没有好过。”

    “现在又将这个给我。”

    “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是什么主意吗?”

    叶流卿侧了侧头,深深吸气,嘴角更是勾起苦笑,“罢罢罢。”

    “总是这样,我永远都只是被牺牲的那一个。”

    “父皇跟我说你是良配,母后跟我说你会喜欢我的。”

    “呵。”

    “一夫多妻多妾。”

    “呵。”

    她垂下头,突然剧烈地咳嗦起来,她拿起帕子捂住嘴,半晌才松开,

    那抹帕子掉到地上,

    鲜红的血丝几乎要戳/瞎暗一的眼!

    在这一刻,他突然十分强烈地认识到,他绝对不可以再等下去了,

    因为公主已经没有时间等到自己了!

    与此同时,系统1314几乎是惊诧地在叶流卿脑海中叫道:“——宿主!”

    “别那么大声嚷嚷,”叶流卿被系统1314吓得差点破功,“给我们骑士小哥哥加点油而已,我可等不了他十年二十年。”

    系统1314:“……”

    暗一心中恨急,蛮王从不体恤她,还夜夜那般禽/兽,暗一从隐蔽处看着曦月公主颤着手去捡起那抹帕子,脸上的表情似嘲讽又似悲哀,不由恨极,

    ——绝对不可以再等下去了!

    叶流卿将那帕子收好,又缩回被子,这一次,是真真正正地睡了过去,

    ——骑士小哥哥,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哟~

    三日后,“海神的赐福”被蛮王送给西成公主已经传遍,蛮王的几个家室显赫的夫人和受宠的侧夫人神情格外难看,纷纷将西成公主记在了心里,被蛮王冷落好几日的如夫人更是惊怒交加,砸了好几个名贵的瓷器,罚了好几个下人。

    不仅如此,草原之上有十好几名下人受罚,更有几人丢了性命,一时之间,下人皆人心惶惶,生怕主子不高兴,遭罪的还是自己。

    而同时,关于蛮王宠爱西成公主的传言也甚嚣直上,更有传言说西成公主乃花香下凡,与蛮王喜结连理,乃是上天恩赐草原等等,让蛮王的夫人侧夫人们更是愤怒不已,偶尔望向曦月公主帐子的眼神,都十分阴冷可怕。

    第四日,蛮王的西成送亲大军启程,准备返回西成,

    曦月公主含泪,却并未相送,只说自己想要静静地为西成送亲大军祈福,

    而后,曦月公主被蛮王发现晕倒在帐中,蛮王震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