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美人倾城(快穿) > 公主国色(十一)
    第11章

    为了她,叛了王上又如何?

    为了她,负了这个世界又如何?

    暗一缓缓跪在地上,那一张如花的娇颜依然在他脑海中回荡,

    她笑起来的时候,定然很美,那一双清澈的水眸会渐渐染上晶亮的色泽,耀眼的光芒一点一点地自那水眸中升起,仿佛可以照亮整个世界,

    但是她很少笑,

    更多的时候,她都是微微垂着头,或冷淡、或讥嘲、或悲哀地笑,那一双眼眸之中难掩压抑的痛苦和悲哀,仿佛连光芒都一点一点地散尽,

    曾经,她看向王上的时候,是带着笑的,眼中也是带着几分光亮的,

    就如同每一个新嫁妇一般,对着自己的夫君带着天然的期待与羞涩,娉娉婷婷、娇艳如花,

    但是什么时候开始,她眼中的光芒尽数熄灭,开始病榻缠/绵的呢?

    “昨晚闯进了刺客,据说离曦月的帐子还很近?”

    蛮王的声音在这帐中响起,惊醒了还沉醉在自己思绪中的暗一,蛮王将手中的密保扔在桌上,发出不大不小的动静,暗一心中一颤,忙低下头,恭恭敬敬道:“……是,大王。”

    是了,是她病榻缠/绵三日,大王都不现身的时候,

    她堂堂西成公主、蛮王夫人,连个大夫都请不来,

    她的病越来越重,越来越重,

    三天后,大王终于出现了,

    却不是为她请大夫治疗,

    而是……

    “那你觉得,这刺客来自何方?”

    蛮王从台上走下来,一步一步向暗一靠近。

    暗一心脏骤然一跳。

    他深深垂头,恭恭敬敬道:“属下不知。”

    “属下曾听到外边的动静,但属下追出去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暗一尽可能压抑自己的情绪,一板一眼地说道,“那人功夫不弱。”

    “还能比得过你?”

    蛮王拖长了调子,语气中颇有几分漫不经心。

    这声音,比刚刚的声音都清晰。

    蛮王已经离他很近了。

    暗一的头深深埋下,他知道,蛮王这是怀疑曦月公主了,

    他心里更添了几分恼火,仿佛有火焰在烧,但是他却不敢表露出半分,只得尽力平稳道:“那刺客并未向夫人帐中来,属下听到外面动静的时候出去一探,附近却没有人,属下便回去了。”

    沉默在帐子中蔓延。

    半晌,蛮王嗤笑一声,目光在那一瞬间犀利起来,如针一般扎在暗一身上,声音更是寒入骨髓,“你的意思是,这件事跟曦月无关?”

    尾音上扬,带着浓浓的危/险意味,

    蛮王居高临下地看着暗一,目光之中带出几分倨傲,

    帐中的气氛宛若冰封,以蛮王为中心,寒气四处蔓延,

    其他的奴/隶/丫/头都鼻观鼻眼看眼,尽最大可能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暗一脑海中闪过千万般思绪,心情却在这极度奇异地平静下来,他干脆利落地吐出四个字,“属下不知。”

    “不知?”

    蛮王玩味地念着这两个字,眼眸微微眯起,更显出几分危/险。

    “属下奉命看管夫人,对其余的事情,仅一知半解。”

    “昨日,属下未见外人闯入夫人的帐中,也未见夫人与其他人有过私/下往来。”

    “属下所见仅为如此,属下相信大王心中必有定夺。”

    暗一张口,声音平稳,不卑不亢。

    仿佛他说的就是事实一般。

    蛮王深深地凝视着暗一,目光冰寒如刀,暗一那一瞬间,竟然有一种被什么毒/蛇盯上的感觉,

    空气中满是危/险的气味,

    安静,寂寞,毫无声响,

    又极尽压抑。

    那一刻,连暗一都有几分动摇,

    难不成……真的骗不过大王?

    而就在这一刻,蛮王当场大笑,空气中的气温陡然回升,仿佛从严寒迈入暖春,他亲手将暗一扶了起来,目光中带着几分上位者对下位者的欣赏,他拍了拍暗一的手,含笑道:“暗一作为暗卫之首,自然是我极尽信任的人了。”

    “暗一办事,我放心。”

    暗一那高高悬起的那颗心,瞬间放松不少,但是他并没有显露出半分,而是深深伏地,恭恭敬敬地开口道:“为大王效犬马之力,是属下毕生的福分。”

    空气中便又是一阵安静,

    半晌,蛮王轻笑道:“好。”

    短短一个字,但是上位者的尊贵和高傲却显露无疑,

    伏在地上的暗一,其实是第一次拥有这般感触,以前也是如此,但是他都熟视无睹,

    “一个奴隶,一个下/贱的货,也配肖想我们西成王朝的嫡出公主?”

    “你配吗?”

    那位西成大将军的话又出现在暗一耳边,与面前蛮王那高高在上的尊贵与高傲相融,让暗一心中升起另一种浪花,

    他微微闭上眼睛,眼前又出现了那一幕,

    她的发丝散乱在床榻之上,雪白的脖颈高高昂起,眼睛紧紧地闭着,唇角苍白,毫无血色,仿佛还没从梦魇中醒来,就被那个男人拉入更深的噩梦之中,

    泪,从她的眼角流下,

    像一只垂死的天鹅,

    暗一缓缓吐出一口气,他听着蛮王的交代,如以往一般恭敬应声,看似与以往毫无差别,但是只有暗一自己心里清楚,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如果只有出身才能够拥有那个女子,那么他就会成为这世上出身最高贵的人;

    如果只有权势才能够拥有那个女子,那么他就会拥有让常人难以想象的权势;

    如果只有军队才能够保护那个女子,那么他就会拥有足够强悍的武力;

    如果……

    暗一扭头转身准备离开的那一刻,深深地闭上了眼睛,

    他到底是背/叛了蛮王,

    背/叛了他曾经宣誓效忠一辈子的主子,

    悔吗?

    他站在帐子门口,认真地问道,

    不悔,

    他不后悔。

    他想要有权,他想要有势,他想要有兵,

    就像蛮王一般,

    这样,他可以篡改自己的出身,拥有那个女子,并用一生去保护与珍惜那个姑娘,

    那个姑娘,生来就应该享受这世上最好的一切,

    而不是被别人如此磋磨。

    她现在所没有的,

    他迟早都会给她。

    暗一睁开了眼睛,阳光照在他身上,更衬得那双眼睛浓黑如墨。

    “我的天!”这一次,系统1314的尖叫声几乎要炸了,“暗一的好感度又一次飙升,现在已经有足足九十点了!九十点!”

    “太恐怖了!明明你什么也没做啊!”系统1314反复看着自己的面板,不敢置信地说道,“为什么会飙升的那么快?”

    “暗一都为你背/叛蛮王了!”

    叶流卿昏昏欲睡,系统1314的话压根就没有往她的脑海里去。

    “宿主主主主主主主——!!!”系统1314不撞南墙不回头,死活要叶流卿起来,“暗一好感度都九十了!你难道不惊喜吗?”

    “惊喜惊喜惊喜,”叶流卿敷衍道。

    系统1314:“……”

    系统1314默默生了一会儿闷气,还是忍不住问道:“你为什么不惊喜啊宿主,九十点啊!”

    眼见是睡不成了,昨晚熬了一/夜的叶流卿咬牙道:“蛮王对我的好感度有多少?”

    “六十三?”系统1314不知道宿主为什么提起蛮王,但还是乖巧地回答道。

    “在你的判断中,六十三就可以达到爱的级别,可是蛮王依然可以算计我利用我用我的鲜血与尸骨去撑起他的光辉大业,那九十好感度又怎么样呢?”

    “在我的世界里,只有零和一百的区别。”

    “一百以下,都是零。”

    叶流卿说的干脆利落,果决得不可思议,让系统1314愣了好一会儿。

    等它反应过来想要反驳的时候,叶流卿已经熟睡,

    直觉告诉系统1314,这个时候打扰宿主,会被宿主活活掐死的,

    于是系统1314委委屈屈地缩了回去,

    满脑子还都是叶流卿的话,

    欲哭无泪,

    啊啊啊啊宿主什么时候可以醒过来给它解惑啊!!

    系统1314等了一天,都没有等到这个机会,

    因为蛮王来的时候,叶流卿都还在睡觉,

    蛮王这一次过来的十分随意,帐前的人想要通报都被他拦下了,事前也完全没有支会一声的意思,格外潇洒地进了帐子,

    帐内,美人还在沉睡。

    蛮王点了一根蜡烛,拿在手中,一步一步缓缓走向床榻之处,

    烛光照亮了床上的美人,让美人微微蹙起眉,发出“嘤咛”的声音,

    蛮王低低笑了起来,在烛光之下,美人依然美的惊心动魄,足以激发人心中全部的兽/性,

    “大王……”

    有些沙哑的声音在帐中响起,软糯的粉舌不时碰上粗糙的指骨,女子伸出手去推拒,反而被蛮王紧紧地握在手心之中,

    烛光下,美人白皙的脸颊上染上几抹绯红,那一双狭长的凤眸斜飞入鬓,眸子里面升腾起几分雾气,

    她软软地开口,声音中带着几分糯,像甜糕,甜到人的心尖,

    “大王来我这,就只会想那种事吗?”

    像质问,又因为那软糯的声音,更像撒娇,

    而那红舌却与粗糙的指骨亲密接触,最后一下,还仿佛留恋一般用了点力,

    ——哄!

    那酥/麻之感,刹那间便让蛮王丢盔弃甲!

    “你勾/引我?”

    蛮王深深地凝视着身下的美人,一双鹰目之中带出几分野/兽般的残/忍,他拧起来叶流卿的下巴,低低笑起,一字一顿道:“早年勾/引我的人,尸骨都喂狼了。”

    “你想喂狼吗,嗯?”

    无声的威胁在蔓延,营造出一种危险与暧/昧交织的氛围,

    她眼眸中的雾气越盛,然后,竟然凑上前去,在蛮王耳边,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见的音量笑道:“我不是一直都在喂狼吗?”

    然后,她轻轻咬了咬蛮王的耳朵,在蛮王耳边轻轻吐出一个字,“嗯?”

    ——哄!

    那一瞬间,天崩地裂,蛮王的意志力全线崩盘。

    叶流卿对着他微微一笑,目光之中竟然带出几分挑衅和催促,

    蛮王笑了一声,那声音竟然变了调,他已经好久没有失/控过,也素来讨厌失/控的滋味,但是这一刻,却只有一个感觉,

    ——他蠢蠢欲动,欲罢不能,

    蛮王低笑着开口,声音低哑的不可思议,

    ——“那本王,就如你所愿。”

    ——“可别哭啊,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