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美人倾城(快穿) > 公主国色(十)
    第10章

    暗一定定地看着眼前的女子。

    她正看着他,目光清澈而柔/软,仿佛泛着什么微光一般,

    那双如水的眸子里清楚地倒映着他的身影,仿佛此时她的眼中只有他一人一般。

    暗一在那一刻,仿佛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砰、砰、砰”——

    剧烈而有力地跳动,

    仿佛在昭示着它的存在,

    暗一微微垂下头,在心里嗤笑,那个男人又怎么会保护你呢?

    傻公主,想要保护你,只是我自己的私愿而已,

    他的脑海中浮现出刚刚她的眼神,

    清澈、明亮、温柔,又暗含期盼,

    怎么舍得让她失望?

    怎和舍得让这样的眼眸中浮现出失望的色彩?

    怎么……舍得呢?

    “是。”

    暗一听见自己的声音缓缓响起,他低沉道:“是大王让属下来保护夫人的。”

    不是的,

    不是的。

    想要保护你,是我自己的私愿,

    没有任何人想要我保护你,

    除了我。

    公主,公主。

    暗一在心中一遍又一遍地唤着这两个字,

    心中竟然升起了一种夹杂着痛苦的快乐,那种快乐仿佛是驻扎在痛苦之上的香甜果实,为了那果实,经历再多的痛苦与折/磨,都不算什么了。

    都不算什么了啊……

    暗一在心中长长叹息,

    能与公主对话,能以一个保护者的身份站在公主面前,已经是难得,他还有什么好求的呢?

    空气中一片寂静,

    只有微微吹起的风声,

    柯晔翰眼眸中的愤怒越来越明显,他的呼吸越来越重,

    这两个人……这两个人就像是把他遗忘了一般!

    曦月宁愿去跟那个下人说话,都不愿意看他一眼!

    曦月什么时候……什么时候变成这般模样,变得连他都要不认识了。

    她还恨他吗?

    想必是恨的吧。

    柯晔翰心里闪过几分苦涩。

    为什么我们会走到今天呢?

    明明……明明我们应该是一对人人艳羡的金童玉女啊,

    为什么会走到今天呢?

    柯晔翰有些茫然地看着叶流卿,

    但是叶流卿并没有看他,

    她只是看着暗一,

    眼眸中的光一点一点地熄灭,

    她轻轻笑了一下,道:“哦,是吗?”

    那声音中,竟然带着几分轻嘲,让暗一的心在刹那间就是一痛,

    她知道自己在骗她?

    也是,她那么聪明,怎么会不知道呢?

    蛮王对她,可算不上好。

    想到这几日看到的场面,暗一心中就是一窒,

    能在她被病痛折磨、整个人都要陷入昏迷的时候玩弄她的男人,又怎么可能会找人保护她?

    她那一双清亮的凤眸中冉冉升起的自嘲,就像是一根刺,深深地扎进暗一的心脏,

    她过的不好,

    他知道,

    他想要带她走,很想很想,

    但是……

    在那一刻,暗一甚至史无前例地怨/恨起自己来,

    如果自己不是个暗卫就好了……

    如果自己是蛮王那样的身份,哪怕就是面前的西成大将军的身份,或者是其他别的什么身份,说不定他就可以带她走了,

    如果,他有权有势,手里有兵,是不是就可以,带她走了?

    如果……

    在这一刻,暗一突然意识到权利的重要性,也是在这一刻,他突然开始渴望权势,

    如果他有权有势,手里有兵,是不是就可以给她自由?

    柯晔翰微微垂下眼眸,心里闪过一丝勃然杀/机,那个男人不仅坏了他的好事,还当着他的面抢走了曦月的注意力,

    ——该死!

    “你是谁?”柯晔翰压低了声音,毫不掩饰语气中的凛然杀/机,如果不是曦月在这里,他能当场就将这个男人毙于刀下!

    “夜半闯入公主帐下,你是何居心?”

    “其心可诛,按律当斩!”

    柯晔翰的手蠢蠢欲动,那一瞬间,他是真的想要当场杀了这个男人,然后带着曦月远走高飞,

    他以为他能行的,

    但是他其实受不了,

    他受不了曦月恨他!

    他受不了他最爱的人恨他!

    “闭嘴!”叶流卿厉声叫道,她的头高高扬起,眉眼之中都带出几分厉色,但是因为她的眼尾处带着几分红,竟然让这几分厉色氤氲出一种说不出的媚,她微微冷笑,一字一句道,“大将军夜闯本夫人帐中,那又意欲何为?”

    “其心可诛,按律当斩!”

    这八个字,竟然被叶流卿毫不客气地还给了柯晔翰!

    柯晔翰下意识地后退一步,他唇角微动,神情之间竟然有两抹仓皇,

    ……曦月竟然为了别人,这般对/付自己?!

    他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悲伤,他抬起头,正对上暗一的眼睛,

    那个被他心爱的女子护着的男人,竟然对他微微一笑,神情之中带着抹不去的骄傲,

    那种骄傲像箭支一般插在柯晔翰的心口,他的眼睛中,燃起了浓浓杀/意,

    那男人眼眸中带出几分轻蔑,似乎是嘲笑他不自量力,但是那轻蔑背后,也藏着毫不弱于柯晔翰的浓浓杀/意,

    眼神在空中激烈交/锋,

    如果不是因为叶流卿还在这里,那两个男人必然会将自己手中的刀/剑狠狠地扎/入对方的胸口!

    叶流卿居高临下地看着柯晔翰,然后漫不经心地笑了一声,那一笑似乎打破了帐子中的寂静,两个男人都不自觉地看向她,

    “将军深夜闯帐,欲对本宫不轨,”她看向暗一,淡淡道,“我命你,将他捉回绑起,以儆效尤!”

    柯晔翰的眼眸在那一瞬间睁大,似乎不敢置信一般,

    叶流卿冷笑着看着他,发丝在她身后飞舞,

    “是。”

    暗一深深道,眼眸中出现了凛冽杀/机,

    这是公主第一次让自己办事,

    绝对——绝对不可以让公主失望!

    柯晔翰在那一瞬间就感受到危险来/袭,他脚步轻点,在刹那间蹿出帐子,

    暗一也在眨眼间消失,

    空气中的火/药/味在那一瞬间消失大半,叶流卿脑海内的系统1314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喃喃道:“……妈呀吓死宝宝了qaq!”

    “他们的气场真渗人。”

    “嘤嘤嘤吓死了qaq!”

    “宿主……你就不害怕吗?”

    “那种修/罗/场般杀机四溢的火/药/味,吓得我都要故障了嘤嘤嘤!”

    “怕?”叶流卿漫不经心地笑笑,“怎么不怕啊?我怕极了。”

    系统1314:“……”

    宿主你当我是傻子吗?

    你能不能用正经点的语气说害怕啊!

    系统1314悲愤极了。

    叶流卿却不在乎系统1314的悲愤,她只托起下巴,看想账外,目光幽幽,半晌轻笑一声,懒散道:“我可是一位柔弱的公主啊。”

    “怎么会不怕呢?”

    系统1314:“……”

    系统1314未免自己被气死,于是机智地转移话题,“你说他们现在在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叶流卿以一种无比慵懒地语调笑道,“你捅我一刀,我给你一剑,互相都想让对方死一死呗。”

    这个时候,叶流安笑了起来,她刚刚点起来的蜡烛闪烁着烛光,映照在她的脸上,为她添上了几抹红,更衬得那一张脸美/艳无双,

    那一笑,倾国倾城。

    系统1314都有几分呆愣,

    那一刻,它只觉得,自家宿主真的是越来越勾/人了,

    连它,都有几分……神魂颠倒。

    诚然如叶流安所想,暗一和柯晔翰激烈交锋,分分钟想要致对方于死地。

    “你算是一个什么东西?”柯晔翰压低声音,目光中满是嫌恶与轻蔑,如同一条毒/蛇,带着渗人的冷意与剧/毒,“一个奴隶,一个下/贱的货,也配肖想我们西成王朝的嫡出公主?”

    “你配吗?”

    柯晔翰漫不经心地勾起唇,目光如同渗人的剧/毒,一点一点腐/蚀着眼前的暗一。

    他们的刀剑相抵,目光中具带着强烈的杀/机,然后只听“砰”的一声,两个人具是后退几步,

    尘土飞扬,

    “我不配,你就配吗?”暗一嘶哑地开口,他呼吸比刚刚重了稍许,却沙哑地笑出声来,“一个无情无义将爱人送到草原,送给别的男人,以谋求荣华富贵的窝囊人、负心汉?”

    “你就配?”

    “你还不如我这个下/贱的奴隶呢!”

    “至少公主不恨我!”

    暗一那些话就像一把利刃捅进柯晔翰的心头,他登时大怒,用力挥出自己的长刀,愤怒地咆哮道:“——你懂什么?!!你懂什么?!!”

    “我不懂又如何?”暗一冷笑,他注视着柯晔翰的脸,心中如同刀割。

    这就是公主一直在意的那个人!

    这就是伤透了公主心的那个男人——

    这就是那个让公主夜不能寐日日陷入噩梦的男人!

    ——他该死!

    暗一眼眸中的煞气截然而生,他们两个人激烈交锋,身影在那黑暗中几乎看不真切,只有刀剑相互碰撞的声音作响,

    ——他该死!

    两个人的眼眸之中,都带着这样的信念。

    而这个时候,一道声音响起,

    “那边的!什么人?”

    “来人啊!有刺客!”

    暗一和柯晔翰眼眸具是一沉,下一秒,两个人各向对方的要害攻去,然后在交错之间猛地向两个方向逃去,刹那间连个人影也无。

    叶流卿在帐中听着那寻刺客的声音,心里微微勾起一抹笑意,

    她在心中默数了几个数,看着烛光微闪,不由苦涩一笑,吹灭了蜡烛,

    她低低开口,声音中满是不以为意,但那背后的涩意,却依然能入得了暗一的耳。

    “我知道,你不是大王叫来保护我的。”

    她轻轻笑了一下,“他又怎么会找人来保护我呢?”

    那一瞬间,暗一都可以想象她脸上的表情,

    心脏忽地一痛,

    “他怕是巴不得我……”叶流卿顿了一下,似乎十分疲惫的样子,“……又怎么会让人保护我呢?”

    “不过,还是谢谢你,保护我。”

    泪,顺着眼睑流下,

    无声,却极为悲哀,

    暗一缓缓闭上眼睑,似乎不忍去看,但是那一张带泪的脸,依然在他脑海中缠/绵不绝,

    她感谢他,他本来应该高兴的,但是他却高兴不起来

    她在哭,

    他又一次看见她哭了。

    “哇!暗一的好感度竟然又一次大幅度上涨!足足二十五个点!”系统1314兴奋道,“原来宿主等暗一就是要玩这一手吗?宿主真的棒哭!”

    “不过宿主是怎么发现暗一进来的呢?”

    叶流卿在心中轻笑一声,“傻系统。”

    自然是因为烛光,

    难道傻系统以为,她点蜡烛是为了照明吗?

    暗一功夫再厉害,也总会带起风,

    而烛光,对于风是最敏/感的了。

    叶流卿闭上眼,轻笑道:“我可不是为了暗一。”

    系统1314满目迷茫,但是叶流卿却不打算继续解释,

    出现了“刺客”,蛮王怎么能不去调查?

    她可指着暗一替她“美言”几句呢啊。

    暗一一/夜未眠,

    第二天一早,蛮王传唤了他。

    暗一看着帐中连睡梦中都紧皱眉头的公主,微微敛下眉,

    他好像知道,他应该怎么做了。

    为她,叛了这世界又何妨?

    “——哇靠!”系统1314在叶流卿心中尖叫,“又上涨了五个点!”

    “他马上就要超过将军对你的好感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