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美人倾城(快穿) > 公主国色(九)
    第9章

    柯晔翰一直都在注意着曦月公主帐子那边的动静。

    没办法,他作为外臣,本就只有曦月公主召见的时候才可以过去,但是自从上一次曦月公主召见他过后,谁都可以感觉出曦月公主对于他的厌弃,要曦月公主再一次召见他,怎么可能?

    但是柯晔翰是真的惦记着曦月公主这边的情况。

    无法,他只能选择日日夜夜每分每秒盯着曦月公主帐子这边的情况,并且以“还债”的名义替其他几个副将带兵守着曦月公主的帐子,

    当初他不想接近曦月公主的时候,轮到他带兵守帐的时候,全都是找人帮忙代替的,他根本不敢靠近曦月公主的帐子,就这样他还担心会不会在其他地方撞见曦月公主;

    而现如今,他想要与曦月公主见面,反而难如上青天,即使他日日夜夜每分每秒都率兵守在曦月公主的帐前,也无济于事,

    他依然见不到曦月公主。

    在这个时候,柯晔翰才突然恍然大悟,

    曦月公主不想见他,他就没办法以任何正常渠道见到曦月公主,

    以往他总是可以和曦月公主以各种形式进行“偶遇”,八成从不是真正的偶遇,

    曦月……

    柯晔翰在心中缓缓念道,内心突然一片苦涩,

    在我不知道的时候,你到底为我做了多少?

    ……我还能不能,再一次拥有你?

    而就在这个时候,胡嬷嬷出来了,胡嬷嬷作为曦月公主的心腹,向来是柯晔翰的重点观察目标之一,而今天柯晔翰发现,这胡嬷嬷……似乎有点不大对;

    柯晔翰微微抿起了唇,只见胡嬷嬷就向一边走去,她走的很快,还十分小心地避开人群和视线,这与她平时的行动轨迹相差甚远,刹那间就让柯晔翰上了心,

    恰好这时一个副将走来,柯晔翰也顾不上什么,直接把这边的一摊子事情扔给了那副将,小心又迅速地跟上了胡嬷嬷,维持着一个不远不近又绝对不会让胡嬷嬷发现的距离,跟了胡嬷嬷一路,

    越走,柯晔翰眉心皱的越深。

    柯晔翰作为一个行军打仗数载的大将军,隐藏行踪的能力虽然说不上登峰造极,但是想要创造一个不让胡嬷嬷这么一个妇人发现、又能将胡嬷嬷的全部举动看在眼里的路线,还是十分容易的,

    也正因为将胡嬷嬷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柯晔翰心中的疑惑才越来越深,

    这胡嬷嬷虽然将动作放轻放缓,但柯晔翰依然能看出来,她这明显在防着人,而且她走的路十分偏僻,竟然已经走到颇为荒凉的地方,这绝不是一个公主的贴身嬷嬷应该来的地方,她到底想要干什么?

    柯晔翰眼眸中闪过一丝利芒。

    而此时,胡嬷嬷也十分懊悔。

    这草原之上,食用水是非常重要的,口井河流大多都有人专门看护着,就是没有,人口也十分多,她这么一个外族面孔过去,别提多么引人注目了,所以将这些东西扔去口井河流之中根本是不可能的,而这个地方也没有死井之类的东西,处理这批东西的方法很是受限,

    无法,胡嬷嬷只得趁着没什么人的时候,做出一副为公主去煎药的模样,实际上脚步一拐,去了另一个颇为生僻荒凉的地方,

    这边胡嬷嬷也没有来过两次,此时颇有几分胆怯。

    她先拿出火石,将能烧的东西都给烧了,公主交给她的东西之中还有几块成色很好的玉石,她本来想直接砸了,但心里实在是有几分不舍,于是犹豫了一二,找了几根木头挖了几个不浅的坑,将那几块玉石分别放进那几个坑中,然后再用土将那些坑埋上,又用了一番功夫,直到那里看上去与其他地方并没有什么不同,胡嬷嬷才放心下来,扭头欲走,

    走了几步,胡嬷嬷又回过头来,仔细将她刚刚埋玉石的地方看了又看,直到她自己都不能确定她到底埋在哪里了,才放下了一颗心,扭头走了,

    她出来已经好一会儿,刚才挖坑废了她不少时间,现在必须要抓紧时间赶回去了。

    胡嬷嬷走后,将胡嬷嬷全部举动看在眼里的柯晔翰眉心紧皱,他耳聪目明,又占据了绝佳的位置,刚刚胡嬷嬷的举动他都看在眼里,他甚至从胡嬷嬷的手中看到了几个十分眼熟的玉石,

    顷刻间,他心脏不断下沉,甚至有几分心神不稳,

    ……不不不,

    曦月万万不会那么狠心的!

    柯晔翰在心中不断进行自我催眠,他凭着绝佳的记忆和目力将胡嬷嬷刚才挖的坑找到,心里突然升起了几分胆怯,他下意识地看向周边的灰烬,刚刚胡嬷嬷还烧了不少东西,有一些没有烧完,还能看到几根青丝木,

    柯晔翰心中陡然升起了几抹不好的预感,

    他曾经用青丝木雕刻了许多他和她的小人,取青丝木的“情丝”之意,传说之中,用青丝木相赠爱人,便可以情意绵绵,恩爱白头,

    柯晔翰心中骤然一痛,他明明赠与她那么多青丝木,为什么他们俩却有这样的结局?

    柯晔翰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这定然不是他赠与曦月的青丝木,

    曦月怎么会这般狠心呢?

    一定不是,一定不是!

    不管内心如何自我催眠,柯晔翰依然将那燃了一半的青丝木拾起,小心翼翼地放入自己的怀中,

    冥冥之中,他已经有了非常不好的预感,

    他沉默地去挖刚刚胡嬷嬷埋的东西,他是男子,又是将军,力气比胡嬷嬷大了不知道多少倍,挖这个对他来说轻而易举,用不了多少时间,

    然后……

    世家大族的子弟、少年扬名的西成大将军柯晔翰,看着那些被埋藏的玉石,第一次感受到了五/雷/轰/顶的滋味!

    他甚至控制不住地手抖,

    他几次想要从那坑中捡起那些玉石,却几次没能将手伸进去,好不容易伸进去,又因为手抖而抖了出去,

    他的眼眸之中,第一次带上了那么鲜明的痛苦和绝望,

    ——曦月、曦月、曦月竟然真的将他们的东西扔掉了!

    青丝木、三好镯,

    他曾经满怀少年情意,将他亲手用青丝木所雕的簪子插/进她的发簪之中,也曾亲手将象征着爱情与美满的三好镯戴进她的手腕,

    她微微垂头,唇角带着羞涩的弧度,一双黑眸晶亮,羞涩与甜蜜自然地荡/漾在其中,美的让天地失色,

    她唤他,“翰郎”,

    那是他最幸福最美好的回忆,

    而今,青丝木被焚/烧,只余下残灰;三好镯被深埋,与土蚁为伴;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

    心中瞬间涌起万千悲凉,无数情绪像蛇/虫一样疯狂地噬/咬他的心,那种滋味痛苦不堪,让他仿佛不堪重负一般跪倒在地上,

    手中,依然死死地握着那几个玉石,

    ——曦月……曦月!

    “宿主宿主,”系统1314在叶流卿脑海中感叹,“大将军的好感度竟然在刚刚飞窜了五个点!”

    叶流卿微微一笑,不语。

    “宿主你真棒!”系统1314美滋滋地数着好感度,从心底里发出满足的喟叹。

    “嗯哼。”叶流卿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句,懒懒散散道,“我向来很棒,还用得着你说吗?”

    系统1314:“……”

    叶流卿虽然还在跟系统1314斗嘴,但是面上却看不出分毫,只眼睛微红,神色苍白,贝齿轻咬下唇,发丝零落,侧躺在踏上,即使只看背影,也能看出她的低落和难过,

    系统1314总感觉自家宿主在下一盘大棋。

    “宿主……你这个样子……”系统1314犹豫道,“……一会儿蛮王过来再看见……”

    “蛮王今天不会来了,”叶流卿轻描淡写地开口,“毕竟,我们大将军可是要过来见见我啊,虽身处草原,但也不要怀疑我们大将军的能力哟,”

    “只是一晚不让蛮王过来而已,很简单的呢。”

    叶流卿脸上的笑容加深,她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带出几分氤/氲的暧/昧,“宝贝,想要看修罗场吗?”

    “很快了哟。”

    夜幕降临。

    叶流卿将所有人都遣了出去,帐子里空荡荡的,十分寂静,

    叶流卿一日未食,安静地等待着,

    躲在隐蔽处的暗一将叶流卿的每一个举动都看在眼里,此时更是心痛难当,

    到底是谁,让你如斯痛苦憔悴?

    是蛮王吗?不,不会的。

    那就只能……

    恰在这个时候,一股风陡然穿过,暗一在刹那间警惕起来,电光火石之间就已经跳到叶流卿身前,与来人过了三招,

    “是谁——?!”叶流卿厉声叫道,那微红的眼睛却消减了她的气场,“本宫叫人了。”

    “是我,曦月。”怕她叫人,柯晔翰低低开口,今天的事情,让他挠心挠肺一整天,最后还是没有忍住,借夜晚之机想要与曦月公主谈一谈,

    没想到……竟然来了这么一个拦路虎!

    想到这,柯晔翰眼眸中就染上了几分凛/冽的杀/气。

    而暗一眼中的杀/气,只比柯晔翰多,绝不会比他少半分!

    ……就是这个人……就是这个人……

    ……这就是让公主伤心难过的那个人……

    ……杀了他!杀了他!

    一时之间,暗一只感觉自己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他恨不得当场直接拧断眼前这个人的脖子!

    火光亮了起来,

    叶流卿点了一根蜡烛,

    她没有看柯晔翰,而是看向暗一,眼睛微红,下唇上面还有一圈咬痕,她轻轻开口,声音有几分沙哑,却更有几分别样的诱/惑,

    “你是谁?”

    “是大王让你保护我的吗?”

    暗一心脏猛地一跳。

    这是她……第一次……跟自己说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