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美人倾城(快穿) > 公主国色(八)
    第8章

    贴身总管心里百转千回,但是面上一点也没有表现出来,只恭恭敬敬道:“夫人略有一些体虚,大夫给开了一些药,只说需要静静养上几日便好,”

    贴身总管略微顿了顿,想起昨夜蛮王的表情,又想起昨夜那帐子中的春/色,蛮王向来不是什么沉迷女色之人,对女人更谈不上什么体贴爱意,在这之前,有女子得病,蛮王肯定离得远远的,怕身上过上病气,能去看望一二就已经十分不错,更不用说……那般一/夜/春/宵。

    电光火石之间,贴身总管只感觉大脑飞速运转起来,一行话在他还未反应过来之际,已经从他的嘴中溜了出来,“夫人前几日病的严重,只大王陪上一/夜,就恢复大半,可见夫人的病情皆来自思念大王所致,大王只日日看望夫人一二,必保夫人安康。”

    空气中一片寂静。

    贴身总管只感觉心里忐忑不安,他早在进入帐子的时候就感觉不对,现在感受这账内的寂静,心中更是难安,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中却有了几分笃定,他私自扣下曦月公主那边消息的事情,蛮王八成是知道了。

    但这件事,真的值得蛮王雷霆大怒吗?

    贴身总管心中难免有几分侥幸,以前这样的事情又不是没有过,蛮王不可能不知道,只是他嘴上不说,心中多半是默许的,这到底不是什么大事,有的时候蛮王不想见某些夫人侧夫人,也多是他们给挡回去,很是给蛮王省了不少力气,

    蛮王这个人,向来不对女子多用几分心的,而他们这些底下的人,必然要揣摩主子的心思,要让主子舒心才是,

    大王又怎么会……因为这种事情便发怒呢?

    贴身总管心里抱着几分侥幸,但心却一点一点地往下沉,他想起那曦月公主天人一般的容貌,即使在病中,依然不改半分颜色,不由更加忐忑,

    冥冥之中,贴身总管觉得,这曦月公主,与其他女子,在蛮王心中的地位,是不一样的。

    好半晌,在贴身总管手心中密布冷汗之时,才听到蛮王轻笑一声,那一声轻笑并没有半分笑意,反而让贴身总管的神经瞬间紧绷到一个新的高度,

    “怎么,现在倒为她说话了,”蛮王漫不经心地开口,轻轻拿起桌上的茶杯,淡淡道,“不是当初扣留她消息不上报的时候了?”

    来了。

    贴身总管脑海中瞬间闪过这两个字,他知道此时为自己说什么都是错的,还不如坦坦荡荡地承认错误,蛮王看在他伺候多年的份上,也未必会重罚,

    于是,贴身总管重重地磕头,含泪道:“奴有罪。”

    “奴……”贴身总管哽咽道,“奴只想要让大王轻松一些,不想竟然让大王更费心劳累,奴有罪。”

    贴身总管深深地伏地,却并未再说些什么,蛮王向来讨厌话多之人,三言两语点到为止,再说下去反而不美,

    于是,他只是深深地伏地,不言不语。

    蛮王有些复杂地看着跪在地上深深伏地的贴身总管。

    他知道,这件事也有他自己的推波助澜,他不想见那些女人的时候,总是默认让贴身总管把事情安排下去,有些事情完全不需要传到他耳朵里,最后就是出了什么事,也只需要把他们几个推出来罚上一二就好,

    贴身总管从小与他一起长大,在他最弱小的时候一路扶持着他,是他心腹之人,感情自然也不同一般……

    只是那曦月公主,蛮王脑海中闪过一张如花娇颜,他暗了暗眼眸,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那西成王朝的人还没走,

    蛮王脑海中转过一连串的思绪,最后只淡淡道:“既然你知罪,那便下去领二十鞭子。”

    “记住,”蛮王放在手中的水杯,发出不轻不重的声音,他从高台之上走下来,每一个步子都仿佛踩在贴身总管的心尖,“她是本王的夫人。”

    “不是谁都可以怠慢的。”

    那几个字,说的不轻不重,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凛冽杀/气,

    贴身总管一愣,下一秒,蛮王已经掀开帐门,大步走了出去。

    在确认蛮王已经离开的那一瞬间,贴身总管的神经猛地松懈下来,他跪坐在地上,只感觉额角上全是汗珠,连身上都是,

    他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背,这才发现,他后背的衣服已经湿透了。

    大王……大王真的对那曦月公主上了心?

    贴身总管闭上了眼睛,刚刚蛮王的一举一动都清晰地在他脑海中回放,

    他心中骤然一紧,

    不管是真是假,起码现在,大王已经把曦月公主放在了心上,

    要不然也不会有二十鞭。

    就算是有着目的,但是时间长了,上心就是上心,习惯是很难改变的,

    以往大王都会注意,哪怕荣宠如夫人对抗那些草原大族的女儿,也万万没有上过心,

    而这一次,他是真的上心了,

    而他的大王,甚至连他自己对曦月公主的上心,都没有意识到……

    贴身总管轻叹一口气,

    看来这位曦月公主,也得小心伺候着了。

    蛮王出了帐子,一阵寒风吹过,让他略显燥/热的大脑一点一点地冷却下来。

    去哪里呢?

    一个身影在蛮王脑海中出现,

    她娇美秀丽,看起来柔弱无骨,却又意外的动人,带着与这草原格格不入的风/情,一举一动之间,都是诱/人的魅/惑,

    蛮王眼眸一暗,然后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他看向西边的帐子,唇角似勾非勾,眸子中带着惊人的暗光,

    西成王朝的人还没走呢,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所以一直在把回归的日子往后拖,

    现在想想,怕不是为了这位公主吧,

    这般娇颜,自然引人觊/觎,

    不过……

    入了他的帐子,就是他的人,别人休想染指半分!

    蛮王向西边的帐子大步走去,侍候的人见蛮王身边最为得力的贴身总管都被重罚,自然也不敢多说什么,只默默地跟在蛮王身后,

    西成王朝还没离开,他自然要示弱几分!

    更何况,他还需要利用这西成公主,扫除这草原之上其他大族的势力,

    而且,这西成公主,也格外对他口味,

    他向来不是一个委屈自己的人,

    那么于情于理,他都应该去宠爱这西成公主。

    蛮王一撩帐子,大步走进来,胡嬷嬷并几个丫鬟都吓了一跳,手中的动作都是一颤,急忙跪地请安,而叶流卿则扶住了头发上的簪子,缓缓扭头,然后对着蛮王骤然一笑,

    那一笑,满室生辉。

    叶流卿头发上的簪子还不稳,但是并未折损她的半分美貌,她脸色有些发白,却更衬出一张朱唇红艳,艳色逼/人,

    她唇角微张,狭长的凤眸中满是浅浅的笑意,“大王。”

    甜如蜜,娇如绵,

    砰——!

    那一声,宛如一道巨雷一般直接劈在蛮王的心头,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帐内的人已经全数退了出去,他压/在她的身上,正对着她那张诱/人的红/唇,

    她轻轻笑了一下,凤眸狭长,带着无限的春/情,

    蛮王重重地吻上她的唇,

    水/乳/交/融。

    第二天,叶流卿精神极好,竟一点也看不出病色。

    胡嬷嬷为她上了一些水果,小心地伺候着,叶流卿对她微微一笑,便让她和其他人都退了下去,

    退下去之时,叶流卿还看见那些来自西成帝后的丫鬟嬷嬷们,眼眸中深深的喜色,不由略略勾起唇角,带着几分叹息,

    看来蛮王为她处置自己贴身总管的消息,已经传遍了,要不然这些丫鬟嬷嬷们眼中的喜色不会这般藏也藏不住,

    这些丫鬟嬷嬷们名义上是属于曦月公主的,实际上都来自于西成帝后,任务就是协助曦月公主勾走蛮王的心,十分热衷于对曦月公主进行“洗脑”式教育,

    总得找一天把这些人都收拾走,叶流安漫不经心地想道。

    看着自家宿主这般悠闲的样子,系统1314忍不住吐槽,“你这样合适吗?你两天前还病的起不来,现在脸色红润的,根本不像是一个病人,你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叶流卿轻描淡写道,“夜/夜/笙/箫,肉/体和精神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我怎么虚弱的起来?”

    系统1314:“……”

    “再说了,对于胡嬷嬷她们来说,我好了是老天保佑神明庇护,对于蛮王来说,我好了是因为他的‘勇猛’,”说到这,叶流卿唇角的笑意便笑的格外意味深长,系统1314就是再单纯,也知道她说的“勇猛”跟平常的勇猛绝对不是一个意思,

    “对他们而言,我好了这都得益于他们的‘付出’,他们又怎么会怀疑?”

    系统1314:“……”

    系统1314深深吸了两口气,强迫自己忽视自家宿主那得意的语气,努力转移话题,“蛮王都为了你处置了跟随他多年的贴身总管,可见是对你有些情意了。”

    叶流卿一听系统1314这话,瞬间大笑出声,这系统怎么这么可爱呢?

    系统1314:喵喵喵????

    就在系统1314迷惑不解的时候,叶流卿擦了擦自己眼角笑出来的眼泪,轻笑道:“傻系统啊,你可真可爱。”

    系统1314:“……”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嘲笑我蠢!

    系统1314悲愤想道。

    “我们尊敬的蛮王殿下,曾经为了原主,也处置过他身边最得力的贴身总管呢,”叶流卿漫不经心地开口,语气中满是嘲讽,“照你这个意思,我们尊敬的蛮王殿下,也对原主有情意?”

    不可能。

    系统1314脑海中瞬间蹦出这三个字,如果蛮王对原主有情意,又怎么可能把她扔给底下的士兵活活蹂/躏她至死?

    “所以说,处置一个贴身总管而已,有什么大不了?”

    “蛮王殿下可曾经盛宠曦月公主,以至于后院无人啊。”

    叶流卿轻笑道:“不过是一种手段而已。”

    “曦月公主对于他,可是拥有很多的利用价值呢。”

    系统1314听得有些懵逼,“那你还不赶紧行动?”

    “急什么?”叶流卿慢悠悠开口,将一个深紫色的葡萄送入口中,“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系统1314:“……”

    我还不是担心你!

    “傻系统,”叶流卿含笑摇头,“你真是不了解男人啊。”

    系统1314:“……”

    就在系统1314要炸毛的前一秒,叶流卿轻笑开口,“现在啊,还是需要我们隐藏在角落里的骑士同学现个身呢。”

    “我们还需要骑士同学勇救公主,对上魔王呢。”

    系统1314懵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你是说暗一?”

    “聪明,”叶流卿漫不经心地笑了一下,“听了那么多天的墙角,我们的骑士大人应该也忍不住了吧。”

    “不如,让我们的将军大人,来给骑士大人放个催/化剂怎么样?”

    “几天不见,突然有些想我的将军大人了呢,”叶流安笑得满是意味深长,“听说他们要返回西成了?那可不行。”

    “我们的将军大人啊,可不能走啊。”

    系统1314满目茫然,宿主在说些什么?为什么每一个字拆开它都懂,合在一起它就不懂了呢?

    叶流卿慢悠悠地开口,不再理会系统1314,只招呼了胡嬷嬷进来,然后踉踉跄跄地下床,拒绝了胡嬷嬷的搀扶,只是从一个不显眼的盒子中搜出了一个小盒子,有些眷恋地用手指轻蹭,最后将它交给胡嬷嬷,眼含不舍,

    胡嬷嬷有些茫然地看着手中的盒子,

    叶流卿唇角略略勾起,形成一抹苍白的笑容,她开口,声音轻如流风,“……帮我扔掉吧。”

    “扔的越远越好。”

    一滴泪,从她眼角滑过,顺着她的脸颊流下,

    她有些茫然地伸出手,摸到自己的脸颊,那入指尖的湿润让她眼眸之中更显茫然,

    她,哭了?

    怎么会?

    那一瞬间,胡嬷嬷就知道手中的盒子是什么了,

    她看着叶流卿脸颊的泪,心疼无比,

    公主她实在是……背负了太多太多……

    为什么有人舍得这么伤害公主?!

    隐藏在隐蔽处的暗一自然没有忽视这一滴泪,

    他摁了摁自己的掌心,缓缓闭上了眼睛,

    她又哭了,

    他又一次,看到她在他的眼前哭泣,

    而他,无能为力。